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的起因是巨大鯰魚?來看看古人如何解釋瞬間的天搖地動

地震的起因是巨大鯰魚?來看看古人如何解釋瞬間的天搖地動
不明/匿名 - 5.安政江戸地震(1855年)と鯰絵 (5 Ansei Edo jishin 1855 to namazu-e). かわら版・鯰絵にみる江戸・明治の災害情報-石本コレクションから (Kawaraban namazu-e ni miru Edo Meiji no saigai joho - Ishimoto collection kara). Tokyo University Library., 公有領域, 連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社會延續了傳統陰陽失調的觀點,認為地震的變動與天地世界存在的氣有關,一旦平衡遭到破壞便會引發地震,而這種說法其實早在《易占》、《後漢書》、《漢獻帝春秋》中便可以看到。然而有趣的是,明明都是引用陰陽兩氣說解釋地震,怎麼乾隆與雍正回覆官員的地震原因會與上述史料有所出入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於鑫

108年4月18號13時1分,花蓮秀林鄉發生規模6.1的淺層地震,全台有17人受傷,台北市更因為盆地效應增強了受震感受。瞬間的搖晃喚起了台灣人對地震的回憶,這難以預測的天搖地動,不分日夜發生,轉瞬幾秒便對人類社群造成巨大損害,建築物倒塌、阻斷原有的生活運行,甚至讓人民流離失所、生命消逝。

從科學的觀點來看,地震是板塊運動碰撞或擠壓,而地震帶則是指板塊聚合交界處當有板塊相互碰撞或擠壓,使岩石圈內累積的壓力和能量超過岩石強度時,釋放出來的能量便會造成火山活動或地震(註1),當這種自然現象衝擊到人類社會時,則災害便會發生。好巧不巧的,台灣正好位於西環太平洋地震帶上,該地震帶起至阿留申群島,到日本列島、琉球、台灣、菲律賓直到紐西蘭為止,是目前世上幾處活躍的板塊運動帶之一。

位處地震帶上的台灣人必須盡力學習與地震共處,否則努力建立起的家園便可能在一夕之間消失殆盡。然而過去在這條地震帶生活的人們,是怎麼認識地震的呢?

地震的起因是巨大鯰魚、青蛙,還是一隻豬?

如果我們假設造成環太平洋地區地震發生的自然條件,在近代(17世紀以降)以來沒有什麼改變,那麼可以推測在長期地震的環境威脅下,這些「可能災區」裡的人們必然因面對這樣的環境條件,在他們的社會生活中累積不少有關地震的經驗。對於這些現象,仔細檢閱史料還真是五花八門。

早期日本人相信地震是因為地底下的巨大鯰魚作怪,甚至在鹿兒島的神宮內有供奉一塊巨石,據說是用來拴住鯰魚不讓其翻身造成地震而存在的。而住在印尼蘇拉威西群島的人,則相信地底下住著一隻豬,如果牠扭動則會造成地震。北美印第安人則相信地底有巨大的烏龜,蒙古人認為地底有巨大的青蛙。

在台灣民間,則是流傳著人們居住在一隻巨牛的背上,只要巨牛一個翻身側動,大地便會為之震動(註2)。同樣的,居住在台灣的原住民,也有對地震現象的一套解釋,大致可以分成3類,分別是動物說、神或巨人說、世界柱說(註3)。

而將視角聚焦於台灣社會,從17世紀漢人逐漸移入台灣後,對地震這種自然現象的詮釋觀點,某種程度上便保留了其傳統文化特性,這點或許可以從清代的官員文書看出端倪。

道光年間的姚瑩著有〈台灣地震說〉,認為台灣在大海中,受到波濤持續的鼓盪,地氣並不平靜,陰陽偶爾會失去平衡,導致地面震盪,目的在宣洩因為陰陽失調而累積的氣,使陰陽重回平衡(註4)。而閩浙總督劉韻珂認為,台灣四面環海,土性鬆軟,地氣轉換之際容易震動(註5)。德化進士王必昌則認為,台灣地震是因為陽氣不舒、陰氣有餘的緣故(註6)。

某種程度上,台灣社會延續了傳統陰陽失調的觀點,認為地震的變動與天地世界存在的氣有關,一旦平衡遭到破壞便會引發地震,而這種說法其實早在《易占》、《後漢書》、《漢獻帝春秋》中便可以看到(註7)。

然而有趣的是,明明都是引用陰陽兩氣說解釋地震,怎麼乾隆與雍正回覆官員的地震原因會與上述史料有所出入呢?

