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海洋帶來連結與障蔽,義大利文化中的明暗雙重結構

《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海洋帶來連結與障蔽,義大利文化中的明暗雙重結構
波西利波高地的眺望景致:拿坡里灣對面綿延的山脈為維蘇威火山。作者拍攝|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美索不達米亞、埃及文明以及米諾斯文明衰退後,古代地中海由希臘、腓尼基與羅馬等勢力瓜分,建立起高度文明。海洋始終如此,這裡既是文化交流的場合,也是血流成河的戰場,帶著鮮明的兩面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陣內秀信(じんない ひでのぶ)

海洋帶來的連結與障蔽

海洋具有相反的雙面性格。作為一種媒介,海洋孕育出此岸與彼岸的緊密交流。與此同時,海洋也是為彼此的往來﹑帶來重重的障壁和結界。

自古以來,特別是在地中海世界,海上交通盛行,眾多船隻來往交會,帶來了各種人事物的資訊,也在各地打造出高度的都市文明。地中海周邊地區屬於民族多元、語言豐富、宗教繁雜,在交流的同時當然也會產生利害衝突,戰事頻仍。尤其是中世紀時,伊斯蘭教的擴張,和眾所周知的十字軍,讓這裡成為激戰的舞台。海洋始終如此,這裡既是文化交流的場合,也是血流成河的戰場,帶著鮮明的兩面性。

自從美索不達米亞、埃及文明以及米諾斯文明衰退後,古代地中海由希臘、腓尼基與羅馬等勢力瓜分,建立起高度文明。過去羅馬掌握了地中海霸權,歌頌著羅馬式和平(Pax Romana),並於各地建設羅馬式都市。其中也有不少都市延續了腓尼基、希臘、希臘化時代都市的形式,延續著都市的繁華,並留下了令人歎為觀止的遺跡。

其後,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兩部分。中世紀初期,遭到異民族日耳曼入侵,原本居住在羅馬式城鎮的居民紛紛逃至其他安全的地方。日耳曼民族不懂得用船,這也讓岬角、離島以及背倚險峻山地的海岸地帶,成為理想的避難所。從亞得里亞海東岸,原為威尼斯屬地的地區北上,杜布羅夫尼克(古名拉古薩)、扎達爾(古名扎拉)等地,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迎來入住的人群,建立起都市。跨過義大利的國境,位於威尼斯北方的格拉多,也是一座由逃至此地的人們所建成的海上城鎮。由這個歷史脈絡來看就可以瞭解到,建造於潟湖、淺海上的水都威尼斯其實並不特殊。

接著來談談阿瑪菲。拿坡里周邊肥沃的坎帕尼亞(Campania)平原上,散布著許多羅馬時代的都市。當異民族入侵時,當地的居民選擇了背後是斷崖,腹地狹小,向海上延伸的溪谷之地.阿瑪菲,作為最佳的隱身之地。乍看之下,威尼斯與阿瑪菲在位置、都市的型態上都是相反的兩極,然而在激烈變動的中世紀初期,從為了躲避不會用船的日耳曼異民族之侵襲,而選擇避難之地的觀點來看,其實兩者並無不同。

不論是哪一座城市,那兒的居民都擅於造船,且擁有高超的航海技術,加上面海延伸的都市位置,奠定了朝向海洋發展的絕佳地理條件。就這樣,海洋都市的歷史開始萌芽。

來自東方的影響

特別是阿瑪菲這個地方,很早就開始與拜占庭、阿拉伯世界交流,更是世上率先將羅盤運用於航海上的城市,進而君臨地中海,成為海洋都市中的霸主。之後第勒尼安海的比薩、熱那亞,亞得里亞海的威尼斯相繼堀起,展開了地中海勢力的爭奪戰。

羅馬帝國崩解後,陷入商業經濟停滯、都市衰退的西歐,藉由這些義大利海洋都市的活躍,再次有了生氣。義大利中世紀的海洋都市,在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堡)、亞歷山大港等地都設有商業、貿易據點,它們藉由與拜占庭、阿拉伯世界進行商業貿易,取得了莫大的財富,其中有些都市還將勢力範圍擴展到敘利亞、黑海方向。以威尼斯為中心的第四次十字軍東征,便趁拜占庭帝國內亂之際,成功地攻下了君士坦丁堡,之後威尼斯便從拜占庭帝國那取得了希臘各地、甚至到賽普勒斯的廣大領土,展開殖民統治。在利益和霸權的爭奪中,義大利的海洋都市之間有時也會對立、交戰,毫無情面可言。

