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灣10週年》海洋公民的第一堂課:學會在生活中與海對話

美麗灣10週年》海洋公民的第一堂課:學會在生活中與海對話
澎湖開發始於明朝為海上明珠,南方四島也曾繁華過,至今島上的居民生活仍與海有密切接觸。郭瓊瑩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我們也自詡為海洋國家,然而,無論自生活習俗、生產模式,乃至對生態之價值觀很多面向其實多與「海洋」背道而馳。

文:郭瓊瑩(中國文化大學景觀學系主任)

失聯於海的海島台灣

生活在台灣的當代人,可能是很矛盾的族群。過去400年來的移民社會反覆衝擊,無論就歷史或地理而言,我們一方面仍根繫於中原血源,然而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面對這海洋島嶼之天然限制,即便是與南島語系民族相連結,漢人仍一方面根繫於中原血源,然而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面對海洋島嶼之天然限制。今日,除了蘭嶼的達悟族外,似乎生活在台灣島的跨世代種族,多已不知如何與海相處了。

儘管我們也自詡為海洋國家,然而,無論自生活習俗、生產模式,乃至對生態之價值觀很多面向其實多與「海洋」背道而馳。

開發難免 但求周延

在蘭嶼傳統民居是依山面海,逐尋等高線退縮的半穴居型聚落建築,不僅能抗颱風與大浪,且能順應地形建築節能通風、冬暖夏涼之微氣候調節效應。

且因達悟族對「海」之尊重與了解,他們的生活、生產均與海岸生態系縝密地結合,包括每一住屋與住屋間均有一定之視覺緩衝,錯落有置,均能達到今日歐美先進國家所倡議之海洋公共通行權(Public Access)與視域景觀軸之保全(Visual Corridor Access)。世代傳承下來之與海共生之智慧,不僅不落伍,且與時代潮流同當。

而若以此為鑑,則對今日台灣海洋之開發、人與海對話之形態與作為,似乎吾人應甚覺汗顏。如自北到南,西部海岸多少工業區、海埔新生地大幅改變了原有的地形地貌,昔時瀉湖成了鹽田、魚塭、漁村、機場,甚而更進一步大肆填海造陸成為工業區。當然,隨著社經進化,開發是不可避免的,惟此「必要之惡」是否能更周延、更謙遜;更低調?

台灣西南海岸自清朝起即有鹽田與魚塭養殖之開發,廢棄塩田與魚塭之復育應成為海岸地景保育之標的。郭瓊瑩攝

台灣西南海岸自清朝起即有鹽田與魚塭養殖之開發,廢棄塩田與魚塭之復育應成為海岸地景保育之標的。郭瓊瑩攝

位於嘉義的鰲鼓溼地,其形成是個美麗的錯誤。它原本即是溼地,惟經填海成為台糖農場後又因颱風潰堤,引入海水,重回溼地狀態,再度成為野鳥棲所,乃至成為今日近500公頃之「野生動物保護區」,這是大自然索回其應有的棲所而已。

其它諸多過度建設之漁港,不僅破壞自然海岸也造成諸多突堤效應,致周邊之沙灘消失或護堤淤積之不平衡狀態。諸多漁港更因過度建設不符漁業資源生態生產供給承載量,而導致閒置荒廢,這些投資不僅浪費公帑,更造成海岸及海域生態資源之破碎化,實足警惕。

鰲鼓濕地為國家重要濕地,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未來擬復育增加其棲地多樣性。郭瓊瑩攝

鰲鼓濕地為國家重要濕地,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未來擬復育增加其棲地多樣性。郭瓊瑩攝

破碎的海岸線

隨著觀光遊憩發展需求,我們也犯了類似國外飽受批評的「海岸人為長城」之錯誤。一批批濱海別墅、旅館、休閒遊憩設施風起雲湧,如台二線北海岸早期之「外星造型別墅」;三芝一帶之都市化濱海住宅高樓;高雄旗津的黃金海岸(人為遊憩設施破壞海岸防風林)。

海岸之佔據公有海灘之大型違建,以及已建了10年尚在爭議中之台東美麗灣渡假村—美麗的杉原海岸上「不美麗」的開發案。即便是知名建築師李祖原大師之設計東北角龍洞遊客中心,也都違背了與海謙遜對話之基本原則。

建築師引入都市建築語彙、造型與建物,它們或許成了「亮點」,卻是令人不愉悅的「焦點」,一方面建築開發本位主義,阻擋了區外之視野,另一方面建築配置手法又暗示著「非請勿入」之濱海通行權之阻擋。

