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座世界工廠》:工業化讓中國脫胎換骨,非洲也能複製成功典範嗎?

《下一座世界工廠》:工業化讓中國脫胎換骨,非洲也能複製成功典範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洲的工業化肯定有其黑暗的一面,但另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非洲的工業化進程肯定也與中國不同。非洲國家在經濟、政治、社會等方面都異於中國。儘管在任何地方設廠都會促成一系列可預期的改變(從收入的增加到勞力方面的醜聞等等),但那些變化的形式、順序、樣貌卻有顯著的差異。

文:孫轅

第一汽車從我二十五年前第一次坐上汽車的那一刻至今,已經有長足的發展。該公司在全球七十個國家共售出一千八百萬台以上的汽車,僱用了十二萬名員工。那個在中蘇計畫下誕生的傻孩子,後來在德國資金的拯救下成長茁壯,如今來到非洲建廠。

中國在非洲設廠,將為非洲人創造廣泛的榮景,並引導中國經濟的一大部分跨入下一階段的全球成長。這將使非洲脫貧致富,在生活水準上創造出巨大又持久的改變。當然,如今的非洲不再是普遍貧窮的狀態,而是充滿前景及希望的地方。研究估計,未來十年全球成長最快的十個國家中,將有八個來自非洲大陸。然而,就像以刻板印象把非洲描述成可憐、無望的赤貧狀態是錯的,忽視世上仍有五億以上的貧困人口位於非洲也是不對的。過去五十年間,非洲一直是西方國家測試扶貧理念的主要試驗場。當然,西方國家在教育兒童等方面所提供的發展計畫固然重要,但那些措施畢竟無法創造出一億個就業機會,也無法讓五億人口脫貧。如果我們真的想在這片廣大的非洲大陸上普遍提高生活水準,現在應該是改換其他方法的時候了。如今看來,那個新妙方已經開始進駐非洲:開設工廠。

工廠是銜接現今的世界工廠(中國)及下個世界工廠(非洲)的橋梁。過去十五年間,許多中國的工廠因成本攀升而紛紛離開中國,轉往非洲。二○○○年,中國企業在非洲僅做了兩筆投資,如今則是每年做數百筆投資。最近我在全球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與同仁一起領導了一個大規模的研究專案,探索中國在非洲的投資。我們實地走訪了八個非洲國家,找到一千五百多家在當地從事製造業的中國公司。有些公司是受到奈及利亞等國快速成長的內需市場所吸引,這些國家的人口預計將在二○五○年前超越美國。汽車製造商、建材製造商、消費品製造商紛紛進入非洲市場,以期分一杯羹。還有一些中國公司是採用不同的商業模式:它們善用非洲較低的勞力成本來生產產品,以出口到已開發市場。在賴索托,中國成衣廠為柯爾百貨(Kohl's)生產瑜伽褲、為李維(Levi's)生產牛仔褲、為銳跑(Reebok)生產運動服。賴索托的產出幾乎全以貨櫃運送到美國消費者的手中。

這波工廠的搬遷很重要,因為工廠大量湧入非洲時,榮景很快也會隨之而來。從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初期的英國,到十九世紀的美國,再到二十世紀的日本和其他亞洲國家,工廠已經改造了整個經濟結構,把經濟提升到一個持久的財富新水準。那是因為製造業異於農業和服務業,它可以吸收大量的勞力,以高效率的方式參與全球經濟。那也是因為在個人層面上,工業化使那些原本深陷在地方交易體系中的農民,得以在全球經濟中搖身變成消費者和生產者。工業化是中國在三十年內從貧窮落後的國家轉變成世界一大經濟體的關鍵。非洲藉由成為下一座世界工廠,也可以複製中國的成功典範。

當然,製造業的崛起不見得全是可喜可賀的事。當你貼近觀察時,往往會發現醜陋的一面。我在非洲遇到的一些中國工廠老闆確實令人髮指。許多老闆有種族歧視的心態,還有很多人對行賄毫不猶豫。不少人在公共場所隨地吐痰、酗酒、嫖妓無數。他們的行為也釀成了後果:誠如本書收錄的故事所示,他們的行賄影響了地方政府的正常運作,工廠對環境的破壞影響了非洲空氣和水源的品質,他們對員工的不善待遇不僅影響當地的工資,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導致員工賠上性命。中國毫無節制的經濟擴張,本身就是一個可怕的實例,已經為社會和環境帶來嚴重的後果(例如腐敗醜聞頻傳、霧霾空汙)。工業化的強大威力不僅帶來了榮景,也帶來了傷害,這些現象如今在非洲已經顯而易見。

