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應對守則:想拒絕又怕尷尬?不明說你們可能連「普通朋友」都當不成

性騷擾應對守則:想拒絕又怕尷尬?不明說你們可能連「普通朋友」都當不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會覺得「讓人不舒服的觸碰就是性騷擾」,但難道男生不知道?其實這個道理男生也懂,但既然知道,又為什麼男生比較習慣「動手動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篇所提到的受訪者皆由《關鍵評論網》記者親自採訪,但由於採訪內容涉個人隱私,故大多受訪者以匿名呈現。

愛情偶像劇或童話裡常常可以看到,男生主動積極的追求女生,最後,女生糊里糊塗的就跟對方在一起了。

但是,在真實世界裡,女生太糊里糊塗,可能會讓你面臨性騷擾。

這些性騷擾狀況裡,男生到底在想什麼?女生有沒有什麼辦法避免被騷擾?在解答這兩個疑惑前,先讓我們了解,愛情偶像劇的劇本在現實世界中會變怎樣:

小美是個剛升上大學的女孩,而小明是小美的直屬學長,兩人幾乎每天晚上睡前都會傳訊聊一下學校的時事。聽小美說想要加入吉他社,小明甚至自告奮勇說可以陪她練吉他,小美也請小明吃了一頓飯,以示感謝。

有次,小明說要帶小美到處繞繞,讓她多認識這附近。出遊這天,兩人來到沿海的風景名勝區,小明建議小美:「來這裡一定要搭搭看這裡的渡輪。」在渡輪上,涼風徐徐,對小美早有好感的小明,伸手摸了小美的頭,覺得兩人只是朋友關係的小美當下愣住,但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反應,只能尷尬的微笑閃開。

但小明卻把這樣的閃躲解讀為「害羞」,下了渡輪,走在人潮擁擠的老街,小明突然拉起小美的手,小美再度嚇到,這次她覺得「這根本是性騷擾」,她大力的把手抽開、怒目瞪著小明,小明看到她的表情,則一臉錯愕。

許多人或許會覺得「讓人不舒服的觸碰就是性騷擾」,但難道男生不知道?其實這個道理男生也懂,但既然知道,又為什麼男生比較習慣「動手動腳」?

解惑1:對男生來說,不這麼「主動」就「沒機會了」

小明與小美在渡輪上時,小明突然摸了小美的頭,這時小美心裡的反應是:「這舉動太親密了吧,我們又不是男女朋友!我覺得不舒服。」

但另一方面,小明的想法卻是:她每晚都跟我聊天,約我吃飯,還答應我單獨出來玩,應該是對我也有點好感吧。而且,大家不都說男生要「勇於嘗試」,要是太婆婆媽媽,怎麼可能交的到女朋友?

在男性與女性曖昧的過程中,男性通常被賦予了「主動」的任務。研究性別的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就說:「很多人預期男生要主動、女生要被動,女生如果太主動,難聽一點(被講)水性楊花,好像女方不宜太主動,男方沒主動好像又是畏畏縮縮。」

現年30多歲的男性受訪者J也曾說:「在性別刻板印象裡,女性要吸引男性需要出賣自己的外表;男性要吸引女性需要出賣自己的人格。」

他說,這裡說的「人格」指的是「個性」,網路上常説男生高、富、帥才能交到女友,但受訪者J認為,「這些都不是典型吸引女性的要素」。他認為,真正吸引女性的要素,應該是男生的個性,是不是主動、熱誠、會說話。他說,「一個女性如果不知道如何建立吸引、如何推進關係,她獲得關係的機會依然不少;但一個男性如果不知道如何推進關係,他的機會就少得多了。」

這樣的性別板印象同時也存在女性腦海裡,他說,「如果一個男生對女生不夠積極,她詢問周圍人的看法,社會的刻板印象就會告訴她:『那個男生對妳沒興趣』。」

另一名20多歲的男性受訪者K也說,他知道,就算喜歡對方也不能亂碰別人,「但你知道,男生以前都被教導要『勇於犯錯』(勇於嘗試)。」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男性面對喜歡的女性,不得不主動。【註1】

