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初審讓考試院「瘦身」:19個委員年花6000萬,人數還依照「中國省份」決定

立院初審讓考試院「瘦身」:19個委員年花6000萬,人數還依照「中國省份」決定
Photo Credit:Solomon203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國考試委員原本只有11人,但1947年,將中國整體幅員納入考量,華北、華中、華南,一個省一個考試委員,然後西北、東北、西南地區各一個,於是增列為19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立法院11日初審通過修改《考試院組織法》,除了將19位考試委員減為3人,任期也由6年改成4年。但昨(18)日,現任考試院院長伍錦霖卻批評,將考試委員人數刪減,可能影響考試院的「合議制」決策方式。但支持考試院瘦身的立委們表示,且目前19名考試委員的人數竟是依照「中國省份」來決定,且背景紛雜,有政治酬庸的嫌疑,有必要裁減。

立委擬將考試院「瘦身」,考試院長擔憂造成「憲政危機」

時代力量及民進黨立委最早從2016年就有意將考試院虛級化,今年4月11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考試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初審通過將19位考試委員減為3人,任期也由6年改成4年,並明定3款任用資格,也新增規定,要求考試委員不得赴中國兼職,若違反規定即喪失考試委員資格。《公視》報導,根據初審通過的版本,精簡考試委員後,估計每年約可省下超過4400萬的人事費。

但針對是否刪除考試院公務員培訓的工作,以及是否保留「考試院院會」功能,仍無共識,相關條文先行保留,將交付朝野協商。

對此,考試院長伍錦霖昨(18)日在考試院院會的談話上表示,如此刪減考試委員人數,將造成憲政危機。《中央社》報導,伍錦霖說,超然獨立與合議制的考試院,是憲政的設計與傳統,考試委員依法獨立行使職權,合議制則是以多數決方式做成決策,兩者並無矛盾,且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他也說,立法院為國家最高立法機關,本於職權行使的立法權,考試院當然給予高度尊重,但《憲法》第87條明定考試院就職掌事項,得向立法院提出法律案的提案,自行憲至今超過70年,皆由所屬部會研提草案函陳考試院,經由合議制的院會決議後,函請立法院審議。

他指出,該運作模式不僅屬憲政設計,且是因考試院憲定職掌的國家文官重要典章制度,須經由合議制運作,廣納多元意見。

《中央社》報導,考試院秘書長李繼玄表示,將在25日全院審查會中提案,討論是否將提考試院版本的《考試院組織法》修正案給立委參考,並討論是否要呈請總統進行院際調解。

但為何要將考試院瘦身,綜觀時代力量立委、民進黨立委及前考選部部長林嘉誠的理由,可能的原因有3個:

其他國家只有三權分立,台灣有沒必要將「考試」獨立出來

考試院的工作負責考選公務人員、考選專技人員考試、培訓公務人員、處理公務人員升遷、撫卹、退休等事項。

考選部前部長林嘉誠投書《蘋果日報》表示,其他歐美國家大多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並設置「部級」的獨立考試機構,例如日本的文官委員會,行政層級等同我國行政院底下的NCC、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平交易委員會等。

而我國五權(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分立是台灣獨有的制度,根據考試院官網說明,之所以特別設立考試院,是因為在三權分立制度下,考試權隸屬行政權,容易受政黨派系因素影響而衍生分贓政治的流弊,因此特別將考試院獨立出來。

但林嘉誠指出,考試院現有職權分別由考選部、銓敘部、公務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保訓會)3個部級機構行使。這些業務沒有必要設置部級機構執行,行政院設立人事總處,業務與銓敘部、保訓會部分重疊,而國家文官學院、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監理委員會及管理委員會,都可改隸行政院。

19名考試委員年花6000萬,人數卻是依照「中國幅員」決定

另外,考試院的19名考試委員,也引起爭議。

考試院的規定源自《憲法》第83~89條,並以《考試院組織法》規定。根據《憲法》,公務人員、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執業資格都必須由考試院依法考選,除了設立院長、副院長,還必須設立考試委員若干人。現行《考試院組織法》則規定考試委員19人,19名委員和正副院長,任期都是6年。

