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女性的「隱形困境」:分享比基尼照有什麼問題嗎?

專業女性的「隱形困境」:分享比基尼照有什麼問題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不再用政治正確的觀念和道德觀去看待兩性關係後,才漸漸地能夠不用偏激和一相情願的眼光去看世界,也不會耍流氓的認為,我有內在,男人就應該喜歡我,或是另一個人要能包容我的各種缺點才叫愛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陣子因為要去蘇美島玩,在試穿泳衣時,覺得穿起來真不錯看,就把泳裝照分享到臉書,平常我的貼文都是幾十個人按讚,很少破百,然而那則貼文,卻在一天內累積了快300讚。在當天有幾位女性友人和長輩私訊我,認為這樣做很不妥當,在此同時,也出現幾位男性積極的約我出去。

349553

對於這樣兩極化的反應,完全是在意料之內的。過去為了親友的觀感,和表現專業的形象,總是遵循「政治正確」的價值觀,認為一個有內涵的女性,一定要打扮的端莊優雅,不能暴露身材。

然而這幾年我開始辦兩性活動時,才觀察到一些 「政治正確」的價值觀和信念,卻相當容易造成兩性之間的對立和衝突。也讓很多條件不差的人,陷入了兩性關係中的「隱形困境」而不自知,而這也是我過去曾經犯的錯誤。

舉例來說,女性主義對於文明發展和人權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過往女性主義者的努力,使得女性慢慢能在社會上爭取平等的地位,在各方面都能有自主性,不再依附於男人,也不再讓自己的生命為男性宰制。

然而,就是因為女性主義對於當代女性的生活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因此,那些越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重視人權和尊重女性的知識份子,雖然能夠在社會和職場中表現良好,卻往往在兩性關係中受挫,陷入我所謂的「隱形困境」卻找不出原因。

最常見的「隱形困境」是,單身女性期待異性喜愛自己,但是潛意識又抗拒自己對異性是有吸引力的。

就像過去的我會認為暴露身材曲線或是刻意裝扮自己,讓男生感覺到有性吸引力,是自我矮化,或是在男性面前展現溫柔,脆弱,甜美等明顯女性特質的行為,其實是貶低女性自身的價值。有自尊的女性主義者,不願意被「男性凝視」而物化了自己,而某些道德潔癖更高的女性,甚至會對男性對女性有性慾感到噁心骯髒。

349554

(圖片說明:以前我總是留直髮,不染不燙,很少化妝,衣服都是深色系素面為主。)

當抱持著這樣的信念時,自然也會多少對那些只靠外表吸引異性目光的女性感到不屑。然而隨著年紀增長,當看到自己不屑的女性都一個個有了好歸宿,我這麼努力的充實內涵,累積專業,卻不被看見,內心總隱隱有種不平衡的感覺。但卻又放不下身段去改變,也會覺得如果為了找對象而去認識異性或妝扮自己,對於專業女性,更像是種屈辱。

直到開始辦兩性活動,成為一個客觀的觀察者,我才慢慢從這些對談中,觀察到當年的我,問題是出在哪裡。

原來,兩性關係中,從來沒有所謂的政治正確和標準答案,女人也好,男人也好,會受另外一個人吸引,想要跟另一個人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對方能激發自己的渴望,滿足自己的需求。

女人常罵男人膚淺喜歡漂亮女人,男人責罵女人勢利喜歡有錢男人,但是那些責備和批判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卻沒有同理心也忽略人性。因為喜歡漂亮女人的男人,他內在需要的是滿足性慾,而喜歡有錢男人的女人,他內在需要的是滿足安全感。性慾和安全感都是馬斯洛理論中,人的最基本需求,更是無法靠理性掌控的慾望和感受,慾望和感受都是狀態,而狀態沒有對錯,就只是存在。

而另外一方面,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在批判的背後,其實也是另一種狀態,男人罵女人勢利,是因為他想要女人,女人罵男人膚淺,也是因為他想要男人,如果不想要,就懶得管也懶得罵。

因此,喜歡外在和喜歡內涵,本質上都一樣是為了滿足自我的慾望,自然沒有誰的慾望就比較高尚和正確,只是每個人想要的不同而已。

我們常常可以看到兩性間互相批判,如果批判是為了社會正義那還能夠理解,但如果是為了追求自身幸福,批評和指責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找對象可不是考試和寫作業,沒有人能夠因為政治正確就得到自己想要的。

兩性關係其實非常的簡單和現實,就跟所有的交易一樣,你想要什麼,就只能用對方需要的來換:你沒錢,你醜,你沒身材,你個性不好,你拿一堆爛東西還想去換別人的好東西,別人不換,你就罵他,這就叫耍流氓。或是你拿一些自以為好的東西,像是溫良恭儉讓,但是對方不需要,你還硬要別人跟你換,別人不換,你就罵他,也一樣是在耍流氓。

當我不再用政治正確的觀念和道德觀去看待兩性關係後,才漸漸地能夠不用偏激和一相情願的眼光去看世界,也不會耍流氓的認為,我有內在,男人就應該喜歡我,或是另一個人要能包容我的各種缺點才叫愛我。

許多條件很好的男女,身邊都有諸多選擇,他們並非傻瓜,當然知道個性很重要,但是一個男人當選擇夠多時,他自然會選擇個性好,外在也有吸引力的,因為他有足夠的條件去選擇和交換。同樣的,女人也並非只看錢,但如果有選擇,一定會優先選一個相處得來的,經濟上也寬裕的,讓未來生活更輕鬆。

找一個優點多缺點少的伴侶,是任何人都會做的簡單選擇,這就是人性。

所以,現在的我對於展現自己的女性特質,或是對男人投其所好,是一點都不會感覺到自我價值和尊嚴的喪失。我明白因為害怕男人觀看的眼光,或是介意他人的評論而隱藏自己,讓自己的身體像是男伴和被輿論綁架的所有物,其實也是另一種自我物化。相反的透過讓自己變得更有吸引力,進而擁有更多選擇權,反而才是更積極的拿回人生和關係的主導權。

我很開心到這個年紀,總算突破因為價值觀和內在需求自我矛盾所產生的的 “隱形困境”,而得到了自由,也學會建立關係最簡單的方法,就透過滿足對方的需求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合和拾間 小當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