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敗選後的民進黨「青年」發言人:黨的危機就是流失年輕人

【專訪】敗選後的民進黨「青年」發言人:黨的危機就是流失年輕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民進黨4位新任發言人,李明俐(左起),律師李晏榕、公關處副主任李問與客家部主任周江杰接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發言人李晏榕說,長遠來看黨的決策階層老化,會是個危機,秘書長羅文嘉也有看到,吸引、培養年輕人加入民進黨很重要,不然未來這個黨就會消失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地方大選後,全台政黨分佈「翻盤」,不同於2016年民進黨拿下立委過半和總統獲得「全面執政」,國民黨去年底則在22個縣市獲得16個首長,也掌握全台多數議會,而民進黨則因敗選,蔡英文辭去黨主席以示負責,在檢討聲中黨內也進行黨主席改選和大幅組織改造

在這波改造中,60歲的前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當選新任黨主席,而學運出身,曾任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和立委,但已在2010年離開政治圈回鄉種田、開書店的羅文嘉,53歲又重回政壇擔任秘書長,除了找來許多不同背景的青年擔任各部門主管,2月也宣布4位新任青年發言人

其中40歲的周江杰和30歲的李問,原本就在黨內擔任客家部和公關部任職,而地方文化工作者李明俐,和39歲的律師李晏榕則是從外面「挖角」來的「兼職發言人」,民進黨過去用青年發言人並不算少見,像是林琮盛、何孟樺,現在成為市議員的張志豪、吳沛憶、曾角逐新竹縣長的鄭朝方等都在30到40歲之間,這些「青年」為何選擇加入民進黨?看起來比國民黨更「友善青年」的民進黨,他們又是怎麼看的?

一個由外、一個由內,他們入黨原因是「同一個」

李晏榕在今年年初民進黨進行改組後才加入,她坦言當羅文嘉找她時,以為是要找她參選「聽到是發言人我就愣住了,因為這位置對選舉的人來講很有幫助,有曝光、有能見度,黨內一定很多人爭取,當時我連黨員都不是。羅文嘉說,他也離開民進黨9年了,現在回來,想找一些跟民進黨比較沒有淵源、外圍的人,並且在各自領域有發展的,能有化學作用。」

曾在2016年代表社民黨參選立委的李晏榕表示,時空背景和政治情勢不同,她認為國家正在面對更大的主權威脅,加入執政黨,會有更大空間可以做點事,當時一同當「說客」的羅文嘉太太也說,如果輸了2020,恐怕不會再有2024,「我把老公捐出去,希望妳能幫忙他」,對李晏榕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推力。

而今年剛滿30歲的李問,原本就是民進黨公關部副主任,是今年新上任的發言人中最年輕的,讀台大人類學系的他從校內媒體開始接觸公共議題,到美國攻讀人類學碩士時,以中國農村拆遷為研究主題。

當年在四川農村田野調查時,發現當地的農民對國家政策幾乎完全沒有「改變或反應」的權利,只能乖乖輔導轉業成工廠工人、住到集體住宅。他好奇地尾隨共產黨的參訪團拍了幾張照片,卻被十幾個警察圍住嚴厲斥責審問,告誡他不准對官員拍照,這些經驗讓他感受到獨裁統治的不自由。

李問坦言,當晚他就告訴爸媽自己要放棄台美雙重國籍,回台灣當兵、工作和生活,「我不希望台灣變中國,想替家鄉做點事」,憑著熱血返台,後來一路跟著民進黨打2016選戰、選後進入國安會、民進黨國際事務部、公關部、遠景基金會等,從沒離開過民進黨的相關組織。

民進黨也有「世代落差」?

也許是本來就身處較「外圍」的角色,今年2月才入黨的李晏榕坦言,雖然從外面看不太會感受到,但自己慢慢接觸、親眼看到民進黨內部運作後,發現民進黨是「蠻老化」的政黨,雖然有很多年輕人負責基層黨務工作,不過「就算年齡不重要,資歷也很重要」,權力組成結構還是偏老。

我覺得民進黨內部的權力結構,反映了現在台灣社會的某些不平等的現實,像性別的比例,一級主管有2、30位,可是不到三分之一是女性,世代落差也是,權力掌握在比較年老的人身上,他們對很多事情的觀念,例如年金改革或同婚,都已經和現在的年輕人差很多了,可是他們是做決定的人,下面的人要影響他們也不是那麼容易。