依照考試院官網,19名考試委員必須參與考試院每週舉行1次的「院會」,討論的議案如果比較複雜,就會交付「審查會」審查,除了出席這兩個場合,考試委員可能還需要擔任典試委員、專案研究、國際會議或國內研討會各場次主持人。

至於考試委員人數為何是19人?根據考試院2018年的決算書內載立法院的質詢內容,考試委員原本只有11人,但1947年,將中國整體幅員納入考量,於是增列為19人。《民報》報導,2016年黃國昌質詢時就曾提到,當時有個不成文法,「華北、華中、華南,一個省一個考試委員,然後西北、東北、西南地區各一個,加起來19個考試委員。」

考試院2018年的決算書也提到,19名考試委員的人事費比照部長級待遇,再加上車輛油料養護費、國外旅費等業務費,2018年19人共編列6026萬9000元。

《民報》報導,考試委員人數過高的議題,考選部長蔡宗珍2016年也表示,考試委員人數有思考調整空間,「人數其實不用那麼多」。

《中央社》報導,但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廖元豪今年4月15日受訪時則表示,憲法很清楚的希望考試院是「合議制」機關,若只剩3名考試委員,很難彰顯合議制機關的能力。

考試委員背景千奇百怪,卻主宰法案

林嘉誠提到,考試委員主要工作就是出席考試「院會」、「聯席審查會」。《民報》報導,民進黨立委柯建銘2016年就在立法院質詢時就說,銓敘部、考選部等3名部長所提法案,要先送考試院院會通過後才送立法院,等於考試委員主宰了考試院所有法案的進度及體制的變革。

《公視》報導,今年4月11日,民進黨立委李俊俋也表示:「只要有一個考試委員反對這個案子就過不了,那意思就是說最後還是聽考試委員的嘛,那變成非專業來領導專業,這就是考試院目前組織的問題。」

根據現行《考試院組織法》第4條,可以擔任考試委員者,必須符合5項條件之1:

  1. 曾任考試委員聲譽卓著者。
  2. 曾任典試委員長而富有貢獻者。
  3. 曾任大學教授10年以上,聲譽卓著,有專門著作者。
  4. 高等考試及格20年以上,曾任簡任職滿十年,並達最高級,成績卓著,而有專門著作者。
  5. 學識豐富,有特殊著作或發明,或富有政治經驗,聲譽卓著者。

其中第1項和第2項擔任考試委員可以理解,如果是銓敘、考選專家,也適合擔任考試委員,但第3~5點,涵蓋內容廣泛,可能導致選出缺乏與考選、銓敘專業委員,也有政治酬庸的疑慮。

實際查詢考試院現任19名考試委員的學經歷及背景,曾經任典試委員長、考試委員,或專長與公共行政、人事法制相關的,只有9位(其中還有3位專長與公共行政、人事法制無關)【註】,另外10位專長紛雜,包括金融經濟、休閒管理、森林生態、運輸、都市計畫、資訊工程、警察等。

《中央社》報導,廖元豪受訪表示,當年考試委員人數比較多的原因,在於考試院的業務不僅只處理公務員的人事及考試,還有全國專業技術人員的考試作業,因此涵蓋了建築師、會計師、工程等不同專業背景的考試委員在內。他認為,如果以這個角度來看,只剩下3名考試委員能夠涵蓋的領域有限,也無法讓涵蓋多元專業的領域來參與考試政策制定,並不符合憲法原意。

【註】以下9位現任考試委員,曾任考試委員或典試委員,或是專長與政府組織、人事行政相關:

  • 張明珠:專長公務人員保障法制、公務人員培訓法制等。
  • 蔡良文:專長行政法、公共行政、人事法制等。
  • 詹中原:曾任第11屆考試委員,專長行政管理、文官制度、各國人事制度等。
  • 黃錦堂:第11屆考試院考試委員,曾任民國98年曾任行政院人事行政局政務副局長,專長行政法、行政組織法等。
  • 蕭全政:公行系所教授專長政府組織改造等。
  • 陳慈陽:專長行政法(含公務員法)等。
  • 何寄澎:曾任第11屆考試委員,專長文學。
  • 陳皎眉:曾任第11屆考試委員,專長心理學。
  • 李選:曾任第11屆考試委員,民國97-103年擔任多項國家與專技考試典試委員長,專長護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