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見的力量》:「人民聖殿教」集體服毒自殺事件為何會發生?

《異見的力量》:「人民聖殿教」集體服毒自殺事件為何會發生?
吉姆瓊斯(照片右側)在信仰治療服務的歷史照片|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瓊斯了解共識的力量,也謹慎的將共識培養起來。他把互動局限在信徒之間,讓非信徒遠離他們的互動。任何可能有異見的人,都被斷絕交流。

文:查蘭・內米斯(Charlan Nemeth)

邪教與自我洗腦

邪教看似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十分遙遠,事實上它就像是每天都可看到的共識的極端版本。一般來說,共識會窄化我們的思考,讓我們只接受多數派的觀點。之後,我們可能把反常事物視為理所當然,失去質疑共識或看到其他選項的能力。我們甚至願意鼓吹多數派觀點,讓信息封閉的泡沫更加巨大。

1978年11月19日,許多人一醒來就聽到這則新聞:南美國家蓋亞那有918人死亡,其中276人是兒童。怪誕的照片顯示數百具屍體躺在稱為「人民聖殿教」(Peoples Temple)的瓊斯鎮教堂地上——有人認為人民聖殿教是邪教,也有人稱它為宗教運動。這不是恐怖份子或軍隊執行的大屠殺,也不是精神病患的無情射殺。證據顯示,這群人是集體自殺,他們喝下混有氰化物、鎮定劑與葡萄口味的果汁,甚至在自己喝下致命飲料前先給孩子喝。這樣的慘案為什麼會發生?

邪教的思想控制

人民聖殿教是由吉姆・瓊斯(Jim Jones)所領導,他是一位印第安納波利斯的傳教士,在20世紀60年代中跟一群虔誠的信徒來到北加州。他的傳教宣揚平等,在當時廣受接納,尤以舊金山為最。他宣揚的教義是關於溫暖與關懷。他組織的人民聖殿教,是由互相關懷照顧的人所組成,遠離資本主義與個人主義的罪惡。當然,他添加了邪教領袖時常展現的元素——也就是說,他聲稱與上帝有特殊關係,擁有創造奇蹟的能力。例如,瓊斯能在群眾面前「治癒」癌症病人。

瓊斯的傳道深具影響力,而且擁有群眾魅力。不過,他也了解共識在思想控制上的威力。為了達成共識,他謹慎篩選容易融入社群、信服他的人。他不斷重複教義,確保潛在皈依者與信徒互動。信眾往往是全家搬到瓊斯鎮,然後彼此肯定這個搬遷的決定。瓊斯鼓勵人們公開表達認同,而且他不容許異見,甚至不容許質疑。不相信或不追隨瓊斯的朋友與家庭,很快就會被斷交。

任何異見都會遭受懲罰。批評者或表現出抗拒的人,會被定期帶到群眾面前接受懲罰。其他成員則被鼓勵要對他們施加進一步懲戒。舉例來說,若孩子抗拒或是反對,就會被公開毆打。這些都是為了達到更美好的烏托邦境界——也就是瓊斯的境界。

瓊斯理想中的境界,是遠離資本主義的罪惡,大家共同生活與工作,財產也集中管理。瓊斯認為這樣信眾將可免除日常的壓力,有人幫他們做決定,生活將會變得更簡單、更愉快,更有規律,也更平等。他們不需要自己操煩,瓊斯與他忠心的助手會幫他們代勞。

從練習到真正自殺

瓊斯深信(也說服信徒相信),美國政府終將摧毀這個理想的社群。他不斷預言政府會折磨他們,然後把集體自殺作為一個光榮的替代方案。信眾被鼓勵「練習」自殺——飲用類似Kool-Aid的混和飲料,但是裡面並沒有加入鎮定劑或氰化物,這項練習很快就正式生效了。

在美國國會議員里歐・瑞恩(Leo Ryan)接獲一些令人不安的報告後,決定視察瓊斯鎮,外界終於有機會一窺堂奧。瑞恩代表加州第十一選區,那裡離舊金山不遠,他的一些選民擔憂親友被強行拘留在瓊斯鎮,向他陳情。於是,瑞恩決定自己找出真相,還帶了一組電視台拍攝人員跟他同行。

當他們來到這個小鎮,瑞恩與隨行人員開始發現潛在的問題。有人傳了一張字條給拍攝小組成員。上面指名了一些想離開的人。隔天,瑞恩宣布他會帶那些想離開的人跟他一起走。只有幾個人接受了他的邀請。然而,瓊斯與副手不允許他們對共識帶來挑戰與背叛。某種程度來說,他們明白即使只有幾位成員有異見,都將打開反對的閘門、破壞他們的控制。

當瑞恩與隨行人員在機場等候飛機起飛,幾位人民聖殿教的武裝成員突然出現,並在停機坪上射殺了五個人,包括國會議員。瓊斯的預言似乎即將成真。知道這起殺人案必將招致反擊,瓊斯要求成員執行他們之前練習的行動。他們準備了一大桶含有氫化物與鎮定劑的葡萄果汁。大多數人遵從並喝下這混和飲料,但瓊斯沒有。他是子彈擊中頭部致死,很顯然是自己所為。他並沒有喝自己的Kool-Aid。

