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裔創業家「認真談政策」,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熱門

台裔創業家「認真談政策」,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熱門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雙親為台灣人的Andrew Yang從默默無名,到拿下民主黨內初選辯論資格受全美關注,用的就是以「人本資本主義」為核心的政見論述說服選民;同樣進行總統初選的台灣,希望候選人們,也能多花時間進行政策的辯證思考,而不只讓反智的言論成為硝煙,瀰漫戰場。

文:Amber Chang

在一次與創業前輩談話的場合裡,藉由前輩的分享,開始注意到2020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一位雙親來自台灣的華裔參選人。

如果你還沒聽過他是誰,以他目前聲勢上漲的趨勢,或許他很快就會像是當年的林書豪一樣,成為你不能不關注的一位重量級華裔人士。更重要的是他不止是華裔,他是台灣裔!他是美國近半個世紀以來,試圖爭取美國總統大位的第一位台裔參選人!

在此次參選之前,他是一位政治素人,在現今民主黨參選人爆炸的情況下,他在短短不到五個月期間內,從默默無聞的零點開始,大家毫不看好選情,但到今日為止,Andrew Yang已經成為民主黨內參選人必須觀察的重要指標之一,這中間有太多有意思的事情值得分享跟思考。

民主黨的19人初選大亂鬥,Andrew Yang為何異軍突起?

美國民主黨在2016年輸掉總統大選後的打擊委實不小。2020這次捲土重來,無不磨刀霍霍,躊躇滿志的希望扳回一局!目前民主黨內有意角逐提名的參選人,競爭激烈。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19位參選人表態並已投入競選活動。包含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內,至少還有另外8位參選人有意投入民主黨內初選。相較於共和黨,包含川普在內,只有兩人角逐參選,目前民主黨爭取黨內提名的初選,真是呈現爆炸態勢。

仔細研究目前已經投入競選活動的這19位民主黨參選人,會發現幾個有趣的現象:

  1. 史上最多女性參選人投入選戰:目前民主黨內已經有5位女性宣布參選,她們分別是賀錦麗(Kamala Harris)、華倫(Elizabeth Warren)、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及加伯德(Tulsi Gabbard);
  2. 中生代參選活躍:雖然不乏老將參選,但50歲左右的中生代,參選活躍——19位參選人中,年紀介於38到55歲的就佔11位,45歲以下者更有7位;
  3. 參選人族裔多元:白人族裔,非裔,墨西哥裔,拉丁美洲裔(牙買加裔),亞洲台裔紛紛投入參選,真有人不分男女老幼,種族色彩,一起搶救美國,捨我其誰的氣勢

了解上面基本資料後,就可以理解Andrew Yang這個感覺膚色不對,從政經驗為零的參選人,竟然能夠殺出重圍,截至目前為止以1賠17 的「賠率」,在「誰會贏得民主黨提名」的政治睹盤上位列第5,這可真是一個太值得觀察的指標了。

RTS2DXBF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連續創業家,素人從政的另類思考

在投入這次黨內初選之前,Andrew Yang是個小有所成的創業家。在他立業之後成立了Venture for America(美國創業基金),目標是鼓勵美國年青人創業,特別是經濟陷落地帶的中西部年青人。

但2016川普當選後,給了Andrew Yang 很大的衝擊。

他突然意識到,相較於美國中西部400萬的失業人口,靠著鼓勵年青人創業以便間接創造就業機會,根本緩不濟急,其成效更猷如杯水車薪。川普的當選,進一步刺激他思考素人從政,從商轉政的可能。

對於川普提出的經濟政策,Andrew Yang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他得出最重要的結論是:「川普政府對於已經消失,一去不復返的工作機會的解方是錯的!」或如他說的,是「Turn the clock back(把時鐘往回轉,而非與時俱進的進行改變)」!

Andrew Yang認為過去造成美國中西部400萬工作機會消失的原因,是因為自動化的衝擊所造成的製造業外移。考慮未來在AI 及自動駕駛等高科技所形成的產業革命下, Amazon每年至少將再吸納200億美元以上的商機。這一來一往,已經可以預期在未來4年內,至少有30%的美國大型商場將面臨倒閉。再加上無人駕駛技術的發展等等,凡此種種,皆會讓美國現在的卡車司機,零售服務業,電話客服中心Call-Center等工作機會再進一步消失,惡化美國現在的就業市場狀況。

所以Andrew Yang告訴美國民眾說:「奪走美國工作機會的不是外來移民,而是新型態的科技所導致的產業結構的轉變!」

所以川普政府目前的處方,管制移民,一心希望把製造業帶回美國(例如找郭台銘投資威斯康辛州)等根本是開倒車的作法,是「Turn the clock back」。美國政府目前雖然投入大量經費提供新的職能訓練,希望協助鐵鏽帶中年失業人口轉型,但成效很差,與多人只一味指責這些中年失業人口偷懶或不夠努力,但沒有正視產業結構的改變,缺乏高瞻遠矚的洞見,而無法往前看才是關鍵。

