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中三公報》無異於MOU,《臺灣關係法》卻有法律效力?

為什麼《美中三公報》無異於MOU,《臺灣關係法》卻有法律效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關係法》四十年來深刻影響了東亞的局勢,它對台灣的意義是什麼?跟《美中聯合三公報》相比,又有什麼獨特之處?

文:T編

2019年是台灣非常特別的年份。台美關係的基石《臺灣關係法》,今年上路滿四十週年。在這個「五倍鑽石四十週年慶」的特別日子裡,台美關係更是戲劇性地升溫。可惜台灣的主流媒體忙著報導禿頭,對於真正重要的消息不屑一顧。

統媒不報的,蕪菁雜誌講乎大家知。讓我們一起回顧,四十年來深刻影響整個東亞局勢的《臺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 TRA),它的歷史脈絡與未來展望。

《臺灣關係法》與中美建交

《臺灣關係法》催生的緣由,是起於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正常化。

1970年代,美國為了制衡當時亟欲擴張的頭號對手蘇聯,又有鑑於中蘇交惡、毛澤東與赫魯雪夫間的深刻矛盾,美國一直探索著拉攏共產中國以制衡蘇聯的可能性。

美中關係正常化,在尼克森、福特、卡特三個總統任內持續醞釀:最早是尼克森總統任內實驗性的「乒乓外交」,向中共政權遞出橄欖枝。再來是1971年,美國默許中共政權在聯合國當中「借殼上市」,取代了中華民國的代表權地位。終於在1978年底,美國片面與台灣當局斷交,並終止軍事協防台灣的關係。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中美建交公報》,正式建交。

Depositphotos_114883112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雖然美中關係正常化醞釀已久,但卡特總統突兀宣布與台斷交、與中建交,讓當時美國國會深感錯愕與不受尊重。或許基於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或許基於對長年盟友台灣的愧疚,或許基於美國本身戰略彈性的考量,由共和黨參議員高華德(Barry Goldwater)與杜爾(Bob Dole)領銜,美國國會催生了今日的《臺灣關係法》。

毋庸置疑地,《臺灣關係法》是四十年來台美關係的重要基石。而四十年來,美國對這部法的指導地位恪守不渝。稍早,美國在台協會(AIT)對大眾公佈:「AIT從2005年就開始駐有美國四大軍種(陸、海、空、海陸)的人員。」2005年可說是陳水扁總統第二任內,台灣政局產生激烈震盪的年代;而美國在台低調駐紮便服軍人,其規模幾乎等同於一個跨軍種的前線指揮所!

在統媒高唱「疑美論」的當下,美國主動高調公開長年駐軍事實,其言下之意,反映美國對台灣關係的重視程度,值得我們台灣人去細細思考。

蔡總統接見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4月16日在總統府舉行的《臺灣關係法》40週年活動,左為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

四十年前的反美怒潮,與四十年後的「五倍鑽石祝福」

台美中斷正常外交關係四十年,較年輕的朋友可能對此事只有模糊的認識,但斷交當時確實在台灣引發了很大的反美怒潮。卡特政府的背叛讓台灣人萌發了強烈的「救亡圖存」情感。六十歲以上的台灣人,可能還有印象當時在台北許多群眾冒著被警察逮捕的風險,也要跑去對美國大使的黑頭車丟雞蛋的景況。

當年卡特政府無預警與台灣翻臉,幸賴美國國會的良知與堅持,才用《臺灣關係法》守住防線,避免台美關係在卡特政府的操作下全面崩盤。而台美關係就在表面上分道揚鑣,檯面下緊密連結的氣氛下,經過了四十年。

四十年後,美國的國際戰略目標產生了決定性的變化。日前AIT舉辦了慶祝《臺灣關係法》四十週年與內湖AIT新館開幕的活動。美國前眾議院院長,共和黨實力派人物萊恩(Paul Ryan)親率慶賀團來台致意。慶賀團中還包括了美國國務院副助卿在內的多名現任官員。萊恩在慶祝談話中,不時使用「兩個國家」來描述台美雙邊關係。顯然,美國現在已經在用對待一個「正常國家」的規格在對待台灣,只是法理獨立的時機未臻成熟而已。

而就在不久前的1月1日,中方也擴大舉辦了「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相關紀念活動;美國卻刻意冷處理,整場活動除了美國駐中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的臭臉伴隨外,非但美國中央層級官員無一與會,更諷刺的是,美方政、學界還發表談話,反思:「1970年代為了對抗蘇聯而貿然承認中共政權,是美國外交政策中的最大挫敗」

一來一去之間,即使是再不懂的人,也看得出美國已經開始在修正對中、對台之間的關係比重。四十年來奉行的「一中政策」來到了轉折點。然而,或許是台灣媒體沉溺於低能新聞、選戰的黨同伐異與中共授意的造神運動吧!台灣社會大眾,似乎對這個「攸關國本」的國際局勢轉移,毫無知覺,甚至還被媒體刻意操作的反美情緒所感染。這是我們最感到十分擔憂的地方。

FullSizeRender_6
Photo Credit: 翻攝自中天電視台

為什麼《美中三公報》性質無異於MOU,《臺灣關係法》卻有法律效力?

蕪菁雜誌在這邊要提醒大家一個重點:四十年前美中台關係的巨變,雖然同時催生了《美中三公報》與《臺灣關係法》兩部歷史文件,但從法律的效力來看,前者卻遠遠不及後者。為什麼?

