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出不窮的「鐵鍊綑腳」案例,衛福部不能永遠視而不見

層出不窮的「鐵鍊綑腳」案例,衛福部不能永遠視而不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政府無法以同理心去重新思考與規劃認知症政策,僅是以同情心去面對外界,衛福部仍以亮麗的數字來粉飾太平,今天出現苗栗認知症長者遭家人以鐵鍊綑綁腳的事件,將持續發生在台灣各個角落,社會因認知症照護所發生的家庭悲劇也不會停止,勢必影響台灣的國力及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認知症照護上的問題再次出現在台灣媒體上,可預言的是:類似的問題將持續出現在台灣媒體上。因為隨著高齡化迅速發展,罹患認知症患者也相對越多,倘若政府無法提出有效的認知症政策,家庭無此方面知識與照護技術,最直接的思維與做法就是約束,差異僅是約束所使用的器具不同,地方政府雖可以安置方式暫時紓解問題,中央的衛福部不能永遠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日前,苗栗縣78歲陳姓老翁因認知症常遊走而走失,近半年被妻子以粗鐵鍊鍊住左腳,拴在三合院住家神明廳前龍柱,身旁只有一張躺椅及棉被,窩在屋簷下過夜。妻子表示,丈夫都會亂跑,還在屋內大小便、亂拔電線、亂翻衣物及在牆上塗糞,曾找過養老院,但都推托因罹患認知症會遊走,嫌麻煩不收,才會將其鍊在屋簷下,限制行動。

類似案例從台灣到國外,層出不窮。(相關案例整理可見文末之表格彙整)

從上述案例中,可見類似事件中外皆然,差異僅在發生的頻率與次數,家人如不關心認知症長者或配偶,早已送長照機構或自己跑掉,會出現這些悲劇,大多是社會支持不足,促使照護者欠缺足夠知識及照護技巧。

無法瞭解認知症家庭之困擾,難以長出本土認知症整合政策

面對認知症患者人數隨著社會高齡化而增加,如果政府未能提出有效的認知症政策,提供家庭照護上所需的支持,當家庭不懂得如何照護,欠缺照護方法與技巧,以約束方式來面對遊走,家庭照護者也得不到喘息服務,當壓力無法承受時,往往是走向結束彼此生命的方式,社會悲劇自然持續會發生。

要能降低這類問題,首先,政府必須提出周全與符合台灣本土需求的認知症政策,目前的認知症政策是抄襲國外,未能針對認知症家庭困擾之處及需求進行瞭解,更無法有效規劃出政策實施優先順序,雖宣稱去年至今年將提供90億預算在認知症政策上,至今看不到預算將如何運用,擔心到今年底,若90億預算花完,能看到什麼成果。

我們文化中非但欠缺對老化及長照的內涵,更遑論對認知症的知識與照護技巧。台灣極為欠缺認知症照護人才,因此如何培育認知症照護專業人力是認知症政策當務之急,但衛福部卻以佈點為首要執行重點,找不到適格的共照中心,就將醫療院所掛上共照中心的招牌,將醫療與認知症照護似乎寫上等號,忽視台灣醫學教育至今仍無法提供認知症整合照護的課程。

認知症照護是需跨領域進行科際整合,結合著醫學、護理、社工、心理學、職能治療、物理治療、口腔保健、營養學、室內設計等專業知識,必需整合出吻合認知功能缺損所需、具有文化內容的照護知識與方式,這是需要時間與研究進行累積,台灣至今仍是沙漠。

倘若欠缺認知症整合照護知識及技能的研究,如何進行認知症專業人力的培訓,目前的現象是政府編列預算,交由各共照中心自行安排,最後是錢花了、課程上了、證書拿了,有專業人員訓練證書的所謂「專業人員」碰到認知症家庭,仍無法提供服務或協助解決問題,家庭照護問題若無法有效解決,悲劇如何能減少。

誠如苗栗縣通霄鎮78歲陳姓老翁,陳妻無力照顧,遂以粗鐵鏈綁著陳翁腳,鏈在這家三合院住家石柱上,根據媒體報導,社工師多次稽查也未獲改善,倘真如此,前去的社工師是否曾參與認知症照護培訓,是否報請共照中心提供專業服務,是否提供長照服務與評估,否則問題為何持續存在。

老人照護中困難度最高的一環,該如何留下專業人力?

