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被朋友笑「白癡才加入國民黨」:不到30歲的前副發言人蕭敬嚴

【專訪】曾被朋友笑「白癡才加入國民黨」:不到30歲的前副發言人蕭敬嚴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羊正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裡其實很多年輕人都是支持同婚的,這在黨裡面一定會有很多辛苦的地方,但蕭敬嚴認為,在黨中表態,「聽起來很消極,但也很積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地方大選後,全台政黨分佈再次「翻盤」,不同於2016年民進黨拿下立委過半和總統獲得「全面執政」,國民黨去年底則在22個縣市獲得16個首長,也掌握全台多數議會,此外,「青年參政」更成為一股新政治潮流,國民黨去年就在全台灣提名68位40歲以下的議員候選人,其中就當選了57位,當選率超過8成。

先不論這些青年是在地方承接家族勢力的「政二代」,或是素人、新人參戰,但是否也代表了國民黨內的青年力量逐漸抬頭?國民兩黨面對2020選舉,都在今年都進行組織改造,更不約而同找來「青年」擔任發言人角色,蕭敬嚴就是3位國民黨「副發言人」之一。

今年26歲的蕭敬嚴,畢業於東吳大學政治系,22歲時正式加入國民黨,現在是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青年部主任,同時也是國民黨史上第一批「青年」副發言人,在此之前,最年輕的發言人是2012年的殷瑋(29歲時擔任發言人)。

蕭敬嚴在大學時選上國民黨青年團團長,2016年還被國民黨提名為不分區成為「史上最年輕」立委候選人,即使在年輕人普遍不支持國民黨的這幾年,他依然堅定留在黨內,是什麼原因讓他走向這條路?加入國民黨後的他又看到了什麼?

蕭敬嚴的「參政」之路

蕭敬嚴的「政治啟蒙」,是小時候跟著家人參加過幾次宋楚瑜的造勢晚會,耳濡目染下開始對政治產生興趣,他國中就開始每天看新聞,雖然家人在宋楚瑜敗選後就不再關注政治,但他一路從國中班聯會主席,到高中學生自治會,開始參與公共議題、幫同學爭取權益,大學時也選讀政治系,參加國會研習營、國民黨辦的「民主RPG」營隊,2014年到連勝文競選團隊打工,在朋友介紹下擔任青年團志工,2015年當選青年團總團長。

回想起過去的經驗,蕭敬嚴的從政理念是「想要改變體制就要進入體制,掌握權力時,可以做的改變會更多更大」,與其在局外吶喊、抗爭,他更偏向在局內透過溝通、談判來達成目標,「重點是你要找對人、用對的方式溝通」,從學生時期就懂得和「大人們」面對面討論的他,也比較認同國民黨相對「中道、理性、溫和、善於溝通」的政治路線,而非民進黨的街頭運動、在野、抗爭衝撞形象。

「我比較偏向政治學上的『保守主義』吧,保守不是說不想改變,而是在穩定中求改變。」蕭敬嚴自我剖析起自己的意識形態、個性、家庭背景和成長經歷,而談起國民兩黨最大的分歧「統獨」,他也有一套自己的答案:

「要談國家主權,我立場是我就是中華民國國民,中華民國有一段過去曾經在中國大陸的歷史,不需要否認,然後努力維持現狀,絕對不可能接受被中共統一。我覺得自己就是台灣人,這和我是台北人或高雄人一樣,我從小出生在這塊土地上、吸取這塊土地的養分,我未來也會在這生根發芽,所以我當然就是台灣人啊,這個台灣人可能和台獨的定義不同,我也不認同他們想要拿掉中華民國、改變現狀的想法。」

怎麼看黨內世代差異?

「黨內世代差異很大」從大學時期就和國民黨接觸的蕭敬嚴不諱言地說道,在很多年輕人關注的議題上例如同性婚姻、勞工權利等,國民黨經常和年輕世代主流意見站在對立面,許多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發言悖離民意,也是眾所皆知。

回想起2016年國民黨大敗的選後中常會,蕭敬嚴當時心情非常難過,他以青年團長的身份出席會議,沒想到聽到的言論都是些「人民一定會後悔」,然後開始罵民進黨,他當場聽不下去、憤而起身發言,「敗選是有原因的,年輕人完全不支持,國民黨在很多議題上跟主流民意落差太大,長期以來很多政治人物的形象都那麽差,講出很多違背常理的話,現在都已經敗選成這樣,應該是對自身檢討改革,民進黨很爛沒錯,可是國民黨更爛啊,不檢討自己還要罵別人。」

