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這位人力車夫幫李光耀躲過屠殺,新加坡歷史也許將永遠改寫

若不是這位人力車夫幫李光耀躲過屠殺,新加坡歷史也許將永遠改寫
高長古(左)與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右)。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倆一個是新加坡建國總理,一個是受教育不高的人力車夫。原本只是主顧關係的兩人,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據時期,經歷過一段險過剃頭的生死大逃亡,成了名副其實的「生死之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麗蘋

一個是新加坡建國總理,一個是受教育不高的人力車夫。原本只是主顧關係的兩人,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據時期,經歷過一段險過剃頭的生死大逃亡,成了名副其實的「生死之交」。

3月23日建國總理李光耀逝世的四週年晚上,這個由李光耀的小弟李祥耀醫生娓娓道來的有情有義故事的影片,被非盈利組織「尊義新加坡」(Honour Singapore)上傳到臉書跟Youtube之後,僅一個週末就被轉載了超過4800次,近24萬人觀看了影片。

李祥耀醫生在影片開篇中以英語說道:「人力車夫高長古(Koh Teong Koo),我想,他救了我哥哥李光耀。」

險中生智才得以死裡逃生

1942年2月18日至22日期間,日軍在新加坡展開全島大檢證,命令所有年齡介於18歲至50歲的華族男性必須到5個指定地點接受檢證,目的是肅清抗日分子。

年僅19歲仍在求學的李光耀,與當時39歲在他家當人力車夫的高長古都符合年齡,兩人於是一起到惹蘭勿剎(Jalan Besar )接受檢證。

檢證地點離惹蘭勿剎體育場不遠,邊上的茂德路當年是福清人力車夫的聚集地,林立著許多「車仔館」,高長古抵達新加坡後,曾在車仔館生活過,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

李光耀在回憶錄中寫道,他們兩人當時來到檢證區,先在高長古熟悉的車仔館落腳,那裡剛好在日本憲兵用鐵絲網圍起來的檢證範圍內。兩人在車仔館住了一晚後,第二天加入人龍試圖過關時,值勤的憲兵卻沒讓李光耀通過,示意他加入一群正在等候發落的華人青年之中。

影片中插播了李光耀2002年接受英國廣播電台訪問時的一段訪談,他提到了當時的情況:「在日本佔據新加坡大約10天後,我們接獲通知必須前往一些特定的中心報到。」他在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也提到這段可怕的經歷。

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我說,我把衣服留在了房間裡。」

20190325-Ihave_left_my_clothes_behind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他們說,站到那邊去。我說,我把衣服留在了房間裡。我當時心裡有個非常不好的預感。所以我回到房裡後就立即躲藏起來,和我的園丁一起躲了幾天。他(園丁)在那一帶有熟悉的車仔館,於是我就暫時和他住在那裡。」

「第二次我出去時,他們(日軍)已經換崗了,新的那批就讓我通過(大檢證)。可以說我很幸運,我當時很幸運。那些上了那輛貨車的男子,後來被載去海邊槍決了。我有可能成為他們其中一人。」

在回憶錄中,李光耀寫道,被憲兵示意他站過去後,他下意識覺得那是不祥之兆,於是靈機一動要求憲兵先讓他和高長古回車仔館拿隨身物品。日軍答應了。兩人回到車仔館後分析局勢,決定靜候一兩天後才回去。

20190325-Koh_Teong_Koo_the_Rickshaw_pull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人力車夫高長古。

兩人等了一天半後再出去,這一回運氣果然好轉。他右手臂和襯衫都蓋上一個「檢」字,意味著他順利通過檢證,可以回家。李光耀後來才知道,當時沒通關的人都被送到維多利亞中學扣押,並在2月22日由四五十輛大型貨車載到樟宜監獄附近的丹那美拉海邊屠殺。在那場屠殺中,大約有5萬名華族男子喪生。

李祥耀醫生在影片中說,他後來跟大哥聊天時提到了此事。「如果那個高長古當時沒有幫你逗留久一些(讓你避避風頭),而你也決定留在那裡長一點時間,新加坡的歷史也許就會永遠改變了。我後來跟大哥這麼說,他聽後放聲大笑。」

20190325-lee_suan_yew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李祥耀醫生。

李祥耀醫生說,他大哥(李光耀)在回憶錄中以「園丁」來形容高長古,而不是使用「人力車夫」這個詞,是因為高長古住在李家期間種了蕃薯、木薯、蔬菜等,收成補充、豐富了李家的糧食。

或許在李光耀心中,「園丁」這個稱呼,比「人力車夫」更像家庭的一分子,顯示了高長古在李光耀心中地位的不同。

高長古:蔡認娘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

高長古1934年從福建省的福清縣隻身前來新加坡工作,那年他31歲。來到新加坡後,身強體健的高長古選擇拉人力車,不久後就被李光耀的母親蔡認娘聘來每天接送李光耀的三名弟妹上下學,並逐漸取得全家人的信任。

20190325-Madam_Chua_Jim_Neo
Photo Credit: 李祥耀醫生
李光耀的母親蔡認娘。

李祥耀醫生在影片中回憶道:「我母親當時聘用高長古為人力車夫,拉我們去學校,放學後再接我們回家。他可以拉著人力車奔跑,真的很神奇,他是一個非常強壯的男子。而且他的心地非常善良,他知道我們肚子餓,因為吃完中飯到放學時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他就給我們每人一點零錢去買切片水果吃。那真的是發自內心的一份心意,他真的很善良,他就是那麼善良的一個人,真的很棒。」

