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理所當然的校園自治,被「黨」管的中國大學想都不敢想

台灣理所當然的校園自治,被「黨」管的中國大學想都不敢想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學生社團的存在目的不僅在於訓練學生的自主與團結,更是為了透過學生自治體現台灣憲政體制下的民主精神,然而,這些在中國的校園中,已經不復存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匿名(於中國大學短期交換的台灣學生)

校園內的黨群組織

在中國大陸,黨的力量深入到整個國家組織,上至中央政府國務院,下至基層地方組織,均有相對應的黨組織設立,舉例而言,一個市不僅有市長,還有黨機構的市委書記存在。在黨領導一切的基本方針上,市委書記的地位比市長還要來的大,也造成了雙方潛在的權力衝突。

中國共產黨黨章:「企業、農村、機關、學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區、社會組織、人民解放軍連隊和其他基層單位,凡是有正式黨員三人以上的,都應當成立黨的基層組織」。

公立大學歸屬於政府機關管轄,除了校長之外,還設有黨委書記以及相關黨組織。想當然爾,黨組織的存在不會只是單純的處理校務,其背後更重要的目的在於確保黨力量的滲透,

從校長與黨委書記的職權劃分上可見一斑,大學校長側重教學,黨委書記則著重在學生管理、政治思想教育等黨務工作。以中國人民大學為例,黨群組織中學生工作部即負責思想教育、獎勵資助、心理諮詢、國防教育的業務。

在其他的黨委組織中有著統戰部、武裝部等令人匪夷所思的部門,這些部門的存在是為了讓學校符合中國共產黨的施政方針。

不同於台灣所強調的大學自治,校長實質掌握著相當的校務權力,中國大陸所採取的是所謂的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在2017年國務院所發布的《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見》,明確強調高校黨委對校務工作全面領導的責任。

不存在的校園自治

校內的各種學生組織受到校團管轄,校團委全名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XX大學委員會,由共青團所轄,向上追溯後即可發現,共青團中央委員會受中共中央委員會所領導,從組織的隸屬關係來看,更能體現共產黨對於社會各層面滲透的程度。

為了不讓政治過於明顯的突出,在對學生這些黨務人員大多以指導老師的形式存在,特別是在社團當中,這些老師更是掌握了重要的經費補助,也確保了對學生的掌控力。除此之外,在獎助學金的申請資格條文上,赫然地出現服從黨的領導這一條,可見其對學生的影響。

各校校團委的任務不外乎是達成共青團所賦予的政治任務以及學生的思想教育等等。例如在某大學校團委的工作任務中寫道:「組織廣大團員、青年深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全面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堅定共產主義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信念」。

校團委控制校內各學生組織,其目的很明確的帶有政治色彩,除了學生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之外,控制學生社團等集體活動不威脅校方治理穩定亦是要務,這點從2018年9月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被校方強制改組中可以看出。

簡稱「北大馬會」的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2015年在其微信公眾號發布《北大後勤工人調研報告》,揭發校內工人所遭遇勞動契約不全、超時加班以及其他權益受損等情況。在此報告後,北大馬會的運作開始遭受學校的阻擾,甚至在2018年發生被學校強制改組,原成員包括會長被踢出等情況,在經過一系列的抗議後,數名北大學生被逮捕,以及一名學生遭受退學處分。

PekingUniversityGate
Photo Credit: Bcnof @Flickr CC BY SA 2.0

在台灣,學生社團的存在目的不僅在於訓練學生的自主與團結,更是為了透過學生自治體現台灣憲政體制下的民主精神。

然而,這些在中國的校園中,已經不復存在,更甚者學生社團的存在是為了達成中共對於學生治理掌控的政治目的,從中國校內的黨群組織,以及其對校園生活、學生組織的掌控,更加證明了中共在中國社會中的無孔不入。

基層校園的學生自治,我們應當珍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