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院子的家》書評:為保護秘密而築起謊言,最後連自己都無法相信

《有院子的家》書評:為保護秘密而築起謊言,最後連自己都無法相信
Photo Credit: youflavio@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隱藏自身秘密,掩蓋秘密的謊言土牆越蓋越高,隱埋秘密的謊言軟土越挖越深,當秘密重建光日時,土牆卻倒得如是狼狽,軟土卻鬆得如此難堪。

文:陳慶德(旅韓作家,【現象・韓國】專欄作家)

「光是丈夫的死亡保險金,我就可以夢想未來,不!也許光是他從我身邊消失,就讓我興奮不已。」——金真英(김진영),《有院子的家》(마당이 있는 집)。

不得不激賞金真英《有院子的家》劇情安排與寫作手法,全文以為期近一個月,17篇日記體,急速地展開一樁發生在基山水庫金姓男子溺斃案,且透過書內兩位女主角金珠蘭、李允恩為主線,作為切換視角,如同電影運鏡手法般切換,更增添讀者閱讀懸疑感。

故事從一位24歲大學畢業,沒踏入過職場一步,便相親嫁給大她十歲經營小兒科醫院院長朴在浩,且生下一子朴昇材,現今近40歲的家庭主婦金珠蘭開始——珠蘭一家人近日搬到板橋市(京畿道城南市盆堂區板橋一帶所建成的新規劃性都市,板橋新市鎮)的一間獨棟住宅,但卻在人人羨慕的豪宅內,來訪友人皆聞到從後院花圃傳來的陣陣惡臭味,眾說可能是為了養殖花草所用的肥料過多,導致味道四溢,但怎麼知早年曾因姐姐之死,患上疑心病的珠蘭,拿著鐵橇來到花圃一挖……竟挖出一具死屍的手指。

是誰死在自己才剛整修完遷入的新宅呢?且又是被誰,深深地埋在此呢?她為何而死?又是誰會如此狠心殺人棄屍,埋在這幸福家內後院呢?

故事就從這個「秘密」開始。

《有院子的家》內出現的男女人物,每人都有個秘密,如金珠蘭挖出後院內死屍手指,卻不敢跟丈夫說,怕又被罵「疑心病重」、「神經病」;丈夫朴在浩,身為經營小兒科醫院的院長,看似道貌岸然,卻有特殊性癖好,且夜晚總是突然消失外出,前去基山水庫夜釣;而兒子昇材有著媽媽金珠蘭不知道的輕生念頭,與調戲學校女學生惡行;同時,住在金珠蘭家隔壁,有著一位名叫美玲朝鮮族傭人的具銀河律師,她正在處理一件李姓未成年少女的遺產繼承案,同時,她也是不被韓國社會認可的女同性戀者。

而另一方面,一日拜訪朴在浩家的友進製藥營業組長金允範,他進入金珠蘭家中,旁若無人地自顧拿起手機,拍攝住宅的奇怪舉動,隔天卻被警方發現溺斃於基山水庫內,而他早在一個月前就被公司解雇,且手中握有收回扣醫生的名單,勒索醫生之舉;而金允範的妻子李允恩,長年受到丈夫家暴,在試圖離婚之際,卻被霸王硬上弓,懷上孽子,她卻正在計畫著殺夫計畫,好領取高達二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570萬)的保險金。

然而,金允範死前車上所藏匿的一支粉紅色女子手機,持有者是一位離家出走,15歲就開始賣淫養家的未成年少女李秀敏,她早在金允範溺斃前一個月就失蹤,而她的手機又為何會出現在金允範車內,甚至她也認識金珠蘭丈夫朴在浩,同時,正在尋找失蹤近一個月金女的友人崔泰景,為何要毆打金允範呢?

《有院子的家》每個人都有個秘密,都有想保護之物,然而,每個人卻用一層又一層的謊言,築起保護秘密的土牆,到最後不論是最親近的朋友,抑或丈夫,甚至自己,「我什麼也不能相信」。

為了隱藏自身秘密,掩蓋秘密的謊言土牆越蓋越高,隱埋秘密的謊言軟土越挖越深,當秘密重建光日時,土牆卻倒得如是狼狽,軟土卻鬆得如此難堪。

《有院子的家》是一本讓我看得津津有味,融合謀殺、棄屍與性侵推理小說,同時包含當代韓國社會內,如學校職場霸凌、輕生、性別不平等、援交與未成年離家出走等議題,在此真摯推薦給各位讀者。

相關書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