高長古曾在1981年接受過國家檔案館的訪問,留下一段口述歷史,他說真正心善的是李光耀的母親蔡認娘,他善待李祥耀等,只是知恩圖報,回饋蔡認娘的恩情。

高長古說:「對李光耀的兄弟和小妹,我也只是回報(他們母親的)一點善意而已。每天早上他們的母親都會準備麵包和咖啡給我,回家後晚餐就會準備白飯配牛肉和馬鈴薯給我吃。她就是這麼好的一個人,我一直堅信一定要回報她的善心。」

對高長古而言,蔡認娘還是他的「救命恩人」;「我生病的時候住進醫院,醫藥費全部都是李光耀的母親出錢的。當時我一下子發熱,然後又發冷,病得很重,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不是他母親的幫忙,我在日據時期早就死掉了,今天哪裡還有我這個人?」

李祥耀醫生還記得,母親那時不僅幫高長古支付醫藥費,還親自下廚煮飯,讓他帶去醫院給高長古吃。「高長古生病時,我母親煮了一些食物給他,讓我帶去竹腳醫院給他吃。他後來病好了,幸好痊癒了,他真的是一個很強壯的人。但是那個食物,他一直記得我們給他東西吃。能夠在生病時吃到我母親親自煮的食物,還讓我們帶給他吃,我相信他一直都將此牢記在心。」

這趟醫院之行,也改變了李祥耀醫生的一生:「我在醫院時,看到那裡躺著很多病人,醫生們都在辛勤努力地工作,我當時心想,當一名醫生真好。所以後來我成了醫生,自己後來開了私人診所。長古不時會過來我的診所跟我打招呼。有趣的是,我的診所員工不知何故,都知道他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一個人,他在我們的家庭裡的確有一個很特別的位置。」

受高長古啟蒙,李祥耀就此愛上園藝
20190325-Lee_Family-1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李光耀1946前往英國留學前與父母和弟弟妹妹拍了全家福。前排左一是李光耀的父親李進坤和母親蔡認娘。後排右一是小弟李祥耀醫生。

李祥耀醫生說:「他(高長古)當時有向我母親借錢資助他開一間雜貨店,我們一直有點擔心他是否能償還貸款。當戰爭來臨時,他必須關閉雜貨店,但是他將自己應得的那份糧食雜貨全部給了我們,當時真的非常有用處。所以我母親就告訴我們:沒什麼好擔心的,好心總會有好報。」

戰爭期間,為了擴充糧食,李光耀的父母曾經想過飼養一些雞鴨。李祥耀笑說:「戰爭時,我的父母當時想,如果能養一些雞鴨,那該多好。高長古呢,就成了那個教我如何飼養雞鴨、如何種植木薯和馬鈴薯的人。他真的很心靈手巧,讓我讚嘆不已。這些農活都是我負責的。我(在家)身居要職,是一名部長——農業部長(大笑)。」

直到今天,李祥耀醫生還記得,健壯的高長古還曾為李家挖過一口井。後來,高長古買了些鐵絲網,在後院圈地養雞鴨。在日軍佔領新加坡的那段艱苦歲月裡,他們家依然有雞蛋鴨蛋吃。

受高長古啟蒙的李祥耀,從此便愛上了園藝:「直至今日,我依然會在花園裡走動,然後澆澆水剪剪草。所以他(高長古)留下了很好的一套學問,讓我能夠享受種植植物蔬果以及其他農活。」

「如果一個人待你好,你一定要尊榮他,不為什麼」

高長古後來回中國福清縣娶妻生子,但是馬上又回返新加坡工作。高長古43歲時,大兒子高命潮出世(今年72歲)。後來又相繼生下兩名兒子高命華(58歲)和高命雲(55歲)。

Koh_Teong_Koo_family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高長古與妻子和大兒子高命潮合照。

高命潮說,小時候父親按月寄100元新元給母親,當時兌換成人民幣約是42元7角(約值台幣196元),母親還得種地補貼家用。父親1960年和1963年回家省親,兩個弟弟也跟著出世。1970年,高長古曾寄錢給家人置屋,他們以8500元人民幣(約值3萬9千元台幣)買下一棟房子。

高長古1986年回福清養老,1988年過世,享年85歲。李祥耀醫生記得母親蔡認娘過世時,高長古依然在新加坡,但年歲已相當大了,約有77歲。

20190325-Chua_Jim_Neo_passed_away_in_198
Photo Credit: Honour Singapore
蔡認娘在1980年8月8日逝世。李光耀隔天還戴孝出席國慶檢閱典禮。

「我母親在1980年8月過世。高長古當時還在新加坡,他來弔喪時,一踏入靈堂就放聲大哭還跪了下來,那一幕非常讓人感動,真的很神奇。他真的對我們如何待他、我的父母如何關心他,始終心存感激。而我們也對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戰爭時期他給予我們的幫助,心存感激。他真的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在影片結束時,李祥耀醫生總結說:「高長古雖然只是一名人力車夫,我們一直都待他很好,他自己也很清楚這點,他能感受到我們家庭很歡迎他。如果一個人待你好,你一定要尊榮他。你一定要回報那份善意,然後再次尊榮對方,不為什麼,只因他為你做的一切。這是我學到的非常重要的人生一課。」

這個6分鐘的影片感動了無數人。有人感慨,李家與高長古之間的那份知恩圖報,善有善報的道理,現在已經很少見了。更有人覺得,李光耀當年說「我真的很幸運」時,其實真正幸運的是新加坡人。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