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的傲慢與哀愁:失去一切的神子,卻重新認識自己

雷神的傲慢與哀愁:失去一切的神子,卻重新認識自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透世俗,旅程的本身才是索爾的生存意義,活在當下,永遠比活在記憶中更好。對親人逝世以及王國瀕危的雷神而言,過往的回憶太過悲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匡寓

(下文含《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劇情,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以免影響觀賞電影的樂趣。)

比起美麗的希臘羅馬神話,相對來說北歐神話較為寫實。加上北歐神話雖然也是泛神論,但畢竟體系上較希臘神話較為簡單,且過往的相關影片著墨少、神秘感高,所以當雷神托爾(Thor)的電影上映後,很多人後來搜尋資料補課(雖然已經被改編的失去原貌)。

avengers-endgame-thor-asgardians-of-the-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開頭,被救回地球的史達(Tony Stark)正在對聯盟做簡報時,他手一掃接著畫面對向托爾:穿著休閒服的托爾在牆邊心事重重地坐著。當其他隊員都站起身來詢問史達有關魁隆(Thanos)的細節時,反而過去意氣風發的托爾只是靜默在一旁。這完全不尋常啊。

聯盟一群人找到了魁隆,詢問未果。一時憤怒的托爾一斧砍殺了魁隆,宇宙遂恢復了平靜。事實上,宇宙在魁隆彈指之後就已然走向哀傷的安寧,此時砍殺魁隆也只是出一口氣。透過鏡頭,不難想見托爾衝動、有失理性,直線而欠缺宏觀思維的脾性,而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難以修正的陋習。

1235L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你是一個虛榮、貪婪、殘忍的男孩。」奧丁(Odin)說道。
「你才是一個老頭,又笨。」托爾回應。
「是啊......我真是傻瓜,我以為你已經準備好了。」奧丁嘆道。
「父親......」

為成為國王而生,卻總缺少國王該有的沉穩

托爾的出生就是為了迎接成王之路,這麼說一點也不意外。托爾在登基前學習成長了許多,卻仍然離奧丁的期許太遠。在《雷神奇俠》中,托爾因為登基加冕儀式被寒冰巨人阻斷,一怒之下約了好友們去到約頓海姆大殺四方,破壞國度的和平。奧丁盛怒之下將托爾放逐到地球。下到地球的他,對父親的放逐命令無力衝撞,懷有閹割情結、恐懼父親威權,很容易定義第一集是托爾的反抗期,或者說是一位王子的自我探索期。

但是,托爾慣用暴行是歸咎為奧丁的責任,教育失敗,從《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 死亡女神海娜(Hela)回到聖域界(Asgard),以及托爾前往其他國度平定天下的行動就可得知:奧丁給予的任務往往伴隨暴行。也許奧丁本人會坐下來與其他國度簽定和平條款,但當托爾與海娜被派出去時,往往是「鳴金擂鼓而攻之」。

在登基之前,托爾所做的不是伴隨在奧丁身邊學習國王的處事接物,而是成為聖域界武力的頭馬。如果暴行能帶來和平,托爾何從去思考和平治事的謀略?包含《雷神奇俠》前往約頓海姆(Jötunheimr)、《復仇者聯盟》前往地球時,在在都可以顯現托爾善用武力、思慮不夠周密,無法等泡麵三分鐘的性格。

Destroyer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兄弟,無論我做錯甚麼,無論我做了甚麼讓你這麼做,我真的很抱歉。但是這些人是無辜的,奪走他們的生命無濟於事。取我的性命,結束這一切。」

在第一集中,已然失去戰力、拿鎚子有如千斤重的托爾,透過毀滅者與洛基(Loki)對談。他已體認到只有溝通才能帶來和平,而不再只是引用武力。在地球上他不是聖域界的王子,也不是手握鎚子的雷神,而只是會流血、會肚子餓、嬴弱肉體的人類。在地球與人類相處的日子,托爾感受到人我之間的良性互動,也才明白,統治威權並不是成王之路的基礎。所以托爾在後頭的戲碼中常會對抱持舊觀念的洛基說:「放棄你的統治大夢。」

被毀滅者一掌幾乎打死的托爾,為盟友以及地球人犧牲的行動,使他重獲雷神之名,主角威能再現。重新回到聖域界與弟弟洛基對抗,為了保全約頓海姆摧毀彩虹橋。最後這些義舉使父親奧丁認同並讚譽他。後續儘管還是以武力處置為鏡頭焦點,但他已經足夠成熟。

