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紅酒有益心臟?

飲紅酒有益心臟?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何只有紅酒對心血管健康有幫助?依據從何來呢?

文:小肥波

酒的歷史相當久遠,最早更可追溯至1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在歷史文獻中也廣泛記載其文化、社交功能。不過,酒精對身體造成的生理傷害和依賴性,比大麻和搖頭丸,甚至煙也來得嚴重1,飲酒人數仍非常之多。

就例如小肥波老爸,他喜歡飲酒,基本上每日都至少飲一罐啤酒。老媽經常跟他說:「紅酒有益呀又唔見你飲?」然後就是一輪的抬槓,周而復始。那為何只有紅酒對心血管健康有幫助?依據從何來呢?

法國紅酒特別受捧

其實早於1819年,愛爾蘭醫生Samuel Black已發現法國人以及地中海沿岸國家的人,即使飲食中含高脂肪,但他們的心臟病病患率卻比愛爾蘭為低,他指出有可能是因為法國人的其他飲食習慣致使有這種結果,但他無法找出真正的原因 2

來到160多年後的1981年,三位法國學者重提Samuel Black的發現,並將現象命名為「法國悖論(French Paradox)」3。不過,紅酒在此時仍未成為「長生不老藥」,直至1991年 《60分鐘時事雜誌》 報道「法國悖論」,暗示芝士與紅酒是對減低患心臟病的重要因素,法國紅酒才受熱捧。

美國營養學會就指,這是法國人的宣傳技倆,因為九十年代年青人多喝啤酒,紅酒被視為old-fashioned,「老嘢」才會喝,所以當地業界才出此下策拯救垂危的酒莊,避免被淘汰——畢竟當地葡萄酒產業已是環球大生意,吸引不少外國人尤其中國人投資。

不過,不只是紅酒才對心臟健康。

據2015年刊於內科醫學年鑑(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報告顯示 4,每日喝一杯(約5安士)紅酒或白酒,以及無卡路里限制的地中海式飲食,2型糖尿病病人的血糖控制比正常人好,其體內的高密度脂蛋白(Highdensitylipoprotein, HDL)水平亦有所上升。HDL可從動脈中移除膽固醇排出體外,因此也被視為可抑制心血管疾病的「好膽固醇」。

然而,這個研究有其限制: 1. 只針對2型糖尿病病人、 2. 不是單盲實驗,研究對象知道自己吃的飲的是甚麼、 3. 沒有對比其他種類的酒。那麼,我們不妨看看其他此前的研究。

在一些較短期的研究之中5 6,我們發現到適量的酒精可提升血液中的HDL水平,減低血凝情況,就連啤酒、蒸餾酒等的酒類亦如是。至於一些長期分析酒客與滴酒不沾的人的研究7 8就發現,適量飲酒的人更健康,他們患心臟病的機會較低且較長壽,此外他們會患糖尿病的機會也較低,喝微量酒精或許才是保健康的真諦。

根據 《美國民眾膳食指引》(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女人飲一杯為適量,男人則為兩杯,詳看以下的圖片:

螢幕快照_2019-04-18_上午1_21_54
白藜蘆醇能抗癌?

另一個紅酒更健康的「原因」是含豐富白藜蘆醇(resveratrol)。白藜蘆醇是植物為抵禦病菌入侵而產生的一種抗毒型物質,最早於上世紀三十年代被發現,並在八十年代開始被研究。它亦是其中一個疑似造成「法國悖論」的成份,康涅狄格大學的Dipak K. Das教授更是最深入研究白藜蘆醇的學者,宣稱白藜蘆醇不單可以抗癌,且可延長壽命。

不過,在2012年康涅狄格大學開除了這位「專家」——他的百多項相關研究數據是偽造得來,其實驗室甚至連基本的「蛋白質轉漬法(western blot)」技術也無法進行。此外,不計Dipak K. Das的研究,學界亦無一致的證據證明白藜蘆醇有抗癌作用,所以嚴浩的甚麼紅酒浸洋葱偏方是沒用的。

然而,2017年6月另一份刊於《英國醫學期刊》的報告9曾認為,我們即使日飲一兩杯也會對腦部造成破壞。該研究追踪550名男性和女性逾30年的酒精攝取量,在六個不同時間,評估參與者的飲酒情況及其在各種認知評估的表現,並在最後為這些人進行腦部磁力共振掃描,觀察腦部白質結構及負責記憶的海馬體,了解參與者認知表現。

團隊強調,參與者在研究前已被確定無酒精依賴,亦在考慮到包括年齡、性別、社會活動與教育在內的許多其他因素後,研究團隊發現,飲酒較多的人海馬體萎縮程度較高,而右腦相對左腦收縮更多。

雖然無飲酒的參與者有35%發現右腦海馬體萎縮,但平均每週飲用14至21酒精單位的人則有65%右腦海馬體萎縮;77%飲30酒精單位或以上的人右腦海馬體出現萎縮。酒精單位是英國用以量化飲品酒精含量的單位,一個單位相當於10毫升純酒精。而一杯250毫升12%酒精的紅酒就有3個酒精單位。

另外,酒精攝取量也會影響白質結構。白質包覆著神經軸突,控制神經元共享訊號,協調腦區之間正常運作,與學習、自我控制有關,但報告顯示,飲酒越多的人,白質保護神經的質量較差。

懷孕期間可飲酒嗎?

