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東協》(上):那些座落在全台各地的東南亞街,你去過幾個?

《舌尖上的東協》(上):那些座落在全台各地的東南亞街,你去過幾個?
台灣第一條擁有泰、緬、越、印尼料理的東南亞大街,位於台北公館。Photo Credit: 麥浩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味道是開啟人類記憶的鑰匙,那麼家鄉料理就是減緩思鄉情緒的良方。透過本篇文章,我們帶您一探遍佈全台的東南亞商店及餐廳,也尋找關於移工及東南亞裔移民那些,無可替代的鄉愁滋味。

文:胖胖樹 王瑞閔

常被遺忘的第一條東南亞街——台北公館

1975年發生了2個大事件:南越淪陷與台泰斷交,間接地促使台北市在1970年代末期出現了第一條東南亞街,而台灣大學及鄰近幾所大學的僑生們,則是東南亞街成功的一大助力。

據來自越南的僑胞林偉明、林志明兄弟口述,南越淪陷後,為了避難,林家遷徙來台,並於1975年在台北市汀州路巷子裡租了一家店面,翠林越南餐廳開始營業。營業當然是為了謀生,可是早期汀州路人潮不多,大都是左鄰右舍體諒外地人謀生不易,三不五時來捧場。後來越南難民大量來台,餐廳生意在口耳相傳下日漸興隆,小小店面無法容納大量客人,於是陸續又在原本餐廳的巷口與新生南路上,開了翠薪與翠園兩家分店。

未命名-13
Photo Credit: 麥浩斯
公館翠薪越南餐廳。

緊接著在1979年,另一家老字號越南餐廳─「銀座越南美食」開張。不知該說是越南華僑因禍得福,還是台灣人情味大爆發,台灣竟因越南赤化,而颳起第一波品嚐越南菜的風潮。

在同一時期,1978年,台灣目前營業最久的泰式料理餐廳也選擇在公館汀州路展業。

1970年代末期,除了越南華僑外,還有不少泰國華僑、緬甸華僑也來到台灣。

1974年,原本滯留在美斯樂的泰緬孤軍周名揚,帶著妻女馬桂美與周瑪莉買假護照來台。幾年後,原本在美斯樂就是經營餐館的馬桂美,決定繼續在台灣擺攤賣泰北河粉等小吃,正巧女兒周瑪莉於美斯樂興華中學的學弟在台大讀書,知道當時學校裡有許多泰北來的學子,而公館又位在台北到中永和與新店的必經之處,於是馬桂美於水源市場旁經營小攤子起家,到後來在汀州路成立兩層樓的泰國小館,一路堅持販賣來自美斯樂的道地泰式料理。

未命名-14
Photo Credit: 麥浩斯
台灣營業最久的泰式餐廳「泰國小館」位在汀州路。

台灣早期東南亞香料取得不易,有的店家設法從國外進口,有的找到替代的植物─例如用九層塔代替打拋,漸漸發展出僑生可以接受,也適合台灣口味的東南亞料理。

到了1990年代,台北車站印尼街、中山北路小馬尼拉、木柵越南街、桃園泰國街、中壢小東南亞、台中小東南亞等移工或新住民商圈才開始要發展的年代,汀州路商圈早已有多家東南亞小吃或餐廳,除了前述的老店外,其他還有清真泰皇餐廳、泰正點泰式餐坊、椰島印尼食府等。2000年代又加入了雲泰小鎮泰式料理、阿剛泰式主題餐廳等店家。

這麼多賣東南亞料理的餐廳或小吃店,即使是第一次踏進這個區域,也很難不注意到。而且說巧不巧,公館竟剛好有一間電影院名叫「東南亞」。

未命名-15
Photo Credit: 麥浩斯
位於公館的「東南亞秀泰影城」。

這些原本以東南亞僑生或華僑為主要客群的商家,散布於繁華的公館商圈。僑生間口耳相傳,之後帶來了台生,而台生又帶來其他朋友跟家人,形成了第一條同時有泰、緬、越、印尼餐廳的東南亞大街─常被遺忘的第一條東南亞街。