義大利海洋都市靠著中介貿易獲得龐大的財富,不過只要比較十二世紀地中海東部與西部,便會發現兩地在文化程度的差異格外引人注目,和西方相比,東邊的拜占庭、阿拉伯世界明顯更上一層樓。憧憬先進文化的義大利各都市,在建築、美術等領域以及都市建設方面,都深受到拜占庭、阿拉伯世界的影響。眾所周知,十一世紀時威尼斯在聖馬可廣場興建都市的中心教堂——聖馬可大教堂時,並非以西歐建築為範例,而是仿傚君士坦丁堡十二使徒教堂而建的。

巴勒摩、薩雷諾、威尼斯等地成為引入東方文化的重要窗口,這些都市大量美麗的建築和藝術品,無不展現出拜占庭、阿拉伯的高度美感,令人驚訝不已。也因此走在散發著異文化氛圍的海洋都市裡,欣賞街上的一景一物,總能令人感到樂趣無窮。在街道上,你會驚喜地發現帶有東方色彩的拱門、浮雕,在阿瑪菲甚至還留有阿拉伯式浴場遺跡。

麥克尼爾與布勞岱爾的「地中海」

率先以宏觀的角度,精彩地描繪出位於地中海世界義大利海洋都市榮景的,是一本由W.H.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寫成,於一九七四年在芝加哥出版的關於威尼斯的著作。那時我恰巧在威尼斯留學,而這本劃時代的大作幸運地由研究義大利經濟史的先驅清水廣一郎先生翻譯,於一九七九年由岩波書店出版,日本版的譯名為《威尼斯——東西歐的要衝 一〇八一年至一七九七年》。

剛回國的我,在讀完此書後眼睛為之一亮。留學期間,我曾走陸路前往伊朗,途中造訪伊斯坦堡時對這座城市大為感動,伊斯蘭文化的高度發達讓我驚艷不己。還記得當我拿到這本書後,興奮的一口氣就讀完了。

一九七〇年時我正在讀大學,那時關於歐洲都市史的書籍還相當有限,我時分關注比利時的歷史學家亨利.皮雷納(Henri Pirenne)在二戰前提出的,關於古代世界轉移至中世紀初期世界的著名學說。正如「沒有穆罕默德就沒有查理大帝」這句話所示:在伊斯蘭征服地中海周邊之後,商業領域開始走向封閉,最後殘留的古代經濟生活、古代文化逐漸消逝,進而才產生了西歐的概念。雖然這已是過時的學說了,但仍舊是充滿魅力的史觀。

另一方面,麥克尼爾的研究則大大扭轉了地中海世界的形象。以威尼斯為中心,他依時序詳細描繪出熱那亞、比薩等黎凡特地區(東地中海沿岸),從多面向的繁榮到衰退的情形(不過在麥克尼爾的著作中幾乎沒有提到阿瑪菲),並生動地記述了西方拉丁.基督教世界的人們與黎凡特地區的希臘人、斯拉夫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之間,不斷反覆出現的征戰與交流的歷史。描寫西歐人進軍黎凡特地區各地,積極展開與遠方的貿易,同時還指出支撐這些貿易的技術和社會的基礎,亦即軍事、造船、農業技術、企業經營和行政管理技術的重要性。

補0100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威尼斯鳥瞰圖:知名的「水都」,曾經在中世紀的海上貿易霸主,如今成功轉型為全球知名的觀光勝地。

隨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領土的擴張及勢力的擴大,帝國與威尼斯之間的對立雖然逐漸加深,但一般來說,兩者間還是維持著良好的關係。彼此在海上和港口的各種活動上,也保持著和諧的秩序。一六六九年時,雖然威尼斯將克里特島讓給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不過在十六、十七世紀前半葉,威尼斯與東方世界的交流始終活絡。

