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東尼史塔克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東尼史塔克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隊長和索爾系列多是為後面的復仇者聯盟鋪路,而史塔克的系列幾乎都在講他個人的故事,就算沒有復三、復四,鋼鐵人系列還是可以獨立成一系統,而這個背負薩諾斯口中「知識詛咒」的人,也為這次的終局之戰埋下伏筆。

除非世界將要和平,否則東尼絕對不能死。史傳奇博士在《無限之戰》電影中告訴鋼鐵人:「你必須明白⋯⋯如果在拯救你或這孩子(蜘蛛人)、時間寶石上做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讓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死。我不能讓出寶石,因為宇宙的命運取決於它。」

然而在《無限之戰》電影末段,史傳奇博士讓出了時間寶石以保全東尼的命,因為他知道東尼是唯一勝利的關鍵,也就是一千四百萬又六百零五分之一的可能性 (1/14,000,605)。或許在他計算1400萬次之後,會發現鋼鐵人與勝負息息相關,不只具備足夠的知識將裝備以及工具、科技升級,也足夠有一定的心志去承擔這份責任。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回來解救我們取得勝利。」

史傳奇博士可能心底這麼想著。

從《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開始,小辣椒就扮演著完全能體諒史塔克的好老婆角色,從過往復仇者聯盟、鋼鐵人系列電影中,觀看電影的我們以及小辣椒老早就可以感受到史塔克那種憂國憂民的態度。所以當史塔克在哄睡孩子之後與小辣椒細聊,小辣椒一反過去會質疑他的態度,隱晦的支持他(什麼時候你做決定會問我了)。最後一幕戲,史塔克啟動寶石手套克敵制勝,卻也導致自己瀕臨死亡之際,小辣椒催淚地告訴史塔克:「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鋼鐵人的英雄旅程之路

神話學大師喬瑟夫.坎伯在1949年出版了《千面英雄》一書,後來又由克里斯多夫.佛格勒以此為架構出版了《作家之路:從英雄的旅程學習說一個好故事》。英雄旅程的概念幾乎成為好萊塢英雄電影的套路:一開始的英雄要有些俗不可耐,歷經波折感受自身使命感,面對命運的招喚而拒絕,遇到好友或啟發者,最後歷經苦難終於成就英雄。幾乎所有英雄電影都會隨著這個套路去走。

幾個復仇者聯盟的老將,索爾從年輕時意氣風發到變成承擔不住失敗的肥宅、美國隊長穩穩地維持他的日常,而一開始自戀又傲嬌的史塔克則是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知識詛咒與使命感,才能一次又一次在戲劇上承接關鍵,也是因為有這些昇華,才會讓史塔克更顯得有層次、具有生命力。

如果仔細想想,美國隊長的一二三多半是在預備之後的故事而演繹情節,索爾的一二三也是為了後面的復仇者聯盟鋪路,而史塔克的一二三則幾乎都在講他個人的故事,就算漫威最後沒預算拍復三、復四,鋼鐵人系列還是可以獨立成一系統,而不像索爾或羅傑斯留下許多懸念與線索。打造史塔克的個人故事與特色,立體化鮮明他的人物,就為這次的終局之戰埋下伏筆。

那麼,有沒有可以讓鋼鐵人不死而勝利的戲碼呢?事實上如果硬要抝,還是可以寫出讓所有人滿意、圓滿的劇本,但如果不留一些讓人難過的缺憾,戲劇的回味就似乎不那麼強烈。喜劇總讓人開心,但悲劇才能讓人抱憾留念。

去年看完復仇者聯盟3,我心底就很明白,終局之戰肯定會讓美國隊長或鋼鐵人至少要死一個。戲碼越重(或是薪資越高)的主角必須死,而具備著強烈使命感的人,就屬美國隊長與鋼鐵人。

美國隊長_captain america
Photo Credit: 台灣華納

我們喜歡鋼鐵人,卻不想成為他

假使我們擁有同樣的智慧與能力,你願意成為一個受到使命感驅使導致失眠、筋疲力盡的鋼鐵人嗎?退一步去看,你是否會覺得史塔克的生命儘管豐富、卻也非常地辛苦 (尤其是中年之後)。

擁有強大使命感的人,多半都會走上領導之路,包含美國隊長或是鋼鐵人(多半會想選總統的人也有這份理念),因為有使命感才能驅使人們不擇避嫌走上這段路。但有這分使命感,卻不代表同樣有著廣大的知識足以幫助所有人,也不代表其人在道德上有一定的水平:在奧創紀元的電影中,大夥輪流要嘗試把槌子舉起來,史塔克說出了:「如果我統治阿斯嘉,我會恢復國王的初夜權。」哪怕只是開玩笑也完全不恰當。但會把這種歧視性的語言掛在嘴上,卻願意犧牲生命去救人,這也是鋼鐵人所呈現的反差讓人感動的地方。

如果我們不是側看電影的人,而是史塔克就活在現實生活中,或許就會如他自己所說的:花花公子跟富豪。我們對他的側寫評價可能就是愛把妹的土豪、未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科學家,以及有錢就是任性的評價。因為有電影演繹那些細節,我們才感受到史塔克的深度與內心世界,才能理解他怎麼一步步走上成就英雄的道路。


附錄:擁有知識詛咒的人的特性

  1. 擁有一定基礎的知識能稍微一窺未來的發展
  2. 行事手段會超越善與惡的抉擇
  3. 對理想的偏執,結果論勝於過程論。常被認為是不擇手段、無情的人。
  4. 擁有自焚殉道,玉石俱焚的意念
  5. 超脫世俗的評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