「叫我第一名」的尚達曼:新加坡人準備好要迎接非華人總理了嗎?

「叫我第一名」的尚達曼:新加坡人準備好要迎接非華人總理了嗎?
Photo Credit: 新加坡紅螞蟻 郭躍男製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新加坡人還沒有做好準備接受一名非華族總理?還是人民行動黨的精英團隊還沒做好準備?答案呼之欲出。

文:沈澤瑋

未來總理接班人被當面問到,為何不是別人當總理,這是有多尷尬呀。新加坡財政部長王瑞杰近日在南洋理工大學常年部長論壇上,就遇到這個難題。

據《今日報》報導,南大助理教授Walid Jumblatt Abdullah問王瑞杰:「是新加坡還沒有做好接受一個非華族總理的準備?還是人民行動黨還沒有做好準備?」

這位南大教授還提醒大家,一項調查顯示,新加坡人最支持副總理尚達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當總理接班人。他還說,尚達曼在大選的高得票率也證明他非常受歡迎。但為何我們見不到「尚總理」呢?

先給大家提供選舉得票率和一項民調的背景資料,如果已經把那些數據背得滾瓜爛熟,可以直接跳過下面三段:

雅虎在2016年委託商業與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做民調,結果有69%的受訪者支持尚達曼出任總理。

另一位副總理張志賢(34%)、財長王瑞杰(25%)、時任總理公署部長陳振聲都(24%)和時任社會及家庭發展部長陳川仁(16%)全都要靠邊站。國家發展部長黃循財和當時的教育部代部長王乙康和黃志明的得票率更是低過10%。

有55%受訪者還把尚達曼看作是下任總理的第一人選。張志賢(17%)、王瑞杰(9%)和陳振聲(9%)的支持率都遠遠不及。這個調查一共訪問了897個人。

如果以大選的得票率為民意指標,尚達曼完全可以喊出「叫我第一名」。

20190329_blackbox_image
Photo Credit:: Yahoo

2015年選舉,尚副總理領軍的新加坡裕廊集選區成為名副其實的「票王」,拿下79.29%的支持票,列全國之冠,比李顯龍總理的宏茂橋集選區(78.64%)還要高。行動黨在2011年選舉選得一塌糊塗,尚達曼的裕廊集選區還是拿下66.96%票,在集選區當中,成績僅次於宏茂橋集選區(69.33%)。

不管是民調或選舉,尚達曼的支持度都這麼高,為何不是他做下任總理?就因為他是印度族嗎?對此,王瑞杰給了一個一板一眼的答覆。

王瑞杰:老一輩新加坡人還沒準備好迎接非華族總理

他說,雖然在場700多名學生樂見一位非華族總理,但不是每個新加坡人都這麼認為的。王瑞杰說:「我自己走基層的經驗是,和不同領域不同人士接觸之後,如果你根據年齡和生活經驗去歸類,他們的的意見會很不同。」

他認為,年輕人能夠接受一位非華族總理,這是一個好跡象,說明政府貫徹「不分種族、言語、宗教」的執政理念收穫成果。

繞了兩圈,這位未來總理還是沒有把話說明,但潛台詞明顯不過:年長新加坡人還未準備好迎接一位非華族總理。

AP_19833960817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新加坡財政部長王瑞杰

南大教授的問題很直接犀利,他還指出,政府一方面為少數種族創造「總統保留選舉機制」,一方面又說新加坡還沒準備好接受少數種族總理,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教授問得好,他和王瑞杰的一問一答引出兩個值得追問的問題:

  1. 年輕人接受非華族總理,老年人不接受非華族總理,真的嗎?
  2. 馬來總統boleh(可以),非華族總理tak boleh(不可以),政府不是自打嘴巴嗎?

單看媒體報導,完全看不出所謂「年長者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非華族總理」這樣的結論,王瑞杰是怎麼得出的。具體有什麼數字或什麼例子支撐這個說法?所謂老一輩新加坡人是指幾歲以上的新加坡人,建國一代?也包括立國一代嗎?還是說部長只是憑感覺而已?