非洲的工業化肯定有其黑暗的一面,但另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非洲的工業化進程肯定也與中國不同。非洲國家在經濟、政治、社會等方面都異於中國。儘管在任何地方設廠都會促成一系列可預期的改變(從收入的增加到勞力方面的醜聞等等),但那些變化的形式、順序、樣貌卻有顯著的差異。在奈及利亞,工業化的進程是由自由媒體的報導塑造出來的。在賴索托,工業化是由強大的工會運動塑造出來的。在肯亞,工業化是由部落和種族忠誠塑造出來的—這些東西在中國基本上都不存在。事實上,中國投資者與非洲大量參與者(勞工、供應商、經銷商、政府、媒體)的接觸中,會創造出新型的組織、夥伴關係、權力結構。藉由這個流程,非洲不僅有機會複製以前那種工業化,也可以進一步改善舊有的模式——即使這無法消除發展與民主之間、經濟成長和環境保育之間看似無可避免的取捨,但至少可以減少那些取捨所造成的遺憾。所以,也許主題是舊的,但故事是新的。

這本書就是在探討那個故事,主要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帶大家走進非洲的中國工廠,一窺內部的真實狀況。第二部是探討這些工廠正在經濟、政治、社會面開創的種種可能性。第一部是從中國在非洲製造業的投資基礎開始談起:中國在哪裡開設了哪種工廠、誰擁有那些工廠、那些工廠製造什麼、他們到當地設廠的始末、如何獲利等等。我們將會看到經營這些工廠的中國老闆,瞭解那些讓他們離鄉背井蓬勃發展的商業模式。儘管機器人技術的興起以及全面自動化生產的可能性是當今的熱門話題,傳統的工廠模式是靠人力製造有形的產品,那種模式依然健在,依然有許多獲利可圖,那也是驅動中國企業主到非洲設廠的商業邏輯。儘管西方的媒體常以恐懼及難以置信的口吻來報導中國政府主導的非洲大規模投資及援助,但大體上來說,這些製造業的企業家與中國政府主導的那些投資和援助幾乎沒有關係。

這些私人投資者不太關心地緣政治,他們是為了自家企業的經濟效益而前往當地設廠,受到各自人生歷練的動能所推動。他們是所謂「雁行理論」(flying geese theory)的實體化身。雁行理論預測,當成群的工廠從一個國家遷移到另一個國家,像雁鳥般長距離地遷徙時,工業化就會發生。這是企業家賭上畢生積蓄(有時甚至賭上性命),前往幾乎不懂當地語言或文化的海外地區開創事業的大膽冒險。我訪問的那些企業家都是強悍、堅韌、苦幹實幹的冒險人物——這讓人不禁想起,最大膽的創業形式其實是存在遠離矽谷空調辦公室的地方。

本書的第二部探討工業化為非洲帶來的種種可能性:充分就業、一批土生土長的工廠主、一套更有效的制度、一條讓邊緣化經濟邁向榮景的道路。這些都是世界其他地區透過工業化實現的真實狀況。對非洲來說,在目前這個早期階段,還無法保證達到那樣的成果,但已經出現許多端倪。從這些開端,我們可以感覺到發展不是線性的、明確的或可預測的。這挑戰了我們對發展的刻板印象:我們以為發展應該是由聯合國或援助組織之類的權威單位,或甚至運作良好的政府來規劃、協調、監控的。

然而,我在本書中描述了各種非洲人的生活,從裝配線上的輪班勞工到制定國家政策的政府高官,他們的生活顯示,非洲的工業化是一種同時經歷、協商、落實的過程。這些人的生活即使開放接納各種新的可能性,依然會受到新勢力的限制。我們在後面會看到一位女性第一次出外工作,一位企業家拚命想完成第一張大客戶的訂單,一位政府官員試圖以一種新的方式為民服務。儘管新的壓力和限制(不良的老闆、不合理的客戶、苛刻的投資者)對他們產生很大的衝擊,但他們都努力尋求新的可能性。有些人成功,許多人失敗了。他們的付出時而大膽,時而可憫,時而迷人,時而悲慘,時而令人難以置信。這些都是工業化的實踐——受到不確定性的衝擊,但同時又受到希望指引的流程。