「我寧願做個好人,而不是一位偉大的國王。」

流放地球,反而踏上自我追尋的道路

如果說聖域界是托爾的家,那麼地球就是他的第二個家鄉。《雷神奇俠2:黑暗世界》因為科學家珍.佛斯特(Jane Foster)不小心進入乙太封印地,海姆達爾(Heimdall)無法看見她,失蹤一事使得托爾再次來到地球。不同於第一集,黑暗世界多半是為了推展故事情節而演進,少了許多托爾個人的人物側寫的描繪,但多了許多他與其他角色互動的機會。

為了守護珍,奧丁妻子、托爾母親、巫女芙瑞嘉(Frigga)最後被殺死。如果是過去的托爾,應該會使勁揮動雷神之鎚與魔雷基(Malekith)拚生死。但他反而比失去妻子惱怒的奧丁更冷靜,用旁觀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這時候的托爾已然具備了國王應有的智慧與思慮,已經不再是過去莽撞的脾氣。情願背上叛國的罪名,也不要讓聖域界人民與奧丁陪葬。透過在地球的歷練,托爾不再以高位的姿態看待人民,更宏觀地考量對聖域界的影響等等。

原本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本來應該與平民百姓有一段距離,但歷經波折與自我意義追尋的道路,洗滌了自己對登基成王之夢的幻想。最後拒絕了由洛基偽裝的奧丁王權讓位,他選擇回到地球與珍相聚。

《雷神奇俠2:黑暗世界》是雷神托爾的第二集,不同於第一集描繪他的個人形象與表態他所將要踏上的英雄旅程。第二集被詬病劇情很薄弱,人物上的刻畫並不到位。確實,第二集就像是試圖拼湊缺角一般,只為了推展後續的劇情復仇者聯盟而生。但那怕在這集中看見托爾的人性轉變,以及他面臨家庭巨變的影響,都是相當有價值的。

000250985800833394jpgw669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我選擇去解決我的問題,而不是逃避它們。因為那就是英雄的作為。」托爾告訴女武神瓦爾基麗(Valkyrie)。

《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的評價很兩極,不是極好,就是怨托爾角色演繹的太流裡流氣,失了往常霸氣凌人、男子漢的氣焰。但其實雷神系列電影中,我認為第三集最值得觀賞。

打倒奧創後回到聖域界糾舉假冒國王的洛基,兩兄弟看著父親的消逝與海娜的回歸。沒了雷神之鎚的托爾意外去到薩卡星,找到了瓦爾基麗與變形俠醫(Hulk)/布斯·班拿(Bruce Banner)。歷經波折之後,肩負著父親的委任,他再次回到聖域界與海娜決一死戰。

aHR0cDovL3d3dy5uZXdzYXJhbWEuY29tL2ltYWdl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有一幕他坐在王位上告訴海娜:「這個位子連洛基都比你更好,你真的很糟糕。」他的發語詞不是「我會做得比你好」、「這是我的位子」或是「我才是真正的王位傳人」(洛基常這麼說)。

托爾不戀棧聖域界的王位。如果第二集是為了珍,為了愛而放棄應有的權利與義務;那麼第三集的他,已經不再認為坐上王位是他的人生目標。即使沒有鎚子,托爾也在死去父親的引領下召喚來雷電,無庸置疑徹頭徹尾就是個雷神,不是惡作劇之神洛基、也不是他賢君父親,而是懷有強大力量的雷電之神。

失去一切的托爾,卻重新認識了自己

對自我個性格與能力的認識,是托爾成熟期的轉變。拋棄父母對子女成龍成鳳的傳統期待,是托爾對命運的再次自審。反觀洛基,儘管受到許多爭議與危難,卻仍然以「王位」作為終極目標。檯面上看起來洛基似乎反傳統、反社會,但事實上他是依循傳統方式謀求王位——政治角力、與托爾抗爭、試圖在武力與智慧上取得奧丁的認同(儘管他口口聲聲說著不認同奧丁的話語)。

儘管聖域界王國在《諸神黃昏》後毀滅,但奧丁的話相形鼓舞了他:「聖域界從來都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群人民。」聖域界的毀滅,讓托爾在心理上去除了禁錮。

「你知道我已經1500歲了,我所殺的敵人是這數字的兩倍。而他們每個人都想殺了我卻沒有成功。我活著只因為命運要我活著。魁隆只是這一長串混蛋的最新人選,而他等待領受我的復仇。命運就是如此。」