當然啦,人們的行為不一定很科學,政治有時候就是憑感覺,但如果要服眾,還是得拿出一套具體論述,否則一句「不同領域、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不一定都接受」就想過關,很難。

民眾隨便就可以反問一句,有什麼政策或主張是不同領域、不同年齡、不同種族、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會有一致看法的?沒有啊。未來總理人選不是由人民投票決定,而是由行動黨內部(不知道是多大的圈子)決定,把這個決定背後的考量推給「年長者不接受」,這個論述太薄弱、不具說服力。好些年長者不接受CPF遲遲領不出全部,這個時候他們的「不接受」怎麼又沒被決策者考慮在內?

況且,根據雅虎的報導,黑箱研究的民調顯示,尚達曼在不同年齡層、不同族群,不同社會階層當中,都是最受歡迎的總理接班人選。

Singapore's Finance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Tharman speaks to Reuters during an interview at his office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新加坡副總理兼經濟和社會事務協調部長尚達曼。

新加坡人當然不完全是「政治色盲」。報導有指出,相較於馬來和印度族受訪者,華族受訪者更支持兩位華人部長王瑞杰和陳振聲當總理。但大家似乎都同意尚達曼是最佳人選,半數以上華族和馬來族受訪者選擇了他,8成的印族受訪者希望他成為下一任總理。

如果嫌897人的民調不夠代表性,那麼全國大選的選區得票率夠分量了吧?如果拿「單一民調勝出的未來總理」尚達曼和「被同僚推舉出的未來總理」王瑞杰的選舉成績比較,尚達曼還是完勝。

以上屆大選為例,尚達曼的裕廊集選區得票率為79.29% ,贏過王瑞杰的淡濱尼集選區(72.07%)。2011年大選,裕廊的66.96%也勝淡濱尼的57.22%。數據呈現的另一種事實,下次如果第四代領導人需要公開回答為何新加坡還未出現一位非華族總理時,得拿出更具體論述才行。

或許最根本的還是,尚副總理本人沒有接班的意願。不少分析都指出,62歲的尚達曼和李總理相差五歲,雖然不是一個代際的差距,但起碼還是可以做過渡性的一任半總理,但他多次在公開場合清楚表明,志不在此。

《聯合早報》曾引述尚達曼說:「我知道坊間出現這些議論,所以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總理人選。我斬釘截鐵地說,不是我。我瞭解自己,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這不是我。我擅於制定政策,我擅於為年輕同事提供咨詢並輔佐總理,但我不擅於擔任總理。這不是我的志向,這不是我。」 

第二個問題,馬來總統boleh(可以),非華人總理tak boleh(不可以), 人民行動黨是不是自相矛盾?選總統和選總理怎麼是兩套說法呢?作風穩健的王瑞杰給了一個毫無新意,天不驚、地不動的答覆。

據《今日報》報導,他說這並不矛盾,「正因為我們意識到我國(新加坡)還沒到達(這個階段),所以我們必須在體制內強調,置入這些保障機制是重要的。」

同樣的,未來總理還是沒有把為何「不矛盾」說清楚。只能猜測說,總理比總統實權大很多,既然「老一輩」還不能完全接受非華族總理,那麼在實權較小、國家象徵意義重大的總統職位上,就必須由非華族補上,以彰顯國家的多元種族特性,也提醒全世界(特別是本區域大國)新加坡不是一個華人國家。

這個策略符合國家利益,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總統保留給非華族,總理由華族來當,這樣的安排還是與新加坡長期推崇的「meritocracy」(精英政治)任人唯賢制度自相矛盾。不管執政黨怎麼自圓其說,都不可能說服所有人。原本是誰能力好就誰做,管你是什麼膚色,現在卻改變遊戲規則,不是自打嘴巴是什麼?

回到那位南大教授的問題,是新加坡人還沒有做好準備接受一名非華族總理?還是人民行動黨的精英團隊還沒做好準備?答案呼之欲出。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