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斯里蘭卡4月21日發生連環爆炸恐攻,造成超過250人罹難,斯國當局確認這此恐攻與一個名為「伊布拉欣真信會」的組織有關,這個組織鎖定都會區的富裕男性為吸收對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5月3日 17:30 更新:李修慧,核稿:楊之瑜)

(中央社)斯里蘭卡4月21日復活節當天發生高檔飯店與教堂連環爆炸恐攻,造成超過250人罹難。斯國當局確認9名自殺炸彈犯身分,從清苦卡車司機到受外國教育的家境富裕工程師都有。

9名嫌犯不只是窮人,還包括留學歸國高知識份子

《華爾街日報》報導,斯里蘭卡當局完成DNA比對後發布8男1女自殺炸彈犯的身分,確認他們是被國內2個不同伊斯蘭極端組織吸收,9人裡有未受教育的窮人,也有出身富裕家庭的高級知識分子。

8名男炸彈犯是在接待外國人的高檔飯店及滿是做禮拜基督徒的教堂裡引爆身上炸彈;1名女炸彈犯是在恐攻當天稍晚、警方進一間民宅搜捕時引爆炸彈自盡。

9人裡大多來自斯里蘭卡東岸的卡坦庫迪(Kattankudy),不是學生時代就是這輩子都在當地。人口稠密的卡坦庫迪是斯里蘭卡穆斯林最大重鎮之一,但被滿是印度教人口的其他城鎮所包圍。只有兩、三個是來自富裕的斯國中部、以佛教徒人口為主的城鎮。

知情人士指出,9人裡至少1人曾到過敘利亞並接受伊斯蘭國(IS)訓練;警方表示,他們正調查有無其他人也受過IS訓練,無論是在敘利亞或斯里蘭卡境內。

來自本土伊斯蘭極端團體

斯里蘭卡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告訴《華爾街日報》,這次爆炸恐攻是由一個極小、祕密的組織所策劃,這個組織從當地兩個伊斯蘭極端團體招募成員。威克瑞米辛赫表示,斯國政府正調查這個秘密組織與IS的掛勾程度。

斯國警方指出,涉及這次恐攻的兩個在地極端團體,一為「國家一神教團」(NTJ),另一則是「伊布拉欣真信會」(Jammiyathul Millathu Ibrahim);後者至少自2015年起,就替IS招兵買馬,情報官員表示,伊布拉辛真信會鎖定都會區的富裕男性為吸收對象。

其中一名來自卡坦庫迪的炸彈犯哈松(Achchi Mohammad Hasthoon)才20多歲。哈松的父親是窮苦漁民,因看哈松高中成績優異,辛苦送他到卡坦庫迪念醫科,但哈松到了卡坦庫迪後學業退步,還瞞著家人成婚。哈松當天在可倫坡近郊一處教堂引爆炸彈身亡。

炸彈犯阿札德(Mohammad Azad)是在卡坦庫迪長大,鄰居形容他獨來獨往,從小話就不多。阿札德生活窮困,靠當司機打零工,恐攻當天他到錫安教堂(Zion)引爆炸彈,除自己之外還炸死20多人,當中很多還是小孩。

曾留學英澳富商之子 到敘利亞受IS訓練

炸彈犯穆罕默德(Abdul Latheef Jamil Mohammad)是中部城鎮坎地(Kandy)一名富裕茶商家族之子,他2014年去過敘利亞,是目前唯一被確認到過敘利亞的行兇者。穆罕默德曾在英國與澳洲留學,取得航空工程學位,但之後他接受3到6個月IS的訓練。

另有斯里蘭卡香料富商的2個兒子也當了炸彈犯,其中一人在香格里拉飯店引爆,一人的妻子在警方攻堅她位於可倫坡近郊的自宅時引爆身上炸彈,炸死自己與2個孩子及3名員警。高階警官表示,他們家資助過「伊布拉欣真信會」。

(以下內容刊於2019年4月23日)

原標題:斯里蘭卡爆炸案已超過320人,政府坦承15天前就「掌握情資」

緊鄰印度半島的斯里蘭卡21日發生連環爆炸案,包括教堂、飯店、大樓接連發生爆炸,死亡人數至今(23)日已經攀升至321人、受傷人數超過500人,總統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而斯里蘭卡政府當局也坦承,目前逮捕的嫌犯中有些人的名字,早就出現在事前的「情資報告」中,然而卻未能即使採取行動阻止悲劇發生,主因可能為政壇分裂,總統和總理間的政爭難解。

(中央社)警方發言人指出,昨夜有多人傷重不治,死傷人數增至321死,超過500人受傷,目前被捕的涉案人增至40人。斯里蘭卡政府大樓今天也降半旗,全國約在上午8時30分默哀3分鐘,許多民眾低頭悼念受害者。

斯里蘭卡目前的緊急狀態法將自當地時間23日午夜開始生效,將授予軍警龐大權力,無須法院命令,即可拘押和偵訊嫌犯,而被禁止的社群網路也仍未恢復使用。

連犯案名單都有,在月初就已掌握

根據《路透社》記者看到的文件,斯里蘭卡警方本月曾接獲線報,指境內一個沒沒無聞的伊斯蘭激進團體可能會對教堂發動攻擊。這份情報報告的日期為4月11日,記載著某個外國情報機構曾警告斯里蘭卡當局,好戰組織「國家一神教團」(National Thawheed Jama’ut)可能會對教堂發動攻擊。

包括印度和美國情報單位,都在4月初已告知斯里蘭卡當局可能有攻擊,斯里蘭卡維安部門官員蒐集的備忘錄鉅細靡遺,還列出犯嫌名單。在爆炸發生的基督教復活節到來前,情報單位的警告只增不減,卻仍沒能避免悲劇。

