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觀念篇】:我有點喜歡她,怎樣才不會被當變態?

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觀念篇】:我有點喜歡她,怎樣才不會被當變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女生互動的過程中,你是否也有類似的疑慮「女生要是不喜歡我,我邀她的時候幹嘛不拒絕?」「女生如果不喜歡我碰她,幹嘛不講?」這篇文章,將告訴你,女生都在想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篇所提到的受訪者皆由《關鍵評論網》記者親自採訪,但由於採訪內容涉個人隱私,故大多受訪者以匿名呈現。​​​​​​

男孩阿鍵喜歡同系的學妹關關很久了,兩人常常一起上課、吃午餐,阿鍵也常常送關關回女生宿舍。有次兩人一起去書展,人潮擁擠中,阿鍵想牽關關的手。阿鍵心想,過去並肩走在路上,對方都沒有躲,關關也常跟他聊心事,應該可以主動一點吧?但同時,阿鍵又想起網路論壇上有女生分享,一個男生朋友突然就牽她手,女生用「好噁心,根本是性騷擾」來形容。

阿鍵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不「主動出擊」,怎麼追到關關,但太主動,搞不好又會被說「性騷擾」,根本動輒得咎,到底該怎麼辦?【註1】

但其實,有一些原則,可以讓你在追求的同時,避免「不小心性騷擾到別人」。《關鍵評論網》訪問了年輕男女和律師、諮商師等專家,整理出「觀念篇」和「實戰篇」,讓你可以放心追求,不用擔心被當變態。

在說明實戰技巧前,有些「男女大不同」的觀念,你得先了解。

觀念1:喜歡你,不代表想被你碰

有些人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她說喜歡我,我應該可以抱她、親她、摸她吧。

NO!這是錯誤的觀念,我們訪問的過程中,2名女性受訪者就提到,曾經被「喜歡的人」(甚至交往對象)性騷擾。

現年20多歲、正就讀大學的女性受訪者A就說,國中時,她曾經受邀去暗戀的男生家裡,走進他的房間後,對方將門關起來,一轉身就說「我要抓妳胸部」,然後真的抓了A的胸部。雖然國中的A當下沒有表現不悅,但是,這樣趁其不意、不尊重對方身體自主權的舉動,多年後A重新想起來,還是認為這是性騷擾。【註2】

我們曾設計了個情境,在《關鍵評論網》的IG詢問大家:一對曖昧中的男女,其中一人在酒後主動親吻對方,算不算性騷擾?就有讀者回答:「雖然喜歡對方可是還是不喜歡(這個舉動)。」

現職律師、在世新大學開設「性別平等教育法」課程、曾與許多大學女孩聊過的莊喬汝說,可能有些男性會覺得,「肢體碰觸」代表「喜歡妳的程度」,但她說:「女孩子的狀況會覺得,我喜歡你、我喜歡跟你聊天、甚至牽手、喜歡跟你一起看電影,但是我不喜歡你碰我,我不喜歡你對我做一些隱私部位的觸碰。這是性別上根本的差異。」

所以,第一個要釐清的觀念就是:對方就算喜歡你,也不一定想被你碰。

觀念2:跟你去喝酒,不代表想跟你幹嘛

第2個要釐清的觀念就是:她都答應我的邀約了、她跟我去喝酒了、她都來我家了、她都跟我一起睡旅館了,她是不是想跟我⋯⋯(嘿嘿嘿)。

抱歉又要再次打斷你的想像,這也是錯的。

現年20多歲的女性受訪者B就分享,大學一年級時的時候,有個學長約她出去玩,兩人在旅遊景點搭渡輪,在渡輪上聊天時,這個學長突然伸手摸B的頭髮。B當時內心OS:「這個行為很像男女朋友間會做的、很親暱,但我們就不是男女朋友啊!你為什麼要摸我的頭?我覺得不舒服。」

