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台灣的黑糖珍珠鮮奶熱潮席捲大馬,到底在紅什麼?

來自台灣的黑糖珍珠鮮奶熱潮席捲大馬,到底在紅什麼?
Photo Credit:馬來西亞訪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馬人每年到訪台灣的次數不少,又很喜歡這類飲料,因此很多人對幸福堂品牌已經有所認知,加上國外品牌佔優勢,人們會比較好奇想嘗試。」

文:賴詠嘉

編按:本文凡提及「我國」,意指「馬來西亞」

從10年前開始盛行的珍珠奶茶,到近幾年曾短暫盛行的水果茶、芝士奶蓋、答案茶,每當新風潮掀起,大馬人無不為之神魂顛倒,一窩蜂湧去排隊。自前年開始,被稱為「珍珠奶茶2.0版」的黑糖珍珠鮮奶,以碾壓式的強勢姿態,一家家進駐本地市場,點燃這股全新的「甜蜜風暴」,不但快速聚攏大批狂熱粉絲,成為飲料界的網紅,就連原本非主打黑糖珍珠鮮奶的店家,也順應這波熱潮,賣起了這款爆紅飲料。這股熱潮是如何掀起來的?為什麼大馬人會為之神魂顛倒?

黑糖珍珠鮮奶,是先在杯裡澆上慢熬溫甜的黑糖珍珠,與柔滑香醇的鮮奶相互交融,杯壁呈現黑白層疊的漂亮紋路,惹來千萬男女風靡熱捧,在面子書上瘋狂打卡。

追溯黑糖珍奶的起源,源自台灣本土品牌陳三鼎研發的「黑糖青蛙撞奶」,後引起多個品牌跟風效仿甚至抄襲,店家在不勝其煩下只能被迫改名為現在的「黑糖青蛙鮮奶」,並強調自身是創始店。

迄今,陳三鼎的「黑糖青蛙鮮奶」依然在台灣市場牢牢佔據一席之地,靠著這款珍奶,當之無愧成為黑糖珍奶的開山鼻祖。

至於黑糖珍奶在我國有多火?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就是火到人們甘願排上兩個小時的隊伍,只為搶購嚐鮮,然後拿著戰利品在店門前合影打卡。

向來不喜歡珍珠奶茶的《訪問》記者如我,也曾在聽聞某品牌的黑糖珍奶新開張後,按捺不住好奇心,與友人排上長長的隊伍,等了20分鐘才「排除萬難」買到這「珍貴」的黑糖珍奶。此刻,手中的黑糖珍奶已經不只是一杯飲料,而是跟上潮流的指標。

在人潮擁擠的雪州梳邦再也SS15區,更是成為黑糖珍奶進攻的目標,多達10家台灣品牌黑糖珍奶,包括鹿角巷、熊黑堂、吉龍糖、幸福堂相鄰矗立,而被網友戲稱為「奶茶巷」。

20190403_195953-1-640x360
Photo Credit:賴詠嘉
珍奶店前擠滿了排隊人潮,熱鬧情景持續至凌晨。

無論從上午至凌晨、陽光猛烈或滂沱大雨,幾家熱門的黑糖珍奶店前,總是排著長長的隊伍。

循著這波熱潮,我踏入這條奶茶巷,為好奇或正好就在排隊的你,來探尋黑糖珍珠鮮奶到底在紅什麼?

排隊男女:每款黑糖珍奶都要嘗

Yumi ,26歲,美容顧問

「我是從新加坡過來游玩的,新加坡暫時還沒有幸福堂,所以我很想喝,今天一下飛機就過來排隊,準備買幸福堂。我在新加坡時也試過排隊半個小時,買鹿角巷、老虎堂、品茶等品嚐,其實喝起來的味道差不多,但還是想試看。」

20190404_121244-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Ian,30歲,項目經理

「我之前試過幸福堂、鹿角巷,現在第一次來試熊黑堂。為了買黑糖珍珠鮮奶,我曾經與朋友輪流排隊半個小時。我覺得他們各有優點,幸福堂的珍珠比較好吃,老虎堂的鮮奶比較香。他們比起之前流行的珍珠奶茶貴了2令吉左右,但是因為這是用黑糖炒珍珠,珍珠會比較香。其實我覺得這些潮流都有一個壽命,當有新的品牌出現,原有品牌的潮流就不在了。至於我本身,幾個月後就不會再想排隊購買了,會去關注更新的潮流趨勢。 」

