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的上帝之城:教廷35年「罪與惡」,三任教宗為何無法解決性侵醜聞 ?

崩壞的上帝之城:教廷35年「罪與惡」,三任教宗為何無法解決性侵醜聞 ?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許多人士抨擊教宗包庇視而不見,但教宗對真正被定罪者做出絕罰,召開高峰會訂立指導原則,這就是現任教宗的魄力。

天主教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12億信眾,幾乎每個國家都有,然而近來各地不斷被揭發的神職人員侵犯醜聞,對天主教會帶來莫大的衝擊。翻開教會的侵犯與戀童醜聞史,天主教會面臨該問題懸之未解已有35年之久。1984年加拿大首先發布Badgley報告(Sexual Offense Against Children in Canada)報告,披露該國戀童性侵案件。之後,蔓延到歐洲(荷、法、德先發生)與澳洲。

第一個教廷官方行動始於2001年,就剛好在勞(Bernard Francis Law)樞機辭職前,美國《波士頓環球報》2002年率先披露天主教會性侵醜聞,此後有關神職人員性侵孩童和主教隱瞞這類醜聞的報導層出不窮。《紐約時報》在2019年2月18日甚至報導:教廷首次證實內部有專門處理神父偷生子的秘密手冊。面對醜聞的延燒,教廷如何止血與回應,並挽回信徒的心?我們見識了現任教宗召開舉世會議訂立規矩,以及榮休教宗撰文捍衛天主教真理,強調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相信依靠天主的愛,相信終結侵犯教會未成年人醜聞的最終章已幡然降臨。

若望・保祿二世的作為慢一拍

波蘭籍的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屢獲讚揚對共產體系崩解有一定貢獻,但他在位近27年期間的表現也引起某些爭議。有人批評他對任期即將結束時爆發的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未能及時察覺其嚴重性。以美國為例,到目前為止統計的受害者人數超過一萬人,而涉案神職人員超過4000人,多是在若望・保祿二世1979年到2005年在位期間爆發出來的。

根據日前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在投書德國《聖職人員期刊》(Klerusblatt)的長篇文章中談到,就他的記憶來說,戀童癖的問題「要到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他也說到第一時刻的處理方式相當緩慢,格外保障被告的權益,幾乎造成無法判罪。基此,他在與若望・保祿二世商議後,處理未成年侵犯案件的職權交給了聖座信理部,透過真正的懲戒程序,在法律上處以最高刑罰:亦即喪失聖職身分。然則延誤辦案時機的情況頻繁發生,榮休教宗坦然:這「理當加以避免」。隱晦言詞之下道出無奈與批評,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處理節奏慢拍不證自明。

另分析榮休教宗所云: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正好是美國路易斯安娜州的調查記者傑森・貝利(Jason Berry)在1992年出版的《請帶領我們免於誘惑》一書的內容,該書就是根據天主教會截止1980年代末期與提出民事訴訟的多名性侵受害者達成的庭外和解案例而寫的。

本篤十六世的果斷作為

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以保守與嚴格堅持義理聞名,他面對侵犯有三個主要作為:其一、撤職與隔離:天主教墨西哥上帝修士會(Legionäre Christi)戀童醜聞已被何塞・巴爾拉(José Barba)整理出版。書中寫道,梵蒂岡早在1953年就得知了醜聞,卻未採取處理行動,直到2006年才下令終止該修士會創辦人德格拉多(Marcial Maciel Degollado)的神父身份,顯然為時已晚

第二、如同他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位時的建議,全權交給信理部。信理部是教廷九個「聖部」(相當世俗國家的內閣部會)中歷史最悠久者,也是聖部之首,今日功能以維護天主教信仰及捍衛教會聲譽為主,但也負責調查教會內所有嚴重罪行,包括褻瀆信仰和神職人員的性醜聞。

第三、囑咐地方教會執行新的指導綱領(教宗方濟各〔Francis〕正在審視研擬加入若干新的綱領)。不過,榮休的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亦曾被批評包庇教會神職人員所犯的侵犯罪行。面對外界的批評,本篤十六世曾於2013年在一封信中公開否認,他承認教會侵犯問題的可怕,但堅持認為神職人員並沒有特別比其他人戀童傾向來得更高。根據社會學研究,神職人員犯下此類罪行的比例,並不比其他可比的職業更高。