照護認知症的長者,如果不瞭解什麼是認知症、照護應是如何進行、照護計畫該如何規劃、社會資源在那及如何運用、環境如何進行改造、老人福祉科技與輔具等運用、生活照護該如何規劃與進行等整合照護上所需的知識,長照人員是無法稱為「專業」人員。

目前面對認知症長者遊走,大多是以約束來面對,差別僅是:物理性約束或是化學性約束,物理性約束理應是以較安全的約束帶,以避免皮膚受傷,但一般民眾不懂時,最直接的方式則是以鐵鍊綁著。化學性約束則是以精神性藥物給予服用,使長者昏睡或肢體無力無法行走,短期副作用是容易產生跌倒,跌倒是長者意外死亡第二位原因,根據臨床研究長期服用的副作用是影響心臟功能。

因目前醫學界尚未研發出可治癒認知症的藥物,所以全世界在面對認知症照護上提出的口號是:「與認知症生活在一起(Living Well with Dementia)」,要能生活在一起,首先當然一定先要能認識什麼是認知症,認知功能退化與生活能力改變有何關係,更要懂得照護技巧與生活照護的活動安排,否則照護壓力仍是持續上升。

政府倘能培訓出認知症專業人力,今天73家的共照中心,350處的社區據點才能提供真正的專業服務,否則這些服務據點的數字僅是彩繪出政府亮麗的報告,正如:衛福部兩年所允諾的認知症安全看視服務,至今少有共照中心能提供此項服務,認知症家庭的照護壓力無法紓解時,悲劇仍會持續出現。

此外,認知症照護是老人照護中困難度最高的一環,除需政府投入人才培育,更需建立專業認知症照護分級制度,配合著專業給付,如此才能吸引與留住專業人力,如果薪資及培訓制度與其他老人照護是一樣的,如何能留下專業人力。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長照機構,今天照護其他需要長照服務的長者與認知症長者間做選擇時,長照機構勢必會放棄認知症長者;同樣是要照護認知症長者,長照機構及日照中心會選擇精神行為症狀(BPSD較少者,沒有暴力行為或會遊走的長者,這就是為何,苗栗縣78歲陳姓老翁的妻子面對親友指責,無奈說:「養老院不收啊!你要我怎麼辦?」

即使今天地方政府的社政機構面對類似問題,處理方式是協助安置,被要求接受安置的長照機構,都是忍氣吞聲的接受,除因為是照護困難,關鍵是政府提供的安置費用沒有超過兩萬元,大多是介於一萬六至一萬八千元,行政主管機構權勢讓長照機構不得不接受,事實上在台北一個月收費六萬,都可能無法做出高品質的認知症照護。

長照機構受限於長照照顧服務法第35條規定,若照護人力不足下,無法有效提升照護品質,約束仍是無法避免,因該條文是以行政方式限制長照機構收費,該條文:「中央主管機關應輔導地方主管機關參考地區所得、物價指數、服務品質等,提供長照機構收費參考資訊。長照機構之收費項目及其金額,應報提供服務所在地之主管機關核定;變更時亦同。」

無法以同理心規劃認知症政策,家庭悲劇也不會停止

今天衛福部的長照思維仍以社會福利為考量,排除自由經濟的發展,而長照機構若要能提高認知症照護品質,除要足夠照護人力,更要有經過充分認知症照護訓練的人力,再配合老人福祉科技與輔具的購置、認知症環境的規劃等投資,每項工作都需要資金投入,倘無法以適當的收費來平衡,要求長照機構能接受認知症長者,且能提供有品質的認知症服務,如緣木求魚。請衛福部長在法規限制下,自己來做一示範性的長照機構。

認知症照護與長照均是以生活照護為主,醫療照護為輔,生活是非常個人化的方式,一旦涉及需要量身裁制的個人化照護方式,則需要專業知識、及人力時間的投入,才能見到有品質的認知症照護服務。

若政府無法以同理心去重新思考與規劃認知症政策,僅是以同情心去面對外界,衛福部仍以亮麗的數字來粉飾太平,今天出現苗栗認知症長者遭家人以鐵鍊綑綁腳的事件,將持續發生在台灣各個角落,社會因認知症照護所發生的家庭悲劇也不會停止,勢必影響台灣的國力及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延伸閱讀

因認知症所衍生的家庭悲劇一覽表

約束案例
時間 地點 事情經過
2018年9月 台灣彰化 彰化縣鹿港鎮一名媳婦用被繩子套住78歲患有認知症婆婆的脖子,把婆婆綁在大樓陽台,因婆婆常失禁、漏尿,加上重聽,媳婦認為,將她綁在陽台上方便照顧;也因婆婆會有自捏的自傷行為,常會破皮流血,媳婦綁住她是為了保護她,套住脖子的繩子留有空隙,不用擔心會勒住她。媳婦表示,還絕對沒有傷害她的意圖。

彰化社會處瞭解後表示,也許真的出自保護她,沒有傷害意圖,但方法不對,也違法。
2018年9月 美國馬里蘭州 一名男子沃佛德(Walter William Wolford Sr.)被指控傷害他患有認知症的妻子,因他在妻子頸上繞著8呎長的尼龍狗繩,周末帶她到約克市集,當繩帶鬆掉時他會拉緊,這個動作導致妻子的頭部向後仰,在她喉嚨周圍留下紅色印記。66歲的沃佛德被控企圖傷害。