他開始覺得問題很嚴重。

RTX2RMI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用「Humanity First」對決「America First」
The opposite of Donald Trump is an Asian man who likes math(川普的相反,就是個喜歡數學的亞洲男子)

針對前段提出的總總問題,Andrew Yang提出了他的政見及解決方法: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亦即無條件基本收入)。

在他的競選政見中,他將UBI轉換成所謂的Freedom Dividend(自由紅利),亦即藉由無條件發放18歲以上國民,每人每月1000美金(約台幣31000元),將人們自受困的生活當中解放出來,進而可以從事更有價值的工作。UBI 所需的3兆美元經費來源(Andrew Yang認為其實不用這麼多)將來自於提升行政效率所節省的開銷、重新整頓目前已有的社會福利預算等等,最重要的部分將來自於新的油元(Petrodollar,傳統上指的是一國出售石油所賺取的報酬,但在此作為國家產業獲利而得的鉅額回饋):因AI革命而獲利的產業及公司。

UBI 其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Andrew Yang指出,在美國已經有一州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超過30年了。這個地方是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因為產油的關係,過去30年來一直有來自油元的回饋,照顧阿拉斯加的百姓。他認為新的油元是「technology」,高科技,所以要從高科技鍊金!

和傳統左派的「煉金」方式不同,他提出的方法不是加徵富人稅,也不是對Amazon、Google、Facebook、Netflix等美國尖牙股增加企業稅(上述這些公司在美國幾乎都沒有繳稅),而是開徵10%的VAT(貨物加值稅)。藉以創造新的稅基來源,也不至於逼迫企業出走。

在全世界193個已開發國家中,有160個國家已經實施VAT。這是取得該有稅基中最有效率也沒有漏洞的方法,而Andrew Yang實施VAT課徵的對象是供應鏈中的購買者,而非終端的消費者,如此一來可以大幅增加來自企業的稅收,而且因為發放UBI後還會刺激消費市場,經濟增長效益可達2.5兆規模,創造460萬個工作機會,如此一來反而可能淨增加6000億美元的收入。這樣,便可以創造Andrew Yang所謂的Trickle up economy(由下往上的「毛細現象」涓流經濟); 藉以倒轉過去大政府主導的Trickle down economy(由上往下篩流的)經濟模型。

AP_847081337093
photo credit: AP Photo/Frank Franklin II/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他也提出美國應該改變用GDP作為衡量經濟的指標。提出發明GDP指標的經濟學者,都自己承認GDP是個過時的指標,只適用於美國經濟大蕭條年代。他提出 Humanity First,人性至上,以「人本資本主義」Human Capitalism為核心,讓更具有人性及意義的經濟數據為人民服務,而不是人民去服務一個過時的經濟指標。

We need to make the markets serve us rather than the other way around(我們要讓市場服務我們,而非相反)

在Andrew Yang看來,Human Capitalism人本資本主義的核心為:

  • 人的價值比金錢更重要(Humans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money)
  • 人本資本主義經濟看重的是每一個人;而非每一塊錢(The unit of a Human Capitalism economy is each person, not each dollar)
  • 經濟市場是用以服務共同目標及普世價值(Markets exist to serve our common goals and values)

因此,政府提出經濟發展的目的,應是為了替人民謀求最大福祉!所以應該要創造以「人」為核心,而非以「錢」為核心的經濟指標(Create measurements around people, not dollars)。

他所提出取代GDP及股市等等的「新人本經濟指標」如下:

  1. Median Income and Standard of Living(中位數收入與生活水平指標)
  2. Health-adjusted Life Expectancy(保健後的預期壽命指標)
  3. Mental Health(心理及精神健康指數)
  4. Childhood Success Rates(童年成功指標)
  5. Social and Economic Mobility(社經流動性指標)
  6. Absence of Substance Abuse(無藥物濫用改善指標)

除了以上令人耳目一新的經濟政策之外,受到父母來自台灣的影響,他也力主全民健保政策。

RTX6QLET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目前,Andrew Yang以鮮明且幽默的定位被說成是「The opposite of Donald Trump is an Asian man who likes math(川普的相反,就是個喜歡數學的亞洲男子)」快速地贏得美國鐵鏽帶(Rust Belt)中低收入白人及其他弱勢族裔的支持,除此之外,因為他鮮明的創業家色彩,也為他爭取到不少矽谷人的認同。

目前他已經成功跨過65000個獨立捐款人的門檻,取得民主黨內初選的辯論資格。

值此,台灣也正在進行總統選舉的前哨戰,希望我們的總統候選人們,能多花點時間進行智識及政策上的辯證及思考,而不是讓各種反智的言論成為硝煙,瀰漫戰場,毒害我們的心智。我們應該用我們手中的選票,告訴這些候選人,我們真的已經厭倦這些反智公害。

延伸閱讀

本文經Amber Chang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