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者的大膽思考》:史帝夫柯爾「眾人之力」哲學,成就「不怕犯錯」的金州勇士隊

《創新者的大膽思考》:史帝夫柯爾「眾人之力」哲學,成就「不怕犯錯」的金州勇士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十年,很多人建議領導者該容許失敗。這概念實行不易,可能只是表面說說,頂多不對失敗的人太嚴苛,但離真正替冒險留出空間還很遙遠。自科學革命後,科學界就在提倡對失敗的容忍:實驗、客觀、拓展知識的邊界、追尋事實而非點子。

文:約拿.薩克斯(Jonah Sachs)

金州勇士隊教練讓冒險變得安全

在球迷眼中,史帝夫.柯爾(Steve Kerr)是個「無私」的球員。他一度是全聯盟最準的三分射手,卻樂於在關鍵時刻把球讓給喬丹或皮朋。

因為隊友太有辦法把球弄進籃框,所以球迷沒看出他不是什麼無私,而是害怕不進。

「我自認沒有好到可以犯很多錯」」他一邊告訴我,一邊回憶職業生涯早期,當時許多人認為他不是打NBA的料。「所以我把關鍵出手交給別人。」他說。

他一直這樣靜靜打球,直到一九九七年的一個關鍵夜晚。當時他所屬的公牛隊跟爵士隊比到總冠軍賽第六場,打得難分難解,時間剩下六秒,公牛隊叫出暫停。雖然喬丹的感冒已經沒那麼嚴重,但人人清楚知道只要他一拿到球,爵士隊球員會蜂擁包夾,於是神射手柯爾很可能會出現空檔。

他跟我說,那一刻他明白自己的恐懼不僅讓他難以發光發熱,還會拖累球隊:「我還記得那時我說去他的,我拿到球就投,不管了。」他確實拿到了球,毫不猶豫的出手,結束比賽,贏得系列賽總冠軍。「那是我職業生涯的轉捩點。」他回憶說。

將近二十年後,他以菜鳥之姿擔任金州勇士隊的總教練,決定不讓任何球員把天賦浪費在擔心犯錯。他要建立不怕犯錯的球隊文化。

三年後,金州勇士隊始終展現兩個特點。第一,他們很樂在於中,開賽前跳舞,在場上大笑,有些出手很狂(還非常神奇地時常投中)。外界常拿他們的表現跟柯爾當年效命的公牛隊做比較,但喬丹率領的公牛隊球風兇悍,常抱持一股爭勝的拚勁,勇士隊則是抱持對球賽的熱愛。

第二,勇士隊很會贏球。第一年,柯爾率勇士隊贏得睽違四十年的總冠軍。隔年,勇士隊取得全聯盟史上單季例行賽最佳戰績,打破一九九七年柯爾和公牛隊創下的紀錄,雖然他們後來在總冠軍賽輸給詹姆斯大帝的騎士隊。第三年,他們向騎士隊報了一箭之仇,再度抱回冠軍盃。

柯爾刻意打造了特別的球隊文化,有別於緊繃高壓下的球隊。他跟球員強調成長多過完美。他說他刻意強調情緒的成熟,減少失敗的恐懼,藉此打造球隊的競爭力。

「當NBA球員真難。」他跟我說:「沒錯,大多數人超想打NBA,但如果你想一想贏球的壓力,想一想球迷的噓聲,其實他們需要我們設身處地。」

他讓球員有空間做自己。他努力讓他們免於當年他當球員時的那種焦慮,以便全神貫注在場上。結果呢?他們熱愛球賽,喜歡實驗,基本功扎實(勇士隊的進攻數據笑傲全聯盟,防守數據也近乎頂尖)。球壇仍在爭論勇士隊是否為史上最好的球隊,而在我看來,他們無疑是史上最有創意的球隊。

如果我們希望底下的人時常進行大膽思考,發揮創新的力量,不妨參考許多研究的結論:我們該刻意打造一個有利的環境,淡化階級和傳統,直接鼓勵冒險、自我表達與創新做法。柯爾說太多厲害的領導者沒有充分意識到世界變了,所以並未好好採取這個做法:「照老派那一套,教練要管球員,這種日子所剩不多,甚至已經過去。現在如果教練大吼大叫,很少年輕球員會聽。」

他有一個「眾人之力」哲學,每個人都能形塑球隊的文化與風格。就在他把這哲學告訴我的幾天後,我剛好看到一個令人意外的研究以明確證據支持這套方法,亦即讓成員公開討論並制定規則,不是全交由帶頭的人。這個研究指出,如果我們預先討論哪些行為能讓團隊成員自在互動,哪些行為則相反,那麼我們可以讓大家發揮天分,真正得到眾人之力。