蕭敬嚴也說,當年青年團在外面做青年工作時,就知道有多困難,同儕又是如何看國民黨,「我自己身邊朋友都在笑我們說白癡才會加入國民黨」,可是中常委只會說青年工作要加油、要多拉一點人,但年輕人不認同的不是青年團,而是整個國民黨,講完十幾分鐘後,很多中常委都啞口無言。

蕭敬嚴也直言,其實到現在黨內很多年輕人,對某些議題的立場態度和社會上主流的年輕人差不多:

「像國民黨裡很多年輕人都是支持同婚的,這在黨裡面一定會有很多辛苦的地方,像是這幾年吵同婚議題,同志團體都會來黨部抗議陳情,之前的青年團總團長林家興,有出去接過一次陳情信,這就花了很多力氣跟上面溝通。我認為青年團不能不做表態,但不可能要國民黨中央表態支持同婚,我必須說這短期內很難發生。但至少青年團可以做點什麼。」

現在一躍成了黨的發言人,蕭敬嚴也強調,自己無法說違背自己價值觀的話,他可以轉述黨的立場,但如果要針對像同婚議題進一步表示意見,蕭敬嚴說,黨部主管也清楚他的立場,不會勉強他,他會選擇不回應。

國民黨組織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羊正鈺

而相較於民進黨內許多部門主管都是25-40歲的青年,目前國民黨在35歲以下的黨務主管並不多,最近剛剛升為青年部主任的蕭敬嚴則是全黨最年輕的黨務主管,也是青年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主任,發言人的位置是他在前年退伍正式進入黨部後,因為參與了當時國民黨新媒體社群調性調整的工作,努力爭取來的,「我覺得這是個很簡單也重大的宣示,只要你肯努力,國民黨也敢用年輕人,敢讓年輕人在媒體前發言」。

編按:採訪後約10天,蕭敬嚴從青年部代理主任真除為主任,但也「請辭」他努力爭取來、為期不到2個月的副發言人工作,他語帶保留表示,黨部希望他能專注在青年組織的工作上,因應接下來的2020選戰,至於是否和他向來「敢言」有關,就不得而知。

國民黨青年的「生存之道」

蕭敬嚴說,從青年團出身的國民黨人像他、還有去年剛選上台北市議員徐巧芯等,都較關心青年議題,很多價值觀、想法也和國民黨高層不同,會吸引到屬性「不怎麼國民黨」的人。

過去他們試著在黨內做出一些改變,徐巧芯、李正皓和蕭敬嚴等一群青年曾在2016年國民黨大敗後,成立倡議「革新」的「草協聯盟」,當時就是為了透過青年集結力量發聲,試圖讓國民黨和年輕人重新建立連結、讓黨的形象年輕化,不過後來卻因為聯盟成員的性醜聞爆發和官司問題,再加上缺乏資源,無法繼續下去。

不過蕭敬嚴表示,當年想「改變」的黨內青年人,有些已取得一定的位置(徐巧芯選上北市議員),大家在崗位上各自努力,反而能讓身邊那些不太關心政治的朋友,或不那麼全面關心的年輕人看到,「這個黨也有不一樣的地方」:

當很多我身邊的朋友都覺得「你不像是會參加國民黨的人」,這就是個開始。

這聽起來很消極,但也很積極,我們在這些議題上跟主流的年輕人是相近的,我們在黨中表態,在我能力所及做最大的努力,也是幫助這個黨最好的方式,不管是國家、主權的認同,或同婚議題的表態,聽到的人就會覺得,原來國民黨的年輕人也會這樣表態,講這句話的同時,就覺得國民黨有些不同了。

當我們參與在其中,我們身邊的朋友也會知道甚至願意相信,這個黨有些不同,有些改變了,而不是說我們加入國民黨,這個政黨就讓我們變成另外一個樣子。

而對於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未來他們又能做些什麼?

蕭敬嚴表示,找更多志同道合的青年一起投入黨的各單位,像是去當議員或立委助理、政治幕僚和機要,現在才二、三十歲的他們,等到四、五十歲時都會變成黨的中堅份子,那時候自然就能促成「新陳代謝」,也許無法馬上淘汰黨內的老人,但可以把他們「代謝」掉,不能只有舊的消失,要有更多新血加入,「更多好的、健康的血,這是我們自認為了國民黨的『健康』應該要做的事情。」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