從「李大媽小吃」開始的中和華新「緬甸街」

中和華新街主要是1960年代後,緬甸華僑陸續來到台灣所形成的聚落,又有「緬甸街」之稱。由於鄰近中和工業區,加上飲食習慣相似,週末也常有東南亞移工或新住民到這邊消費。

未命名-1
Photo Credit: 麥浩斯
中和華新「緬甸街」。

目前居住在台灣的緬甸華僑大約十萬人,其中約有8萬人在新北市,光是中和南勢角一帶就聚居了4萬人左右。從緬甸南部仰光過來的移民,在中和、永和、新店、板橋、土城一帶最多。原本住在上緬甸的居民,則多半聚集在士林、桃園、中壢。一開始華新街只有3戶緬甸華僑居住,而因為工業區就業方便,加上親友間互相推薦,緬甸排華事件後來台的華僑幾乎都落腳在華新街一帶。

現在華新街上有40多家緬甸小吃店或餐廳,還有雜貨店、服飾店等各行各業,100多家商店,多半是由緬甸華僑經營,招牌上寫著緬甸文,而這一切都是從1963年第一家緬甸餐廳「李大媽小吃」開始。在那之後,緬式料理陸續出現,成為南勢角一帶的特殊風景,也填補了緬甸華僑的鄉愁與味蕾。

未命名-4
Photo Credit: 麥浩斯
華新街的商店可以買到各式各樣自緬甸進口的雜貨。

雖然儀式稍有差異,緬甸也有潑水節文化,人們會在節日時配戴俗稱潑水節花的印度紫檀於頭上。其飲食習慣雖然跟泰國類似,卻又有所不同。又因為鄰近中國雲南與印度,華新街上華僑經營的飲食店,除了道地的緬店口味外,也有印度小吃以及雲南擺夷料理。

菜市場裡常出現各種我們不熟悉的植物。最具代表性的,首推串成串燒一般的緬甸臭豆,這是緬甸華僑愛吃的小點心。洛神葉、藤金合歡則是羅望子以外的酸味蔬菜;撇菜根、棕苞米更是華新街季節限定的特殊食材。甚至台灣種苗商曾推行過所謂的奇蹟植物─辣木,也悄悄在這裡出現。還有中藥材刺五加,華新街稱為苦簽簽,來源據說是忠貞市場。除了藥用,嫩葉跟嫩芽在雲南、緬甸東部與泰國北部都會作為蔬菜食用。

未命名-3
Photo Credit: 麥浩斯
華新街的菜市場可以見到洛神葉、辣木葉、藤金合歡、叻沙葉、刺芫荽等東南亞蔬菜。

近幾年流行的植物燕窩─雪燕,是花斑蘋婆的樹脂,緬甸街華僑們早已進口食用。而緬甸拜拜用的傲搭杯,華新街上只有一家在賣,其實正是台灣常見的肯氏蒲桃。還有可以塗在臉上當保養品的黃香楝─俗稱特納卡,雜貨店裡可以找到整塊的段木,以及加工製成的保養品。而泡茶用的木敦果是芸香科的硬皮橘,也稱為木蘋果,離開華新街,大概只有桃園的忠貞市場零星可見,台灣其他地方還真不容易找到這些植物產品。

植物,離我們生活並不遙遠,食衣住行都需要植物,可以說植物就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走趟華新街,來碗道地的緬甸魚湯麵,吃看看緬甸臭豆,從植物與飲食開始感受華新街的魅力吧!

