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的「雙重思考」:稱讚韓國瑜勤政愛民,卻又默許他宿醉曠職?

韓粉的「雙重思考」:稱讚韓國瑜勤政愛民,卻又默許他宿醉曠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人抱怨韓粉的思維很難理解,我們不妨參考喬治歐威爾提出的「雙重思考」:同時接受兩種相違背的信念或行為,明知它們互相矛盾,卻仍說服自己都照單全收。但是這種矛盾思維是如何形成的?

文:C編

前幾天我有個喜歡哈拉的朋友說,我們平常都在同溫層裡面瞎聊,應該「跨出同溫層」,瞭解一下韓國瑜粉、國民黨粉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所以他就跑去「夜探敵營」,申請加入了一個韓粉的臉書社團。

過了兩天,他跟我說,他放棄了,因為「韓粉的思維真的不是我能夠理解的,我看了頭好痛。」

我有點同情他,畢竟他去的社團,舉目所及都是韓的鐵粉。作為高雄人,我的現實生活也少不了有票投韓國瑜的朋友,只要不碰政治,和他們相處也都很愉快。不過,一小部份韓國瑜鐵粉的思維,真的會讓我感到不舒服。但,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是從哪冒出來的呢?

剛才發呆的時候,一個名詞突然湧上心頭,是英國名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小說《1984》裡提出的概念,叫「雙重思考(doublethink)」。

歐威爾給「雙重思考」這名詞的定義是:同時接受兩種相違背的信念或行為,明知它們互相矛盾,卻仍說服自己都照單全收。

觀念不太好理解?我們不妨看看幾個例子:

  • 一邊說「政治人物必須勤政愛民」,但另一方面又對韓國瑜頻繁的請假曠職無動於衷。
  • 一邊說高雄市府負債數額高、必須省吃儉用,但另一方面又贊成韓國瑜大灑公帑坐直昇機。
  • 一邊說期待韓國瑜當好高雄市長,但另一方面又說總統非韓不投。
  • 一邊說韓國瑜是「正向能量、道德模範」,但另一方面又支持韓國瑜說「能撈就撈、能混就混」。
  • 一邊說韓國瑜是「腳踏實地在為高雄設想」,但另一方面又覺得挖石油、迪士尼、賽馬場等謬論是好點子。

好啦,講韓粉講得有點多了,來看個網路笑話吧!

有位年輕朋友A,非常憤恨民進黨的勞基法修惡,去到哪裡都說「還我勞權」、「還我七天假」。結果前一天郭台銘宣佈角逐總統,他突然說,他要支持郭董。他的朋友就問他,郭董不是那種最不在乎勞權的企業家嗎?你看富士康當時跳了幾個人下去

他說:「我不管!郭董有能力,可以帶領大家賺到錢!」

他朋友說:「你之前不是最恨民進黨,說他們都是『資進黨』嗎?怎麼現在反倒支持台灣最大的資本家呢?」

某A:「⋯⋯」

笑話講完了。但笑話背後,反映的是華人社會裡普遍存在的「雙重思考」問題。就像歐威爾在《1984》裡面所揭示的,這是長期被極權政體洗腦、規訓以後的結果。兩個截然相反的信念或行為放在一起,任誰都會感到不舒服,也就是心理學家常講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

但是習於「雙重思考」的華人們,往往會自己生出一套邏輯,把兩個矛盾的東西湊在一起。而這個邏輯是悖離客觀事實的。說好聽一點叫「鄉愿」,講難聽一點叫「腦補」,再難聽一點叫「硬拗」,用日本話講就是「支離滅裂な思考・発言」。

所以一邊說韓國瑜是「正向能量、人格高尚」,又贊同韓國瑜說「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其中的腦補就是「韓國瑜真性情、不做作」。

所以一邊說韓國瑜是「勤政愛民」,又一邊默許韓國瑜宿醉曠職,中間還要幫忙腦補「韓國瑜做得好累喔!要好好保重身體喔!」

韓國瑜不言  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已然啟動
高雄市長韓國瑜赴港澳中聯辦|Photo Credit: 中央社

與其說這些人是「雙重思考」,不如說是因為他們被洗腦習慣了,認同都是跟著極權政黨或偉大領袖在走。但天下沒有完美的政黨,更沒有完美的人格,所以極權政黨或偉大領袖掌權後,他們的長期目標,就是灌輸人們「雙重思考」的思維模式。讓他們眼睜睜地看到政黨和領袖所講的和所做的產生嚴重矛盾時,順民們還能夠乖乖地幫領導們合理化。

一開始的時候,極權領導者還要試著欺騙群眾;當「雙重思考」的習慣養成以後,領導者就不需要欺騙群眾了,順民會自己欺騙自己。

孔子所謂的「鄉愿,德之賊也」大概就是指這類型的思維。雖然中國後代的極權領導者們,用改編過的孔子思想奴役了好大一批人民,但是如果還原到兩千多年前孔子的原意,不得不說,很多時候孔老夫子的腦袋是異常清楚的,只是後人遵循的都是孔子的幻影而已。

要避免被這種「雙重思考」的鄉愿醬缸馴養成極權奴才,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支持任何政黨、政治人物與口號以前,要先釐清事實:這些人講的和做的是否一致?然後再反問自己的內心,探討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議題是什麼?

我們都很清楚,民主政黨與政治人物沒有完美的,也不可能在每個議題上和個人同步,更不可能在政治變革的過程中事事盡如人意。但是如果搞清楚個人的底線,知道對自己最重要的議題是什麼,凡事基於事實來做判斷,就不會做出「XX一樣爛,票投(另一個言行更加嚴重不一致的)OOO」這種自相矛盾的民主抉擇來。

最後,轉錄前陣子年代新聞台《年代向錢看》的專訪片段。如果看完以後覺得不會頭痛的,那小弟也只能大感佩服了:

參考資料:比「欺騙」更有效的洗腦手法—基於「雙重思想」的思維控制(中國禁聞網)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