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大人物】走自己的路,做想做的事—王景弘希望能讓Uber合不合法變成假議題

【未來大人物】走自己的路,做想做的事—王景弘希望能讓Uber合不合法變成假議題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改變一件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王景弘的目標是凝聚社會的信任,他選擇從改變環境著手,環境改變,信任就建立了。 於是他讓自己經濟獨立,然後捍衛、執行、修正自己的想法與做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少人對於王景弘(Tony Q)的印象在柯文哲野生官網、在嘉義燈會寶可夢,畢竟那兩件事情太令人矚目了,或者也有人覺得他是選舉或政治中的一股力量,從中央到地方,好像無往不利。

王景弘,關鍵評論網2015年未來大人物,是帶領產業交流的JavaScript達人。不論在什麼領域,總是能妥善運用資訊能力來挑戰與改變現況,認為「資訊能改變世界」,致力於台灣產業轉型資訊產業。目前擔任台灣大車隊總經理特助與研發處協理。

對於王景弘本人而言,這些事情都不是他的主要目的,或許成為他藍圖的一部分,或許是意外的風景,「2014年後我就決定要往公共服務的方向走,我想做的是要把生活變得更好的事情,而不是以獲利為基礎的事情,我要用資訊放大社會。」他想了一下,又說:「如果要用一句話講完,就是寫程式改變世界。」所以,自2009年進入社會局接了一年的電話開始,發現社會結構產生的問題後,就開始輾轉於各政府機關了解運作,提供資訊專長,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希望成就改變世界的目標。

其實在王景弘的觀念中,他雖換了工作的地點,但卻沒有離開那份工作,他解釋道:「我是利用所有我案子的資源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不是為單一的案子去做,像是2015年台中參與式預算網站,那個網站預算不高,找不到廠商做,但因為和人民參與公共服務也有關,我就去協助他們完成,這對我而言並不是一個單一的案子,而是我的whole picture中的拼圖一角。」他至今仍然以自己的形式在關心與參與著,彷彿每完成一件事,身上就多一件包袱,從未卸下,有天「蒐集」完成後,或許就能達到他的最終目標。

從政府到民間車隊 一樣用程式改變系統問題

2018年他落腳台灣大車隊,在Uber合不合法吵得沸沸揚揚時,他想著「我現在改善國內派車系統,就比當年在那邊戰要不要讓Uber合法或不合法更實際,一旦我讓這個台灣的app變得很強悍,那麼Uber合不合法不就變成假議題?」他學會在更高的層次解決問題,也就是當台灣大車隊的app變得更方便使用,無論在付費方式或者優惠上都提供更多元的方案,讓司機們有更好的環境與機會,自然就能提升競爭力,即使外來業者合法上路也不會成為威脅。

他表示, 除了自己是個民族主義者,展開這段幫助本土產業對抗國際產業的故事外,會來到台灣大車隊還有幾個原因,其一是「開計程車本身是一件很辛苦的產業,我想要解決能用系統協助解決的問題,讓他們可以更專心的開車,提高效率,降低營業成本,獲得更好的收入。只要我做好,就可以直接改善兩萬人的生活,還可以改善80萬人每天從A點到B點的乘車體驗。」這是他一直以來寫程式改變世界的作法。

此外,計程車是非常傳統的產業,若能轉型成功,國內其他企業會對自己的轉型有更多信心,而且能理解轉型需要正確的方法,不再只是砸入大量的資金,或者花錢買大廠就可以搞定的事情。「還有,這家公司曾在我過不好時支持過我。」突然低沈和緩的語氣,讓人發現王景弘感性的一面。

面對虎穴 仍勇往直前的性格養成

通常沒有程式設計師喜歡接手別人的程式,尤其是開發使用多年,歷經疊床架屋,但王景弘毅然投入,展開如同預知般漫長而煎熬的重構過程,同時要面對質疑反彈,並不斷溝通。無止盡的系統修改重建、司機與客戶端介面的優化、新商業模式的導入,加上不時的突發事件⋯⋯似乎都難不倒他,即使有情緒也先壓下,他習慣說著「先解一題,再下一題」,一步一步解構事件找出問題的耐性與韌性,只前進不放棄的堅持,或許與幼年的經歷有關。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他,平時幾乎一個人過活,肚子餓了,路口買包子吃,要洗澡就自己劈柴燒水,無人可仰賴。他還記得在嘉義東石的鄉下,想要去哪裡,都靠雙腳走,走累了,還是得走,可能可以停下來休息一下,接著繼續往前。自立自強慣了,兵來將擋,沒有在怕的!

