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大家都線上看了嗎?但HBO並未授權串流平台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大家都線上看了嗎?但HBO並未授權串流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太受歡迎,最終一季首集一出,線上盜版也跟著「上映」,盜版串流與下載也讓HBO損失慘重⋯⋯然而回歸劇情,對許多《冰與火之歌》的支持者來說,這最終季不只是交待結局,如何寫下句號,也將決定這影集在影劇史上最後的高度和地位。

HBO熱門奇幻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即將迎來最後一季,從2010年開始,經歷了九年的時間,培養出了一群死忠鐵粉,在經歷了九年多的波折後,終於盼到了最後結局的登場。

這部影集幾乎可視為HBO的台柱,在Netflix、Amazon近年攻城掠地的近逼,以及老牌電視聯播網急起直追的壓力下,HBO不若過往有著懸殊的優勢,《冰與火之歌》這少見的劇情類長壽影集,已是該台的台柱,每次播映相關廣告和宣傳總是撲天蓋地,更何況這次還是最終季,拼湊目前各種謠言,HBO可說是毫無保留的放手一搏。

但也因該劇太受歡迎,新一季首集一出,線上盜版也跟著「上映」,盜版串流與下載也讓HBO損失慘重⋯⋯然而回歸劇情,對許多《冰與火之歌》的支持者來說,這最終季不只是交待結局,如何寫下句號,也將決定這影集在影劇史上最後的高度和地位。尤其在節奏混亂、僅有六集的第七季之後,「爛尾」的陰影已隱隱籠罩。

雖然在前幾季的口碑和基礎上,收視率和觀眾數仍持續增長,但整體品質和氣勢皆顯疲態,有待第八季以王牌總結者的姿態,留下完美的身影,並替計畫中的各種前傳或衍生劇保留持續發展的可能。

用最戲謔的方式形容,《冰與火之歌》最大的特色,是從來不吝賜死角色,不論戲份或人氣多寡,劇中幾乎沒有任何人物能保證免於被「發便當」的命運。所有人物都能死亡,不只造成了觀看時的驚訝和落差,在更深層的面向,也說明了這部劇的魅力所在。

敢賜死角色,也就表示劇情線會有新的接續,不會因人而廢,換句說說,是先用複雜而完整的劇情線在背後作為支撐的結構,才能讓編劇盡情的調整角色的命運。這在好萊塢影劇的世界裡,是十分難得,特別在影集裡,受限於一季一季的訂閱制度,難免會影響編寫劇情的視野。

不是只能先拼一季,先求不被腰斬再說的短視;要不就是因為賣座,只好不斷延伸,不願輕易讓賺錢的金雞母完結,如早年的《24反恐任務》(24)和近年的《反恐危機》(Homeland),從精彩拍到平庸再到惡評,電視台才願意收手。當劇情陷在「邊走邊看」的混沌之中,角色成為接續影集的關鍵,不能輕易折損,主角永遠不會中槍,並且得嘗試各種胡亂搭配或延伸,無視於原始的設定。

完整的世界觀和劇情線,是《冰與火之歌》敢任意賜死角色的靠山,也構成了不同於傳統影集的魅力所在。喬治·R·R·馬丁(George R. R. Martin)的原著貢獻厥偉,早在影集上映之前,這一系列小說就是奇幻書迷眼中的經典,明顯師承於托爾金(J. R. R. Tolkien)《魔戒》的影響,但添加了更多中世紀歷史的寫實元素,歷史感和現實感更為強烈,呈現出不同於同類作品的深度,更接近《羅蘭之歌》(The Song of Roland)、《尼伯龍根之根》(Nibelungenlied)、《亞瑟之死》(Le Morte d'Arthur)等中世紀文學。

在敘事上,採用以不同人物為中心的多線敘述,表現出作者在人物塑造上的才華,同時藉由不同支線添加與抽離、平行或交插,交織出充滿奇幻想像和人性張力的豐沛世界。無論師從《魔戒》或中世紀傳奇,雖是類型文學,但處處可見作者在文學創作上的野心,數度獲得軌跡獎雨果獎星雲獎世界奇幻獎的等奇幻文學大獎的提名,並獲得四次軌跡獎的肯定。在這樣龐大的文學世界裡,沒有太多影集商業的考量,主角的死亡不是忌諱,而是彰顯出主題的必要轉折。

以堅強的文學為基礎,作為劇情運作的後盾,使得《冰與火之歌》能在眾多劇情類影集中脫穎而出。奇幻主題的影集作品,在《冰與火之歌》之後,都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箇中原因除了文學的細緻程度之外,2010年也恰好美國影劇發展重要的轉折時期,進入新世紀之後。

