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斯里蘭卡4月21日發生連環爆炸恐攻,造成超過250人罹難,斯國當局確認這此恐攻與一個名為「伊布拉欣真信會」的組織有關,這個組織鎖定都會區的富裕男性為吸收對象。

根據塞納拉特尼與警方消息人士說法,另一份由副警察總長迪桑納亞奇(Priyalal Dissanayake)簽署的備忘錄,4月11日在各個安全單位以及些許政府部門間流傳。這份CNN也見到的備忘錄中,列出攻擊威脅外,再度提及嫌疑名單。

斯里蘭卡電信部長費南多(Harin Fernando)也在Twitter上貼出了10天前斯里蘭卡警方發出的警告文件,在裡頭明確點出了NTJ,以及他們可能跑去哪裡犯案,也點出了他們的領導人Mohamed Zahran和其他成員的名字,甚至還有到哪裡可找到這些人。

塞納拉特尼今天告訴媒體,國外維安情報機構在攻擊發生前數日、數小時,不斷地重複示警;塞納拉特尼甚至聲稱爆炸發生10分鐘前,仍收到警告。然而最終仍未能阻止悲劇發生。

總統鬥總理,政爭影響國安

《CNN》認為,雖然目前仍不清楚預警情資為何未受到重視,但斯里蘭卡總統席瑞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去年試圖拔掉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換成自己的人馬,導致國內爆發憲政危機。在最高法院介入下,威克瑞米辛赫去年12月復職,但政府存在嚴重分歧。

如今,人們擔心這場政治鬥爭可能就是讓這場災難性安全失誤的原因,也可能對全國產生影響。

經濟改革部長戴席瓦(Harsha de Silva)說,他後來得知這些示警分別來自美國與鄰國印度,但他告訴《CNN》,對於這些警告,威克瑞米辛赫「完全被蒙在鼓裡」。

塞納拉特尼指出,威克瑞米辛赫去年12月就被國家安全會議排除在外,因此未能收到被視為機密的安全簡報,即便在攻擊發生後,國家安全會議成員也拒絕出席威克瑞米辛赫召開的會議,「我想這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受國家總理使喚的國安會。」他並點名警方督察長賈雅桑達拉(Pujith Jayasundara)需下台,因為安全單位數週前就已獲報這個極端團體將攻擊教堂與飯店,卻無事先預防。

《聯合報》報導,總統高級顧問拉克提拉卡(Shiral Lakthilaka)否認有任何安全過失,並稱當局不時會收到這類警告,就連美國或任何人也不會想要驚動民眾。他表示總統已籌組特別委員會,他也坦承安全備忘錄僅在部分負責重要人物安全的警察間流傳。

可能犯罪團體「國家一神教團」

《華盛頓郵報》報導,塞納拉特尼指出,「國家一神教團」事先就準備好,由自殺炸彈客對3間教堂、3間高檔飯店發動攻擊。他還說另有國際恐怖網絡涉入這次恐攻。

塞納拉特尼表示,「我們不信這起恐攻純為國內團體所為,若無國際恐怖網絡涉入,這些連環攻擊斷無可能成功。」

一名斯里蘭卡官員形容「國家一神教團」為「伊斯蘭國」(IS)的外圍組織,一直都在國內東部的卡坦庫迪(Kattankudy)活動,卡坦庫迪是斯里蘭卡穆斯林最大重鎮之一。

在小布希與歐巴馬政府時代擔任國家反恐中心(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總監的萊特爾(Michael Leiter)表示,國家一神教團不在任何單位的重點名單內。他表示,這次恐攻並非只鎖定斯里蘭卡人,很可能有國際組織在背後搞鬼。

《紐約時報》表示直到現在,國家一神教團在大多數斯里蘭卡人眼中還只是破壞佛像為主,這個組織的秘書2016年還因被控煽動種族主義被捕。

極端主義暴力研究國際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Violent Extremism)總監史派卡德(Anne Speckhard)認為,國家一神教團的目標不在叛亂,而是把全球好戰運動散播至斯里蘭卡,製造仇恨、恐懼及社會分裂,這次恐攻與主要伊斯蘭好戰團體在其他地方發動的攻擊類似,「看起來就像出自ISIS、蓋達組織等的劇本」。

斯里蘭卡穆斯林協會(Muslim Council of Sri Lanka)副主席阿哈麥(Hilmy Ahamed)表示,

3年前他就向軍情單位警告過這個組織與領袖,這組織已分裂成多個派系,個別領袖尋求不同資金來源,儘管並非所有國家一神教團的成員都激進化,但思想都充滿極端主義。

鎖定非穆斯林社群就是這個組織會鼓勵的事,他們說『你們必須以宗教之名殺掉那些人』。我3年前就親手將所有檔案交出,這些人的名字等細節一應俱全,政府就是不動,這才是悲劇。

印度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研究員約希(Manoj Joshi)指出,印度和南亞有許多像「國家一神教團」的小團體,「問題是這個團體過去沒有任何(暴力)歷史。他們(當局)對這些團體缺乏關注,可能因此沒能防患未然。」。

對斯里蘭卡的穆斯林社群而言,這次恐攻歸咎於國家一神教團完全不意外。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