在本書中,我將深入探索四個國家:奈及利亞、賴索托、肯亞、衣索比亞。我會在整本書中引用全非洲的統計資料,但是這四個迥異的國家可以讓我們瞭解非洲豐富的多樣性,又不至於遺漏其獨到的特色。以任何標準來看,奈及利亞都是一個龐然大國:它是非洲大陸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最大的經濟體。奈及利亞著名小說家奇努阿・阿切貝(Chinua Achebe)的描述或許最為貼切:「明顯的多民族、多語言、多宗教,有些混亂。」石油主宰著奈及利亞的經濟,但旺盛的創業精神隨處可見,也在每個人的血液中竄流,從在擁擠的車流中神奇地冒出來的街頭小販,到奈及利亞出生的非洲首富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都是如此。隨著中國企業家以愈來愈低的價格搶進大眾市場,他們對消費者需求的迅速反應可說是奈及利亞那些中國工廠的競爭利器。

約莫四千五百英里外的賴索托,是一個隱身在非洲南部高地的小國,幾乎各方面都和奈及利亞相反。賴索托地處內陸,周圍完全被遠比它龐大的南非所包圍,天然資源稀少,人口僅兩百萬。在資源稀少下,它還必須與全球第三高的愛滋病感染率對抗。即便在這裡,中國工廠也找到很好的利基市場,因為賴索托在美國的貿易政策下享有優惠的地位。因此,賴索托已成為全球供應鏈上的一個環節,大量生產及輸出美國隨處可見的瑜伽褲和T恤。

肯亞也與奈及利亞和賴索托截然不同,它是東非的第一大經濟體,以自有的創業及創新品牌著稱。儘管青年失業率和鄰國索馬利亞的安全問題令人擔憂,但肯亞的GDP在過去五年間一直維持每年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六的穩健成長,其迅速崛起的科技業也為首都奈洛比贏得「矽原」(Silicon Savannah)的封號。在這裡,不少中國公司也嘗試創新,把新技術引進肯亞市場,並與當地的政府實驗新的合作關係。

最後,是位於肯亞北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的衣索比亞,那是唯一從未遭到歐洲列強殖民的非洲國家。然而,過去二十五年間,該國的上億人口經歷了長達十年的嚴重饑荒。一九七○年代,馬克思主義殘暴的獨裁統治也在當地造成「紅色恐怖」。所以,過去幾十年間,衣索比亞是處於重新振作起來的狀態。如今的衣索比亞是以一種漸進的方式逐漸轉型為市場經濟,對許多產業實行嚴格的資本管制,並成立國家獨占事業,這種模式幾乎和中國如出一轍。這也難怪中國企業在那裡經營時覺得特別熟悉,除了打造經濟特區以外,也投資於衣索比亞政府視為優先考量的行業。

這四個國家加總起來,絕對無法代表非洲的全貌,但它們確實涵蓋了幾個重要的面向:大、中、小國;東非、西非、南非;資源豐富、資源貧瘠、資源中等的經濟體。儘管背景迥異,但它們有一個共通點:中國工廠正在當地扎根,我們需要好好關注。

那天我佇立在第一汽車的院子時,頓時感到謙卑渺小。一直以來,我致力投入發展工作——教導孩子、為捐助者和全球援助組織提供諮詢。然而,自從上次在納米比亞與那位白手起家的中國人共進那場奇怪的晚餐以來,我就一直懷疑這些行動放在整體大局中是否仍有意義。那些投入是必要的、良善的,甚至基於種種理由也是崇高的,卻無法促成非洲的發展。站在那個藍白相間的工廠裡,聽著機器的轟鳴聲,我終於明白非洲的未來有賴工業化。工業化將使非洲追隨著日本、韓國、台灣、中國的腳步,善用其迅速成長的人口,發展世界級的企業,提高多數民眾的生活水準。非洲脫離赤貧的人數只要達到中國過去三十年間脫貧人口的一半,就足以讓貧窮在非洲大陸消失。對非洲近四億的人口來說,這代表能否溫飽、能否就業、能否送孩子上學的差別,可說是最高等級的人類成就。