儘管「海域」、「海洋」均為公共財,但因不當之設計,以及對海岸不明瞭之價值思惟,形塑了海洋自然景觀廊道之斷裂,以及視域之阻擋。

悠活度假村之違建也圍出私有化海灘,剝奪了公共通行權。郭瓊瑩攝

悠活度假村之違建也圍出私有化海灘,剝奪了公共通行權。郭瓊瑩攝

就景觀生態而言,自然海岸是有多道自然防線的,第一道為沙丘、第二道為先鋒海岸灌叢、第三道是防風林或者岩岸地形中之岩岸灌叢與海岸林。

這些天然屏障,本應保留、保護或劃設為「海岸保護區」或「特別景觀區」,惟因法令之不盡健全,如原來的區域計畫法中對「海岸」、「海域」並無定義,「都市計畫法」中又只針對陸域有定義;因此,在過去之發展歷程中「海岸」著實成為三不管地帶,此也因循形塑了今日台灣海岸生態系破碎化、景觀廊帶斷裂之窘境。

沙丘不僅為天然防線更是記載了海岸環境演變過程,應予保護與長期監測。郭瓊瑩攝

沙丘不僅為天然防線更是記載了海岸環境演變過程,應予保護與長期監測。郭瓊瑩攝

省思「美麗灣」

台東「美麗灣事件」屆滿10週年,回顧10年來在政策、法令與海岸環境價值思惟間之爭議,正如同陽明山北投纜車一樣,「預先環評」應是對環境負責的主動作為,就法論法時,往往在適法與違法間因剛性法令解釋之僵化,順了業者卻戕害了無話語權的「大自然」。

以台東海岸「美麗灣」事件為例,先不談法令與環評之適法性,但看開發者與建築師用都市手法去處理山、海,如此敏感介面之基地計畫(Site Planning)以及設計風格、建築材料、色彩計畫……等,即可看出雙方對作為海岸風景區角色定位,以及如何「呈現」作為一種渡假旅館商品之環境認知太粗糙,而手法也太粗暴了。

美麗灣開發案破壞美麗的「自然」海岸都市型之旅館建築形成海與路間之視覺障礙,應予拆除或重建恢復海岸通透性。郭瓊瑩攝

美麗灣開發案破壞美麗的「自然」海岸都市型之旅館建築形成海與路間之視覺障礙,應予拆除或重建恢復海岸通透性。郭瓊瑩攝

海岸風景區旅遊線是一系列之動態體驗,山景海景在行進動線中帶入旅遊者之眼簾,也會刺激旅遊者對山、海景之美感經驗以及後續帶動之知識獲取。

而美麗灣渡假村如一道生硬的牆,阻絕了親海觀海之視線與動線,是一種自私自利的佔有思考,將沙灘海岸據為己有,未有視覺通道(Visual Access),這是對景觀權之剝奪。

換言之,好的設計應是漸近地引導人與海接近,建築語彙應與東海岸自然地景有關,建物高度應容許部分通透性,不僅是視域廊帶之聯繫,也是微氣候風廊之適切導流,以旅遊之體驗而言,如果來到「美麗」的海灣,住進去的和都市旅館沒兩樣,又何需跋山涉水而來呢?若此,則「體驗美學」與「體驗經濟」之價值在此個案中完全破功。

從私人海灘到整合管理

美國在50~60年代也同樣面對經濟蓬勃發展,優美海岸成為有錢人蓋別墅、旅遊業者發展觀光旅館、飯店、民宿之熱門投資點,包括鱈魚角(Cape Code)、紐澤西(New Jersey)、棕櫚灘(Palm Beach)等。歷經幾次海岸颶風衝擊後,這些位於不當地區開發之海岸建築,受安全保障與保險責任等因素,逐一荒置,海岸進而恢復成較自然之樣貌。

當然,也因此帶動了整合型海岸管理(Integrated Coastal Zone Management,簡稱ICZM)之省思濫觴,並逐步邁向海岸整合規劃,明智利用之永續新思潮——包括下列倡議:

  • 海岸公共通行權
  • 海岸景觀視域廊道保全
  • 海岸敏感區之保育與優化
  • 海岸發展區之保育與優化改善
  • 海岸棲地之保育與復育
  • 海岸社區之伙伴經營
海岸之保護應兼顧自然海岸林之保育與沙丘之保護,步道之建設必須迴避沙丘之移動通路。郭瓊瑩攝

海岸之保護應兼顧自然海岸林之保育與沙丘之保護,步道之建設必須迴避沙丘之移動通路。郭瓊瑩攝

透過ICZM之機制,人們開始轉變對海之認知與行動,並開始以更宏觀之視野與海對話:

