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東尼史塔克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東尼史塔克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隊長和索爾系列多是為後面的復仇者聯盟鋪路,而史塔克的系列幾乎都在講他個人的故事,就算沒有復三、復四,鋼鐵人系列還是可以獨立成一系統,而這個背負薩諾斯口中「知識詛咒」的人,也為這次的終局之戰埋下伏筆。

文:鄭匡寓

(以下有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以免妨害影響電影的樂趣)

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薩諾斯一把抓住東尼說:「你不是唯一被知識詛咒的人。」於是,這句話就開啟了我想寫這篇的念頭。

不管是在DC或是漫威系列漫畫中,都存在著被知識詛咒的英雄形象,在DC系列裡的是蝙蝠俠布魯斯.韋恩,在漫威系列則是鋼鐵人東尼.史塔克。事實上,幾乎每部英雄漫畫或是神話都存在有受到詛咒者這樣的角色。而這兩個人之所以能脫穎而出,不只是因為聰明(具備豐富且大量的知識),也因為他們是承載知識而具備使命感的角色。使命感的另一層負面意義,就是受到詛咒——因為只有我能做到,所以我必須去做——這種無形中加諸於自身的使命感,而在午夜夢迴時,這反而是一種無法穿透的詛咒。

從父親口中承接拯救世界的偉業

從賈斯汀.翰墨口中說出,東尼之父霍華.史塔克是軍事工業之父,在二戰時期能被稱為軍事工業之父,其影響力與知識力是一點也不容置疑的。而偏偏在鋼鐵人第二集時,霍華透過影片對兒子表白:

「東尼,你現在太小了,所以不能理解,我把它錄製成影片給你。我為你建造了這個,有一天你會發現它代表的不僅僅是人類的發明。它代表我一生的心血,是未來的鑰匙。我受限於這個時代的科技,但有一天你會有所突破。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將會改變這個世界。我這輩子最偉大的創造⋯⋯就是你。」

當軍事工業之父的霍華會這麼褒讚他年幼的兒子,你自然不難想像東尼該是有多麼聰明,以及東尼從父親口中承接了那份為世界懷抱理想的使命感。

事實上,抱持著這份使命感詛咒的心意,從第二集失眠、第三集甚至因此出現恐慌症情形都不難想見。誰能想像玩世不恭的東尼・史塔克,其實是一個背負嚴重自我使命感的人呢?(漫畫內的史塔克曾經患有嚴重的憂鬱症)

美國隊長:「沒了那身鋼鐵盔甲你算什麼?」

史塔克:「天才、億萬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

有夥伴真好:啟動復仇者聯盟計畫

由尼克.福瑞啟動的復仇者聯盟計畫,從世界各地招兵買馬群聚英雄,而主要的執牛耳者則是美國隊長史蒂芬.羅傑斯與鋼鐵人東尼.史塔克。不同於東尼・史塔克,美國隊長其實對美國懷抱有更強烈的使命感,這份使命感從二戰時期糾纏到《洞見計畫》(第二集電影),但他所背負的是「對美國的忠誠」,而不是「對世界的使命」。

美國隊長說,如果眼前有一道鐵網,你(史塔克)絕對不會用身體撐起鐵網讓其他人先走。史塔克則回嗆,我會剪斷鐵網。

羅傑斯清楚知道自己沒有如史塔克家族擁有改變世界的能力與智慧,所以我們在電影中會發現,電影後期羅傑斯個人對東尼的評價非常高,因為他知道,東尼跟他一樣是懷有使命感的英雄。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結尾時,美國隊長對鋼鐵人說:「我會想你。」即使是在《蘇科維亞協定》後兩人撕破臉之後,羅傑斯仍然捎去了訊息給史塔克。在《復2》電影中,他創造「奧創」及「幻視」也是為了拯救世界而做的決定。

擁有同樣使命感的夥伴,加上地球沒有太多的攻擊事件,所以東尼的日子過得還算清閒,努力製造奈米型態的鋼鐵服,偶爾教育一下如兒子般的蜘蛛人彼得.帕克。雖然跟美國隊長的隊伍撕破臉,但那怕是美國國務卿,曾經試圖抓班納的羅斯給予壓力,但史塔克壓根沒打算去捕捉其他人。他很清楚的知道,這群有著使命感的人們,無論是甚麼情況下,只要世界有需要,大家都會到。

MV5BMTI5ODY5NTUzMF5BMl5BanBnXkFtZTcwOTAz
Photo Credit: 台灣華納,來源: IMDb

受使命感詛咒的人的偏執

即使是昇平時代,史塔克依舊存在恐慌世界受難的偏執,受到知識詛咒的他大量製造鋼鐵衣、從奈米科技到適用於綠巨人的鋼鐵衣⋯⋯等等。同樣抱持著知識詛咒的薩諾斯,也不停地在各星球展開慘無人道的殺戮行為。這種偏執已經超越了對與錯、商業衡量的天秤原則,而純粹只是為了理想做而做。這種人包含伊隆.馬斯克的SpaceX航太計畫、一手打造iPhone被人稱為偏執難相處的賈伯斯、英特爾創始人格魯夫,以及福特汽車公司的建立者亨利・福特。

這樣的偏執來自於對理想、自身賦予的使命感以及人民期待的意念。二戰期間,幾乎每個國家都對納粹抱持恐懼,不惜求助各種方式以謀求和平。而唯有邱吉爾是秉持誓死對抗納粹保護英國。邱吉爾誓死維護英國的權益是出了名的,甚至在聖雄甘地喊著要英國退出印度時,差點都被邱吉爾弄死。邱吉爾這樣的偏執,是不是與史塔克和羅傑斯有些相似?而也是這樣的偏執,致使史塔克必須集合復仇者聯盟、甚至創造新的機械戰甲、以及企圖與國家政府走在一塊,因為他很清楚,外星人攻擊事件已經不再只是神盾局的問題,而是世界性問題,必須要承載國家的武力才有抗衡的能耐。只是也因此必須受到《蘇科維亞協定》的綑綁。

擁有這樣使命感知識詛咒的人,還有一個「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蜘蛛人。

回到最前端,薩諾斯抓住史塔克時,他說:「我已經觀察你很久⋯⋯」(從紐約之戰開始),於此你會發現,東尼・史塔克其實也默默地觀察彼得.帕克很久了,他認同彼得也是具有「使命感」的人,只是他很清楚知道彼得的年齡與歷練都太淺,所以要他做好「社區的好朋友蜘蛛人」。蜘蛛人彼得.帕克動不動就煩一下霍根(史塔克的保鑣兼司機),或是一直喊著要做甚麼、我的工作是甚麼,你會覺得這個小鬼很愛找麻煩。

史塔克幾次為彼得打造了不同的戰服,從蜘蛛人返校日的第一套戰甲,到《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奈米科技戰甲。所以當東尼與彼得如父如友的情感,也一點也不足為奇。

另外一個具備一半知識詛咒的人是布魯斯班納,但不同於鋼鐵人或蜘蛛人強烈使命承載的期許,班納反而是採取避世的態度面對這個世界,所以即使他有很充盈的智慧,在電影《奧創紀元》讓自戀的東尼擔任協助角色,但綠巨人始終都沒有史塔克這麼吸睛。

MV5BZTA2OTViMWUtZmRlNC00ZTJjLTg0N2EtYTdl
Photo Credit:台灣華納,來源:IMDb

東尼・史塔克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