麥克尼爾強調,威尼斯一直到共和體制瓦解為止,都與東正教之維持著強而有力的連帶關係。特別是在威尼斯屬克里特島,融合了義大利與希臘的文化,孕育出多元的社會風氣。威尼斯共和國著名的帕多瓦大學,和東方之間也有豐富的交流,在十六、十七世紀時,這樣的大學對東正教世界來說相當有吸引力。威尼斯的政策時而帶有反教皇的色彩。帕多瓦大學校園內的風氣受其影響、追求自由思想,甚至反抗羅馬.天主教,這對東正教圈裡的學生們來說,具有莫名的魅力,許多人都來到此地學習醫學、哲學。

進入十六世紀,繼熱那亞、威尼斯之後,西班牙也成為勢力龐大的強國,在地中海上佔有一席之地。費爾南.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的名著《地中海》(原名為《菲利浦二世時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日本由濱名優美翻譯、藤原書店出版,共五冊,一九九一~一九九五年)中論及,十六世紀西班牙帝國與奧斯曼帝國在地中海上爭奪霸權,該書以地中海世界——從地中海這片海域以及以此為中心發展出的世界——為出發點撰寫歷史,書中提出的視角與至今為止,以陸地領土國家之發展為出發點的歷史觀截然不同,為史學界吹皺一池春水。

日本的義大利中世紀都市研究

在日本,也有開創了義大利中世紀社會經濟史研究的二位學者。其一為清水廣一郎(一九三五~八八)先生,他以佛羅倫斯為中心,進行了威尼斯、比薩的研究,並翻譯了前述麥克尼爾的著作。另一位則是留學義大利後,就此定居於斯,持續進行研究的波隆那大學教授星野秀利(一九二九~九一)。星野運用義大利各地文史館、資料館收藏的第一手史料,研究佛羅倫斯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經濟基礎——毛織工業,並將它置於西歐地中海的經濟史,長期且動態的變化之中。他的研究於一九八〇年在佛羅倫斯當地出版成冊,在歐美學界獲得高度的評價。

為星野秀利的著作譯成日文的齊藤寬海先生受到前面二位前輩的薰陶,推進了佛羅倫斯、威尼斯等中世紀後期,義大利商業與都市的相關研究,是此一領域中的佼佼者(《中世紀後期義大利的商業與都市》,知泉書館,二〇〇二年)。齊藤詳細論述了威尼斯、熱那亞等地交易商品種類的變化及其背景時代。此外還述及活躍於航海領域的槳帆商船、一根桅杆搭配一張橫帆的柯克船、圓型帆船等。

齊藤先生提出來最讓人感興趣的論述是:拉古薩與安科納兩地一直以來受到威尼斯的妨礙而難以發展海上貿易,當他們轉而與奧斯曼帝國締結友好關係,朝東地中海發展後,反而對威尼斯壟斷的海上貿易帶來很大的打擊。十六世紀初期,受到葡萄牙從事東印度貿易的影響,威尼斯進口的來自黎凡特的商品中,尤其是胡椒的數量大為減少。然而進入一五三〇年代,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保護下,穆斯林商人回到印度洋商業市場,再度恢復了經黎凡特地區前往義大利的地中海商業路線。

不過,拉古薩與安科納的堀起,還是讓威尼斯再難保有以往以香料、調味料為主要獲利來源之商業市場的壟斷地位。當時積極與土耳其市場交易的佛羅倫斯商人,也以安科納作為毛織品等主要商品的出口路徑,讓威尼斯的壟斷全面崩解。另一方面,熱那亞人則是在十五世紀後半起,將商業活動重心移至西方,積極參與葡萄牙、卡斯提爾王國的大西洋商業市場。齊藤明白地表示,至此威尼斯、熱那亞等作為地中海商業主角的時代宣告結束。

海洋民族的信仰與祭典

擁有面海港口的都市,雖然在貿易活動上佔了地利之便,得以獲得龐大的財富,但同時卻也容易成為外國勢力攻擊的對象,需要建造堅固的城牆增加防禦能力。對此,本書不只聚焦在活躍於中世紀的四大海洋都市,也會論及崛起於十七至十八世紀「遲來的海洋都市」。南義普利亞地區的莫諾波利、加里波利等地坐擁廣大的腹地,積極栽培橄欖,但卻不是作為橄欖油食用,而是製成照明用的燈油產品,大量出口至阿爾卑斯山脈以北各國,創造出繁榮經濟,打造出巴洛克風格的美麗都市。這些都市自中世紀起就建設了堅固的防禦體系,特別在十六世紀,依循文藝復興的築城理論,再次加強了城堡(castello)與城牆的防禦結構。