RTX1XP7H
教宗方濟各(左)與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教宗方濟各的作為與任下醜聞

教宗方濟各先於2014年設立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且增加了八名新成員加入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他們分別來自非洲、大洋洲、亞洲和南美。但該委員會效果有限,很快就受到辭職事件的衝擊,委員會中有的兩位曾受過侵犯的成員:瑪麗・柯林斯(Marie Collins)和彼得・桑德斯(Peter Sanders)提出辭職。瑪麗・柯林斯在一封公開信表示,雖然教宗有意解決神職人員侵犯問題,但礙於梵蒂岡的官僚作風,屢屢阻礙改革建議的進行。比如,對於所有侵犯受害者與倖存者的來信都應該回覆,結果不然,無人收到過任何回應。

再者,倘若比較2010年之後迄今與2005至2009這五年相比性侵指控的案件成長兩倍。儘管從15年前本篤十六世早已宣布對性侵事件零容忍。從方濟各教宗上任的2013年3月至2018年12月有超過2200件指控,平均一天1.2件。教宗2016年曾迫使16位神職人員還俗,可是單單2017年指控就多達410件。

包庇指控如風暴襲來。2018年6月,紐約教區總主教、樞機主教杜蘭(Timothy Dolan)公開對教宗方濟各的相關指控。無獨有偶,2018年8月,美國賓州最高法院發佈一份大陪審團報告結論指出,這些戀童癖之所以能夠侵犯兒童,是因為教會將這些受到指控的神職人員轉移到其他教區,以掩蓋他們的罪行,而且不向警方報告。梵蒂岡過去拒絕交出相關的內部調查檔案,德國樞機主教馬克斯(Reinhard Marx)2019年2月23日坦承,相關人員的惡行不是未建檔就是檔案已遭銷毀。

2019年3月13日,有天主教教廷「第三號人物」之稱、梵蒂岡經濟秘書處前處長佩爾樞機(George Pell),因多年前性侵唱詩班兩名兒童罪名判刑六年,成為天主教會內被判性侵兒童罪成的最高級神職人員。佩爾於2014年獲教宗方濟各委任為經濟秘書處處長(dicastero dell’Economia);另外,2018年教宗因受到包庇88歲神父卡拉迪馬(Fernando Karadima,直至2011年教廷調查始被裁定有罪,至2018年9月被教宗革職)牽連事件,在智利人氣降至谷底。

2019年2月,美國退休的樞機主教希爾多・麥卡瑞克(Theodore McCarrick )因五十多年前的性侵指控被教宗免除了聖職,早在2018年7月,教宗接受麥卡瑞克自請退出樞機團,並勒令他暫停履行所有神父職責。免除麥卡瑞克神職是方濟各處理美國教士侵犯危機至今,釋出的最嚴肅訊號,意味著羅馬天主教廷對世俗法庭判決的承認以及採取的行動。天主教樞機主教是終身榮銜,麥卡瑞克之前的辭職案例發生在1927年9月,法國極端保守派教士畢洛(Louis Billot)因為與教宗庇護十一世(Pius XI)意見不合,憤而辭職。

而教宗方濟各的具體作為包括:2018年10月,將兩名被控侵犯未成年人的智利退休主教免除神職;2018年12月,方濟各再將兩名被指性侵的樞機逐出樞機團。不過,方濟各也成立新的部門,專門處理被控性侵案的神職人員的上訴案。

為何教會過去包庇事件頻傳?

