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證據支持「飲紅酒讓你更長壽」的說法嗎?

科學證據支持「飲紅酒讓你更長壽」的說法嗎?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家懷特說:「飲用葡萄酒完全可能會帶來一些額外的好處,但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很難找到正確答案。」他認為沒有足夠的數據來建議飲酒者轉而飲用紅酒,或者讓非飲酒者為了延長壽命而開始飲酒。

文:MARKHAM HEID
譯:劉松宏

1990年代時,一些研究人員觀察到法國人往往有較低的心臟疾病發生率(儘管吃了大量飽和脂肪)。研究人員將這個現象稱之為「法國悖論」,並推測規律飲用葡萄酒,可能可以保護心臟免於疾病侵害。

不久之後,在21世紀初期,相關證據開始越來越多,地中海風格的飲食模式可以延長壽命。這種飲食模式的其中一部份引起了許多關注,尤其是飲用葡萄酒──特別是紅葡萄酒這一項。

一些研究甚至得出結論:在那些習慣於地中海健康飲食的人群之中,規律飲用適量葡萄酒的人(一天喝1到2杯)、通常是喝紅葡萄酒、且飲酒時會搭配食物的族群,通常比那些喝過多或喝過少的人更長壽。另一項研究也發現,義大利中年男性每天要喝5杯葡萄酒(且幾乎都喝紅葡萄酒),比那些喝過多或過少的人要更長壽。

自從早期那些標榜「紅酒對你有好處」的研究公布到現在已經過了約30年。雖然一些關於飽和脂肪的新研究使「法國悖論」看起來不那麼矛盾(也就是說,對於飽和脂肪是否真的不健康這一論點仍存在分歧),大眾對於紅葡萄酒是否真能延年益壽,仍保有強烈的科學興趣。

不幸的是,支持紅酒對健康有益的論點可能褒貶不一。

例如《循環期刊》2017年的一篇評論發現,有大量證據表明飲用低度至中度的紅葡萄酒對心臟有益。甚至還有很多研究將規律小酌──不僅僅是紅葡萄酒,而是任何酒精飲品──與長壽連結在一起。然而另一方面,去年發表在《刺胳針》期刊上的一項研究得出的結論,發現即便是極少量的酒精,也會增加飲酒者罹患癌症和早逝的風險。

兩種研究結果不一致,而研究人員正在尋找相關解釋。國家酒精濫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高級科學顧問亞倫.懷特(Aaron White)說道:「很難理解為什麼少量的酒精,會與降低各種疾病發生率有關。」懷特表示雖然紅葡萄酒受到較多關注,仍有其他證據表明任何類型的酒精飲品只要經過適量飲用,都可以延年益壽。

138_QWNvaG9saXNt2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神經學教授克勞迪亞.科沃斯(Claudia Kawas)博士說道:「酒精對身體有益的原因,可能是透過增加高密度脂膽固醇(HDL-C,較健康的膽固醇)、影響凝血機制和血小板、或對血管系統產生影響等生物機制。」科沃斯的研究也發現,一些最長壽的人士往往都有適度飲酒的習慣。

但評估紅酒(或任何其他類型的酒精飲品)是否有益健康會遇到的質疑之一,是其他生活方式的變量可能使這個論點變得不夠準確。例如2006年發表在《英國醫學期刊》上的一項研究,調查了人們購買食品雜貨的情況,發現葡萄酒飲用者傾向於購買比啤酒飲用者更有益健康的食品。如果一般葡萄酒飲用者比大多數人吃得更健康,那就可以解釋一些為什麼葡萄酒能帶來長壽的相關議題。

科沃斯說道:「有可能健康長壽與飲用酒精其實並不相關,反而是與飲用酒精同時進行的事情有關。」她提出飲酒的人可能會進行較多的社交活動,而這將會對健康帶來好處,而且這些飲酒者可能沒有罹患被建議不適合飲酒的疾病。這些都是長壽和飲酒之間有所關聯的可能解釋。

但是在紅酒中有一些獨特的成分是其他類型的酒精飲品中則沒有的,而它們可能會特別有益於健康。

紅葡萄酒中含有生物活性的化合物,包含許多類黃酮和酚類,研究結果發現這兩者與各種健康益處相關。許多紅葡萄酒研究都特別集中於白藜蘆醇的作用,白藜蘆醇是一種在葡萄果皮中發現的化合物。加拿大皇后大學醫學教授、2017年在《循環期刊》中紅酒研究的共同作者安德利安.巴蘭切克(Adrian Baranchuk)博士說道:「紅葡萄酒內含多酚類──更具體來說是白藜蘆醇──的濃度比其他酒精飲品高10倍。」

許多研究已將白藜蘆醇與改善心臟健康和長壽相結合,並且有證據表明白藜蘆醇可以抑制發炎反應並有助於改善血液循環狀況。但是這些證據大多來自動物試驗或實驗室模組,一些相關的人體試驗尚未能證實白藜蘆醇對人體有任何實質影響。

然而只專注於研究紅葡萄酒的特定化合物,可能會顧此失彼。澳洲奧斯汀健康中心研究紅酒與健康之間關聯的肝臟移植外科醫生保羅.高(Paul Gow)博士說道:「酒精飲品中含有數百種不同的化學物質,這些成分的淨效應可能與酒精本身一樣能夠為身體帶來好處。」高博士表示紅葡萄酒似乎能帶來「最多好處」。但同樣地,這些調查結果仍有待爭議。

懷特說道:「飲用葡萄酒完全可能會帶來一些額外的好處,但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很難找到正確答案。」因此懷特表示沒有足夠的數據來建議飲酒者轉而飲用紅酒,或者讓非飲酒者為了延長壽命而開始飲酒。

懷特補充道:「儘管已經有數百個相關研究,仍有一些問題難以解答。」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