在我描述這個研究之前,你先想一想政治正確是激發創意或扼殺創意?想好了嗎?柏克萊大學教授珍妮佛.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很關注一個常見的想法:對用語的限制會損及創意。她跟同仁決定檢驗這個假設是否正確。

他們把受試者分成好幾組,有些組是男女混合,有些組是單一性別,每組要解一個創意動腦問題,但有些組在開始之前要先討論政治正確的價值,大家會知道哪些行為和用語可以接受。許多女性受試者光是經過這個討論就更有安全感,所以在解題時更有自信說出點子。結果是:事先討論過政治正確的男女混合組別表現最佳,提出各種創新點子。

我們已經探討過,讓團隊由不同觀點與經歷的成員組成有多重要,但當大家各異,難免有部分成員在提出特殊點子時感到不安。高階成員聽到任何有關如何讓每個人獲得安心與傾聽的討論,也許都不太自在,因為先前他們沒有做好將心比心,但我們必須記得,這些討論對通常處在邊緣的成員會有相反效應,而我們最需要聽的就是他們的聲音。

這研究似乎牴觸我們先前針對團隊內異議的討論。難道設定行為準則不會導致大家著重合群,不肯提出異議?然而這研究強調,我們在確保成員能安心互動之後,可以公開反對別人,質疑別人,不必擔心破壞成員之間的團結。說到底,如果你知道大家即便不同意你的點子仍會好好待你,豈不是更容易公開爭辯嗎?

獎勵依努力而非結果

二○一五年柯爾接任勇士隊總教練之際,勇士隊已經是聯盟裡的超強勁旅,前一年的戰績是五十一勝三十一負,卻在季後賽第一輪掃地出門,當時的總教練馬克.傑克森(Mark Jackson)因而捲舖蓋走路。柯爾知道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讓球員知道自己打得很棒,所以給他們看前一年的比賽精華片段,著重於球迷和數據普遍注意之處:出色的射籃、厲害的阻攻,還有靈活的抄截。他藉激賞他們的表現贏得信任之後,把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常遭忽略之處。

「我們每場比賽的傳球數在全聯盟敬陪末座,沒有讓觀眾投入比賽。」他跟我說:「所以我們開始看重傳球次數,鼓勵多傳球。每天晚上我會看數據,球隊很投入其中,傳球數從二百四十五球進步到三百一十五球,大幅影響到我們的取勝能力。」

二○一六年,NBA把某些跟贏球密切相關的數據納入統計,例如干擾出手、進攻次數和救球。那麼到底是哪一隊很快展現出最多的努力,最懂得善用球員的天分?答案是柯爾的勇士隊。柯爾不只讚許擅長得分與球技炫目的球員,也讚許為團隊勝利做出貢獻的球員,就這麼在他的第一個球季展現奇效,勇士隊從五十一勝進步為六十七勝,最終奪得總冠軍。可惜很多球隊依然只鼓勵得分,甚至整個籃壇仍只鼓勵得分,並往往換來糟糕結果。

二○一一年,華頓商學院教授尤李.西蒙松(Uri Simonsohn)對這個供他建立不錯名聲的行業感到反胃。他跟同仁剛發表一篇名為〈錯的正向心理學〉(False-Positive Psychology)的論文,篇名半開玩笑,實際討論心理學研究者(如西蒙松自己)很容易找到某個驚人的效應。想證明聽某種音樂會讓你覺得變老嗎?很簡單,找些人測試就行。如果你對結果不滿意,再多找些人加進來,不然就把受試者分組,只記錄符合你的論點的組別。這些招數聽起來很好笑,卻其實是長年來標準的研究方法。掩蓋失敗,宣傳成功,實乃司空見慣。

這篇論文很有趣,但還稱不上翻天覆地,沒有證明這領域如同騙局,沒有證明研究人員靠捏造實驗結果來「證實」不存在的東西。然而西蒙松心想,既然操作空間如此之多,我們真能靠數十年來的相關研究來理解人類行為嗎?他不確定怎麼回答這問題,直到偶然碰到一篇夢寐以求的論文。

某個名校心理學家剛宣稱,他發現住在開闊高處和利社會行為之間有極為驚人的高度關連。西蒙松心想兩者確實可能相關,但一看數據不禁非常懷疑。那個心理學家的數據分布得不夠隨機,不像蒐集自真實世界,太過完美,就像老師拿考卷給學生寫,大家考出來的分數卻完完全全按鐘形曲線分布。