20190403_201218-640x360
Photo Credit:賴詠嘉

Darren,19歲,學生

「我是看臉書才知道有新的黑糖珍奶品牌開張了,今天就來嘗試。比起其他普通的珍奶,黑糖珍奶的珍珠比較好咬。不過我覺得兩三年後,大家對黑糖珍奶的熱衷就會平淡下來。」

3-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Rachel,39歲,會計

「我今天是下班吃了晚餐,經過就順路買一杯。我覺得這波潮流還會走一陣子,學生依靠家庭財務,他們的消費能力會比較強,我們上班族就會比較看緊錢。而且這些品牌主打不添加奶精,像是之前其他珍珠奶茶都有奶精,比較不健康。」

20190403_203500-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鹿角巷:競爭者圍攻 再創新潮流

鹿角巷是最早在大馬掀起這股熱潮的領頭羊,由台灣設計師邱茂庭於2013年5月在台灣桃園設立,打著創意美學的名號,先後以極光系列、黑糖鹿丸系列打響名堂。

這只台灣出生的小鹿迅速拓展到中國、加拿大、法國、日本,而在2017年初進駐我國,短短兩年已經在全國擁有33家分行。

20190405_121257-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在大馬,提起黑糖珍珠鮮奶,第一時間便會想起鹿角巷。

鹿角巷的大馬總代理貞偉笑稱,原先他心懷咖啡館夢,可是發現本地的咖啡館過多,後在機緣巧合下,被鹿角巷的品牌理念吸引,於是飛往台灣爭取大馬總代理權。

最終,憑著年輕人的衝勁及熱情,成功獲得台灣總部的青睞,貞偉也留在台灣接受了一個月的培訓,熟悉從派傳單、前台服務至沖泡飲料的流程,再回來新山設立第一家店鋪。

「當時鹿角巷還沒有黑糖鹿丸系列,我們是主打另一奶茶系列,直到2017年9月才研發出黑糖珍奶,當時我認為這是一股全新的熱潮。」

mmexport1554697068510-1
Photo Credit:賴詠嘉
鹿角巷的馬來西亞總代理貞偉一直堅信,黑糖珍奶能在本地掀起熱潮。

貞偉相信,黑糖珍奶能在大馬紅起來,「大馬人就是喜歡嘗試新鮮事物,但是又會害怕買到不好喝的飲料而猶豫。」

於是,貞偉準確抓住年輕人的好奇心理,「我們拍攝了當時最紅的甩肩舞,再套用流行語我覺得可以宣傳,結果這段影片一出,立刻爆紅,短短2天時間就超過10萬瀏覽量。」

自此,鹿角巷在新山一炮而紅,年輕人蜂擁而至,「他們來到店裡,只要對店員說出關鍵詞語我覺得可以,並播放甩肩舞影片,店員就會全體起舞,顧客就會拍攝並上傳到社交媒體,因此在網絡上一傳十、十傳百。」

截至目前,鹿角巷黑糖珍奶的最高銷售記錄是一天1400杯。

至於當初為何決定先從新山起家,而非大眾眼中的創業寶地吉隆坡?

「我本身是新山人,我也喜歡挑戰,我很有自信,在新店開張後,就能吸引人潮。」貞偉說。

於是,鹿角巷一鼓作氣從新山、馬六甲、怡保、居鑾,再進駐首都,發展至現有的規模。

其實如今的爆紅程度可說是出乎貞偉的意料,因為鹿角巷的初期銷售額曾經陷入低迷,最後靠著黑糖珍奶成功翻身。

「我預料到黑糖珍奶會紅,但是沒想到會紅得這麼快,原本我們預計第三年才會開始爆紅,因為我們在推出首兩個月的業績很差,每天只賣出100杯,與現在相差10倍。」

貞偉強調,品質與服務是鹿角巷的成功關鍵,鹿角巷的員工皆由95後至00後組成,以熱情活力迎客人,「我們把店員稱為小伙伴,希望'小伙伴'與鹿角巷一同成長,他們並非來打工,而是學習培養團隊精神。我們也會讓顧客聞茶,教導顧客分辨茶類,創造互動。」

除此,鹿角巷堅持每日手炒黑糖珍珠,每鍋必須不間斷攪拌熬煮2小時半。為了確保珍珠的最佳口感,倘若熬好的黑糖珍珠擱置了超過3小時,必會倒掉重煮。

眼看其他品牌來勢洶洶從後頭迎上,鹿角巷毫無怯意。

20190405_120902-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除了鮮奶及水果,鹿角巷的原材料皆從台灣進口。