斯里蘭卡衛生部長塞納拉特尼(Rajitha Senaratne)表示,外國情報機構在4月4日就告知斯里蘭卡官員,可能會有針對基督教教堂及觀光景點的自殺攻擊,「多個外國情報單位事先已警告這起攻擊,事後逮捕的犯嫌裡不乏一些列名情資報告者,有些報告裡的名字則已因發動自殺攻擊身亡。」

斯里蘭卡國防部則於9日通知警察督察長恐攻相關的情資,並點名斯里蘭卡國內極端伊斯蘭組織「國家一神教團」(NTJ)是幕後主使,備忘錄還罕見列出可疑名單。

根據塞納拉特尼與警方消息人士說法,另一份由副警察總長迪桑納亞奇(Priyalal Dissanayake)簽署的備忘錄,4月11日在各個安全單位以及些許政府部門間流傳。這份CNN也見到的備忘錄中,列出攻擊威脅外,再度提及嫌疑名單。

斯里蘭卡電信部長費南多(Harin Fernando)也在Twitter上貼出了10天前斯里蘭卡警方發出的警告文件,在裡頭明確點出了NTJ,以及他們可能跑去哪裡犯案,也點出了他們的領導人Mohamed Zahran和其他成員的名字,甚至還有到哪裡可找到這些人。

塞納拉特尼今天告訴媒體,國外維安情報機構在攻擊發生前數日、數小時,不斷地重複示警;塞納拉特尼甚至聲稱爆炸發生10分鐘前,仍收到警告。然而最終仍未能阻止悲劇發生。

總統鬥總理,政爭影響國安

《CNN》認為,雖然目前仍不清楚預警情資為何未受到重視,但斯里蘭卡總統席瑞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去年試圖拔掉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換成自己的人馬,導致國內爆發憲政危機。在最高法院介入下,威克瑞米辛赫去年12月復職,但政府存在嚴重分歧。

如今,人們擔心這場政治鬥爭可能就是讓這場災難性安全失誤的原因,也可能對全國產生影響。

經濟改革部長戴席瓦(Harsha de Silva)說,他後來得知這些示警分別來自美國與鄰國印度,但他告訴《CNN》,對於這些警告,威克瑞米辛赫「完全被蒙在鼓裡」。

塞納拉特尼指出,威克瑞米辛赫去年12月就被國家安全會議排除在外,因此未能收到被視為機密的安全簡報,即便在攻擊發生後,國家安全會議成員也拒絕出席威克瑞米辛赫召開的會議,「我想這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受國家總理使喚的國安會。」他並點名警方督察長賈雅桑達拉(Pujith Jayasundara)需下台,因為安全單位數週前就已獲報這個極端團體將攻擊教堂與飯店,卻無事先預防。

《聯合報》報導,總統高級顧問拉克提拉卡(Shiral Lakthilaka)否認有任何安全過失,並稱當局不時會收到這類警告,就連美國或任何人也不會想要驚動民眾。他表示總統已籌組特別委員會,他也坦承安全備忘錄僅在部分負責重要人物安全的警察間流傳。

可能犯罪團體「國家一神教團」

《華盛頓郵報》報導,塞納拉特尼指出,「國家一神教團」事先就準備好,由自殺炸彈客對3間教堂、3間高檔飯店發動攻擊。他還說另有國際恐怖網絡涉入這次恐攻。

塞納拉特尼表示,「我們不信這起恐攻純為國內團體所為,若無國際恐怖網絡涉入,這些連環攻擊斷無可能成功。」

一名斯里蘭卡官員形容「國家一神教團」為「伊斯蘭國」(IS)的外圍組織,一直都在國內東部的卡坦庫迪(Kattankudy)活動,卡坦庫迪是斯里蘭卡穆斯林最大重鎮之一。

在小布希與歐巴馬政府時代擔任國家反恐中心(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總監的萊特爾(Michael Leiter)表示,國家一神教團不在任何單位的重點名單內。他表示,這次恐攻並非只鎖定斯里蘭卡人,很可能有國際組織在背後搞鬼。

《紐約時報》表示直到現在,國家一神教團在大多數斯里蘭卡人眼中還只是破壞佛像為主,這個組織的秘書2016年還因被控煽動種族主義被捕。

極端主義暴力研究國際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Violent Extremism)總監史派卡德(Anne Speckhard)認為,國家一神教團的目標不在叛亂,而是把全球好戰運動散播至斯里蘭卡,製造仇恨、恐懼及社會分裂,這次恐攻與主要伊斯蘭好戰團體在其他地方發動的攻擊類似,「看起來就像出自ISIS、蓋達組織等的劇本」。

斯里蘭卡穆斯林協會(Muslim Council of Sri Lanka)副主席阿哈麥(Hilmy Ahamed)表示,

3年前他就向軍情單位警告過這個組織與領袖,這組織已分裂成多個派系,個別領袖尋求不同資金來源,儘管並非所有國家一神教團的成員都激進化,但思想都充滿極端主義。

鎖定非穆斯林社群就是這個組織會鼓勵的事,他們說『你們必須以宗教之名殺掉那些人』。我3年前就親手將所有檔案交出,這些人的名字等細節一應俱全,政府就是不動,這才是悲劇。

印度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研究員約希(Manoj Joshi)指出,印度和南亞有許多像「國家一神教團」的小團體,「問題是這個團體過去沒有任何(暴力)歷史。他們(當局)對這些團體缺乏關注,可能因此沒能防患未然。」。

對斯里蘭卡的穆斯林社群而言,這次恐攻歸咎於國家一神教團完全不意外。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