而B也說,她後來才意會到,學長可能對她有點意思。現年30多歲的男性受訪者C聽了這個情境,也直接説,「對啊,要是對妳沒興趣,幹嘛在妳身上花那麼多時間。」

曾與許多校內男孩聊過的莊喬汝說,男生的想法可能會是:「蛤~這還好吧,只有摸頭髮欸,風這麼大不能摸一下?」、「一起搭渡輪,根本是鐵達尼號,要抱著她才對啊。」、「我帶她去搭渡輪,那個不就是偶像劇的情節?且我們怎麼去的,一定是我騎摩托車載他,她會跟我去,她會不知道我喜歡她?」

有的女生比較機伶能體察出來,但抱歉,有些女生真的就是不知道。

這個狀況不只發生在觸摸、擁抱,也可能發生在性行為上。

莊喬汝分享了另外一個例子,曾有對男女在網路上認識,平時聊天就很露骨,比如男生曾要求女方拍裸照給他看,女方也真的給了裸照。有一次,男方約女生見面,見面前男方曾在線上詢問:「我們出來,可不可以親親?」女方拒絕了,但兩人「討價還價」後,女方妥協說:「好,那只能親兩下。」最後見面時,男方帶女生去旅館,不只接吻,也發生了關係,後來女方指控男方對她性侵害。

或許對很多男性來說,「啊她跟我接吻又跟我去旅館,一定是親一親就做起來了啊。」但莊喬汝說,女方的觀點是:「她真的相信男方答應她的承諾就是『親兩下』而已,她不懂為什麼這個男生會違反他的承諾。」

男女雙方想像的差距,我們當然希望能夠透過性別教育盡力彌平。不過在那之前,請記得,對方答應了A,不代表要BCDEF一路做到Z。無論是肢體觸碰或是性行為,這個道理都適用。【註2】

觀念3:女生沒拒絕,不代表喜歡

相信這也是很多男性的困擾:女生要是不喜歡我,我邀她的時候幹嘛不拒絕?女生如果不喜歡我碰她,幹嘛不講?

但這同時也是女生很大的困擾,很多女性受訪者都説,拒絕真的不容易。

現年20多歲的女性受訪者D就說,如果有個她沒興趣的異性在過馬路時牽她的手,「我會主動閃開、或甩開,如果對方沒有接收到,或是我知道這個人有這樣的習慣動作,會避免跟這個人走在一起:不要走同一條路、完全避免這個人出現在生活中,如果要走在一起,也會隔一隻雨傘的距離。」但口頭阻止、拒絕對方,卻不在D的選項中。

曾被學長「摸頭」的受訪者B則擔心,直接制止對方,會讓對方很沒有面子。而曾經被過度追求、現年30多歲的女性受訪者F說,讓她不願意說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擔心自己是不是「太敏感」。

現年30多歲的男性受訪者J說,「對於生活沒有交集、陌生的人,我釋出的好感對方有所回應,我可以據此認定對方對我也有一點好感;但對於有社會關係的人,例如同事、同學、同個社交圈的朋友等等,對方有所回應可能只是表示她是個好人,不願做傷人的事,或是她畏懼我,不想冒風險把關係搞糟等等。」

啟宗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張義平對於女生不敢口頭拒絕,則有一套見解,他說:「女性本來就比較在意跟別人的互動、跟人際的連結。尤其在華人文化裡的女性,大多數女性都希望在社交情境是給人一種親切的、體貼的、順從的(印象),自我認同感比較是建立在『別人好我也好』,如果是自信更不足的人,可能是『別人好但我不好沒關係』。」因此較不願意直接拒絕。

另外,張義平也觀察到,一些女性在跟別人互動時,如果不認同對方的話、不知道怎麼應對,就會用「禮貌的微笑」來回應。「但那個微笑只是種禮貌,不代表這個人真的開心。」張義平說。

受訪者J就提醒,如果對方不是陌生人,「不能輕易把對方良善的回應解讀為對自己有興趣,因而進一步騷擾對方。」

所以,不要以為女生沒拒絕你的邀約、沒阻止你碰她,就等於她喜歡你、喜歡你的舉動,她可能跟受訪者B一樣,沒意識到你在追求,就算意識到了,也可能怕打壞關係、怕傷了你的心,而硬著頭皮接受你的邀約,或被你碰了也不敢講。

觀念4:別人可以,不代表你也可以

最後一個重要的觀念是:別人可以碰她,不見得你也可以碰她。

有的男生會疑惑:為什麼她可以跟其他人打鬧、擁抱、勾肩搭背,但我只是不小心碰到她的手背,就被說是性騷擾?