西蒙松開始跟他通信,起先講得和緩,希望對方能從質疑中獲益,但不久後紙牌屋轟然倒塌,那人撤回那篇論文,以及引用「錯誤研究」的另外五篇論文。

接下來那幾年,西蒙松檢視很多重要論文的數據,發現捏造數據已經是普遍現象,雖然這領域明明該以客觀事實為本。

我跟西蒙松在二○一六年聊過。他說他已經挑錯挑到筋疲力盡,無法再以靠揪出害群之馬解決問題。這問題很深很廣。

他說人類知識的拓展有賴於科學家在知識邊界上探索,在那裡各種厲害點子時常只是死路。「樂意犯錯是一種健康的態度。」他說。然而渴求正確也是人類的天性。「學術生涯有賴於某個點子,後來卻找到反證,就像是神父活到了七十歲,才發現整個禁慾什麼的根本是鬼話。」

渴求正確是人性,但學術圈根本是讓問題愈演愈烈。為什麼?因為學術生涯得靠在知名期刊發表重要論文,太久沒產出論文可是相當危險。至於期刊當然也想多賣幾本,引起關注,所以最近一項研究顯示,做出明確結果的論文(如證明某個假說)大占優勢,獲重要期刊接受的比例高出四成,整體刊出率高出六成。這意謂著大量有意思的論文只因沒有明確證實某個假說或現象就被埋沒,無從進入我們的知識體系。

「我們需要改變這個圈子,讓大家不是做結果有趣的研究,而是問有趣的問題。」他告訴我。但除非學術生涯可以建立在有趣的問題,除非研究人員可以安心追尋大膽的點子而不必怕是死路,否則改變永遠不會到來。造假會繼續,埋沒會繼續,拖慢人類拓展知識領域的速度。

過去十年,很多人建議領導者該容許失敗。這概念實行不易,可能只是表面說說,頂多不對失敗的人太嚴苛,但離真正替冒險留出空間還很遙遠。自科學革命後,科學界就在提倡對失敗的容忍:實驗、客觀、拓展知識的邊界、追尋事實而非點子。

我想了解領導者如何確實讓問出重要問題與踏入未知地方變得安全,結果發現了開放科學中心(Center for Open Science)。開放科學中心的方針具體針對這個他們想解決的問題。其中一個主要措施是預先登記:在研究數據進行分析之前,研究問題和研究方法都先經過界定並公開發布,藉此減少數據蒐集過程的偏誤。開放科學中心也跟期刊合作,推出「登記論文制」:在研究計畫展開之前,期刊會先針對其研究設計進行「同儕審查」,如果審查通過,則無論研究結果為何,論文一定會刊出。當愈來愈多學者和期刊遵照開放科學中心的方針,學者的名聲愈可能建立在他們的大膽探索,而不是建立在裝作絕不出錯的能力。

開放科學中心執行總監安德魯.沙蘭斯(Andrew Sallans)跟我說,我們需要許多嘗試、錯誤,持續從社群獲得回饋,才能知道如何獎勵才對。

如果想讓團隊成員安心冒險,一大關鍵在於獎勵要依據努力而非結果。人們在某個組織或領域裡建立地位與權力的方法,比提出任何理論更反映實情。企業高層會獎勵勝利而非過程很正常,而這表示多數企業要做很多努力來抵銷背後的訊息。雖然我們從開放科學中心的例子看到,合適的獎勵沒有一套固定公式,但研究指出我們可以從獎勵大膽實驗的人開始著手(至於實驗結果不必管)。我們可以讚揚那些把負面研究結果公開的人,他們替其他人省下重蹈他們覆轍的功夫。我們可以依團隊表現而非個人表現給予獎勵,於是部分成員能冒險試出死路,但仍享有整個團隊的成果。

幾年前,我拜訪一位任職谷歌祕密實驗室Google X的朋友,該實驗室以發明未來為宗旨。我們坐在露臺上,曬著太陽,一輛一輛自動駕駛原型車靜靜駛過。他的工作太機密,不能具體細談,所以我們聊起在這樣一個讓員工隨心所欲探索的地方工作是什麼感覺。

他是麻省理工學院和史丹佛大學的校友,先回頭張望一下才說:「我們很多人都受冒牌貨症候群所苦。我們做過調查,多數人自認沒有同事聰明。我很多時候其實沒把點子說出來,因為我不想顯得像笨蛋。」

雖然谷歌祕密實驗室著重實驗精神,致力於打造組織文化,讓世上最聰明自信的高手在這裡齊聚一堂揮灑創意,但我仍看到自信不足對創意的限制。這次對話提醒了我,組織不僅要持續善用打斷的力量,也要時常獎勵成員跨出安全的地方,而這有賴於不同層級主管的持續努力。