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中國創立了價值兩千五百億美元的新發展機構〔其中包括「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 帶頭重新塑造全球發展體制。但此刻我們應當謹記一點:這裡的開發是大寫的Development,這種開發鮮少普遍滲透到日常生活中,還不足以用小寫的development稱之。也就是說,如果這些新的機構真要徹底改變我們協助窮國開創榮景的方式,它們需要意識到「發展」根本上是有賴工業化的。在加速非洲的工業化以及協助許多非洲人轉型方面,發展機構確實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它們不是承擔重責大任的主角。對非洲的未來而言,最重要的是那些不覺得自己是在開發的人所做的事:那些來非洲只為了發財的粗俗中國老闆,那些從打零工開始慢慢晉升到管理整家工廠的好勝非洲工人。他們的努力徹底改造了非洲的經濟結構,促進高效率製造業的發展。那將可以達到過去半世紀以來那些立意良善的援助計畫想做、卻達不到的目標:協助非洲脫貧、改善教育和衛生。這些人正在非洲引爆一場工業革命,這場革命將使非洲取代中國,成為下一座世界工廠。接下來,讓我們來見見其中的一些人。

相關書摘 ▶《下一座世界工廠》:從中國遷移至非洲的製造業,若想本土化需要什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下一座世界工廠:黑土變黃金,未來全球經濟引擎與商戰必爭之地——非洲》,寶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孫轅

卸下「世界工廠」稱號的中國
湧進中資而迅速壯大的非洲
是脫貧致富的機遇,還是困難未知的風險?
看中國商人如何「製造」新非洲!

非洲的工業革命,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想法
未來十年全球成長最快的十個國家中,將有八個來自非洲大陸

近年來,中國投資非洲製造業的數量快速增長,已成為非洲最大的外國貿易夥伴、最大的基礎設施融資國,也是海外直接投資成長最快的金源。中國企業家爭先恐後地湧入非洲大陸設廠,這股投資熱潮正重塑這塊土地的面貌。

這個昔日的製造業強國為何選擇非洲?這是否又是另一起外國勢力強奪資源的案例?作者橫跨非洲大陸、訪談近五十位中國企業家,揭示非洲潛在的發展動能遠比我們想像的更為巨大且富含潛力,而中國的投資也改造了非洲的經濟與社會,提供數百萬非洲人生平第一份正式工作,更培養出新世代的非洲創業者。

雖然中國工廠的進駐也帶來無數隱憂:貪污腐敗的官僚主義、種族歧視造成的不平等待遇、走私猖獗⋯⋯,非洲當地政府不夠健全的治理與工業化發展階段必經的痛苦與磨合,皆是非洲邁向工業化之路的阻礙,但在希望與挫敗夾雜之中,非洲蛻變成長的可能性將被淬煉出來。

是落伍的發展模式,還是全面提升社會水準的持久之道?

從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初期的英國,到十九世紀的美國,再到二十世紀的日本和其他亞洲國家,從這些國家的崛起可以窺見:製造業足以改造整個經濟結構,提升國家與個人的財富水準,工業化正是中國在三十年內從貧窮落後的國家轉變成世界一大經濟體的關鍵,而非洲藉由成為下一座世界工廠,也可以複製中國的成功典範,從追隨者一躍成為領頭羊。

《下一座世界工廠》第一部帶大家走進非洲的中國工廠,一窺內部的真實狀況。第二部探討這些工廠在經濟、政治、社會面開創的種種可能性。結合實地探訪研究與引人入勝的故事,佐以精闢的商業與經濟理論分析,帶領讀者重新審視非洲於未來全球經濟中的角色定位,以及蘊藏其中的廣大商機。

本書特色

  1. 作者在本書的每一章都以生動的個人故事開場,讓原本顯得生硬枯燥的經濟與政治議題,多了許多在地故事與當地人文觀點,相當具有可讀性。
  2. 作者的文筆十分流暢,講故事的功力十分高超,每個故事的呈現,不論是中國商人、非洲工人、貧窮學生,或是作者自己的親身經歷,都講得恰到好處,讓我們得以從不同人物的角度,窺見非洲成為「下一座世界工廠」的可能性與所面臨的挑戰。
  3. 本書在中國「錢進非洲」的探討中,一反以中國為主的觀點,而是以非洲本位作為出發點,來剖析非洲作為下一個世界工廠對於非洲本身與全球經貿的重要性,在觀點與切入角度上相當令人耳目一新。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寶鼎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