得利於1929年所簽訂的《拉特蘭條約》,教會沒有義務通報犯罪嫌疑者,即使犯行重大。今日教會的審判仍是秘密(守口如瓶)進行,誰違反「緘默」教規,可能被處以最嚴厲的處罰,包括被逐出教會。一位馬爾他籍擔任教廷信理部檢察官(前宗教裁判所) 「蒙席」(Monsignor)榮銜神父在某次訪談中揭露了「緘默」的文化,因此被撤職。現任方濟各教宗上任後把他重新找回,也參加了此次教廷舉辦的戀童性侵高峰會。

h_55131129
Photo Credit: epa-efe

教廷針對性侵問題採取的「史無前例」的行動

教宗於2019年2月21日開始召開一連四日的歷史性主教會議(conferenza episcopale),為教廷第一個旨在防止神職人員性侵的會議。這場峰會目的是教育114名主教,他們返國後將清楚知道如何發現和處理性侵及戀童癖,同時教宗要求參加會議的主教,在會前與各自國家性侵受害者談話。教宗還發布〈保護未成年者〉的新手諭(Motu Proprio),承諾強化羅馬教廷(Roman Curia)與梵蒂岡城國(Vatican City State)打擊性侵與防範。

教宗亦在2月21日提出了21項操守及防範性侵的指示(linee guida),其中包括為神父訂立強制性的操守準則、提高神職人員對性侵案警覺、對外邀請專家調查、按所在地法律處理神父制定的行為守則、訓練民眾發現性侵情事及通報警方等等建議。21項操守及防範侵犯的指導原則如下:

  1. 製作「關鍵時刻」的指導原則;
  2. 聆聽所有性侵受害者的聲音,教會會全力支持他們;
  3. 建立讓主教與教會高層直接介入的準則;
  4. 落實查明指控、保護受害者、被指控者捍衛清白權利的共享程序;
  5. 依世俗與教會法律,通報警方與教會高層當局;
  6. 定期檢視處在教會各階層兒童的安全環境、以及奠基於正義與仁慈的法規,確認他們與教會的使命一致;
  7. 建立處理針對主教的指控程序;
  8. 陪伴保護受害者提供必要支持以達到完全的復原;
  9. 透過神職人員的養成過程提高他們對性侵案原因與後果的了解;
  10. 準備受害團體的教會照顧與加害者的懺悔贖罪與恢復程序;
  11. 與善心人士以及媒體合作來分辨案情的真偽,避免中傷與毀謗;
  12. 結婚年齡提高到16歲;
  13. 立法讓世俗(外頭)專家在不同層級的教會法院參與調查;
  14. 未證明有罪前,他也是清白的,就要作出保護,避免教區在未真正定罪前公布犯嫌名單;
  15. 根據犯罪的比例原則,讓有罪的神職人員與主教放棄部長職務;
  16. 引進針對神學院學生與神職人員候選人的法規。引進強化他們人格、精神與性別心理成熟的養成綱領;
  17. 由合格專家來評估神職人員候選人的心理;
  18. 嚴格規範神學院學生與候選人轉去其他神學院或神職人員轉往其他教區;
  19. 立法規範神職人員與義工等人際關係合適的限制,並核實他們的前科紀錄;
  20. 與父母、師長以及政府當局的合作提高神職人員對性侵案警覺;
  21. 建立一個讓受害者容易告發潛在犯罪者的獨立機構,該機構須尊重當地教會,由外頭與教會專家所組成。

結語:教宗的想法與「侵犯零容忍」

天主教的防範侵犯高峰會高落幕不久,2019年3月7日又爆發了法國天主教會樞機主教菲利普・巴爾巴林(Philippe Barbarin)被裁定包庇掩蓋教會中的侵犯未成年人問題,被判刑半年緩期執行。不過,這僅是發生在之前的案子,「侵犯零容忍」使得幾天前日本的天主教會勇於啟動「性侵總調查」,這就是高峰會結論的效應外溢,值得稱許。

儘管許多人士抨擊教宗包庇視而不見,但教宗對真正被定罪者做出絕罰,召開高峰會訂立指導原則,這就是現任教宗的魄力。至於包庇指控一事,倘若讀者仔細閱讀了教宗方濟各在上述處理的過程,可以清楚發現教宗的深層想法:他勇於處置犯了罪的神職人員,但必須證據確鑿,縱使流言、中傷、毀謗滿天飛。擔憂神職人員受到誣陷,在罪證不明之前,力挺他們,甚至讓他們有機會在教宗所設立的「專門處理被控性侵案」的法院上訴。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日前投書更指出一條明路:他也承認教會內存在著罪與惡,但教會仍然堅持聖潔,為了對抗邪惡,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信任依靠天主的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