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X王赦:即使備受質疑,也要為人權燃燒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X王赦:即使備受質疑,也要為人權燃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要如何詮釋王赦這個人?」成為我開拍前滿苦惱的一件事⋯⋯最後,我決定不要過於形塑王赦的特別之處;因為他所做的事、身為法扶律師的堅持就已經夠特殊了。

文:呂蒔媛、公共電視

吳慷仁X王赦
即使備受質疑,也要為人權燃燒

作為一位法扶律師,王赦有個美滿家庭,極度捍衛人權,他為許多爭議性被告者進行辯護,不但賺不了大錢,還被社會民眾唾棄,戲一開始就被潑了滿身糞便⋯⋯王赦就像個獨行俠貫徹自己的意志。我會用一盞油燈來形容他,不管外面風雨多大,就算芯蕊要滅了,他也一個勁地往自己身上添油,維持焰火的燃燒。而妻子美媚,則是永遠支撐著他,不讓他熄滅的人。

最難的是,理解王赦的堅持

《我們與惡的距離》寫在律師身上的戲,不著重法庭的針鋒相對,我演的王赦也非一般律師刻板的凜然形象。蒔媛姊劇本厲害之處,就是她根植於人性的深刻,進而鋪展的場面調度。因此每場戲出發點都是以「人」為主,任何法庭戲多半都回到被告與家屬。表演詮釋上,我剛開始看劇本也有一些設定,有時覺得演得極端點還不錯,過兩天又推翻自己的想法。「到底要如何詮釋王赦這個人?」成為我開拍前滿苦惱的一件事⋯⋯最後,我決定不要過於形塑王赦的特別之處;因為他所做的事、身為法扶律師的堅持就已經夠特殊了。

這個角色重要的不是外顯表象,而是內心掙扎的處理與轉折。開拍前看了許多蒔媛姐提供的書,也和曾為鄭捷辯護的律師黃致豪聊過。對我來說準備這個角色難的不是演一個律師,而是通透理解他背後的堅持與所做的事情。王赦是一個不支持死刑的律師,這點就與我的立場有所衝突。坦白說,我支持死刑,對於現在的社會加上目前司法環境我沒有太大信心,甚至有時覺得在某個層面上,以暴制暴是可行的。但這是我個人單一的想法,我們非常容易受到情緒所挑動,不是每個人都擁有法律、社服資歷。我只是一個演員,頂多有的是同理心,但無法輕易支持廢死;在這樣的狀態下詮釋王赦,老實說相當艱難。

與不同立場的人對話

準備角色過程裡,曾數次和相關團體聊過,在這當中我甚至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偏見拿掉,試著去理解他們為什麼要幫助在大家眼中十惡不赦的人,傷害了小孩、傷害了無辜的路人,以我們無法了解的心境和手段,甚至那麼殘暴⋯⋯但我相信多數人真的很難做到完全理解,所以只能直白地把情緒投射出去:你傷害了不該傷害的人,你侵犯了我對道德的標準,所以我怪你,加上身處被憤怒與傷痛淹沒的混亂時刻,最直接快速的作法可能就是——把他處死吧!

直到後來不管是和致豪、與廢死團體的朋友幾次深度聊過,才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坦白說,剛開始和他們接觸,真的無法立即進入對方言語溝通的頻率中。但我發現主要是基於觀點不同,他們所堅持的立場會讓我匪夷所思。但隨著幾次交流,我慢慢可以感受到,他們爭取的不是在保護這個人,而是爭取生而為人的基本權利。對我們一般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這些罪犯憑什麼有人權?但不管是致豪或是相關團體的朋友們,都致力於爬梳被資訊媒體忽略簡化、從未深度報導的犯罪者背景,他們希望讓社會重視背後潛藏的問題:可能源自於精神疾病、可能來自家庭的養成,這些所謂的被社會統稱的「加害者」,他們的行為都是有原因的。

藉由不斷追尋「為什麼」,理清這些人的家庭、求學過程等脈絡,他們的重點不在於幫助犯罪者脫罪,而更希望凸顯背後的原由;找到它,拉出來被大家檢視與討論。畢竟這不會是唯一的案例,未來還是可能有其他類似案件發生,因此如何「預防」,或許更需要被重視。

不知為誰而流的眼淚

艱難的是,這樣的理想狀態很難馬上安撫到任何一個憤怒、傷痛的旁觀者, 對我而言也是。我可以相信他們所堅持的信念,但相信的過程確實很痛苦。私下我曾詢問過致豪許多問題,比如他和犯人談話時,當下的心情是什麼?記得他曾說過,當他親耳聽見犯人作案的細節、如何行兇、動用了哪些武器,曾經手在顫抖,甚至微微作嘔⋯⋯聽他形容的畫面,我甚至可以感受當下的氛圍和呼吸。

詮釋王赦這個角色,我常演一演忽然冒出了眼淚,不知道是為誰而流,就是有種莫名情緒在某些場次跑出來,可能是因為被害者,也可能是因為加害者⋯⋯其實很多時候讓我感到無所適從。而這樣的「無所適從」,尤其和致豪聊過後,面對犯人時內心糾結的心理層次,確實一度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表演,我很少會有這種感覺。準備表演的過程,一次又一次和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交流溝通,有些觀點即便不能完全感同身受,但終有一份理解在無數次對話中流洩出來;我想,或許就是這齣戲所要傳達出的核心意義吧。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作全見:完整十集劇本&幕後導讀訪談記事》,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呂蒔媛、公共電視

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燃起社會病灶,
人性的愛恨、脆弱與尊嚴即刻引爆!
在善惡的邊緣,每個人都有話想說;
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

作為一個編劇,我只是希望這齣戲能讓大家試著了解跟我們不一樣的人,不能認同他的行為,但是我們可以試著去了解背後的原因,我相信任何人都不願意看到這些傷痛在周邊發生。如果不願探索原因,我們是真的無法預防這樣的悲劇再度發生。——呂蒔媛

兩年前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李曉明造成九人死亡、數十人受傷,最高法院宣判其死刑定讞。

身為「品味新聞台」編輯主管的宋喬安,兒子正是這起事件罹難者。喬安與丈夫昭國本因工作理念不同漸行漸遠,更因兒子離開後水火不容、準備訴請離婚。白天她是新聞台厲聲火爆的副總監,晚上則是無法走入兒子房中,以酒精麻痺身心的可憐母親⋯⋯當女兒行為日漸失序,加上兇手李曉明的妹妹因緣際會進入公司,成為自己下屬,她與先生昭國,終究被逼著直視整起事件,和新痕舊創不斷的人生⋯⋯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