這樣「不平等」的情況,的確存在。

20多歲的女性受訪者G說,有一次,她與男性主管兩個人單獨在公司,那時他們剛拿到訂單,兩人心情都很振奮,這時,與她面對面的主管H或許是想表達感謝,突然把雙手搭上G的肩膀。這個動作讓G覺得不舒服,G立即蹲下,避免對方的手碰到自己,並說:「這樣太多了」。

但同樣是G,在另一間公司,卻能與當時的老闆在尾牙時勾肩搭背照相、玩在一起。明明同樣是G這個人,同樣是公司的主管,為什麼差別這麼大?

原因在於G跟H的互動並不多,G説,在那家公司,「平常一個人一個位子,沒有太多互動,僅止於公事,中午都不太(會一起)吃飯。」因此「搭肩」這個動作對她來說就「太多了」。但在另一家公司,G説:「我之前的公司是新創,比較年輕,大家都會玩在一起,尾牙都會直接跟老闆擁抱,互相勾肩搭背,也不會很拘謹。」

現年20多歲的女性受訪者I則提出了「身體界線」的概念,每個人對不同的對象、在不同的情境下,都會有不同的身體界線,有的人可以自然而然的擁抱,有的人連碰肩都會覺得不舒服。就算是同一個人,現在氣氛如何、你們是不是很久沒聯絡,也都會影響她對你的接受度。就像你「一般朋友」的身體界線,跟你與「超好朋友」的身體界線一定不同。

所以,不要再問「為什麼他可以我不行?」尊重每個人的身體界線吧。

諮商心理師張義平就建議,「我覺得男生最需要(的就是)去享受互動的過程,先把結果放開,如何真的去跟她互動,而不是只是想到『我就要跟這個人上床』、『她會不會變成我女朋友』,這個成分慢慢降低,尊重身體界線就比較容易做到。」

他說:「其實要真的談如何減少這種『疑似性騷擾』的主題,還是回到我如何真的好好去認識眼前這個人。」

了解女生的「地雷」後,有些人可能會覺得灰心,好像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碰。不要擔心,「實戰篇」會教你,追求過程中,哪些言語、哪些動作不會冒犯到女生。

延伸閱讀:

【註1】礙於篇幅,本篇只討論異性戀男女的狀況。另外,關於「男性必須主動出擊」的概念,我知道,這是性別刻板印象,也是束縛男性的框架。我也希望有天可以性別平等,不論什麼性別的人都可以不用被歸類,不用背負特定的社會期待(比如男生不一定要主動,女生不一定要矜持)。但受訪者J也說,「我們期望性別平等,但這種改變不是一蹴可幾,性別不平等的刻板印象、行事方式會存留很長一段時間。」在此之前,希望被鼓勵主動的男性,可以先從尊重、不騷擾開始。

【註2】雖然受訪者A並沒有要針對國中的這個「摸胸件事」訴諸法律途徑,但如果A當下喜歡這個舉動,事隔多年後,因為不喜歡對方、認知改變等原因,才說她覺得不舒服,想要告對方性騷擾,有可能成立嗎?婦女新知董事、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副教授李佩雯說,這樣的狀況在法律上無法成立性騷擾。

【註3】女性受訪者A曾分享,她的確曾經去前男友的家,穿很緊身的衣服、用很香的沐浴乳洗澡、在他的套房過夜等,想透過這些方式暗示對方:我想跟你發生關係。但是,A也斬釘截鐵的說:「可是有些女生去你家,你們說要一起看電影,對啊,看電影就是看電影啊,你以為看電影就一定要打砲嗎?我想要省錢,或我覺得有免費電影可以看很不錯,或是我就是想看那部電影。」另外:「有些女生去別人家穿了很緊身的衣服,可能是她本身就喜歡這樣的穿著(平常就會這樣穿)。」她說,她與前男友的暗示,之所以能成立,重點在於:「你們之間的關係、信任基礎,還有對方有沒有主動表達出想要怎樣的意願。」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