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沒在公司上班會發生這3件事

原來沒在公司上班會發生這3件事
Photo Credit:Shane Adams CC BY 2.0
Photo Credit:Shane Adams CC BY 2.0

Photo Credit:Shane Adams CC BY 2.0

【前言】僅以此文,獻給所有選擇走出組織的「跳蚤」。

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我做了一個決定,我想離開公司;去當「一隻跳蚤」(註)。

打從讀書時,我就很清楚,我受不了「組織」這見鬼的小東西,整天跟一堆人在一起瞎攪和,比交不到男朋友還更令我受不了(好吧,交不到男朋友的囧度有略勝一籌啦……)。

然而,從小到大,我學到的知識和教育,全都灌輸我:

「如果妳不當上班族賺錢,那妳就是個無用的廢人。」

就這樣,我一路當了10年上班族,也逐漸在途中領悟到,以前被灌輸的、關於工作的知識,並不一定正確。後來我掐指一算,覺得「時辰到了」,就顫抖地「跳機」,真的變成一隻跳蚤。

今天難得天氣冷(有嗎),所以我想藉機分享一下,那些年從上班族脫隊後,老身領悟到的幾件事:

原來沒在公司上班,連銀行都不會借錢給你(驚)

我是還沒窮到要去跟銀行借錢,但有聽同業中有「混得不錯」的自由工作者說,因為覺得差不多該買間房子自住,結果銀行一聽到他「沒工作」——應該說,「沒有在公司內工作」——秒速就打槍他的貸款申請。秒速耶,連快槍俠都輸了。

知性的各位可能認為:「拜託,這很正常好嗎?」但這件事讓與銀行不熟的我很震撼,因為在我的認知中,我年年也有繳所得稅等萬萬稅,不就表示了我有在工作嗎?為什麼可以因為「一個人沒有待在公司工作」,就認定他「沒在工作」呢?

原來沒在公司上班,連路人都會自動幫你貼標籤(驚)

每個婦女應該都有同樣的心事,那就是:「寧可失去老公,也絕不想失去髮型設計師。」

對,女生只要找到一個對的髮型設計師,就會想盡辦法,像陰魂不散的鬼一樣跟住她/他,因為能把妳的頭髮剪出靈魂的設計師,真的比我的卵子還少啊!

我跟著現在的設計師有幾年了,平常去找她剪髮,大多是「很閒聊」的程度。有一天,她突然問我:「妳今天不用上班嗎?」(我找了平日去剪髮),我不知哪根筋不對,居然誠實的回答她:「我現在沒上班。」喔喔!這下不得了!設計師整個精神都衝上腦,她露出不可置信的驚訝眼神,看著鏡中的我說:

「不上班?那妳都在家做什麼?」

「我……我在家工作啊。」

「什麼是在家工作?有這種工作嗎?」設計師非常不解我在講什麼東西,我只好佛心地解釋,還強調:「我做的事情和上班族差不多,只是我不用到公司上班……」

「喔,那妳在家裡,應該很無聊吧?」(設計師,妳是耳膜被剪刀戳到嗎?)

「不會啊,我一直是在工作……」

「在家裡真的很無聊耶,像我放假都不知道要幹嘛。」她再次把話權接過去,非常殷勤地關切我:「那妳什麼時候要開始找工作?因為沒工作會沒錢,不好啦!

我為什麼要這麼多嘴把自己的私事說出來!我為什麼不學明星們說「他和我是好朋友」就好了!被貼了滿身奇怪標籤回家後,我徹底反省了一百天,再去找她剪髮時,她一看到我,就親切地問:「妳找到工作了嗎?」我立刻演技百分百的假笑說:

「有,我去公司上班了!」(或許是時候,該開發新的設計師了……)

這,就是自由工作者在世俗眼中的印象。就算你講了一百萬次「你有工作」,但只要不是待在某間公司行號,至今仍有許多台灣人,就是會主動幫你歸類到「此人無職,好可憐」的行列裡。

原來沒在公司上班,連女性朋友都「看不起」妳(驚)

我真的不想再把這股怨念拿出來,不過既然要聊「領悟到的事」,那還是再提一下好了(哇哈哈我在騙字數)。

反正就是,當年我做自由工作者的消息,像輻射一樣洩出去後,立刻有一堆婦女朋友用手刀衝過來問我:「妳辭職啦?妳是靠老公養囉?不然妳要怎麼生活?」

一開始,我真是超怒的,因為不管怎麼解釋,她們還是一廂情願認定「妳就是靠老公養」(有交過女友就知道,女人在不可理喻時有多欠揍……= .=)。奇怪,為什麼都沒人跑去問當年還沒變成大導演的魏德聖或李安:「你是不是在家靠老婆養?」只因為我的身分是「女性」,拎祖媽就要遭受這種歧視的誤解嗎?(我不是說無收入的家庭主婦不好,而是我沒有要當家庭主婦啊啊啊)

這樣被欺負了幾次後(就除了被問,還要順帶被酸幾句「真爽,妳都在家當貴婦,哪像我還要辛苦上班」這樣),我突然領悟到一件事:

這些女人,根本不在乎我有夢想,也不會替我感到開心,她們只是羨慕又嫉妒「哇,有個女人居然可以不用進公司上班耶!」而已。既然如此,我也就看破一切,疏遠她們,希望此生永遠不再見(揮手下降)。

講來講去,好像我都領悟到不大開心的事,其實從上班族脫隊後,也是有不錯的事情啦!像是連續好幾期發票都有對到兩百塊(咦)、平日就可以去圖書館做事(咦),或是手上工作告一段落後,就可以去公園散步,不用管現在是上班時間什麼的(謎之聲:這個人好宅喔……)。

無論是當組織內的上班族,或是單打獨鬥的自由工作者,希望大家都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喜歡自己做的事」。重點是不要去嫉妒別人在幹嘛,因為你說過的那些酸話,很可能被人寫進專欄裡,萬一被你的小孩看到,會更丟臉喔。啾咪 ( ^.< )

註:英國當代管理大師查爾斯‧韓弟(Charles Handy)在二十多年前就曾預測,未來的就業人口,將有一半以上是獨立工作者,他稱為「跳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