王景弘的朋友常戲稱他沒有加班這件事,因為他好像無時無刻都在上班,只要出問題就可以看見他上線解決,甚至個人臉書成為對外說明與客服管道,不管是熟或不熟的朋友,都會留言反應問題,當然也常看見支持與鼓勵 。

從功能優化到團隊合作 漸入佳境

這兩個月,投入近一年的心血漸漸有了成績,例如司機與顧客都反應導航與地圖叫車變好用了。地圖功能的好用與否,往往受限於地圖資料,如果原始資料不足或有誤,再好的程式也回天乏術。王景弘採用釜底抽薪的方式,從源頭動手,花了大半年時間重新建構車隊的GIS服務。

「我們自己有主動的GIS工程師在做區域規劃, 同時引入司機回報機制,藉由搜尋無車或App定位失敗的記錄回饋,決定我們應該要優先規劃哪些區域,並主動分批建立起校園內及大型空地,還有捷運出口的地標。」因此,若是使用55688 app的人,會發現叫車的功能變得更聰明,無論是地圖選擇或者輸入上下車點都可以更精準,也顯示熱門地標作為參考,引導司機與客人叫車溝通更順暢。

台哥大地圖
Photo credit:截自55688 app畫面
輸入文字可立刻選擇附近地標,地圖上也可以顯示熱門地標,如捷運各出口,使乘客可以迅速選取自己的所在位置。

除了功能改善外,過程中司機與公司無形中建立了合作關係。王景弘表示,「有數千位願意跟公司一起改善服務的司機,回報問題後,我們來接球改善,司機也會因為他們能夠改善自己的服務,而對服務更有認同感,這是一個好的循環。」整個運作過程可以說是企業轉型的良好示範。

不能一步到位 但要越來越好

當基礎的功能穩定後,更多商業模式也才能發揮功效,例如支付工具已經高達18種,也串連了6家平台可以點數折抵車資,多語系、代叫車等功能一個個完成上線,還可設定拒搭司機⋯⋯這些優質的服務都必須建構在資訊團隊的整合能力上。「目前越來越好,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已經比我進來前好很多。」王景弘說,「app評價的提升,可以讓我虛榮一下,但我覺得使用者很寬容,只要感受到我們的努力,就會給予鼓勵。」

台灣大車隊的點數折抵
Photo Credit:台灣大車隊股份有限公司
在穩定的平台上才能順利發展新的商業模式,提供更多服務,如台灣大車隊導入點數折抵車資後,帶給乘車者的便利可以從點數交易量增加三倍看出。

近來,台灣大車隊的叫車服務讓客人明顯感到改變,成就的達成並不簡單。王景弘雖然以自己的技術能力為傲,但這段期間遭遇許多坎坷,「說轉型過程沒有困難是騙人的,但那就是我們的工作,資訊技術專案最難的並不是在技術,而是在問題意識,真正的點都是在你要解決什麼樣的問題?你有沒有把時間花在最重要的問題上?最重要的問題可能很簡單,2、3個月就可以解決,但有可能4、5年都沒有被人發現並去解決。」他直指關鍵,並且認為轉型有些必要條件,「要先在下面看得夠多,然後結構的處理要由下而上,權力的運用要由上而下。」所以他在掌握第一線工作人員的問題上花最多力氣,其次是各單位的溝通協調,由於開會時常常一個人要對應8個單位,「我每次都被笑說是對上八國聯軍。」

很少人像王景弘這樣沒有家庭的束縛,連休學都自己辦理,這種無畏來自於他覺得「走過的人才能看到真正的風景。我不想當複製品,想要走自己的路,走過去了,我可以看到沒有人看過的東西,而且可以跟別人說我看了一條別人都沒有看過的路;走歪了,我還是有個經驗留下,可以告訴別人,為什麼走歪了。」

這就是王景弘,衝撞體制與主流價值,走出自己的路。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葛晶瑩』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