解惑2:沒事幹嘛碰我啦!碰了不會怎樣,但不碰可能會被哥們笑

除了說服自己要「勇於嘗試,不怕犯錯」,小明在碰小美前,心裡還有另一個聲音:哥兒們都鼓勵我「衝一發」啊,那個小華都交過兩個女朋友了,我這樣一直單身,在他們面前怎麼抬得起頭。

受訪者J說,「由於刻板印象中男性扮演主動的一方,所以關於兩性間如何建立吸引、如何推進關係的系統性知識,多半都是男性在研究的。」因此,男性朋友間也會積極地討論這些狀況,無形中對單身的男性、還沒有性經驗的男性,形成同儕壓力。

現年30多歲的男性受訪者X說得很直接:「沒有經驗的那種人,他們都是工科宅宅,客觀現實上就很難有女生朋友,當他詢問身旁的人,該怎麼確定女生是否對自己有好感的時候,身旁的朋友可能會回他『啊你就摸下去就對了啊』。」

X說,他自己也曾是這樣鼓譟的群眾,雖然知道有「性騷擾」的疑慮,但一群男生聚在一起的氛圍,大家自然而然就會這樣講幹話,一方面是想看好戲,想看看這個男生能做些什麼,一方面也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好哥們可以脫單。

雖然這樣的對話吹噓、鼓譟的成份居多,但是受訪者X說,「當你處在處男焦慮【註2】的時候,目的就只有一個,就是打砲,沒踩線就打不到砲,如果不衝還會被自己的朋友笑,就沒機會擺脫處男。」

男性在「必須主動」跟「同儕焦慮」的影響下,的確容易做出類似性騷擾的事。我們當然希望,有一天這些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的壓力可以消失,但在那個平權的社會到來以前,身為女性,可以如何避免性騷擾的狀況呢?

重點1:人很好的學長?還是對「妳」特別好的學長?

針對小明這個學長,小美總覺得自己很幸運,剛升上大學就遇到友善的學長姐,告訴她好多系上、社團的重要資源,還說要陪她練吉他,希望跟小明可以一直保持這樣的友情。

但另一方面,小明所想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劇情。小美剛升上大學,小明就注意到這個可愛的學妹。他想像的是,多次找小美聊天,甚至願意陪她練吉他,「她應該也知道我喜歡她吧。」

男性受訪者C聽了小明與小美的故事,也直接了當説:「對啊,要是對你沒興趣,幹嘛在你身上花那麼多時間。」

對此,德臻法律事務所律師莊喬汝對女同學喊話:「妳真的要記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對妳好,那個好可能是帶有目的。妳被人家喜歡事件好事,表示有人欣賞妳,但是這件事不要造成誤解或是落差。」

莊喬汝提醒:「當有人單獨約妳出去,甚至不是單獨,比如他找他室友,然後約妳跟妳的室友,妳也不要以為那個是純粹出去認識朋友,妳要有個敏感度。」

莊喬汝説,男性與女性在肢體接觸上的認知差異,很難一夕之間彌平,她說:「必須透過教育倡議的方式,告訴我們的女孩跟我們的男孩,其實,坐在你對面的這個人,跟你的想法不一樣,你們必須對彼此有基本尊重。」

重點2:妳沒說不要,他怎麼會知道

小明在渡輪上突然伸手摸了小美的頭,當下小美雖然不太能接受這個動作,但但面對熟人突然做這樣的舉動,小美心裡的想法是:「他幹嘛這樣摸我?他是喜歡我嗎?但他又沒告白,我要拒絕他嗎?」在這些複雜的想法下,被嚇到的小美來不及反應,也只能用尷尬的微笑、稍微躲開來化解窘境。

然而,小明心裡想的是,小美的微笑閃躲應該只是害羞吧,會害羞,是不是表示她也有點喜歡我,看來是個好兆頭,等等找個機會,牽她的手吧。

的確對許多女性來講,突如其來的觸碰,可能會讓女生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反應,就會以禮貌的微笑、假裝沒事來回應。有些女性則是擔心,明白拒絕對方後,會被別人說「我沒那個意思,是妳自己太敏感」,也有的擔心,果斷拒絕對方會讓對方「很沒面子」、「很尷尬」。