自有海濱近水,因水氣舒暢,少地動之說,豈有反覺時有地動之事,此等諱災之語,朕不樂聞也(註8)。

向來近水之地頗少地動之事,以水氣為之舒暢也,豈有因孤懸海外而地土反松浮而常動之理?此等諱災之語,不可出諸汝等之口,加意撫卹,不可少急(註9)。

很明顯兩位皇帝的說法與福建、台灣等地方官員說法剛好相反,一方認為地氣積累不通才會導致地震,一方認為氣體舒暢才會導致地震。

到底為何會有這種差別呢?或許我們可以將其理解為清朝中央長久以來以廣袤大陸為核心,東、南以海為界的構成想像有關(註10)。在這裡,海對於中央政權的想像止於疆界邊緣,對於疆界上的一切可能不那麼熟悉,自然也就難以想像發生在疆界邊緣的災難景象。

反而是踏上台灣勘查或是擔任瀕海地區行政官員,對於身處大海之中孤懸海外的台灣(註11),那種「被汪洋包圍」的觀感才會被凸顯出來,並強烈影響思想中災害形成的原因。從這也可以看到地理環境對人們的知識形成,會產生不同的影響。(盡管現在看來雙方都是錯誤的)

總的來說,每個社會對地震的認識實際牽涉的形構過程,從環境到文化都具有特定意義。當人們面對大自然的諸多現象時,往往透過身體去感受這些事物,或是將現象寄託於想像中,透過將生活周遭的事物與之結合,嘗試去理解、歸納這些自然現象,是同時具有實際需要與幻想成分的綜合。

它一方面滿足人們對各種現象尋求答案的慾望,二方面展現每個社會特有的觀點。或許在現代的我們看來似乎帶點虛構成分,但綜觀這些陳述無非都是人們透過自身的理解方式,嘗試去解釋自然,體現了科學來臨前人們理解未知事物的觀點。

註釋:

  1. 陳怡宏,《地震帶上的共同體:歷史中的臺日震災》,台南: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2017,頁38。
  2. 楊蓮福,〈臺灣地震與民間文學之探討—以神話、傳說、故事為分析對象〉,《台灣文獻》,2009,頁475。
  3. 動物說有泰雅族認為熊、鹿、魚引起地震的說法,鄒族則認為有牛引起地震,阿美則與平埔族則有地底下豬搔擦身體的地震說法。神與巨人說則有卑南族認為的「Meraol」這個人動一動就會發生地震,另外排灣族則認為有「salijimji」的暴神一旦發怒,便會引起地震。世界柱說則有海岸阿美群說法,認為地下人因為受到地上的人欺騙而感到憤怒,因此將搖動支柱,使地上的房屋,人畜受到傷害,這就是所謂的地震。陳怡宏,《地震帶上的共同體:歷史中的臺日震災》,台南: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2017,頁11。
  4. 姚瑩,〈台灣地震說〉,《中復堂選集》,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頁31。
  5. 台北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中國地震局編,《明清宮藏地震檔案》(下卷貳),北京:地震出版社,2005,頁676。
  6. 余文儀,《續修台灣府志》,卷二十三,〈藝文(四)‧賦‧台灣賦‧王必昌〉,頁840。
  7. 京房《易占》曰:「地動,陰有餘。」、《後漢書》曰:「光武時,地震裂。至後年,南郡蠻、武陵蠻叛。後詔捕王侯,賓客坐死者數千人。陰氣盛之應也。」、《漢獻帝春秋》曰:「初平二年,地震。董卓問蔡邕,邕曰:『天為陽,故運轉於上;地為陰,故安靜於下。而震,是失其性,以陰而陽也。』」。李昉,《太平御覽》,第十一冊,八百八十卷,台北:新興出版社,1959,頁3824-3825。
  8.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國地震局編,《明清宮藏地震檔案》(上卷壹),北京:地震出版社,2005,頁101。
  9.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國地震局編,《明清宮藏地震檔案》(上卷壹),北京:地震出版社,2005,頁105。
  10. 鄧津華2018《臺灣的想像地理 : 中國殖民旅遊書寫與圖像 1683-1895》臺北:臺灣大學出版中心,頁46-48。
  11. 高供乾1993《台灣府志》,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出版,頁11。

延伸閱讀《從龍神到鯰魚:日本人的地震面面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