一點也不泰國的泰國街——桃園後火車站與中壢火車站

桃園擁有全台最多的東南亞移工,新住民人數也是全台第2,加上還有早期來自緬甸的華僑與泰緬孤軍定居,使桃園成為北部重要的東南亞蔬果與香料的集散地,桃園及中壢火車站都聚集了非常多的東南亞商店。

未命名-5
Photo Credit: 麥浩斯
桃園後火車站的泰國街上有泰國、越南、印尼商店。

其實,桃園可說是台灣製造業最密集的地區,工業產值最高的縣市,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桃園擁有全台最多的東南亞移工。此外,桃園的新住民人數也是全台第2,加上還有早期來自緬甸的華僑與泰緬孤軍定居,使桃園成為北部重要的東南亞蔬果與香料的集散地。以交通便利的火車站周邊來說,桃園及中壢兩大車站都聚集了非常多的東南亞商店。

桃園沒有類似東協廣場這樣的大樓,東南亞商店主要集中在後火車站的馬路上。正對後火車站出口的延平路,以及與之垂直的建國路所形成的十字區塊是所謂的「泰國街」。不過現在桃園的泰國街沒有泰國風,泰國商店很少,反倒是越南與印尼商店特別多,這情況跟台中十分類似。

泰國街形成初期以泰國籍移工為主要消費客群。後來泰國移工來台人數愈來愈少,泰式小吃店也跟著縮減。反之,越南與印尼餐廳則漸漸替代了早期的泰式小吃店,這才使得泰國街不泰國。

仔細觀察,從桃園後火車站一出來,右手邊兩家雜貨店的騎樓,是泰國街上東南亞蔬果及香草的主要販售處,假日會聚集許多移工與新住民。

未命名-8
Photo Credit: 麥浩斯
桃園後火車站出口處的越南商店前有販售不少東南亞蔬果與香料植物。

再往南,中壢火車站周邊又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景。無論是前站或是後站,都有為數不少的越南、印尼、泰國或菲律賓的餐廳與雜貨店跟超市。

或許是鄰近桃園機場,或許是移工人數最多,中壢可見到的東南亞小吃、甜點、蔬果與雜貨,似乎比其他地方更多元、更豐富。而且不用等到假日,平日便可在元化路或新興路的雜貨店冰箱裡挖到寶,一些新鮮空運來台的蔬菜通常星期二後就可買到,其他縣市反而要到星期四、五才會鋪貨。草胡椒、南甜菜樹、雅囊葉、印度楝,以及大夜香花的花苞是罕見的進口蔬菜,也是不曾在台中見過的東南亞蔬菜。而水果店為了做移工或新住民的生意,往往也會有一小區販售波羅蜜之類的東南亞水果。

長江路的耶穌聖心天主教堂是菲律賓移工做彌撒之處,就跟台北中山北路巷弄裡的聖多福天主堂一樣,是菲律賓移工的信仰與交誼中心。周邊也有不少假日才會出現的攤販,賣衣服、雜貨、炸香蕉、甜點、煙燻魚、辣木葉等,還有幾家菲律賓餐廳也是週末才會營業。其中還穿插了不少台灣人經營的店家,形成熱鬧的假日市集,類似於台北中山北路的小馬尼拉,長江路與中央東路這個L形的區塊成為了中壢地區的小菲律賓。

未命名-12
Photo Credit: 麥浩斯
長江路的耶穌聖心天主教堂外圍,假日會聚集許多攤商。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舌尖上的東協─東南亞美食與蔬果植物誌》,麥浩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胖胖樹 王瑞閔

如果說味道是開啟人類記憶的鑰匙,那麼家鄉料理就是減緩思鄉情緒的良方。為了能在異地品嚐故鄉的味道,早期新住民從家鄉帶來少許容易繁殖的香料植物與蔬菜,像種花般,用花盆栽植在陽台、屋頂,或院子裡。數十年來,早已透過飲食,從越式、泰式、緬式、印尼料理中,悄悄地融入了你我的生活,成為台灣文化拼圖中不可或缺的一塊。

00舌尖上的東協_立體書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