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趕走了但好人也留不住?看懂《教師法》修法的三大爭議

壞人趕走了但好人也留不住?看懂《教師法》修法的三大爭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表示,這次修法將集中在處理「不適任教師」的退場,其它如大學教師限期升等、教師兼行政職義務及寒暑假返校規定等,因外界反彈聲浪大,將維持原規定。

對於如何解聘「不適任教師」,以及教師評審、評鑑等議題,《教師法》修法引發諸多爭議,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明日將進行逐條審查,家長和各教師團體意見紛歧,家長團體於今(28)日晚上7時起在立院群賢樓前靜坐,而教師團體則包下了明(29)日立法院附近的路權。

《教師法》自從民國84年公佈後雖歷經13次修法,不過24年來幾乎從未針對「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進行修法,這次的修法版本從106年3月20起即著手研修,歷經兩年的討論,行政院會於3月7日公佈「修正草案」,也導致了至今超過一個月的激辯、攻防,關鍵評論整理這次修法三大爭議:

▶︎《教師法》修正草案總說明及條文對照表

ㄧ、教評會的教師比例:是「師師相護」,還是行政權過大?

多年來受理全國各學校不適任教師之申訴的人本教育基金會認為,不適任教師包含體罰、毆打、壓制學生等暴力事件,還有常見言語羞辱、歧視、公審、孤立學生等狀況。然而,這些不適任教師很難被解聘。

過去需要經過「好幾道關卡」,包含校長收到投訴、決定是否啟動不適任流程、教評會成立調查小組、將調查結果通知當事人、學校決定是否進行輔導、學校成立輔導小組、輔導無效後召開教評會審議、最後再送主管機關核准。

其中「教師評審委員會(教評會)」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但負責稽察、蒐證、投票決定不適任教師去留的教評會是由「同事」組成的,這次修法中提到,為了使教評會處理不適任教師時更具公信力,並有有專業參與,降低教評會裡的教師比例:

修正後條文:第9條「教師評審委員會於處理教師解聘、不續聘、停聘案件時,學校應另行增聘校外學者專家擔任委員,使未兼行政或董事之教師代表人數,少於委員總額二分之一」​​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及人本教育基金會都主張,「教評會中教師比例不過半,過半出席就成會,表決門檻定為二分之一」,才能避免師師相護,讓狼師、惡師退出校園。(現行法為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審議通過)

不過,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及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全教產)都不支持降低教評會教師的比例,並認為當初教評會讓老師占超過二分之一,就是為了避免行政體系權力過大,掌握教師工作權,因為所謂「另行增聘校外學者專家擔任委員」是由行政體系去邀請,多半成了行政體系的人。

不過人本教育基金會則回應,行政與教評會幾乎早就一體,不管有沒有兼任行政職務,校長都有其影響力。並提出,藉由設置專業人才資料庫,讓遴選外部委員的機制更公正、公平,以解決教師團體擔憂校長行政力量獨斷之問題。

全教產理事長黃耀南則強調,堅持教評會要有專業參與,二分之一出席、二分之一人數通過,就可以停聘、解聘,但這門檻太低,如果教評會有15個人,只要掌握4、5個人就可以,因此仍主張要要將門檻都拉到三分之二。

二、被解聘的都是「不適任教師」嗎?

此次《教師法》修法也明確規範「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修正條文第14條至第18條、第21條、第22條及第26條) 。不過,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表示,這次大幅放寬解聘要件,且有些解聘要件根本不該入法,他認為這是撒下大網,讓老師動輒得咎,也是認同家長團體指控的的「師師相護」,是對教師的不信任。

而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也指出,行政院草案版本在以「處理不適任教師」的名義下,偷渡加入了許多損及一般教師權益的修正案,將造成一群「受害適任教師」,像是勇於針砭公共政策的「社會良心教師」。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台科大陳致曉副教授就因長期針砭都市發展與土地徵收政策,於媒體上投書〈台南恐將淪兩大建商集團禁臠〉正被台南市政府以自訴提告加重誹謗,正受司法審判。未來若不幸遭到司法定罪,未來類似他的異議教師將動輒承受工作權剝奪的威脅,甚至解聘後一年至四年還被剝奪至他校任職的機會。