沃佛德說,他去年帶妻子去市集,沒綁繩帶,結果她亂走迷路了一個多小時,最後當她走出市集大門時,才被找到。在那之後,沃佛德決定需要防止她再次走失,於是想到用繩帶的點子。當妻子想要走開,輕扯繩帶就會讓她停止。

沃佛德的兒子當時也在市集,除了不認為父親虐待母親外,並未提供太多訊息。沃佛德的兒子帶走母親,沃佛德則被關進監獄,隔天上午開庭,以5000美元無抵押保釋金重獲自由。
2018年 泰國北柳府 一名83歲川婆婆罹患認知症,曾遊走後迷路,被65歲的繼妹用鐵鏈鎖住腳踝,將她鎖在家門前,鄰居不忍她被生鏽鐵鏈折磨,於是找來電鋸鋸斷腳鐐並報警。川婆婆的繼妹解釋,此舉是為了防止川婆婆走失發生意外。川婆婆之前獨居,故照顧她的責任落在繼妹身上,她說川婆婆患有阿茲海默症,之前曾離家好幾次,川婆婆曾在暴風雨來臨時走失,最後才在米田中找到她孤身一人。
2017年1月 台灣嘉義 一名擔任鐵工的邱姓男子因不堪長期照顧患有阿茲海默症父親的壓力,一時氣憤下,在2017年1月15日深夜用買來鐵鍊將父親套頸,防止再走失,但又突然情緒失控動手毆打父親,民眾見狀報警。嘉義地院依剝奪直系血親尊親屬行動自由罪,加重其刑,不准緩刑及易科罰金,判邱男徒刑4月,不得上訴。

除此之外,倘若經濟上有能力照護,但無法承受認知症無藥可治癒、無法面對疾病所造成最親密的人持續的退化,甚至是無法承受照護壓力,則是以最悲慟的方式來面對,結束彼此的生命。
照護壓力產生悲劇案例
時間 地點 事件經過
2019年4月10日 美國明尼蘇達州 77歲億萬富翁賈克伯斯(Irwin Jacobs),遭發現與同年齡的妻子亞歷山卓拉(Alexandra Jacobs)陳屍於其占地達32畝,價值2200萬美元的超級豪宅內,根據賈克伯斯好友指出,這起雙屍命案,是賈克伯斯先開槍打死結褵57年的妻子後飲彈自盡。

根據指出,亞歷山卓拉因為出現認知症徵兆,去年開始幾乎都坐輪椅,賈克伯斯則對妻子的情況感到沮喪。
2018年 英國

一名84歲老翁弗蘭克斯(Lawrence Franks)不忍把結婚62載患上認知症的86歲妻子帕特里夏(Patricia Franks)送往老人院,用鐵棍把她打死,被控謀殺。

法官判案時形容這是一宗令人悲傷的案件,認為被告對妻子一往情深,輕判他入獄兩年,緩刑兩年。法官判案時說,弗蘭克斯對妻子不離不棄,一直照顧她,直至自己無法應付,最後唯有遵照妻子的遺願。他形容弗蘭克斯「直至目前,完全是一個好人」。

2017年2月 加拿大魁北克省

57歲的卡多(Michel Cadotte)以睡枕用力按住其患有嚴重阿茲海默症60歲的妻子利佐特(Jocelyne Lizotte)臉部,導致她窒息而死,死者在案發時,已患有阿茲海默症約10年,卡多被控一項二級謀殺罪。

陪審團聽取到被告在案發前一年曾為妻子申請醫助死亡,但死者被認為未到生命末期,不符合資格。

檢察官帕拉普夫說﹕「她的健康已惡化至她再不能自理,不能與人溝通,亦無法認出親友。利佐特處於極度脆弱的狀態。」卡多在案發後曾將短訊上載至臉書網頁﹕「對不起,我知道我已對你造成傷害,但我已崩潰」。

2017年 美國

一名88歲的老翁土基維奇(Martin Turkiewicz)因不忍看著愛妻飽受認知症及憂鬱症之苦,決定自己動手結束另一半的生命。老翁用鐵鎚重擊妻子頭部多次導致其重傷,被安養院人員發現後送醫撿回一命,老翁半年後被判處6個月徒刑、緩刑5年。

他在庭中未對自己的判刑有反應,只對未能獲准與妻子見面表示十分痛苦。土基維奇向法官說:「我必須道歉。我相信她也需要聽到我的道歉。我在此向法院及安養院請求,讓我向妻子表達歉意,也讓我告訴她我有多愛她。」

2016年 日本 日本埼玉縣83歲老人不堪長期照護的疲勞,拿刀刺死認知症老妻,被捕後持續絕食兩周,十八天後的上午過世;2015年日本包括因介護出現殺人未遂事件,共有44起介護過勞殺害親人,六成兇嫌是65歲以上的長者。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