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論壇在質疑中開幕:美印日都未出席,瑞士簽了備忘錄

「一帶一路」論壇在質疑中開幕:美印日都未出席,瑞士簽了備忘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學者分析,「一帶一路」的目的是企圖主導以及建立一套以中國為核心的制度,使各國與中國合作後形成一個互賴關係,某種程度是中國要重整世界政局。

(圖為2017年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論壇習近平發表演說)

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今(25)日起舉行,有37國領袖出席,但美國、印度、日本都沒派代表出席,日前討論要「團結抗中」的歐盟仍有部分國家出席,瑞士將和中國簽署備忘錄,亞洲則有馬來西亞、泰國、寮國將強化雙邊合作,由於近來參與一帶一路的多個國家爆發債務問題及遭中國主導經建合作,這場峰會在「質疑中開幕」。

歐盟內部分歧嚴重,瑞士將加入

(中央社)這是近一個月來歐洲和中國第3次正面交手,面對亟思展現全球影響力的中國,歐洲各國立場分歧,更添情勢複雜性。

儘管部分歐洲聯盟(EU)成員國領袖「不合群」,選擇親赴北京出席論壇,但其中以樂於惹惱布魯塞爾當局的疑歐派和民粹主義者占多數,包括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和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選擇到北京「共襄盛舉」的還有缺乏資金的歐洲國家領導人。

德國、法國和多數歐盟國家僅派遣部長級官員出席,一些外交官員私底下對破壞歐盟團結對抗中國的成員國不假辭色,一名歐盟資深外交官告訴《法新社》:「成員國間的關係趨於複雜的風險很高。」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個月訪問歐洲三國,重頭戲即是與義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使義大利開七大工業國集團(G7)先例,此舉惹火華府和多數歐盟成員國。不過一些中國觀察家和官員認為,沒有必要誇大北京在義大利取得的「突破」。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指出:「義大利的例子比較像是聯合政府當局向歐盟比中指。如果有個別成員國試圖利用一帶一路倡議對歐盟或其他成員國施壓,北京將會非常樂於配合。」

緊接在習近平後,中國總理李克強也赴歐。儘管布魯塞爾宣稱,說服李克強簽署聯合聲明並承諾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是歐盟一大勝利,但李克強隨後在克羅埃西亞出席由12個歐盟成員國和5個巴爾幹半島國家,加上中國所組成的17+1高峰會,藉此平台擴大、深化「一帶一路」在歐洲的發展。

其中一個共同計畫就是連接中國擁有的希臘彼里夫斯港(Piraeus)和歐洲的心臟地帶,並由中國企業和勞工建設巴爾幹半島境內多數基礎設施。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主要是為了出口過剩產能,智庫「歐洲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ECIPE)學者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指出,

「一帶一路」倡議常被視為中國擴大自身影響力的灘頭堡,但這終究不是諾曼第登陸,而是(發放)折價券,與其說「一帶一路」是外交倡議,不如說是「低價傾銷」,中國好像在說,我們有很多水泥、營建設備和勞工。我們真的可以為你們蓋點東西。

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擴大政治影響力,歐洲有被分化的危險,讓歐洲各國高度警覺,無論如何,歐盟仍有可能團結,讓北京不悅,2年前,首度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上,許多歐盟成員國即拒絕簽署中國提出的貿易聲明。

另外,以中國作為第3大貿易夥伴,經貿關係密切的瑞士,聯邦總統毛瑞爾(Ueli Maurer)也率領代表團會出席一帶一路論壇,並簽署合作備忘錄。

瑞士加入一帶一路引發國內的反彈,聯邦議員莫里納(Fabian Molina)表示,歐盟的中國政策正逐漸走向一致,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將破壞歐盟努力,造成的傷害大於瑞士的銀行與保險業所得到的好處,中國視瑞士為進入歐洲的門戶,瑞士不能太天真,只看到眼前的好處,不顧中國的政治和軍事目的,另外超過100萬維吾爾人被中國關進集中營,呼籲總統會晤中國時關心人權問題。

泰國、寮國迎來「鐵路」,馬來西亞將提高貿易和公共交通合作

根據《星洲日報》報導,大馬油棕局(MPOB)與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CFNA)為了提高棕櫚油貿易合作,將簽署相關備忘錄;另一項備忘錄由馬來西亞投資發展局(MIDA)與中國交通建設公司簽署,將加強與東鐵相關合作及發展工業園、物流中心、基礎設施和公共交通樞紐等計畫。

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將見證馬中兩國簽署上述兩項備忘錄,並發表「鞏固政策,建立更緊密合作關係」的演說,另外馬哈迪也將參觀華為展示研發中心,由於大馬放眼在3年內落實5G科技,是否採用華為技術備受矚目。

大馬外交部指出,馬哈迪出席顯示大馬持續支持一帶一路倡議,尤其是基礎發展議題,包括政策合作、基礎建設發展、金融合作及兩國人民連結等。

泰國、寮國和中國的官員也將在論壇中簽署合作備忘錄,建立連結中國、寮國和泰國的鐵路網。

《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和《民族報(The Nation)》報導,外交部國際經濟事務司司長維拉婉(Vilawan Mangklathanakul)表示,論壇期間,泰國將和寮國及中國簽署合作備忘錄,建立連結三個國家的鐵路網,計畫還包括一座橫跨湄公河、連結泰國廊開府和寮國首都永珍(Vientiane)的橋梁。

維拉婉表示,總理帕拉育屆時將和習近平及李克強會面,討論東南亞和中國如何進一步合作,包括2025東協連結總體計畫(MPAC 2025)以及伊洛瓦底江、昭披耶河、湄公河經濟合作策略總體計畫(ACMECS Master Plan),希望讓這兩個計畫連結一帶一路,促進泰國東部經濟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能夠成為區域的供應鏈和運輸中心。

各界憂心「機運與陷阱」同時並存的一帶一路

《新頭殼》報導,中國在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後,這個1萬億美元的貿易、投資和基礎設施項目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外交政策招牌專案,中國已經向60多個國家提供了將近7千億美元的投資或貸款。

《BBC》報導,中國官方統計,截至2019年3月底,中國已與125個國家簽署不同的合作協議,這些國家的GDP佔全球的36%,是世界總人口的六成。

連續兩屆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習近平都親自出席,外界分析這是習任內最重要的外交核心政策。有學者分析,「一帶一路」的目的是企圖主導以及建立一套以中國為核心的制度,使各國與中國合作後形成一個互賴關係,但互賴結構是合作國對中國的高度依賴,「某種程度是中國要重整世界政局。」

《新頭殼》報導,不過仍有多國對於與中國合作持保留態度,例如印度就連續兩屆拒絶參加,而美國2年前派出白宮官員出席首屆論壇,今年則完全缺席,並批評「一帶一路」倡議是「虛榮計劃」。

批評人士認為,這個龐大的投資項目可以很容易就被當成槓桿,擴大政治和地緣戰略影響,而那些接收貸款的國家有可能陷入債務陷阱,因此美國對此越來越感到不安,《自由時報》報導,近來參與一帶一路國家中,已有多國爆發嚴重債務問題,及經建合作主導權被控在中國手中,形成殖民地的主權爭議,導致有外媒批評,這場峰會是在「質疑中開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