雖然有醫生認為研究只是觀察結果,並不能證實酒精對大腦造成損害。此外,大多數參與者為男性,他們通常低估了自己所飲的酒精量,酒精傷害性實際可能更大。當時,英國認知障礙症協會的Doug Brown醫生亦認為,研究並不代表我們要滴酒不沾,而是應根據官方指引減少飲酒。

現時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NHS)建議,不論男女每週不應飲超過14個單位的酒精——即相當於6品脫啤酒或7杯175毫升餐酒;懷孕女性更應在懷孕頭三月完全滴酒不沾。

事實是近八成來自英國、蘇格蘭、紐西蘭與澳洲的女性,在懷孕期間也曾飲過酒,因為有一半懷孕情況都是不在計劃之內——對,很多人包括我的出生都是個意外。

雖然學界已有足夠證據指孕婦飲太多酒又或酗酒對胎兒有害,當中包括令嬰孩小頭畸形、協調不佳、智力不足以及聽覺及視覺受損等,但2017年刊於 《英國醫學期刊》 的審視報告10認為,現時未有足夠證據證明淺嚐酒精,會對胎兒健康構成嚴重威脅,如果要應酬「飲少少」,孕婦每周飲不多於4個單位的酒精也算安全。

該研究又指,過去學界對孕婦少量飲用酒精還是完全不飲酒未有一致看法,因此令一些健康守則朝令夕改;研究亦顯示,學界在「孕婦可否飲酒」這議題上其實沒有深入探索。而以現有證據來看,要訂下可靠的相關健康指引也是挑戰。團隊又指,為胎兒著想最安全當然是滴酒不沾。

酒精少飲為妙

2016年更有報告指11酒精會直接引致肝癌、口咽癌、喉癌、食道癌、乳癌、大腸與直腸癌七種癌症,而飲得愈多,患以上癌症的風險就愈高,且無一個所謂的安全酒精飲用水平,只要有飲酒就會有患癌風險。

根據香港醫院管理局數字,肝癌在2009-2016年都為香港第三大癌症殺手,每年殺死近1,500 人,而香港患癌人數亦穩定地持續上升。

最大問題是,要加強教育民眾飲酒對身體的危險性。據英國癌病研究組織此前的研究顯示九成受訪者不知酒精與癌症的關係;雖然有八成人知道酒精會引致肝癌,但只有兩成人知道酒精會引致乳癌。再看看蘭桂坊,每晚有多少人賣醉「橫屍街頭」?

要記住「物極必反」,即使有好處,酒精對健康的壞處也已被證實,而且多得數之不盡,無論如何還是少飲酒為妙。想要健康靠飲少少酒是沒用的,還要注意飲食,多休息多運動,還要避免吃高鹽高糖高脂加工食品,例如送酒的薯條、香腸、魷魚圈,否則再多的神奇「健康」食(飲)品也救你不到。

最尾講多句:做個負責任的司機,開車前咪飲。

參考資料:

  1. Lachenmeier, D.W. & Rehm, J.(2015).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alcohol, tobacco, cannabis and other illicit drugs using the margin of exposure approach. Sci Rep. 2015; 5: 8126. Published online 2015 Jan 30. doi: 10.1038/srep08126
  2. Evans, A.(2011). The French paradox and other ecological fallacies. Int. J. Epidemiol., published online November 7, 2011. doi: 10.1093/ije/dyr138
  3. Richard, J.L., Cambien, R. & Ducimetiere, P.(1981). Particularites epidemiologiques de la maladie coronaire en France. Nouvelle Presse Medicale 10: 1111-1114
  4. Gepner, Y., Golan, R. & et al.(2015). Effects of Initiating Moderate Alcohol Intake on Cardiometabolic Risk in Adults With Type 2 Diabetes: A 2-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nn Intern Med., published online 13 October 2015. doi:10.7326/M14-1650
  5. Dimmitt, S.B., Rakic, V. & et al.(1998). The effects of alcohol on coagulation and fibrinolytic factors: a controlled trial. Blood Coagul Fibrinolysis1998 Jan;9(1):39-45. DOI: 10.1097/00001721-199801000-00005
  6. Brien, S.E., Ronksley, P.E. & et al.(2011). Effect of alcohol consumption on biological markers associated with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interventional studies. BMJ2011; 342. doi: https://doi.org/10.1136/bmj.d636
  7. Grønbaek, M., Johansen, D. & et al.(2004). Changes in alcohol intake and mortality: a longitudinal population-based study. Epidemiology 2004 Mar;15(2):222-8. DOI: 10.1097/01. ede.0000112219.01955.56
  8. Howard, A.A., Arnsten, J.H. & Gourevitch, M.N.(2004). Effect of alcohol consumption on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 Ann Intern Med2004 Feb 3;140(3):211-9. doi:10.7326/0003-4819-140-6-200403160-00011
  9. Topiwala, A., Allan, C.L., Vyara, V. & et al.(2017). Moderate alcohol consumption as risk factor for adverse brain outcomes and cognitive decline: longitudinal cohort study. BMJ 2017; 357:j2352. doi: 10.1136/bmj. j2353
  10. Mamluk, L., Edwards, H.B., Savovi , J. & et al.(2017). Low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pregnancy and childhood outcomes: time to change guidelines indicating apparently ‘safe’ levels of alcohol during pregnanc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es. BMJ Open 2017;7:e015410. doi: 10.1136/ bmjopen-2016-015410
  11. Tapper, E.B. & Parikh, N.D.(2018). Mortality due to cirrhosis and liver cancer in the United States,1999-2016: observational study. BMJ 2018;362:k2817. doi: 10.1136/bmj.k2817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養生大謬誤》,天窗出版

作者:小肥波

養生大謬誤_cover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