  • 安全防護措施應在海岸生態系保全優先之條件下進行
  • 保留部分區域(Untouchable Coastal Zone)作為保護區,讓生態系足以自我修復
  • 保育沙丘、藻礁、溼地、防風林為生態復育之優先行動
  • 清理移除不必要之設施-以減法建設觀念進行海岸環境治理
  • 確保海岸生物棲地之完整性與漁業資源、文化資源之可持續性發展
  • 推動海岸土地合理重疊分區管理之積極作為(亦即海岸資源之利用或空間發展必須符合生物動態棲地需求以及人類明智利用資源與空間發展需求)
  • 強化對海岸自然災害之預警與防護保全機動應變力
台灣海岸景觀具多樣性應快速通過「海岸管理法」,俾落實分區保護與利用之精神 。郭瓊瑩攝

台灣海岸景觀具多樣性應快速通過「海岸管理法」,俾落實分區保護與利用之精神 。郭瓊瑩攝

在生活中與海對話

回到生活感知面,與海對話必須建基在對海岸海域之科學性了解與知識之探究,以及對其發展歷史變遷之系統資料收集與解析。順性順勢發展,應是與海對話的基本原則。

島國人民與海共生、抗衡、超越、挑戰……等之歷程誠然為必經之路,而在全民教育中尤應將「海洋思惟」、「海岸變遷」、「生活」與「生態」之觀念融合為一體。

「環境教育法」、「溼地保護法」已上路,而「海岸管理法」刻正送立法院審議中(編按,海岸管理法已於1月20日三讀通過),這些法案無一不是歷經20多年不斷努力爭取而到位的。隨著全球化,也隨著國人對海洋觀念由遠離、懼怕轉向為親海,這是值得欣慰的。

惟在轉向之同時,自居海洋國家之子民,也應自我調整好心態,善循古人之智慧、學習海洋民族與海共生之態度,在基礎環境教育中,讓學童能親近海,體驗海岸之美,了解海洋生態之脆弱性,也必須讓此「公共財」之觀念根植人心。

如果在校時學會漫步在海灘、觀濤、觀雲、觀日出、觀夕陽,也能了解沙丘海岸林對保護內陸之重要性,不論是行動之親水或視覺之親水,均是一種賦權。如何閱讀海岸地景?如何理解其自然運作力?如何對保護、修復海岸而有所行動?如何藉由公民力量共同反饋對海岸發展之監督、海岸資源資料庫之建置?似乎這均是由下而上可有所作為之責任。

讓閱讀自然融入生活,透過生態旅遊、環境教育以了解複雜的海岸生態系。郭瓊瑩攝

讓閱讀自然融入生活,透過生態旅遊、環境教育以了解複雜的海岸生態系。郭瓊瑩攝

至於由上而下之政策,則行政部門前首先必須打破行政管理之框框,打開視野,看到「適法」以外,對綜體海陸生態系之關聯性,透過整合治理跨域溝通協調,破除線性思考之迷失。

今日,「美麗灣」之爭議已在風雨中走過十年,在那美麗海灣邊之一堆「水泥」長城之存在,已非「適法」性之技術枝節,更大的前提是,吾人以人為方式置入了不屬於在地風貌之建築體,它破壞了海岸線之風貌,干擾了大眾之視覺親海權益,也阻絕了公共親海可及性。

更關鍵的是這個人為作品不符「海岸美學」,無法與海溫和對話。是以就整體東海岸之景觀保全而言,地方政府應有魄力,樹立典範,承認「美質品管」失當,拆除它、復原它、該賠償就賠償,而中央政府尤應亡羊補牢,無論是「環評」或是「海岸管理法」或「區域計畫法」均應正視海岸資源對整體國土保育之重要性,落實「都市設計審議」或「景觀自治條例」之執行。

而就全國性之典範而言,「景觀法」之立法亦應併行才能自生態保育、國土保安、景觀風貌保全修復上三者兼蓄,並避免前述錯誤案例一再發生。

提升環境美學 與自然重修舊好

許多人認為「美」是見人見智的,其實正好相反,「美」在大自然中、在哲學領域、在文學藝術領域、乃至在常民之生活體驗中是有一套科學邏輯的。

「美學」源自希臘文(aesthesis)意指「感官知覺」,美學的研究已與美感知覺相關的活動與經驗為對象。

對於台灣多元的海岸類型景觀之保育仍有待「環境美學」教育之深化 。郭瓊瑩攝

對於台灣多元的海岸類型景觀之保育仍有待「環境美學」教育之深化 。郭瓊瑩攝

中國先秦「禮記」的樂記篇,古希臘柏拉圖的「饗宴篇」和亞里斯多德的「詩學」都是西元前之著作,而1793年德國詩人席勒也陸續發表「美育書簡」闡述美的經驗。

是以從「美在道法自然」到「美就是生活」,或許吾人應對「美麗灣」事件作一總結:與海對話,道法自然。讓親海,成為生活的一部份,讓修復錯誤的決策成為吾人與海對話責任之始吧!

本文獲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