「如果你錯了怎麼辦?」火箭浣熊(Rocket)問。

「好吧,如果我錯了,我還能失去什麼?」

托爾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是人中之龍,從他對白口吻中都會散發出傲氣。儘管如此,在《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對戰魁隆之後他完全喪失信心,浩克、洛基與海姆達爾,連自己都完全被打倒。

失去信心的他,在無限之戰首先就是找尋矮人工匠伊特里打造神器「雷霆戰斧」(Stormbreaker)。如果說托爾過度依賴武器是有點太嚴苛,因為他已經使兵器使得很順手了,他也善用得很恰當。心高氣傲的托爾,儘管一斧頭砍中了魁隆,最終還是讓他打了一個響指。在《黑暗世界》他失去了母親,在《諸神黃昏》中他失去了父親,《無限之戰》失去了胞弟及聖域界的人民,也失去了尊嚴。

「你為什麼不問問外頭的聖域界人,我的幫助值多少?」挺著大肚子的托爾說。

在《終局之戰》中,魁隆死後五年,托爾變成有嚴重酒癮的肥肚宅男。復仇者聯盟表面上殺死了魁隆,但實際上骨子裡卻是輸得徹底。自魁隆死後,聖域界人移居到地球上,聖域界人手腳勤奮,時序也來到承平時代。

infinity-war-thor-mantis-1106257
Photo Credit: 華納台灣

「極度失落且內疚。」螳螂女在《無限之戰》時摸著托爾的額頭說。

托爾雖然擁有王位,卻無法拯救自己的子民,承平時代沒有動武的目標,可以想見毫無目標、又愧對聖域界人民的心情使他的心靈高牆逐漸頹圮。天性好強的托爾,當發現自己的強悍只是一層虛幻的薄膜,對人民們沒有半點幫助。他抱著難以說出口的悔恨度過每一天。

在電影《終局之戰》中,他回到過去與母后芙瑞嘉意外碰面。芙瑞嘉一句:「你在未來過得不太好,對嗎?」讓托爾(其實是觀眾)再次回溫往事。當觀影的我們都認為復仇者聯盟、聖域界王國都需要托爾的時候,其實,是托爾需要這些。你能想像托爾順利登基成為聖域界的國王,九大國度盡皆和平時,托爾會變成甚麼模樣嗎?

不被人所需要以及沒有發揮空間,永遠是最驕傲和自信的人最大的弱點。

「我還有資格!」托爾取回雷神之鎚時笑說。

大家都知道呀,你才是「老大」嘛

有如三英戰呂布圍攻魁隆的當下,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舉起托爾自聖域界取回的雷神之鎚,托爾所露出的表情不是「為什麼你可以舉鎚子」,而是說:「我就知道。」

那時候,他或許已經坦然面對與他人地位齊平的想法,也很清楚地知道即使自己很強,卻不一定是最被需要的人。當大夥在討論誰要運用寶石手套敲響指時,托爾毫不猶豫地認為是自己的責任:他自許是最強的人,也依舊是最希望被他人需要的人。儘管擁有1500歲的高齡,卻仍是個希冀浪遊宇宙、找尋旅程樂趣的大男孩。

結局,托爾將國王的身份交付給瓦爾基麗,正如他幾次拒絕了王位。《諸神黃昏》戲末,成為聖域界之王是他不得不的決定。但《終局之戰》後托爾很清楚,聖域界需要的是願意與人們一塊努力打拼的瓦爾基麗,而不是因為失敗而喪志、消沉的國王。到底是沒有成王的資格,或是試圖逃避自己的命運?無論如何,他跟隨著星爵(Star-Lord)一行人遨遊宇宙,也笑著把「誰是老大」的位置讓給星爵。

不同於背負使命感的美國隊長羅傑斯(Steve Rogers)與鐵甲奇俠(Iron Man)史達,雷神托爾儘管對聖域界與地球人們背負一定的使命感,但更多時候是純粹執行任務,在一次又一次的征戰找尋存在的意義。看著托爾,就很難不想到改編自李查德(Lee Child)原著的電影《烈探狙擊》的傑克.李奇(Jack Reacher)。對他而言,存在的意義不是成為誰、或成為任何人的重心,而是從幫助弱勢、從幫助他人找到自己被需要的直觀,或許才是從王子身分歷經變故與家國滅亡之後,成為浪子的原因。

看透世俗,旅程的本身才是托爾的生存意義,活在當下,永遠比活在記憶中更好。對親人逝世以及王國瀕危的托爾而言,過往的回憶太過悲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