修法後條文:第15條「聘任後因故意犯罪受一年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確定,且獲宣告緩刑,或受一年未滿有期徒刑之宣告確定,有解聘之必要」納入「應予解聘,且應議決一年至四年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解聘要件。​​

高教工會也整理出一份「名單」質疑此類狀況絕非個案,未來此類「社會良心教師」恐怕都得因公開發聲或行動而承受解聘威脅風險,此舉將導致學界噤聲,免得被告還會丟了教職。

58049049_2299483260150336_46562653909580
Photo Credit: 高教工會

工會指出,要將教師「犯罪」和「解聘」做直接連結,立法必定應具體列舉「應解聘的罪名」(如服公務而貪污瀆職、性侵害等),或至少要審查罪名的確構成不適合擔任該職務(例如《律師法》第4條第1項第1款「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不得充律師⋯⋯」)而絕非現行修法草案第14條「只要是犯罪,不論罪名,一律解聘;甚至只要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以上,不需經教評會與主管機關核准,即解聘且終身不得任教」。

三、限年升等、教師評鑑都讓教師法「修惡」?

這次《教師法》修法將既有的「限縮式列舉」的教師解聘不續任條款,改為「開放式列舉」,高教工會指出,其結果可能會導致校方可在草案第14、16條之外,另外自訂解聘不續任條件。

現行法條文:「教師聘任後除有下列各款之一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
修法後條文:「教師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予解聘,且終身不得聘任為教師⋯⋯」

此外,過去讓大專教師遭到學校不續聘的「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等條款,在修法後卻被納入「教師強制資遣要件」,將使過去多次被最高行政法院、高等法院宣告政府與學校不續聘是「違法」行為的狀況,有可能「就地合法」,

修法後條文:草案第27條第1項
第4款「違反限期升等而應予不續聘或資遣之聘約條款。」
第5款「違反各大學及專科學校所定教師評鑑規定而應予不續聘或資遣之聘約條款。」

過往最高行政法院與高等法院所揭櫫的原則「學校要佐證教師違反聘約條款的具體情事要達『情節重大』才可對其解聘不續聘」,修法中卻又「開放校方恣意訂定嚴苛之升等標準」

修法後條文:草案第8條第2項「經中央主管機關認可之學校,其教師資格之送審要件、送審著作、審查程序及基準等事項,由學校依前項辦法定之,經校務會議通過後實施,學校並得訂定較嚴格之規定。」

再加上過去教師未於限期升等或通過評鑑的不續聘審議要求教評會「三分之二以上同意」,修法又改為資遣案教評會只需「二分之一以上同意」。而所謂「資遣」也與「不續聘」無異,都是遭剝奪工作權,並無任何由學校給付的資遣費。

高教工會認為,如此修法都將與改善不合理升等和評鑑要求背道而馳,基層大專教師更容易淪為校方高度支配的勞動力,例如將招生成果、行政表現、配合程度、產學績效、I級期刊論文數等都納入升等與評鑑的「指標」,而藉懲處機制排除不配合或試圖反抗的教師。

除此之外,高教工會也列舉了修法中試圖「增加教師擔任行政職務之義務」(草案第32條第1項第10款)、「教師解雇遭救濟成功撤銷後,學校卻只需回補約一半待遇」(草案第24、25條)、「缺乏編制外教師之權益保障」(草案第48條)、取消主管機關與學校對專科以上教師校內無工作可安排的「校外輔導介聘之責」(草案第13條)等,都反映了此次此次行政院提案過程相對草率。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召委蔡培慧26日在臉書強調《教師法》修正案3大處理原則:

  1. 有疑慮、非相關條文,不在修法範圍內,包括大學教師限期升等、教師兼行政職義務等。
  2. 完成溝通,再來審查。
  3. 保障學生受教權,兼顧教師工作權。尤其對學童施暴、性侵的不適任教師,將加速退場。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受訪也表示,這次修法將集中在處理不適任教師的退場,其它如大學教師限期升等、教師兼行政職義務及寒暑假返校規定等,因外界反彈聲浪大,將維持原規定,不再這次修法範圍。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