51865946_342741336327797_689241092072774
Photo Credit:HBO Asia臉書專頁

在HBO的主導下,影集作為媒介,強勢崛起,不論連續劇集《火線重案組》(The Wire,2002-2008)、《六呎風雲》(Six Feet Under,2001-2005)、《黑道家族》(The Sopranos,1999-2007),又或者迷你系列《諾曼地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2001)等等,同展現出影集不同的氣象,在拍攝的質感上更接近於電影,但比電影又多更多舖陳和描述的空間。

有了嘗試的基礎和自信,在2010年前後,影集無論在影像風格或劇情內容上,開始更往電影靠攏,HBO的《冰與火之歌》和同年上映的《海濱帝國》(Boardwalk Empire ,2010-2014),又或者非HBO的《廣告狂人》(Mad Men,2007-2015)、《絕命毒師》(Breaking Bad,2008-2013)、《法庭女王》(The Good Wife,2009-2016)、《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2010- )都是「影集電影化」的極佳例子。這樣的影響同時也是雙向的,2008年《鋼鐵人》(Iron Man)上映,漫威電影宇宙正式啟動,也開啟了「電影影集化」的先聲。

《冰與火之歌》的成功,是各種因素風雲際會作用下的綜合,搭上了影集電影化的潮流,並有著喬治·R·R·馬丁原著堅實的後盾。然而,影集一年一季的媒介特性,如同黑白棋一樣,逐漸將這些正面因素翻轉。最直接的影響,影集拖累了原著的寫作計畫,雖然影集喬治·R·R·馬丁從一開始即和編劇團隊密切互動,這當然是對影集品質的確保,但隨著影集的成功,似乎分散了這位70老人在寫作上的專注力。

然而,一方面影像的詮釋能力,至少在奇幻的領域裡,往往有著勝過文字的吸引力,其次則是影集所掀起的全球轟動,也是文字所遠遠不及,大量的活動和宣傳,多少分散了他的專注力。一來一往,當影集進度超過原著,《冰與火之歌》的發展主體,不知不覺中由小說移到影集,過往堅實的文學世界,被浮面而快速的商業邏輯所取代。

51371543_342741312994466_826530979685335
Photo Credit:HBO Asia臉書專頁

第七季大陣仗場面的頻率,可能是歷來最多,節奏也最快,卻也失去了前面幾季精心營造的韻味。同樣地,以電影的規格拍攝影集,也由利基變成了阻力,因為影集的播放週期就是一年,真正能籌拍的時間就是半年,如果再扣除宣傳的檔期,時程非常緊湊,對於幕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都是一大挑戰。影集的野心越大,壓力也就越大,又在缺乏明確原著的指引,很容易在有限的時間中亂了方寸,第七季最後也就只能交出七集。

和同期其他劇作相比,依舊是一部出色的影集,但比起過往細火慢熬的魅力,這一季總讓人有種莫名的失落。這依舊反映著時代風向,劇情類的連續影集似乎逐漸萎縮,要像《冰與火之歌》能持續八季,幾乎已是不可能的奇蹟,在電影的世界,漫威電影世界雖然威猛,但對手DC卻一直難以成功複製同樣的模式,也許在大方向上電影和影集的混同,但在具體的執行上可能又將面臨新的調整。

當然,若要談到環境,獲利與否可能還是決定性的因素,「盜版」一直是HBO商業模式中最致命的敵手,《冰與火之歌》全球鐵粉無數,但有多少人是真正正版的觀看者?作為盜版最多的影集,尤其在美國以外的區域,代表著至少部分收視戶並未能有效的轉換為實際的收益。

當Netflix主導的串流平台聲勢如日中天,雖然不可諱言,在榮景之中仍夾雜不少脆弱的不安因子,隨時可能變成另一網路世代的泡沫,但確實是充滿魅力的夢想,在理論上補足過去影視產業模式無法觸及的角落。再加上Netflix近年來在內容上的積極嘗試,先是讓自製電影在各大影壇和傳統電影一爭高下,接著又開始主動互動式影音內容,前者代表著影集電影化的再升級,後者則又開啟影集遊戲化的先聲。相形之下,主導影視產業多年的HBO不免顯得老態,更遑論Apple TV也正虎視眈眈。當媒體生態劇烈改變的當下,《冰與火之歌》結束或將成為某種時代的絕響。

無論如何,如同所有終點的風景,還是令人無法錯過,這一次的籌拍期最長,從七集的第七季到六集的第八季,也刻意了打破影集原有上映的節奏,為最終章爭取到最大的空間和時間,替這則影劇史或奇幻故事的傳奇畫下完美的劇點。

至於,衍生劇或前傳什麼的,呃,馬丁爺爺您真的不考慮先把傳說中「狼來了」很久的《凜冬寒風》(The Winds of Winter)和《春曉之夢》(A Dream of Spring)給寫完嗎?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