《美中三公報》,亦即1972年的《上海公報》、1979年的《中美建交公報》與1982年的《八一七公報》,都是屬於外交公報性質的文件。外交公報不是條約,沒有載明雙方的權利義務、實施時程,與如果約束雙方遵守約定。外交公報本身代表的是一種指導原則,並無法律上的強制效力。雖然無可否認地,《美中三公報》成了1970年代以來中美關係的基礎,但當年美國僅用外交公報來律定這些指導原則,當中留下的戰略模糊空間,也值得我們玩味。

而《臺灣關係法》呢?是由美國國會發起,歷經嚴謹的立法程序,把對台外交事務的指導原則寫入國內法的「法案(act)」。其法律效力相當於國內法,不論今天美國執政者是誰,是民主黨抑或共和黨,都必須遵守《臺灣關係法》的規範,否則就是違法,將受到國會的糾正。

《臺灣關係法》能夠入法,與當年美國國會與卡特政府之間的兩權制衡對抗不無關係。而今年(2019),美國政府與國會各黨派的友台氣氛,卻非常一致。由不同政黨執掌的參、眾兩院,都主動發起了《臺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 TAA)》草案,而且火速付委通過。而《臺灣保證法》是與《臺灣關係法》有著同等國內法效力的提案。

到這邊大家看清楚了嗎?再幫大家複習一遍,《臺灣關係法》法律位階高於《美中三公報》。簡單來說:

  • 《美中三公報》就是MOU性質,對政府只是指導原則,沒有強制執行力
  • 《臺灣關係法》是法律,是真正簽下來的「合約」,美國政府必須履行

四十年前的卡特政府與友台議員可能沒有意識到,他們創造的《臺灣關係法》在四十年後的今天,看起來就像個復活節彩蛋。

taiwan america fla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接下來小編請大家,拿出考大學那種一字一句斤斤計較的精神,來探討這幾部四十年來影響深遠的歷史文件,對台灣的意義。課本不教的地緣政治與國際關係,我們自己來學!

《美中聯合三公報

  1. 《上海公報》 : 美方認知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美方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
  2. 《建交公報》 : 美國承認美方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
  3. 《817公報》 : 美國對台軍售,在性能與數量上,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的供應水平,並逐步減少對台的武器出售。

《臺灣關係法》第二條

  • 表明美國決定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建立外交,是基於台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一期望。
  • 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決定台灣前途之舉,包含使用經濟抵制與禁運,將被視為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美國將嚴重關切。
  • 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

筆者幫大家把重要段落標示出來,要知道美國是個以「契約精神」立國的國家,用字非常精準;跟我們東方人喜歡用模糊曖昧的方式說話,是完全不同的。也因此,我們喜歡講「九二共識」,但卻把話說得不清不楚,兩岸買辦便藉機跟對岸要好處。

這跟華人習慣用「類比」來描述複雜的事務有關(歷史學家黃仁宇語),與契約國家的思考邏輯完全不同。此處大家如果有興趣,未來筆者會再進行討論!

c850ykvq5cvxiqt32ey4beszw5vzl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個中國」的說法有多大的魔障?

相信大家聽「一個中國」這個名詞,聽到耳朵都快要長繭了,卻還是不知道它代表的意義。

《上海公報》裡說的,「美方認知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且不提出異議」。大家是不是又看懂了,「認知」大概就跟「知道」,屬於同一級別的概念。

簡單說就是美國從頭到尾都不真的認為「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大概就跟聽膩了嘮叨婆婆媽媽的叮嚀,我們隨口回答:「知道了啦!」的概念差不多。

但隨即老美又在《建交公報》打了國民黨政權的臉。美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這個承認很明顯的就是告訴台灣,你們只有台澎金馬喔,中國大陸跟你們是沒有關係的。

老美先是隨口答應海峽兩岸一個中國,好啦好啦的隨便中共你去說,但又說台灣只擁有台澎金馬,兩個加起來,其實就類似「兩國論」。

RTS1XWE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

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衝前頭,對台灣丟出兩個最大的議題:「和平協議」與「一國兩制」。在三公報與臺灣關係法這兩部文件中,都提到了「和平解決台灣的未來」,其他方式只要危及西太平洋地區的安定,都要被老美嚴重關切(嚴重關切在外交上是個很重的用語)。

為什麼對岸要推出「對台和平解決方案」?因為只要符合法律,並讓台灣自動掉進陷阱,納入為中國的一份子,身為契約國家的美國是沒有出手的大義名份的。

而「和平協議」就是中共給台灣的一個邏輯陷阱,是對台灣問題的最低成本解決方案。

「台灣人自己投票說要和平協議的,完全符合你老美要求阿!沒話說了吧?」

看到了嗎?把票投給高喊和平協議、九二共識或一國兩制的候選人,等於授權他帶著台灣一起往這個邏輯陷阱裡跳!所以大家手上的那張選票,帶著沉重的意義。

韓國瑜:李佳芬絕對不可能選高雄市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到廈門訪問。

民主選舉是最低成本的戰爭

投票是一種價值觀的體現。而在極權強敵面前,每次民主選舉都是一次無聲的戰爭。

如果我們能夠投對票,讓台灣的主權一次又一次地彰顯,那不就是開開心心、並花很小的成本來保護台灣的安全嗎?

為什麼我們要選擇風險極高的「和平協議」、「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呢?中國毀信棄諾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西藏、看新疆、看香港、看WTO,中國真的能掛什麼保證嗎?

(未來大家如果對特定議題感到興趣,可以跟來訊蕪菁雜誌粉專,或寫在留言中。如果夠多的人期待相同的議題,筆者也只能應觀眾要求,賠上自己的假日給大家了。)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