對於無法馬上反應的狀況,啟宗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張義平建議,他會引導個案,「如果現在比較冷靜了,再重來一次,你會想到什麼比較委婉的說法,可以表達你的不舒服,但好像又不會給他很沒面子。」如果先思考過,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就可以有比較好的反應。

莊喬汝則建議女性,勇敢說出自己的不適:「其實雙方都要有認知,今天你很喜歡人家的時候,要尊重人家對身體自主、對情感的選擇權。今天妳被人家喜歡的時候,妳必須尊重對方感情的付出,當妳覺得跟他沒有發展的可能性的時候,請妳直接告訴他,妳不要創造一個很曖昧的情境⋯⋯讓對方一直付出。」

受訪者J則進一步警示女孩,「有些情況是,女性一直設法婉轉地拒絕男性的邀約⋯⋯這段過程持續的越長,雙方的認知落差就變得越大。男方覺得女方沒有拒絕的意思(他就是沒有這方面的sense),所以漸漸覺得有機會;女方覺得自己表達的已經很明確了,男方為什麼還是一直在騷擾她。」

受訪者J説:「最後的結果就是認知上的落差一次爆發,兩人的關係無法再維持普通的友誼。⋯⋯ 但也可能一開始明確拒絕,男方接收到了,雙方沒有認知上的落差,就能做個普通朋友。」

張義平也說,台灣的教育似乎習慣標準答案,造成女生的想像裡只有「拒絕」跟「不拒絕」兩個選項,「要嘛我就得表達,要嘛不能表達⋯⋯但其實『說』是有很多不同的方法。」

而莊喬汝則建議,可以透過一些暗示,讓對方知道自己無意發展男女朋友的關係,「當然不是有學長說要教妳吉他,妳就要馬上說『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喜歡你。』但我們可以教導我們的孩子說,『學長我可不可以找我的室友一起去?』或是『那你不用載我,我自己去。』,還是我們在一個公開場合教吉他。」

在男女交往的過程中,可能發生很多無法直說的幽微狀況。當然身為男性,必須學習尊重對方的身體自主權,也必須放過自己,不用以「不主動就沒機會」或「我還是處男怎麼辦」的想法來給自己壓力。但身為女性,也可以在理解男性的焦慮或苦衷後,透過這兩個重點,避免性騷擾的發生。

  1. 培養敏感的覺察能力,知道對方是否在追求你。
  2. 如果不喜歡他的追求,或不喜歡對方的動作,就勇敢拒絕吧。

延伸閱讀:

【註1】這樣「你不主動就交不到女朋友」的風氣,其實對許多本性內向、不愛社交男性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以前內向的受訪者J就說,為了培養自己成為外向、有吸引力的男性,「曾經面對鏡子練習微笑,走路上調整自己的肢體動作,自願擔任大學的班代,錄音給自己聽、調整自己說話的速度,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

除了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受訪者J也積極向外尋求跟女生「接觸」的機會,甚至做了些「違反對方意願的肢體觸碰」,「例如聊天時邀約玩笑地抓住對方的手要帶她走;或是在客運上過於刻意地往對方肩膀上貼。」

他說,這些行動事後想起來都接近性騷擾,他説:「這些行為並不是好事。但我仍會為自己辯護⋯⋯ 沒有這些大量嘗試、犯錯的經驗,一個內向的人似乎很難在這方面有所成長。我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做,社交障礙的人又能怎樣學習社交技巧呢?新手總是得上路⋯⋯」

我當然希望有天可以性別平等,不論什麼性別的人都可以不用被歸類,不用背負特定的社會期待(比如男生不一定要主動,女生不一定要矜持)。但這種改變不是一蹴可幾,性別不平等的刻板印象、行事方式可能會存留很長一段時間。在此之前,希望被讓女性多認識男性的想法,培養足夠的敏感度,彼此先從尊重、不騷擾開始。

【註2】處男焦慮:在青少年男性同儕間,「性能力」常常成為成年、有自主能力的象徵,處男焦慮指男性因為沒有過性行為,而感到內心不安,也擔心因此在同儕間地位下降、不被尊重。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