海洋雖然帶來了眾多的恩惠,卻也總是伴隨著危險,因此海洋民族間發展出深厚的信仰,許多教堂都建於海岸附近,祈願平安、繁榮,與海洋共存。各式水上的宗教遊行等,至今依然在義大利各地的海洋都市中舉行。其中將在第六章提及的莫諾波利聖母瑪利亞祭典令人印象深刻。活動當天的傍晚時分,乘坐在舟上的聖母瑪利亞像莊嚴地於海上緩緩前進,航向眾人聚集的港口。城鎮上的居民都是瑪利亞虔誠的信徒,每個人的家中都有瑪利亞的畫像,走在路上,不論是巷弄的盡頭,或是公路隧道中,到處都能見到設有瑪利亞像的祠堂,每個地方都能感到住民們虔敬的心。

熱情的義大利容易讓人以為,當地的祭典一定也相當歡愉、華麗,有如嘉年華會般熱鬧,但其實這是個美麗的誤會。許多祭典多是虔誠且莊嚴,肩上扛著聖人像的宗教性遊行更是整齊而嚴肅。

長年與義大利人相處下來,總會切實地感受到日本人對義大利的印象相當片面。特別是拿坡里著名的人生觀「Cantare、Mangiare、Amore」(歌唱吧、吃吧、愛吧),總是被拿出來強調其當地人謳歌人生、歡樂又開朗的性格。然而,人們卻忘了像是二戰後大受歡迎的《單車失竊記》、《粒粒皆辛苦》等新寫實主義的義大利電影,則多是在描述沉重、灰暗的現實故事。此外,他們喜愛戲劇化的故事發展,像《阿依達》、《托斯卡》等義大利的歌劇作品,故事的結局多以悲劇收場。義大利文化中因為有著明暗的雙重結構,才讓這個國家的社會、文化如此富含深度,令人永遠津津樂道。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中世紀城市如何展開空間美學和歷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陣內秀信(じんない ひでのぶ)
譯者:李雨青

「海洋」是陸地的屏障,卻也是催生交流的通道!
推動中世紀地中海史發展的,正是掌握海上商業貿易的城市!

從海洋望向城市――看 威尼斯/阿瑪菲/比薩/熱那亞
如何透過海洋貿易,獲得堪比帝國的影響力!
從港口、塔樓等地中海建築的風格,見證海洋城市如何活用東西方文化!

本書以照亮中世紀歷史的四座海洋城市——威尼斯、阿瑪菲、比薩、熱那亞——為主角,深入當地人生活的場域,看見商業貿易興盛、貨物流通的地中海。論述勢力龐大的四大海洋城市如何向東方世界發展,思考海洋城市的生活空間是如何建立,並實際描繪至今依然存在的海洋城市精神。

與陸地城市不同,中世紀南歐的海港城市,例如威尼斯、阿瑪菲、熱那亞,都是必須從海上坐船進入的城市。第一眼停留在人們眼中的城市景象,是從海上望向城市時的畫面。「海洋」對這些城市來說,不是地理的疆界,而是值得向外探索,充滿商機的舞台。

《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現今成為觀光重鎮的義大利海洋城市,早在中世紀便透過海洋商業貿易,獲得堪比帝國的影響力。甚至在談到中世紀的歷史時,威尼斯好比今日的倫敦、紐約一樣,是全球的經濟中心。這些曾經在地中海呼風喚雨的城市是如何發揮坐擁海洋的優勢、最終又為何沒落,值得台灣省思。

本書的啟示是:台灣是個海島國家,地理位置正好位在東海上的十字路口,是相當重要的海洋交通樞紐。台灣的海洋性與開放性一點也不比中世紀時期的威尼斯遜色,也同樣成為多元文化的薈萃之地。台灣應像義大利的海洋城市一樣,充分利用自身的先天優勢,才能在周邊各大國之間獲得足以自保、甚至向外發展的實力。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中世紀城市如何展開空間美學和歷史》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09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