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為「國防靠和平」的郭台銘,低估了極權國家的可怕

認為「國防靠和平」的郭台銘,低估了極權國家的可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的一大難題,就是「看待集權體系總是太天真」,可以想像邱吉爾首相看著兩岸情勢,他決不會說「國防靠和平」,他會說「和平靠國防」,因為面對集權體系時,用「民主」思維就太天真了。

文:張巍鐘(臨床心理師)

每一個行業都有其佼佼者,但離開自己熟悉的領域,知識與見解可能就不足了。例如郭台銘先生在商業與科技業成就有目共睹,但是對於政治制度或民主發展的認識卻是相當疲乏。

兩千多年前在希臘柏拉圖講了個故事。

有兩個人對民眾推銷自己,一位是醫師另一位是糖果店老闆,就算醫師專業與細心的解釋如何節制的生活對健康的幫助,若生病需要忍受治療的不適才能恢復健康,雖然短暫的犧牲可換來中長期的好處,這位醫師仍無法吸引人;而糖果店老闆只要說可以給大家糖吃,再指控醫師不讓大家享樂,只能帶給大家不舒服,雖然盡情吃糖果會影響健康,但民眾還是會責難醫師並選擇糖果店老闆。

民主最早被發現的難題是民眾傾向選擇眼前利益忽略中長期的後果,最終發展成民粹,歷史故事記載「鼓勵人要認真生活與仔細思考」的蘇格拉底就是在民粹投票下被處死了。

再看看更近期的案例,英國首相邱吉爾在二戰前其實就發現希特勒的意圖,多次要求國會出手但國會遲遲沒有動作,等希特勒破壞約定、與意大利及俄羅斯結盟、建立強大空軍,並實際侵吞鄰國後,英國國會才開始行動。

邱吉爾首相曾經質疑民主國家,總是問題嚴重了才會開始行動,而郭台銘先生說「誰家的小孩願意坐在戰鬥機上」,某種程度道出民主制度下避免戰爭的心態,沒有人永遠是政治核心,沒有人能從戰爭中倖免,邱吉爾首相的兒子也曾經歷德軍的轟炸,就連現在英國哈利王子也曾被差排派到阿富汗服役。

因為在民主制度下,每一人有相同的權益與相同的責任。

反觀集權國家包括共產制度下的「多數服從少數,少數支配多數」,在戰爭時,少數的人被多數的人保護者。當希特勒破壞與史達林的約定而開始打仗,打敗仗往後撤退的俄羅斯士兵直接被處死,被俘擄的士兵戰後則被送去勞改,集權的希特勒不介意送「別人的」孩子坐上戰鬥機,集權的共產俄羅斯也不在乎為自己賣命士兵的死活。若以為這「只是」歷史,不妨看看北韓人民與領導人各自過怎麼樣的生活。

ammqlapragbyhldsy9u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因此,當郭台銘先生言論提到:「誰家的小孩願意坐在戰鬥機上」,證明郭台銘先生習慣了民主制度,因爲人民有權「選擇」,但也忽略集權體制,像是共產制度的中共從不給人民真正的選擇權,自然不介意讓別人的孩子坐上戰鬥機。中共在韓戰中還把人當砲灰去消耗敵人的子彈;天安門事件告訴世人,中共不但願意讓別人家的孩子坐在坦克裡,也不介意讓別人家的孩子躺在坦克下,而權貴之子穩穩的在國營企業裡,享受最集端的資本經濟優惠。

邱吉爾眼睜睜地看著納粹崛起,聽到習慣民主的政治人物為希特勒找藉口,最終英國也遭受德國空襲。邱吉爾曾無奈的說:

「沒有人會假裝民主制度是完美的或有智慧的,假如不包括過去所有出現過的制度,我們就可以說民主制度真的是最糟的
(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民主最早被指認出的難題是民粹,另一個難題就是「看待集權體系總是太天真」,可以想像邱吉爾首相看著兩岸情勢,他決不會說「國防靠和平」,他會說「和平靠國防」,面對集權體系時用「民主」思維就太天真了。郭台銘先生或許要先研讀政治體系與歷史,在一起思考如何解決民主的難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