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相較於國中生等級的《波希米亞狂想曲》,這些墮落敗德才是真實

《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相較於國中生等級的《波希米亞狂想曲》,這些墮落敗德才是真實
《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電影海報|Photo Credit: Netflix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不斷呈現樂團濫交、偷情、搞破壞、吸毒、喝酒、嗑藥,那些歡樂或沉浸於墮落之中的畫面,並跟他們人生背景的負面因素結合時,一種搖滾樂的二元對立性即展現出來。

《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由《蠢蛋搞怪秀》導演Jeff Tremaine執導,根據重金屬樂團Mötley Crüe的回憶錄改編,描述他們的生活故事。

Mötley Crüe(克魯小丑)為美國重金屬樂團,1981年,由貝斯手Nikki Sixx和鼓手Tommy Lee於加州洛杉磯成立,隨後加入吉他手Mick Mars和主唱Vince Neil。克魯小丑為80年代經典搖滾樂團,全球銷售超過一億張專輯。他們以華麗繁盛,雌雄同體的裝扮,與充滿性、酒精、毒品的歌詞內容,以及極為負面的私生活聞名。前兩張專輯的風格為硬式搖滾與原始重金屬,1985年之後以專輯《Theatre of Pain》,成為第一波華麗金屬的代表樂團。

相較於其他同性質的名團,如Alice Cooper、Kiss、Van Halen、Bon Jovi、Skid Row等大團,Mötley Crüe雖然是極暢銷的樂團,但在台灣卻比較冷門,少有人知。不過他們啟發了後繼者如Guns N’ Roses等團,在國際上都是舉足輕重的角色。

《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採取一種半紀錄片的拍攝方式,電影開場即由貝斯手Nikki Sixx自述童年背景,並由鼓手Tommy Lee的自述接續,開啟了樂團的故事。而隨著故事進行,團員的自述旁白,也會參雜在畫面中。對不熟悉樂團的人來說,猛一看還以為是紀錄片。但時代背景是30年前,且成員過於年輕,加上相當劇情片式的拍攝手法,讓人還是得以回神。

MV5BMjI0MDEzNzEzN15BMl5BanBnXkFtZTgwOTU5
Photo Credit: The Dirt (2019) IMDb

以影片架構來說,導演追求的是還原Mötley Crüe的傳奇故事,後設與紀錄片手法只是一種襯托,許多衝突場景,還是回歸到商業片的娛樂本質。如果本片要走藝術片或實驗電影的路數,大概可以向高達的電影那樣,讓旁白的部分大量增加,並以後設的方式轉換場景,加入許多回憶錄相關的人士證詞,讓本片成為一種既虛構又真實的狀態。當然如果是這樣拍,電影本身就不會那麼好看。

片中使用後設手法的地方很少,只有在介紹經紀人出場時,虛構了一個情境,說他是在樂團的荒淫派對中跟樂團認識的,但隨即旁白即加註說,這是虛構的,事實是他們是在公司很平淡的洽談經紀事宜。另一個使用後設的部分,則是音樂公司的員工在演唱會現場找不到自己女友,其實女友正被樂團成員幹。此員工用旁白自述:「絕對不要讓你的女友跟Mötley Crüe獨處」。這些後設場景出現的理由,只為了增加電影的趣味,並沒有要追求虛實交錯的感覺。

雖然《克魯小丑的搖滾壞生活》最後拍成了一部娛樂片,但因為忠實地還原的時代背景與回憶錄上的經典情境,在看著Mötley Crüe荒淫激烈的生活狀態時,還是能獲得一些體悟。

電影當中引用了經紀人的一句話:「許多樂團營造自己的形象,大多只是為了逞強、耍帥。但Mötley Crüe是玩真的,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當畫面不斷呈現樂團濫交、偷情、搞破壞、吸毒、喝酒、嗑藥,那些歡樂或沉浸於墮落之中的畫面,並跟他們人生背景的負面因素結合時,一種搖滾樂的二元對立性即展現出來。

搖滾樂作為一種樂種,在音樂性之外,更大的成分是文化象徵。從事搖滾樂的音樂人與聽眾,多數是依循或欣賞著一種「反叛」的精神。每個世代的搖滾樂,必是對當代文化與樂風(特別是流行樂)的一種反動。而這個反動回到了參與者身上,就會形成一種內外的衝突。對參與者來說,一方面他們在世界上要找到自己的歸屬與定位,但性格或思想與生活環境格格不入的狀態下,他們會以搖滾樂作為心靈或生活的出口,將其視為一種救贖。

MV5BZDg1ZjEyYjctOTJhYy00NzlmLWFhOWUtNzc2
Photo Credit: The Dirt (2019) IMDb

而片中所有的情境,都在暗示著Mötley Crüe的每一個人都長成了跟所屬環境不同的人(只有吉他手Mick Mars比較神秘一點),像貝斯手Nikki Sixx出身破碎家庭酗酒的老母整天換男人,不照顧他,讓他痛恨母親。而回頭找拋棄他的父親時,父親卻又是個大爛人,讓他連父愛都找不到,於是他把自己寄託在樂團,並在樂團的混亂生活中,展現了內在的混亂,那是他外在的模樣,但不是他想要的樣子,所以Nikki只能靠海洛英來逃離這種斷裂的痛苦。

鼓手Tommy Lee出身在幸福美滿的家庭,家人都支持他玩團,也不過問他的生活,但他天生就不是向他父母那樣拘謹和善的人,他在樂團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但卻又無法平衡,整天亂搞女人,還因為毆打前妻鬧出離婚事件。

吉他手Mick Mars罹患僵直性脊椎炎,他立志想要成名,在一把年紀的時候沒有放棄音樂,想組一個會紅的團,燃燒自己。他跟著樂團一起廝混,卻只默默在角落喝酒沉思,此地之外他別無他處可去。

主唱Vince Neil則是享樂主義者,他跟樂團調性相同,一同玩樂惡搞,明明有了豪宅嬌妻有小孩,還是酒駕去買更多酒開趴,然後酒駕撞死人。

在故事中,每個樂團成員都可以像許多知名的樂團音樂人那樣,也許在台上奔放,在巡迴中玩樂,但還是會有常人生活的一面。但他們私底下的行為,卻都是最符合人們對搖滾樂手的想像──那些墮落到極點的自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