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除了選擇當「一日查理」,也該有自由做出人生中更多選擇

你除了選擇當「一日查理」,也該有自由做出人生中更多選擇
Photo Credit: BK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是當你的理智逐步踏入第二天性的世界,在你過去學到的世界觀還新產生的見解之間,創造了所謂的「智慧空間」, 這些所謂的新見解會質疑你過去深信不疑的想法,提供不同的方法去解決問題。越多的選擇表示更有機會進行比較,越比你就會發現,自己的選擇基礎會愈有說服力。

翻譯:Wendy Chang

2015年1月11日超過三百萬人走上巴黎街頭,公開聲援在幾天前被三名激進伊斯蘭武裝份子槍殺的被害人,這個舉動展現了對一項重要人權的支持:新聞及言論自由。

大部份的受害者是法國諷刺漫畫《查理週刊》的員工,查理週刊以諷刺漫畫著名,而伊斯蘭教的重要經典《可蘭經》也曾經是這本刊物的諷刺對象。有些伊斯蘭教徒覺得,任何嘲弄可蘭經內容及教義的人,都會被穆斯林認為是褻瀆神明,而根據伊斯蘭教法的解釋,可以判處死刑,殺手則會被獎勵、死後也會進到天堂。

如果一個宗教的教義,不容許其他不同的信仰,甚至是有可能致命的,那麼這個宗教在許多方面都很有問題,但在這裡我不想要討論宗教的問題,或是宗教背後的動機宗旨,已經有許多作者在各大媒體發表各自的看法(Slavio ZizekMehdi HasanMustafa Akyol),我想要討論的是遊行中許多支持者喊的口號:「我是查理」、「我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Nous sommes Charlie)。不少支持者舉的標語都是這個口號,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這句話被光打在香榭麗舍大道末端的凱旋門上。

這個標語想要傳達的訊息很明確:我們都深信言論自由,如果你殺了查理週刊的員工,只因為他們的思想還有表現藝術的方式,那你也必須殺了我們,「我們」就是這世界上其他人,對於那些被恐怖份子假借神的名義殺害的人,這個標語也代表團結與同情的心。

但在此同時,這個口號還代表其他意思:它是表達個人身份的另一種方式,告訴其他人他們覺得自在的地方是哪裡,他們想法的歸屬地,人們經過了理性的思考,做出這樣的選擇來表現他們的自由,他們選擇「代表什麼」的自由。

很顯然地,我們在社會上有多重的身份:女兒、女人、員工、高加索人、同志、飛行員、自由鬥士等等,有些我們可以自己選擇、有的不行,舉後者來說,如果你是男生,你無法選擇成為女生(當然現在的社會在某種情況下還是有可能的);如果你是黑人,無法選擇成為白人;你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等等,但有些身份是可以自己選擇的,社會身份就是其中一個。

社會身份取決於我們如何看待自己、及別人如何看待我們,這個要改變就比較容易了,例如你可以選擇從一個革新的銀行家,轉為保守的人,改變想法就能夠改變隨之而來的新身份,或是直接改變給人的印象,從一個忠誠的丈夫,變成一個不擇手段的花花公子。

我們也有相似的宗教及文化的自由,雖然說中間的改變困難重重,宗教及文化兩者其實都是社會結構,而且不是隨便就對一個人造成影響。沒錯,我們無法選擇生長在怎麼樣的文化背景下,文化背景會成為一個人的第二天性,讓你感到安全、舒服、有歸屬感,就像我們都喜歡媽媽的菜一樣。

但是當你的理智逐步踏入第二天性的世界,在你過去學到的世界觀還新產生的見解之間,創造了所謂的「智慧空間」, 這些所謂的新見解會質疑你過去深信不疑的想法,提供不同的方法去解決問題。越多的選擇表示更有機會進行比較,越比你就會發現,自己的選擇基礎會愈有說服力。

舉例來說,如果你現在只有兩個女生Vicky及Christina可選,你只能二選一,但如果今天加了Maria及Elena,你可能會選擇後面的女生,把剛剛考慮的理由全部丟一邊去。當然,這也不代表你做了正確的選擇,只能說因為選擇你是做的,就要自己承擔,包含錯誤,同時也給你機會從錯誤中學習

越多的選擇也讓你有機會重新審視你過去到現在的價值觀,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的生活會變得非常理智、有秩序,你的價值觀及態度都因為某個原因會做修正。每個人都可以在長大的時候,將不需要的價值觀拋棄,依照現在有的想法還有形象,建立自己的社會身份。每個人都不需要維持原樣,繼續當文化或宗教的囚犯。自己選擇文化會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周到,儘管不會永遠都是正確的或更好的,但因為我們做事都有原因,不僅僅只是跟著規則,也會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周全。

這就是我們如何掌握自己的生活, 蘇格拉底曾經說過,渾渾噩噩的生活不值得過,的確,它不值得。

後記:最近,不少穆斯林在法國公開說:我們是查理, 而我是艾哈邁德(1月7日試圖保衛查理週刊的穆斯林員警)。

Photo Credit: BK CC BY SA 2.0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搞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