AP_97032702785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用「共識」來排除異見

大多數人當聽聞類似瓊斯鎮事件的悲劇時,常會思忖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九百多人會一起自殺?很多人大概會覺得是那這些受害者的自己的人格所致——他們必然是性格軟弱,沒受教育,或是耳根子軟容易被說服。我們大多數人覺得自己不會去做這種事——我們一定不會為了領導或別人的言詞或行為,就傻傻跑去自殺。或是我們也會這麼做?由前面的例子來看,我們知道,自己不能太鐵齒。

在許多現實生活的案例中,共識總是來自一群人,當中一些人是領袖,其他人是追隨者。誠然,領導人與權威人物對創造認同文化很重要,但是「共識」賦予這種文化力量。瓊斯不需要持續重述他的教義或去說服他人。共識已經為他代勞了。就如英國哲學家約翰・密爾(John Stuart Mill)所見,多數派可以成為一種專制政治的形式,但它比專權的統治者更難被發現,因為在民主國家,人們認同的是政府。多數人的意志可以比統治者更強大,部分是因為我們沒有意識到這股拉力的存在。

瓊斯的人民聖殿教能創造且維持共識,自有其原因;類似邪教的各類組織,之所以能孕育共識,如「趕走病毒」般地拒絕異見,也自有其原因。這在《基業長青》這類暢銷書中多有著墨,就如我們在第一部所見,多數派意見在取得眾人的同意上,具有強大的影響力,特別當他們有共識時,力量格外強大。

瓊斯了解共識的力量,也謹慎的將共識培養起來。他把互動局限在信徒之間,讓非信徒遠離他們的互動。任何可能有異見的人,都被斷絕交流。如果有人真的發表反對意見,或甚至表達懷疑,就會受到懲罰。共識不只是期望,還是強制的選項。在諸如山達基教(Scientology)、 大衛教派(Branch Davidians)與其他許多邪教或宗教組織,也有類似的故事。他們常使用「錦衣衛」(minders),這些人無所不在,負責報告其他人的活動,確保他們沒有與非信徒互動,或是支持異端——錦衣衛的工作就是要確保共識不受到任何質疑。

「共識」的洗腦力量

除了領導人會責令要求眾人意見一致,團體自己也擅長創造共識並懲罰異見。當我們進行到第六堂課,就會看到關於團體的大量研究。然而,我認為共識有其真正的力量,因為它能改變人們的想法。共識不只是公眾協議,它比迫使人們屈服的力量更幽微、更陰險。它的強大力量在於:讓人們自動從共識的觀點來思考。他們選擇性地尋找並分析資訊,藉以證明這個觀點。他們成了自我洗腦的共犯,在不知不覺中,他們沒有發現現實已經被扭曲。

共識的威力強大、富渲染力——而且不只存在於人們孤立、必須相互依賴的異國他鄉。當我們周遭的人認同相同一件事,我們會假定他們是對的。在售票處,當所有人都排在同一列隊伍,我們往往會走向這排隊伍的尾端;當房間裡的所有人都在大笑,我們往往也會不自覺地受到感染跟著笑。事實上,我們常常對自己模仿的行為毫無自覺。當我們開始如多數人一樣思考時,往往更缺乏意識。我們會認為自己是理性的人,只是在尋找資訊,但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選擇性地尋找資訊——為了尋找那些支持共識立場的訊息。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異見的力量:心理學家的7堂決策思考課》,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查蘭・內米斯(Charlan Nemeth)
譯者:王怡棻

你可以合群,但千萬不能盲從
為什麼錯誤擺在眼前,大家卻選擇視而不見?
在真偽難辨、虛實難分的世界,
如果想要發揮影響力,不再被操弄,
你一定要了解什麼是——異見。

如果一個團體或社群太安靜、意見太單一,往往並不是真的天下太平,反而可能成員是太壓抑,或是根本沒心,以致大家不敢說出心中的想法,甚至刻意忽略問題。

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可以看到下列現象:害怕衝突、旁觀者心態、從眾心理等,因為重視和諧,讓我們不敢直接挑戰多數人、主管或權威的意見。睜一支眼閉一隻眼,選擇沉默的結果,小則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大則影響決策品質或判斷錯誤,甚至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

  • 成員開會意興闌珊、結論總是千篇一律該如何改善?
  • 決策品質了無新意,該如何提升?
  • 該怎樣打造讓大家「安全發言」的環境?
  • 團隊意見不合,衝突不斷,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 怎樣讓那些愛吐槽的成員發揮正面影響力?

作者查蘭・內米斯研究衝突與創造力的關係長達二十年,藉由心理實驗證明,她發現在團體中,只要有人開始提出不同的意見,就能激發成員獨立思考的能力,更願意說真話,進而帶動更好的討論氣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在本書中,她透過許多有趣的實例說明從眾心理的危機和盲點,從飛機失事、蓋亞那瓊斯鎮集體自殺事件、史諾登、O・J・辛普森案世紀審判到電影《十二怒漢》,讓大家了解共識當中隱藏的危機,以及少數聲音出人意表的影響力。

她也建議,可透過制度上的設計,建立一個「允許」衝突發生、樂於接受批評的組織文化,讓團隊成員不會擔心因提出不同的聲音而得罪人,也不會在遭受批評時感到受傷,一旦大家樂於發表不同意見,就能激盪出更多好想法,使整體戰力提升。

當每個人都被賦予表達立場的勇氣,多元、開放、自由的價值才會真正存在。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