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事件】的士司機侵犯藝人私隱權,政府有責任協助當事人

【安心事件】的士司機侵犯藝人私隱權,政府有責任協助當事人
Photo Credit: nolifebeforecoffe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外國有關狗仔隊侵犯私隱的案例,今次「安心事件」中的士司機的把影片交給傳媒,實在難以稱得上是為了公眾利益。政府有責任向當事人給予援手,立即執法或代其尋求法律濟助,保障其私隱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K、腸

明星都是人,做藝人並不等於要讓私生活受大眾審議。

的士為了防止罪案等理由在車內裝攝錄機,本來無可厚非。但片段影到乘客的樣貌,可用以識別乘客的身分,即構成《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稱《條例》)定義下的「個人資料」。《條例》附件1列出的《保障資料原則》,規定任何個人資料的收集和使用,必須是為了合法目的、合理而且符合比例。但的士司機將包含個人資料的攝錄片段賣給《蘋果日報》公之於世,是未經乘客同意地將個人資料用於不合法的目的,表面看來已明顯違反私隱。

事實上,根據外國有關狗仔隊侵犯私隱的案例,今次的士司機把車內影片交給傳媒的行為,實在難以稱得上是為了公眾利益。政府有責任向當事人給予援手,立即執法或代其尋求法律濟助,保障其私隱權。

私隱不止法例,亦有普通法規定

這次事件嚴重之處,在於的士司機與乘客之間本來就有合約關係,所以前者在普通法下明顯對後者負有保密責任(duty of confidence)。的士司機把影片交予傳媒公開,屬於經典的破壞保密責任(breach of confidence)的行為。無論如何,在Campbell案中英國法庭就清楚解釋了現代的信用法律,必須考慮作為人權的私隱權,所以適用範圍更闊:「只要乙在相關情況下可合理地期望其私隱應受甲尊重,甲法律上則對乙有保密責任。」[1]

香港法院於2014年藝人馬賽申請禁制艷舞視頻片段及照片的案件中,亦確認了此「合理私隱期望」的普通法原則。[2]

法律唯一的考慮,是客觀上,合理的人身處於乙的處境,會否期望有關資料不被公開。這個標準是在充分顧及當事人個人特質後所作的作客觀判斷。[3]在「安心事件」上,的士司機把車廂內的攝錄畫面公開,在未經事主同意的情況下,直接把許志安及黃心穎的私人關係公開,明顯是完完全全破壞信用及私隱。

一旦以上確立,法庭便須考慮私隱權與資訊自由權的平衡。「吹哨者」也好、傳媒也好,往往抗辯稱事件涉及公眾利益。在這方面,大眾單純會感興趣或有捉姦慾望云云,絕對不是法律認可的公眾利益。當然,如果某某曾故意誤導公眾,或依賴其家庭生活招搖撞騙等等,又或其情慾關係使政策傾斜或涉及貪污,或許會有若干公眾利益支持公開其私生活,以正視聽[4],但法律上,婚姻其中一方發生外遇,不一定等於他們一直向公眾展現的長期、忠誠關係是需要戳破的假象,更遑論記者或其他人可以此為藉口侵犯他們性生活方面的私隱。[5]

在法律上,就算你犯下滔天大罪,亦不會失去法律保護,包括私隱法例的保護[6],更何況黃心穎及許志安並沒有犯罪?

國家應保障人民私生活

英國法院在Mosley一案中亦指明,自2004年Campbell案起,人權法高度重視任何人不受干預或譴責下進行其私生活的權利,而性生活正是人類私生活其中最重要一環:因此,私隱權對國家及法庭施加正面責任,向(性)私隱受侵犯的受害者提供濟助,包括命令禁止發佈有關受私隱權保障的資料及賠償。[7]

法庭表明:「國家或傳媒無權公開情慾關係,不論動機是好色還是想作道德審判。法官或傳媒更無權以個人品味或因道德上反對某類性行為而減損人權……以人權為核心的法律就是要確保個別記者或法官不會因為認為行為可恥或與道德及宗教道理相違,而令法律濟助被拒絕。」[8]

CC v AB案的背景是一個妻子的外遇對象入稟,要求丈夫不要向傳媒公開已完結的感情關係,理由是出軌者的妻子飽受壓力及焦慮所困擾、亦有兒女,大家都想向前看了。雖然法庭都覺得此訴訟看來並沒有說服力,但有鑑於丈夫一方為了報復和金錢利益,不斷威脅公開此段婚外情,裁定丈夫沒有權在媒體或網上公開妻子外遇對象的私隱。法官多次申明,他不能因個人對外遇的看法影響判斷,而要從個人權利的角度平衡雙方權益;法律原則不可能僅僅因為一個人外遇而徹底剝奪其私隱權。

Mosley案的背景則是身為國際汽車聯盟主席的原告,被偷拍到參加以cosplay納粹為主題的多人性交派對。該案的法官同樣指出,無論社會是否認同這些性行為,都不能拒絕相關人士的(性)私隱權。

所以問題不是涉事藝人是否「抵幫」,而是如果忽視了相關案例和人權法的精神,香港私隱保護的法例將變得形同虛設。今天大家正義凛然地捉姦,表面上似乎大快人心,但他朝受害的藝人或名人,可能是健度狀況、親密關係、財政狀況也被無理非法公開。假如公眾對私隱權沒有足夠認識,受害者甚至可能只因為其名人的身分,連採取法律行為亦受人誹議。

藝人有什麼途徑追究?

正如英國法庭在Mosley案中正確指出,政府(在這意義下包括法庭)的責任不止於避免主動侵犯私隱,亦有正面責任積極保護人民的私隱權,並協助受害者追究侵權者。

由於的士司機及《蘋果日報》披露藝人私生活,或已違反了以上法律原則,藝人可考慮申請禁制令,並向濫用其個人資料的的士司機追究損失,包括索取違反保密責任的賠償。另一方面,盛傳的士司機以超過100萬元價錢將片段賣給蘋果日報,如果屬實,依《條例》亦可課予刑責:譬如第64條寫明,未經當事人同意披露其個人資料以獲取金錢回報,或「該項披露導致該當事人蒙受心理傷害」,均屬犯罪,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處罰款100萬元及監禁5年。

除了的士司機,《蘋果日報》當然亦可能會因侵犯私隱而被民事起訴——《蘋果日報》屬於《條例》下的資料使用者,若僱員知情則僱主有責,除非有證據證明僱主知情而已採取一切切實可行的行動。[9]

其實最終都是希望眾人尊重大家各自的私生活,給予眾人更多的空間,不必做道德判官。

註︰

  1. Campbell v Mirror Group Newspapers Ltd [2004] UKHL 22
  2. Sima Sai Er v Next Magazine Publishing Ltd And Others HCA 1500/2014
  3. Campbell v Mirror Group Newspapers Ltd [2004] UKHL 22, citing P v D [2000] 2 NZLR 591
  4. CC v AB [2006] EWHC 3083 (QB), [52]
  5. PJS v News Group Newspapers [2016] UKSC 26
  6. Mosley v United Kingdom [2011] 53 E.H.R.R. 30, [118]
  7. Mosley v News Group Newspapers [2008] EWHC 1777 (QB), [125],另參見 CC v AB [2006] EWHC 3083 (QB), [21]-[22]
  8. Mosley v News Group Newspapers [2008] EWHC 1777 (QB), [125]-[131],同樣見 C v AB [2006] EWHC 3083 (QB), [25]-[28]
  9. 《條例》第65條、Jiang Enzhu v Lau Wai Hing [2000] 1 HKLRD 121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