長遠來看,這對黨會是個危機,年輕人可能會更想加入像時代力量這樣很年輕的黨,我想羅文嘉也有看到這點,因此吸引、培養1990後出生的年輕人加入,對民進黨很重要,不然未來這個黨就真的會消失了。

李問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羊正鈺

不過,在民進黨內部待了幾年的李問則有不同看法,他受訪時說,民進黨內部的黨工的年齡分佈很平均,不同世代的人都有,像這次組改,羅文嘉找來分布於「五六七八年級」的人組成「斜槓團隊」。包括他在內,民進黨中也有不少人20幾歲就當上部門主管,不會因為「年紀小」、「沒資歷」就被認為不能做事或是意見不被採納。

在李問的經驗裡,民進黨的工作文化是「充分授權」的,即使年輕黨工也有機會負責大型專案,意見在開會時也能被拿出來討論,「很多工作都是專案制,你可能還很新,但也會負責做大活動,主要是看能不能做出什麼成績被看到」。

青年怎麼看「敗選的民進黨」?

當大家在討論為何去年地方大選民進黨會輸那麼慘,有人說是因為某些施政議題,有些人則認為是溝通,在檢討過往的失敗經驗時,李晏榕覺得「溝通」確實是民進黨去年沒做好的地方,「我們這批新的發言人上來,跟去年民進黨大選慘敗有很大的關係。我們站在一個期待民進黨重新站起來 、重新被信任、有新氣象的時刻,被期待帶給大家這樣的感覺。」

李晏榕說,

蔡英文很多政策方向都是對年輕人的未來好的,年金改革、同性婚姻、再生能源等,但這也得罪了很多人,影響到他們對政府的觀感,你有一個遠大的目標,那很好,但面對現階段某些人立即受到的損害,不能不處理,例如有些軍公教其實支持年金改革,但這些人的聲音都沒有被呈現出來,這就是民進黨不夠積極為政策辯護。

李問則分析,去年敗選原因是民進黨在很多施政議題上,呈現「進退失據」的狀態,「不管對文青還是鄉親,對年輕人還是老人」,支持者們都是相同感覺,搞不清楚黨的立場和價值、確切的定位,選票就流失了。

「不同意見」的黨內青年能做什麼?

面對民進黨過去執政2年半間許多爭議案件,包括勞基法修法、同性婚姻、年金改革等,李問和李晏榕雖不否認黨內有世代落差,不過在他們看來,主要問題似乎還是在「溝通」,而非民進黨的價值主張受到懷疑。

敗選後許多青年黨工組成「青年回防陣線」,也加入連署的李問坦言,青年想要在黨內發聲或是改變黨,這沒有捷徑,像2016年時的同婚議題,民進黨沒辦法在那個當下提出一個有智慧的解答,這是整個黨都要承擔的後果,不過理念討論的空間依然存在,當時黨內就有不少激烈的討論,他們都在討論中盡可能發聲。

除了在對話中勇於表達立場外,李問提起當時民進黨的青年黨工也發起「政治工作者挺修同婚」活動,自己募款、設計和製作了印有「支持婚姻平權」的彩虹識別證帶數千條,「就每天戴著那個上班,在立委辦公室、黨部,我當時在總統府國安會,透過這樣做來表態。」

李晏榕分享自己的觀察,指民進黨組織龐大,階層多,常對時事議題反應不夠快,雖然比國民黨年輕,但比時代力量這樣的新政黨「老」,時力雖然是個小政黨,很多事還沒制度化,但對於各種時事議題的反應是快的。

現在李晏榕對自己發言人的工作期許是溝通要盡量「白話、清楚、明瞭」,不要讓人覺得模擬兩可,也不要詭辯或狡辯:「我覺得黨的發言人不是化妝師,不是黨長了一顆痘痘,我幫它撲粉蓋住、弄成漂亮亮亮的出去,政策宣傳是工作需要,但我還是有自己的想法、表達意見的方式、說話的特色。」

相較於國民黨,李問和李晏榕都認為,民進黨的核心價值,如對國家主權的堅持、建立在民主基礎上的政治經濟發展路線,應該還是和多數年輕人想法相契合。

至於如何吸引年輕人加入,民進黨日前啟動了「青年入陣:選戰特派員」計畫,盼從外部注入新能量,李晏榕說,目前有跨部門運作的「青年小組」,之後可能會變成獨立的青年黨部在全台各地都有據點,雖然短期目標是為了選舉,但長期可能成為民進黨外圍的青年政治團隊,「就是撒種子的概念」。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