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教改是場災難浩劫?知識份子別誤判了弱勢學生的真實需求

30年教改是場災難浩劫?知識份子別誤判了弱勢學生的真實需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玉東國中的王嘉納老師觀點來看,有些孩子真的沒辦法在課業上衝刺,甚至背會幾個英文單字都要花上一兩天,與其讓這些孩子在教室趴在桌上,不如讓他們拿起木槌敲敲打打的贏回自己的人生。

文:唐宇新

「孩子們,你們不要學飛!」

「我們以前在外面飛,都要擔心被小朋友用彈弓打下來,還要挨餓受凍。你看,我們現在多棒啊?住在籠子裡多安全啊?主人還會幫我們準備飼料呢!」

各位有印象的話,應該會記得這個鴿子的笑話。這是一段住在籠裡的鴿子與外頭自由自在的麻雀的現代寓言,用最簡單的鳥話讓學生們知道世界上每個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樣。

「聯考時代讓我們這群『迂腐的上一代』真正懷念的價值叫做『努力』。 」當這類的反教育改革聲浪出現時,我也常跟我的學生講「台灣其實還有很多人活在一兩百年前,那種以為在滿清政府統治下只要認真讀書,就可以藉由通過科舉考試成為一個了不起官員的人。」我的學生會回過頭問我「老師,那一兩百多年前的人們怎麼考試?怎麼了不起?」我的答案卻是八國聯軍、清日甲午戰爭這兩個影響中國最大的戰役。

相信你也會跟學生一樣問我為什麼科舉與這兩場讓滿人失去中國統治權的戰爭有什麼關係。且先以〈30年教改是場災難浩劫,摧毀最烈的就是「努力」這價值觀〉此文觀點來看問題好了,文中極度推崇聯考制度,提到了弱勢的孩子只要能認真讀書,就能夠如阿扁一樣考上法律系,然後出人頭地。

這時我們必須思考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不是每個法律系畢業的孩子都出人頭地了?」就以台灣環境中有法律系的大學院校以及研究所而言,我們每年製造了多少的法律系畢業生,但有多少人真的如意成為枝頭鳳凰?

並沒有!

這時候我又得要把論點拉回到影響清人失去中國統治權的那兩場戰爭,然後與日本的明治維新做一個比較,就是我們必須從歷史觀點中看自己的落失,然後在談改革的成敗。

中國在八國聯軍之後積極的尋求改變,無論是軍事設備與士兵訓練上都積極的尋求現代化,同時也派遣了很多的小留學生前往歐美學習新知。不過在中國境內卻仍實施著所謂的舊教育、舊科舉,考試的科目仍是以經書為主,纂述也不過八股而已。相同的就是普天之下的中國人仍是在讀所謂的舊知識,整個社會倚仗著舊知識來面對一個極度進化的年代。

日本則在看到中國八國聯軍之役後加上美國黑船開國門事件,迫使整個帝國改變,廢除社會制度、西式教育、歐式生活、槍砲彈藥等等,在日俄戰爭中大勝之後國情一百八十度轉彎,蕞爾小國的日本就此成為東方邪惡軸心國的一份子。

這後面的故事不用多說,我想大家印象猶新,因為大學考招剛結束而已,相信課本都寫得很清楚。不過卻很少孩子拿這兩個國家在改革上做一個比對,因為考試不會考,所以會了也沒必要。

然而,這只是驗證了一個觀點「不是每個認真的人都能夠出人頭地」,就以當時滿清政府的國家來比當時日本帝國政府的預算,那簡直就是全雞大餐與雞肋一隻在做比較而已。然而吃雞肋的贏了吃全雞大餐的事實,不過就差在精緻性而已,以日本帝國當年的改革來看是全方位精緻性的執行,而滿清政府的改革卻只是在軍備上做改良而已,整體國民的素質並沒有改善。

但,我也必須提一點來回應「 讓弱勢的孩子不勞而獲,不是什麼值得說嘴的事,更不是值得追求的價值。招聯會的論述,儘管成功讓大家在『我們要挽回弱勢生的弱勢』這個錯誤的共同基礎上爭辯 。」

不過我卻必須先從弱勢的觀點與定義上先做聲明,畢竟多數人看「弱勢」是從國家大數據中看,並不是以這群孩子的視角看。

全台中低收入戶約34萬人,佔1.44% (衛生福利部,2019),一個看起來佔台灣總人口只有1.44%的數據其實並不是全然代表所謂的弱勢,畢竟這是從收入觀點來看的。真實的弱勢人口幾乎就是整個社會底層生活的人們,那個數值如果以圖面來呈現就是金字塔三分之一左右等比的面積。也就是每天就是有這麼多人為了生計在你我的身邊打拼,但你我可能完全沒有發覺到。

主因在於你我的生活、居住區域、工作類型等因素隔絕了真實的視野,正也因為如此弱勢人口才會只有1.44%而已。只是看不見,並不代表沒有,就以筆者所處的學校而論,這兒距離花蓮市、台東市各八十八公里,往西部的嘉義去距離近,但只有中橫跟南橫,通車時程上難以估計。家長工作多是農與工,收入不穩。居民的族群比例是三分各一(原、客、閩)。這樣的情形下,我面對的學生基本上就是五分之三的學生需要關懷與救助。更不用說再山裡一點學校的孩子了,這一比對之下有些學校需要關懷與救助的孩子甚至會高達100%。

這些孩子沒有什麼特色,原因也很簡單,他們的家人陪伴時間雖然長,但不知道該如何陪伴;他們也想好好讀書,但可能連自己的書桌都沒有;他們家人對孩子最大的期盼是當個廚師或美髮師,要不就是考上護士、當個自願役軍人而已。就你所知,這些孩子真的需要幫助,但在我眼中這群孩子不是需要幫助,而是需要一個對的人來這裡陪伴他們而已。陪伴並不需要什麼高尚的行為、高科技的產品、嶄新的設備與一整個遊覽車來一下下的關懷者。

這不過就是要讓各位知道「別用關懷孩子當作來動物園看動物」的態度面對需要幫助的孩子,這只會讓他們更想要你的關懷而已,那會讓他們貪婪無饜。不過這並不代表這些孩子不需要協助與關懷,反倒是倚仗著聯考制度才能讓弱勢孩子翻身的學者們必須重新去省視一個問題,同時也是現在教改政策必須謹慎面對的議題——「真實的能力」。

事實上,這些孩子不見得需要藉由考甄制度考上台大,畢竟這樣的窮苦孩子、認真努力的萬中不到零點一,相同的這裡的孩子也不需要全部往餐飲、護理、美容業上面去拼學業。簡言之每年花蓮高中職畢業多少美容美髮、餐飲的孩子,有多少人在高級美髮店、五星餐旅業中成為下個髮型設計師或是阿基師的?這些孩子最後不過就是在夜市、部落轉角開個小店而已,那也不需要考上大學才能做,這不過就需要時間與客人的歷練而已。以玉東國中的王嘉納老師觀點來看,有些孩子真的沒辦法在課業上衝刺,甚至背會幾個英文單字都要花上一兩天,與其讓這些孩子在教室趴在桌上,不如讓他們拿起木槌敲敲打打地贏回自己的人生。

因此我相信:30年教改是場災難浩劫,摧毀最烈的就是「國家與知識份子誤判了弱勢學生真實需求」這基本觀點而已。

※補充說明:部份網友提供正確知識補正, 文中黑船事件是在1853年,八國聯軍是在1900年。日本在黑船事件後,派人到中國大陸及歐洲考察,才決定脫亞入歐的。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