「 我們可以創造這波風潮,也可以再創新一波風潮。我們的定位十分多元,創造新式茶飲就是我們的目標。」

貞偉強調,年輕人是未來市場的主導者,「我們不會為了吸引顧客,而推出買一送一的折扣優惠,現今年輕人追求的是品質,他們要的是爽。因此為了讓他們達到爽,我們今年的定位就是好玩又時尚。」

他透露,鹿角巷也正計劃與各式品牌聯手合作,包括服裝潮牌、冰淇淋及炸雞品牌,以及贊助多場演唱會,為顧客創造飲料以外的滿足感。

未來一年,貞偉計劃在巴生谷區域再開設30家分行,「每3至5公里就開設一家店,讓顧客更方便可以買到鹿角巷的飲料。」

幸福堂:後起之秀 突破自我

同樣來自台灣的幸福堂,於2018年1月創立,是這波黑糖熱潮的後起之秀,先後在中國、香港、加拿大、菲律賓等地落地生根,今年3月才抵馬開設第一家店面,就坐落在競爭激烈的奶茶街,與鹿角巷相鄰而立。

20190404_120452-crop-640x336
攝影:郭永杰
今年3月抵馬開設第一家店面的幸福堂,大受歡迎。

幸福堂以阿嫲的古法手炒黑糖為賣點,以溫情牌攻入大馬,開設以來,店外排隊的人潮不曾中斷,短短一個月,便創下單日3500杯的銷售量。

抵達幸福堂,距離營業時間中午12時,尚有15分鐘,店前已排起了長長的隊伍,而店員在透明玻璃門內,現場賣力地炒製黑糖珍珠。

大馬總代理曾瑋浩及鐘森澤解說,這是為了透明化製作過程,希望讓顧客對幸福堂的飲品多一份安心,也吸引排隊男女拍照打卡。

特別的是,幸福堂還設有抽籤櫃,讓客人在等待的當兒還能抽個簽。種種新意,讓幸福堂在社交媒體上話題不斷,成為網紅的新寵。

20190404_131333-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憑著創新想法,曾瑋浩及鐘森澤擊敗20多位競爭者,成功取得大馬總代理權。

曾瑋浩及鐘森澤是大學同窗,兩人在赴台灣旅遊時期,對當地的黑糖珍珠鮮奶念念不忘,於是畢業後,決定將記憶中的味道帶回大馬。

「我們向幸福堂台灣總部表達有意爭取總代理,並趁創辦人陳泳良來馬,向他講解我們的理念。」

儘管總代理之位競爭激烈,兩人還是憑著創新想法,從20多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幸福堂十分注重品牌的形象與行銷,我們年輕人比較跟得上這項理念,思想比較守舊的人,不可能投入大量資源在網絡行銷。」

他們表示,黑糖珍奶在飲食業中發展迅速,因此步伐要快,他們談妥代理權後,僅用短暫2個月,投入了400萬令吉,便將幸福堂設立起來了。 「大馬越來越多競爭者出現,我們要確保這個品牌不會隔太久才出現在大馬。」

mmexport1554697095996-1
Photo Credit:賴詠嘉
幸福堂的特色在於,在頂部撒上黑糖並炙燒,形成脆口的黑糖碎。

頂著在台灣日售超出6000杯的光環,幸福堂在試營運的首日便賣至斷貨,每個時段更是限定數量,避免讓顧客大排長龍後卻買不到。如此受歡迎的情景,其實早在兩人的預計中。

「大馬人每年到訪台灣的次數不少,又很喜歡這類飲料,因此很多人對幸福堂品牌已經有所認知,加上國外品牌佔優勢,人們會比較好奇想嘗試。」

儘管瑋浩及森澤預測,黑糖珍奶的熱度將如同初代珍珠奶茶,能延燒5至10年以上,但他們依然必須不斷創新,抓住大眾的心。

「這股潮流並非由我們所定的,得視乎市場的需求,當越來越多相同品牌進來,競爭越激烈,我們就必須定時推出新的產品,不久後也會推出黑糖珍珠口味的冰淇淋,以便品牌的熱度可以一直延續。我們目前也提供多達17款飲料。」

他們也透露,幸福堂將在今年7月,在巴生谷一帶,以及檳城、怡保、馬六甲、新山開設多達15家分店,將幸福傳遞給更多人。

20190407_133142-640x336
Photo Credit:賴詠嘉
從心理學角度,人天生排斥排隊的痛苦,除非前方有充滿吸引力的事物。

本文獲馬來西亞訪問網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黑糖珍珠鮮奶熱潮席捲大馬,到底在紅什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