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定義:究竟放榜新聞該不該被全面封殺?

「成功」的定義:究竟放榜新聞該不該被全面封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記得當時在瀏覽輔導室歷年來學長姐的備審資料,醫藥與理工科系的參考無窮無盡,相對於我所報考的大眾傳播科系只有三、四篇,實在有些寒酸。而學校準備的備審與面試指導,相較起來也讓人不勝唏噓。因此我能理解這些想終止放榜新聞的學生們,畢竟我們不希望所謂「熱門科系」成為升學的絕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葉羿妤(傳播學院學生、曾是私立高中學生)

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大學入學的二階面試已進入尾聲。學生終於可以稍作喘息,接下來只期盼在五月放榜當日,能獲得最理想的結果。想當然爾,學生們的亮眼成果,一直是學校殷殷關切的事。他們早已準備好大肆張貼放榜新聞,讓全台灣見識他們的「好」。然而早在幾個月前,學測成績尚未放榜,一群來自高雄中學與高雄女中的學生,在臉書發起了「終結放榜新聞:拒絕『成功』模板,停止製造神話」的活動,主張好學生不該只由成績定義,引起了廣大的迴響。

連署書提及學生反制放榜新聞的原因:「這套歪風加深了升學主義下對成績和『成功』想像的迷思、忽視升學體制中的階級問題、助長了把學生的私事當成新聞賣點的嗜血文化,更有害新聞品質與閱聽眾素養的提升。」看似短短幾行字,裡頭卻蘊藏了許多耐人尋味的議題,值得我們深入探討。以下我將分成幾點一一分析討論,究竟放榜新聞該不該被全面封殺?

放榜新聞的出現

如同企業需要廣告做行銷的道理, 一所高中最好的行銷廣告,非放榜新聞莫屬。尤其隨著私立學校益發亮眼的榜單,如今報考私立高中的人數有逐年上升的趨勢。由此可見榜單於學校生存之重要性,而透過新聞的大肆傳播,更能達到宣傳的最佳效果。也因此我們可以承認,放榜新聞對一個學校而言,有它存在的必要。

然而對學生而言,可能不是這麼一回事。身為一個成績普普的私校學生,在高三那年學測放榜之後,學校即刻為有意報考醫學相關科系的頂尖學生們,準備了一連串的訓練。無數的備審、筆試與口試訓練,報考牙醫學系的工作坊,幾乎可稱得上一套完美的培訓系統。我記得當時在瀏覽輔導室歷年來學長姐的備審資料,醫藥與理工科系的參考無窮無盡,相對於我所報考的大眾傳播科系只有三、四篇,實在有些寒酸。而學校準備的備審與面試指導,相較起來也讓人不勝唏噓。因此我能理解這些想終止放榜新聞的學生們,畢竟我們不希望所謂「熱門科系」成為升學的絕對。

「成功」的定義

連署書提及,人們對「成功」已有一定的迷思。對學生而言,「成功」是什麼?這是個富有哲學性的問題,每個人皆有不同的解答。於面對升學壓力的學生而言,或許成績就是一種成功。但我認為優異的成績,只是「有可能」讓我們離成功更近一些,成功的關鍵,最終還是取決於自己的努力。身為大學生的我,仍然不敢問自己是否成功。那對現在的我來說太遠了。成功是一個目標,而我所能做的,便是在過程中找尋、追逐,期盼回頭望的時候,心滿意足地覺得自己是成功的。說實在話,說著「成績就是成功」是一種迷思的人,自己其實也身處於這個迷思中。因為真正看得清的人,從來就不會把這兩樣事物放在一起比較。

當經歷分享成為一篇新聞

根據《天下雜誌》報導,雄女校長表示,「學生面對媒體真的沒有心機,不知道媒體會這樣寫,在資訊傳播的社會就走樣了,造成同學很大的困擾。」這些願意受訪的學生,只是想要透過媒體敘說自己的經驗談,殊不知有些媒體為了讓整篇新聞更加引人注目,常常放錯重點。兩年前甚至還傳出「建中生假冒考上台大醫科的同學受訪」的新聞,明顯看出媒體對於「查證」的漠視,也難怪常常成為民眾唾棄的對象。但難道所有的錯誤都該一面倒向新聞媒體嗎?

套句《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的話:「我只做觀眾喜歡看的東西。」換句話說,新聞媒體的播送與閱聽人的偏好密不可分,當成千上萬篇新聞擺在眼前,讀者點閱的動機必定是吸引他們的標題。於是媒體為了觸及率,便罔顧其合理性,只顧構思聳動的標題。我同意過於誇大的新聞內容與匱乏的篩選把關,是現在媒體環境的弊病。然而我認為,新聞品質的上升不能只靠傳播者單方面的投入,閱聽眾對於新聞的把關更是重要。就如同消費者拒絕購買頂新的產品,唯有做到全面抵制,新聞的嗜血文化才可能有式微的一天。

我的立場是,我們無需阻止放榜新聞,畢竟那是一種言論自由,而且它其實就和選舉一樣,是台灣固定會發生的重大事件,刻意的掩蓋反倒顯得怪異。不過「終止放榜新聞」事件依然是個很好的借鑑。經由此事,它讓我們重新思考台灣教育、大眾傳播,以及它們之間的連動關係。期盼未來能持續藉助不同人群的聲音,促使媒體環境變得更加友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