如果做得對,影響很深遠。對柯爾來說,二○一七年是非常艱困的一年。他背部開刀,卻出現併發症,長期劇痛不已,在季後賽開打後甚至無法到場,只好把球隊交給助理教練,然而勇士隊幾乎場場告捷,從第一場開始連勝十五場,最後以十六勝一敗的輝煌戰績贏得總冠軍。柯爾激發的創意開心球風不再依靠他,而是球隊的努力,每個球員都貢獻己力,延續了鼓勵創新的球隊文化。

相關書摘 ►《創新者的大膽思考》:如果想進入心流狀態,不妨運用「專注警示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創新者的大膽思考:如何跳脫安全思維,勇敢冒險,出奇致勝!》,三采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約拿.薩克斯(Jonah Sachs)
譯者:林力敏

在亟需開創新局的今日,愈懂得違反本能的思考,
愈能在工作與人生取得非凡成功!

今時今日的世界,不停在尋求新的可能,
偏偏經驗、專業、知識的累積反而會成為創新的絆腳石,
愈想要追求新視野與格局,卻愈故步自封,
因為這些會讓人容易害怕未知,難以想像、創造新的可能。

這就是約拿・薩克斯當時所面臨的困境!

薩克斯當初正是以大膽、獨特的創意用影片推動社會改革,
在當時尚未有線上影片的時代,每支影片能創造三千多萬的點閱率,
他以冒險的創意出名,公司更是以此闖下名號,事業不斷壯大。
薩克斯把這些想法、經驗變成一套成功架構寫成了書,
成為人們仰望的創意大師。

然而,這個成功架構不管套用在團隊、案子、公司管理上都出現問題。
團隊出現裂痕、成員抱怨綁手綁腳、創意不斷流失,
死守所謂的創意做法,卻反而扼殺了種種創意。
薩克斯隨後發現更大的危機是他回不去了。
他不敢放棄這套賴以有效擴張事業的規則,又明白可能要不了多久就土崩瓦解。

因為人們面臨抉擇時,總是傾向「安全思考」(Safe Thinking),
第一步會進入到憂患意識,
第二步就會出現負面情緒,
最後就會採取安全行為。

諷刺的是,在不穩定且複雜的情況下,採取安全牌的方法反而增加失敗的風險。

他著手研究更多大膽創新者,他們甘冒高度風險、違抗傳統,並帶給世界創新的一擊,
這到底是天生的才能,或者是可學習的思考技術?

薩克斯破解人們一直在其中窒礙難行之處,並以最新科學論點佐證,
大膽思考的可行性圍繞在六個關鍵,才能不斷克服現實的障礙、激發創意。

如何克服「安全思考」的偏見,對於個人和企業將是急迫的問題。
作者根據個人經驗、訪問了業界的成功人士,並探討相關科學根據,
如何不被慣性思考綁架,破解人們一直在其中窒礙難行之處,勇於行動。
教導大眾如何成為一個創新的大膽思考家(unsafe thinker),顛覆你的既定思考。

大膽思考1:想要大膽,先學會不安
★保持優勢,就不能打安全牌
★敢恐懼,就敢大膽思考
學甘地安於焦慮,反得成功

大膽思考2:隨時都能把動機化為幹勁
★善用各種動機,掌握個人成功
1. 動機鍊金術=內在動機+外在壓力
2. 誰說做喜歡的事,會比較容易成功?
★如何一直喜歡挑戰?
1. 成功人士利用心流,擺脫工作倦怠
2. 有時需要一點分心,才能更專注

大膽思考3:真正的專業,是經驗與創新並行
★我們都想要老鳥的經驗與新手的觀點
1. 專業是處理已知,但貧於面對改變
2. 跨足陌生領域,找回學習的能力
★破解專家的心理隱憂,提高創新能力
1. 一旦有「優於平均」心態,就會提高誤判的機率
2. 專家都自認很懂,因此難接受新的方法

大膽思考4:成功人士相信直覺,也會違反直覺
★創新人士常用直覺成功
直覺是每個人都有的隱藏天賦
★讓科學駕馭直覺,決策更精準
1. 如何不把偏見誤認為直覺
2. 如何不把情緒誤認為直覺
★把違反直覺訓練成本能
如何培養反直覺的創意?
外行人用反直覺降低美式足球死亡率

大膽思考5:這是遊走道德邊緣還是打破傳統?
★創新勢必與規則有衝突
1. 對抗規則可以,要有前提
2. 鼓勵正向的違抗,重新思考規則
3. 洞悉自己的缺點,是創新的養分
★怎麼激發創新?與敵人合作

大膽思考6:想變得更強?不能只有你自己
★如何讓他人變大膽?
1. 鼓勵不服從
2. 團隊是感覺很好,還是事情做好?
3. 尋求有益的衝突
4. 從邊緣蒐集點子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