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的黑暗歷史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的黑暗歷史
被迫害的吉普賽人照片|Photo Credit:劉威良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到這個公園,一個靜謐的地方,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紀念納粹受難

英戈爾施塔特(Ingolstadt)市區多瑙河岸旁的公園角落,有一個地方豎立著十多個藍色柱子。一走近這些柱子前面,有如人體身高般的藍色鐵柱會突然地從裡面亮起燈來,過了幾秒鐘燈光就消失。仔細一看,藍色鐵柱裡面鑲著一幅人像照片。這些人像有的是軍官,有的是男性,有的是女性。人像的下方,寫著「女市民,英戈爾施塔特的吉普賽人,1943年 5月11日在奧茲維兹〔Ausschwitz〕被謀殺」或是「在英戈爾施塔特,於1904到1939年共產黨員,1943 年死於斯圖加特〔Stuttgart〕警察監獄」、「猶太女性,1939到 1948住於英戈爾施塔特,1939年被強迫結紮。」等基本資料。

這些人像,沒有註記姓名,只是把當地人在納粹時期被殘害的緣由寫出。不用太多贅言,但看得人一下子就懂,這個在眼前曾經活生生的人,曾經怎樣地遭到迫害。這是英戈爾施塔特為了紀念納粹時期被迫害的人,市政府用甄選的方式,選出以藝術做紀念的作品。這些藍色紀念柱的作品不僅在公園中呈現,也在人來人往的城中區分別豎立兩個,其中一個寫著「1941到1942,在克興〔Kösching〕的牧師,1942到1945在達豪集中營〔Dachau〕。」

市府這樣做,就是為了讓最多的人可以看到被迫害者曾經的存在。

foto1
藍色紀念柱|Photo Credit:劉威良提供

紀念一戰與二戰的戰士與以色列運來的猶太人戰士紀念碑

在公園紀念園區的另一個角落的地上,仰躺著一些方方正正的紀念石碑。這些石碑是紀念第一與第二世界大戰時戰士的犧牲。其中有一塊石碑特定從以色列運送來,這塊以色列的石碑,是紀念猶太人在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所犧牲的戰士,它清楚地告知德國人,猶太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對德國的忠誠與功勳。反諷的是,在之後30年不到的納粹時代,卻無視這些忠誠猶太將士為國效忠的豐功偉業,納粹政府卻把他們猶太人當次等人看待、清算他們。

紀念戰敗的東德逃難流亡者

另外就在仰躺的石碑的旁邊,擺著不太顯眼的三塊石碑,一個石碑豎立著有如大匾額一樣,上面雕刻著好幾人排成一列,彎曲著身體,臉上惶恐的表情,他們背著包袱與家當,辛苦地逃亡,有的人後面拉著車,上面載著幼子逃難。石碑下面雕刻的文字,非常清楚地寫著「1945年德國東境的死亡者」。其他兩個石碑也是類似的文字,但石碑是平擺著,看似是給人用來閒坐的,這些犧牲者是從捷克與波蘭等地在戰後被血洗強制驅離的德國東境難民。

Foto3
紀念德國東境被強制驅趕而犧牲的人之石碑|Photo Credit:劉威良提供

市立博物館的紀念展區

藍色的鐵柱林的個人罹難史,他們的檔案資料另外展於市立博物館,用一本本攤開著的厚本書,上面寫著他們的個人史,有的解說不多,多有空白處。設計者Dagmar Pachtner希望這些曾住在這裡的納粹時代犧牲者,能夠以一個個人的存在被紀念。對於戶外的紀念人物,若有人對他們的身世有興趣,可以到市立博物館去一探究竟,讓他們的故事位在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提供了讓人深入了解的伏筆。

設計者的說明

身為設計者的Dagmar Pachtner認為,藝術的呈現不是要說教也不是只有事實的陳述。她的設計,是以納粹的犧牲者與在戰爭犧牲的戰士做紀念的結合,展現幾十年來德國歷史的弔詭。

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士英勇地為國家犧牲,他們是忠誠國家而親自殺害人民,當然他們有的也被犧牲,但在歌功頌德之時,他們是實實在在的國家機器,他們在國家的指使下,曾是親手殺害人的真實人物。而納粹政權下受害者的藍色鐵柱林,就以人的站姿審視平躺的戰士,更加嚴峻地,讓人看到那塊從以色列寄來的那塊石碑,那塊石碑上的猶太人,曾經是為祖國德國爭光的光榮戰士,短短不到三十年之後,他們的家族卻成為國家的罪人,而遭受迫害。

讓人站在藍色紀念鐵柱前面閃亮一下燈光的設計,其實是有意在提醒觀看的人,讓參觀者不能無視於被害者他們過去的存在與被迫害,而閃燈的燈光與再度的消逝,所呈現的再度黑暗,也在提醒大家,若沒有看清過去,牢記過往,未來也可能是未知的黑暗,歷史會再重演。

來到這個公園,一個靜謐的地方,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