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結他老師參加比賽成就「棟篤笑大叔」

古典結他老師參加比賽成就「棟篤笑大叔」
Kenneth於2011年參加本地的棟篤笑比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我來說,所謂喜劇,其實是我們如何去看人生的一個角度,任何事都可以拿來搞笑。」

文:呂惠如 |圖:香港電台

上堂講課和上台講棟篤笑本屬兩回事,音樂學院教授Kenneth(關振明)卻喜歡遊走於二者之間,平日他在教室裏教學生彈古典結他,周末、假日卻化身成為棟篤笑演員,與觀眾分享笑話。

BU#8-01
Kenneth平日是音樂學院的教授,假日便化身為棟篤笑演員。

Kenneth是留學美國之後再回流的港人,十多年前開始任教於廣州某間音樂學院,平日居於廣州,周末和假日回港小住,有時亦會趁機演出棟篤笑。今年情人節,他聯同一班棟篤笑演員齊齊開騷,當中不乏他的抵死段子:

「現在追女仔,我連古龍水都不用,我用白花油,因為我不是在追那個女仔,而是在追她老母,伯母一聞:嘩!好熟口面呀!」

BU#8-02
Kenneth在情日節開騷,抵死段子為觀眾帶來歡樂。

Kenneth自認所講的棟篤笑有點重口味,但目的都是為了搞笑,縱觀現場觀眾,反應亦相當不俗,就連Kenneth的棟篤笑演員朋友Vivek Mahbubani和陳樂添,都讚他的演出夠強大、有能量、去得盡兼不設底線。

BU#8-03
棟篤笑演員陳樂添(左)、Vivek Mahbubani(中)讚Kenneth(右)的演出有能量、去得盡。

喜劇等如看人生的角度

要刻意逗人發笑並不容易,故Kenneth也有一點小秘技:「開場前我會觀察當天的觀眾有何特別,例如他們的衣著、組合,是一家人或是情侶,然後定出策略。」至於演出的笑料,全部源於生活:「所有喜劇背後都是最『到肉』的事情,對我來說,所謂喜劇,其實是我們如何去看人生的一個角度,任何事都可以拿來搞笑。」

BU#8-04
Kenneth向節目主持小花講述人生第一個笑話。

為了華盛頓鬧出大笑話

Kenneth人生中第一個大笑話,荒誕得來相當有趣。「我小時候對美國的認識,只限於首都華盛頓,以及那個砍了一棵樹的美國總統。我去報讀大學,看到華盛頓大學,勁呀!去留學時,很記得最後一程飛機坐的是小型飛機,心想:真奇怪,只得十個人。駕駛室沒有門,只得一道布簾,我從外偷望,看到起飛後,機師前的窗口直撞向雲層,好得人驚。飛機轟隆轟隆一小時,終於到達,原來這個華盛頓並不是首都,而是位於西岸的華盛頓州,與東岸的首都相距大約三千哩。」

主持人開啟棟篤笑大門

留學時期,Kenneth每天醉心於練習結他,課餘觀看的電視節目,卻為他打開另一道大門。「當時美國有一位很有名的節目主持David Letterman,他由講棟篤笑開始,到後來當上主持。我們那一代,很多美國年青人都迷上了他,我亦開始覺得棟篤笑很有趣。」1997年,Kenneth回港從事音樂教育工作,直至07年,他看報紙發現本地設有全職的棟篤笑俱樂部,便滿有興致的跑去報讀相關課程,之後參加了棟篤笑比賽,逐步成為業餘的棟篤笑演員。

BU#8-05
Kenneth(右)在留學美國時愛上了棟篤笑。

表演藝術就是打動觀眾

當音樂教授和棟篤笑演員始終是兩個角色,Kenneth指自己一直分得清楚,即使學生大都知道他會講棟篤笑,但他卻很少讓學生觀賞自己的演出。不過,Kenneth指兩重角色其實也有互通之處:「我很多時會用講棟篤笑的經驗,和學生分析舞台表演。雖然他們是彈奏樂器,但其實所有表演藝術都一樣,需要在舞台上吸引觀眾,抓緊他們的注意力,告訴他們你想要說的東西,最重要是能打動對方。」

BU#8-07
當音樂教授和棟篤笑演員是兩個不同角色,Kenneth指自己一直分得清楚,但其實二者也有一些共通之處。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大叔又如何》逢星期六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

【歡迎閱讀其他《大叔又如何》篇集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