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只花了50年時間,便令旅鴿數量從50億降到0

人類只花了50年時間,便令旅鴿數量從50億降到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獵人除了使用傳統的弓箭、彈弓和槍枝獵殺外,還會把一棵棵樹燒掉,如此,每一棵樹約可抓到上千隻的旅鴿。僅僅50年的時間,旅鴿由數十億隻降到僅剩千隻。

撰文:黃文山、李壽先、洪志銘

重點提要:

  • 19世紀初,北美洲東部的旅鴿數量龐大,有人估計當時總數多達50億隻。
  • 人們濫捕以及棲地改變,旅鴿數量逐漸減少,1914年9月1日,最後一隻旅鴿在美國辛辛那提動物園死亡,這一個物種宣告滅絕。
sm151-80
Photo Credit:科學人

你能想像一種曾經遮天蔽日的鳥類,可以在短短50年間,數量快速下降而終至滅絕嗎?在19世紀初,北美洲東部的天空仍可以見到數量龐大的旅鴿(passenger pigeon)成群遷徙,在歷史記錄中,曾經有人形容一個遷徙的旅鴿群體,就像是一條在天空流動的河流,需要長達3天的時間,才能讓整群旅鴿飛越一個地區。

但是從19世紀末葉開始,旅鴿的數量卻快速下降。在1914年9月1日,一隻名為瑪莎(Martha)的雌性旅鴿,也是整個物種的最後一隻個體,死於美國的辛辛那提動物園。瑪莎的逝去,不但代表一個傳奇物種的消失,也使得旅鴿成為一個保育象徵,讓全球人們開始關注人類行為導致的物種絕滅。

飛鴿過境,遮天蔽日

初估50億隻的旅鴿曾被認為是永無止境的資源(比你家後院的麻雀數量還多很多)。夏季時,旅鴿廣泛分佈在北美洲東部,牠們在此覓食及繁衍;冬季時向南遷移到美國南方過冬。旅鴿就像家鴿一樣,喜歡成群結隊一起飛翔及遷移,但旅鴿的群體大上許多,牠們經常數億隻一起飛行,一飛上天,遮天蔽日,吵雜的叫聲足以蓋過任何聲音,待過的森林到隔天早上有如颶風過境:樹枝折斷、樹木幾乎毀壞殆盡,而且地面上留有超過30公分厚的鳥屎。

19世紀初,曾經有人記錄到一棵樹約有100窩巢(每窩一顆蛋),鳥蛋過多的程度幾乎像是掠食者的美味自助餐一樣,想吃哪一顆自己挑。

當時,旅鴿常被捕捉當成餐桌上的佳餚或者絞碎當成養豬的飼料,一箱箱的旅鴿由火車裝載運向美國各地,因有利可圖,許多捕捉旅鴿的職業獵人應運而生。

鐵路和電報的發明,甚至加劇了旅鴿的商業獵捕與販賣,獵人之間可用電報快速互通旅鴿繁殖地點的消息,他們捕捉大量的旅鴿後,以每打31美分的價格賣出,旅鴿一噸噸地被運走當成食物,而這些食材大多都運往美國東部城市成為餐廳菜單上的選項之一,羽毛則做成床墊使用,旅鴿在當時成為了全美國販賣的商品。

數量急降,拯救失敗

獵人除了使用傳統的弓箭、彈弓和槍枝獵殺外,還會把一棵棵樹燒掉,如此,每一棵樹約可抓到上千隻的旅鴿。僅僅50年的時間(19世紀中葉到末葉),旅鴿由數十億隻降到僅剩千隻。

19世紀末葉,有識之士開始注意到旅鴿的族群正在快速下降之中,可是為時已晚。1900年,最後一隻野生的旅鴿在俄亥俄州由一名14歲男孩射下,至此,野生旅鴿的命運畫下永久休止符。

除了人類大量捕殺外,砍伐森林也被認為加速了旅鴿的滅絕。橡樹(果實為旅鴿的主食之一)常被當成寢具和家具最優良樹材之一,又為了增加果樹或農作耕地之所需,歐洲移民大量砍伐橡樹開墾成農地。在此雙重壓力下,旅鴿的野外棲地遭受大規模破壞。

在野生旅鴿滅絕後,人們曾經試圖以人工飼養繁殖的方式恢復旅鴿數量,但失敗了。美國鳥類學者協會在1909至1912年曾經懸賞,找到野生旅鴿的人可得1500美元獎金,可是這筆獎金從來沒有人領過。直到人類飼養的旅鴿瑪莎1914年在辛辛那提動物園過世,整個旅鴿家族澈底滅絕。瑪莎的屍體被放入冰塊裡保存,送到了史密森尼學會做成剝製標本,保存於美國的國立自然史博物館至今,供人憑弔。

本文獲《科學人雜誌》、《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課程表-直式文字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