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了沒」由誰決定:大學是否真的是所有孩子的去處?

「大學生了沒」由誰決定:大學是否真的是所有孩子的去處?
Photo Credit: 寺人孟子@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的高中職為了自己的升學率會不斷地像催產一樣,鼓勵高中職學生在畢業後繼續升學,大學院校又像是在升學主義辦接力賽一樣,踴躍地接收迷惘的高中職畢業生。這樣的惡性循環,填補的就是少子女化下各校經營的危機,這些研究論文早就滿山滿谷了。

文:唐宇新

過去有個綜藝節目就以「大學生了沒」為主題,主持人很吵,我也不太想去回憶究竟有誰。不過在那個沙發型態的口訪節目中,卻也出現了很多很有趣的議題讓當年的孩子對於大學生產生一定的憧憬。

大學是否真的是所有孩子的去處?

這恐怕是近來來許許多多朋友最在意的問題了,為了如何考甄、甄試與考招比例究竟應該怎麼分配吵上了天。也因此,讓有些朋友開始懷念起過去的聯考制度。然而大家沒有認真思考的問題是「台灣究竟有多少大學」以及「只要有考試就有大學讀的年代早就降臨了」這兩個問題。

台灣的大學總數依據教育部的統計,公立計有60所、私立計有161所(教育部,2019)。

大學甄選入學委員會統計,107年「繁星推薦」有68校1807個系提供1萬6993個名額,較前一年減少596個;「個人申請」有70校2038個系提供5萬6060個名額,較前一年增加106個,兩個管道合計7萬3053個,佔總招生名額達67%。(黃朝琴,2019,青年日報) 以該文的主題〈107年大學甄選名額7.3萬人佔大學招生總額6成7〉來逆推,可以得到一個將近11萬的大學生總值。教育部統計查詢網上能查詢到的高中職畢業生總人數僅只能查到105學年度(2016.08-2017.07),其總人數共為233642人(教育部統計網,2019)。若依據人口少子女化推斷,今年度假設以20萬的高中職畢業生來看,就有一半以上的學子能於當年考上大學。

然而在教育部107年的教育統計資料中也統計了105學年大專院校休學的總人數為8萬人(統計包含到研究所),公私立大專院校生休學比例甚至攀升到6.1%, 新增休學之原因,以「工作需求」24.6%、 「學業志趣」23.3%分居一、二,顯著高於排名第三「經濟困難」之 5.7% (教育部,2019)。

以數據看數據是一群朋友的最愛,也於是我把數據做一個左右引證與對照。很明顯的就可以看出一個問題「不是所有的學生都適合考上大學」,其因素即如教育部2018年的教育統計描述一樣,事實上就是考上了,卻得面臨生活與經濟的壓力,要不然就是得昧著良心讀自己不想讀的科系。

大學校數過多加上學校過度對學生催眠大學生涯的幻景

這是個大家不想說的事實,多數的高中職為了自己的升學率會不斷地像催產一樣,鼓勵高中職學生在畢業後繼續升學,大學院校又像是在升學主義辦接力賽一樣,踴躍地接收迷惘的高中職畢業生。這樣的惡性循環,填補的就是少子女化下各校經營的危機,這些研究論文早就滿山滿谷了。對應的就是像是把孩子當作志願軍送上戰場一樣,就是一種不教而戰的惡夢。

然而在這過程中,鮮少有人去檢視「那些學生真的有心向學」、「那些學生真的需要就業」,對應的是無止境的課業競爭與升學主義下的考招制度。姑且不論考招制度是否合宜,但就時代而言,過去的大學聯招以及現行的大學考招制度也只能是一種敷衍而看似公平的策略而已。

對你的公平,其實對我不公平

在〈建中校長盼增考試分發比率 鼓中校長:與世界選才悖離〉一文中,我們可以窺知明星高中與地區高中校長的著眼點,比對出一個關鍵點「其實你的公平對我一點都不公平」(馮靖惠,2019,聯合報)。探究的重點莫過於明星高中與地區高中於校內考試的方式、計分比較,幹部任職與學習歷程評量是否具有公正性。報導的關鍵點在於最後那一段中的「如果弱勢生在取得參與大學學程後可以慢慢穩定生活」。

然而在我留言回應與對應的回覆中其實潛藏了一堆這樣的問號「這些高中職生並不是每個人都家境優渥」、「很多孩子在就學的過程中必須半工半讀,工作與就學的時間佔了孩子高中職人生的大部分,他們哪來的時間去把學習經歷這一塊補齊?」、「這樣的制度似乎便宜了資本雄厚的家庭,這讓有本事與有資本的孩子更有機會將學習經歷補齊」。

一位任職於台灣第一女中的老師也曾經私下與我討論到一件很特殊的事情「在我們學校中的學生弱勢生越來越少」、「有些孩子的補習費甚至高於我月收入的兩倍」。這很現實,但也很悲哀,台灣的求學模式早就因為貧富差距加大了孩子學習的差距,對應的未來此刻也變成資源優渥的孩子勝出,弱勢的學生根本不可能站在公平的起跑線上與之競爭。

免費的資源=未來的陷阱

這也是呼應幾位朋友說的關鍵「我們應該努力的幫學生爭取免費資源,突破他們的學習困境」、「沒有界限、不自暴自棄,才能讓孩子走向美好的未來。」好話人人都會講、放屁的能力也每種生物都具備,這是我對這種言論的答案!

對我而言,免費的資源只要認真地與環境爭取,網路上的朋友幾乎都會有所回應。原因無他,因為我真的確實把所有引進的資源用在學生身上,不過我不引進那種「讓學生直接享用」的糖果,就算是像上次的奇異果直接送了七箱、深海養殖白蝦人家送了好幾盒進到學生的肚子中,我也會確實地把它轉化成適性的課程走入當時的課程主題。

沒錯,我要強調的就是「免費的資源對老師來講很好用,不過學生畢業後拿不到這樣的資源,即使學會了如何產出與操作,孩子們也無法倚著自己的經濟力去採買我們提供的免費資源」。對應的很多大學、高職也私下與我反應「其實我們的設備並沒有你們要到的這麼好」。此時此刻知道這些訊息的朋友,我也不曉得你們做何感想。

「大學生了沒」究竟由誰決定?

這個問題必須由孩子與家長自己裁決!

坦白講,現行教育政策走向民粹,未來是否會走回老八股的大學聯招制度我也無法預測,但以現行的制度而言,孩子基本上是在一種近乎於齊頭式平等的模式下「公平的」面對自己的選擇。

更正確的觀點應該著眼在「孩子究竟希望自己成為什麼」、「孩子在未來有沒有機會再就學」、「孩子們有沒有學到真正對自己人生有幫助的學識」。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