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Tony Stark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被知識詛咒的超級英雄:Tony Stark的使命感與偏執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隊長和索爾系列多是為後面的復仇者聯盟鋪路,而史塔克的系列幾乎都在講他個人的故事,就算沒有復三、復四,鋼鐵人系列還是可以獨立成一系統,而這個背負薩諾斯口中「知識詛咒」的人,也為這次的終局之戰埋下伏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匡寓

(下文含《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劇情,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以免影響觀賞電影的樂趣。)

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中,魁隆(Thanos)一把抓住東尼.史達(Tony Stark)說:「你不是唯一被知識詛咒的人。」於是,這句話就開啟了我想寫這篇的念頭。

不管是在DC或是漫威系列漫畫中,都存在著被知識詛咒的英雄形象,在DC系列裡的是蝙蝠俠布斯.韋恩(Bruce Wayne),在漫威系列則是鐵甲奇俠(Iron Man)東尼.史達。事實上,幾乎每部英雄漫畫或是神話都存在「受詛咒者」的角色。這兩個人之所以能脫穎而出,不只是因為聰明(具備豐富且大量的知識),也因為他們是承載知識而具備使命感的角色。

使命感的另一層負面意義,就是受到詛咒——因為只有我能做到,所以我必須去做——這種無形中加諸於自身的使命感,而在午夜夢迴時,這反而是一種無法穿透的詛咒。

從父親口中承接拯救世界的偉業

從漢默(Justin Hammer)口中說出,東尼之父候活.史達(Howard Stark)是軍事工業之父,在二戰時期能被稱為軍事工業之父,其影響力與知識力是一點也不容置疑的。而偏偏在鐵甲奇俠第二集時,候活透過影片對兒子表白:

「東尼,你現在太小了,所以不能理解,我把它錄製成影片給你。我為你建造了這個,有一天你會發現它代表的不僅僅是人類的發明。它代表我一生的心血,是未來的鑰匙。我受限於這個時代的科技,但有一天你會有所突破。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將會改變這個世界。我這輩子最偉大的創造⋯⋯就是你。」

當軍事工業之父的候活會這麼褒讚他年幼的兒子,你自然不難想像東尼該是有多麼聰明,以及東尼從父親口中承接了那份為世界懷抱理想的使命感。

事實上,抱持著這份使命感詛咒的心意,從第二集失眠、第三集甚至因此出現恐慌症情形都不難想見。誰能想像玩世不恭的東尼・史達,其實是一個背負嚴重自我使命感的人呢?(漫畫內的史達曾經患有嚴重的憂鬱症。)

美國隊長:「沒了那身鋼鐵盔甲你算什麼?」
史達:「天才、億萬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

——《復仇者聯盟》

有夥伴真好:啟動復仇者聯盟計畫

由費尼克(Nick Fury)啟動的復仇者聯盟計畫,從世界各地招兵買馬群聚英雄,而主要的執牛耳者則是美國隊長史提芬.羅傑斯(Steve Rogers)與鐵甲奇俠東尼.史達。不同於東尼・史達,美國隊長其實對美國懷抱有更強烈的使命感,這份使命感從二戰時期糾纏到「洞見計畫」(Project Insigh),但他所背負的是「對美國的忠誠」,而不是「對世界的使命」。

美國隊長說,如果眼前有一道鐵網,你(史達)絕對不會用身體撐起鐵網讓其他人先走。史達則回嗆,我會剪斷鐵網。

羅傑斯清楚知道自己沒有如史達家族擁有改變世界的能力與智慧,所以我們在電影中會發現,電影後期羅傑斯個人對東尼的評價非常高,因為他知道,東尼跟他一樣是懷有使命感的英雄。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結尾時,美國隊長對鐵甲奇俠說:「我會想你。」即使是在《蘇科維亞協定》後兩人撕破臉之後,羅傑斯仍然捎去了訊息給史達。在《復仇者聯盟2》中,史達創造「奧創」(Ultron)及「幻視」(Vision)也是為了拯救世界而做的決定。

擁有同樣使命感的夥伴,加上地球沒有太多的攻擊事件,所以東尼的日子過得還算清閒,努力製造奈米型態的戰甲,偶爾教育一下如兒子般的蜘蛛俠(Spiderman)彼得.柏加(Peter Parker)。雖然跟美國隊長的隊伍撕破臉,但那怕是美國國務卿、曾經試圖抓班拿(Bruce Banner)的羅斯(Thaddeus E. Ross )給予壓力,但史達壓根沒打算去捕捉其他人。他很清楚知道,這群有著使命感的人們,無論是甚麼情況下,只要世界有需要,大家都會到。

MV5BMTI5ODY5NTUzMF5BMl5BanBnXkFtZTcwOTAz
Photo Credit: 台灣華納,來源: IMDb
受使命感詛咒的人的偏執

即使是昇平時代,史達依舊存在恐慌世界受難的偏執,受到知識詛咒的他大量製造鋼鐵盔甲、從奈米科技到適用於變形俠醫(Hulk)的盔甲等等。同樣抱持著知識詛咒的魁隆,也不停地在各星球展開慘無人道的殺戮行為。這種偏執已經超越了對與錯、商業衡量的天秤原則,而純粹只是為了理想做而做。這種人包含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航太計畫、一手打造iPhone被人稱為偏執難相處的喬布斯(Steve Jobs)、英特爾創辦人格羅夫(Andrew Grove),以及福特汽車公司的建立者亨利・福特(Henry Ford)。

這樣的偏執來自於對理想、自身賦予的使命感以及人民期待的意念。二戰期間,幾乎每個國家都對納粹抱持恐懼,不惜求助各種方式以謀求和平。而唯有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是秉持誓死對抗納粹保護英國。邱吉爾誓死維護英國的權益是出了名的,甚至在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喊著要英國退出印度時,差點都被邱吉爾弄死。邱吉爾這樣的偏執,是不是與史達和羅傑斯有些相似?

而也是這樣的偏執,致使史達必須集合復仇者聯盟、甚至創造新的機械戰甲、以及企圖與國家政府走在一塊,因為他很清楚,外星人攻擊事件已經不再只是神盾局(S.H.I.E.L.D.)的問題,而是世界性問題,必須要承載國家的武力才有抗衡的能耐。只是也因此必須受到《蘇科維亞協定》的綑綁。

擁有這樣使命感知識詛咒的人,還有一個「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蜘蛛俠。

回到最前端,魁隆抓住史達時,他說:「我已經觀察你很久⋯⋯」(從紐約之戰開始),於此你會發現,史達其實也默默地觀察彼得.柏加很久了,他認同彼得也是具有「使命感」的人,只是他很清楚知道彼得的年齡與歷練都太淺,所以要他做好「社區的好朋友蜘蛛俠」。蜘蛛俠彼得.柏加動不動就煩一下賀根(Happy Hogan),或是一直喊著要做甚麼、我的工作是甚麼,你會覺得這個小鬼很愛找麻煩。

史達幾次為彼得打造了不同的戰服,從蜘蛛俠返校日的第一套戰甲,到《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奈米科技戰甲。所以當東尼與彼得如父如友的情感,也一點也不足為奇。

另外一個具備一半知識詛咒的人是布斯.班拿(Bruce Banner),但不同於鐵甲奇俠或蜘蛛俠強烈使命承載的期許,班拿反而是採取避世的態度面對這個世界,所以即使他有很充盈的智慧,在電影《奧創紀元》讓自戀的東尼擔任協助角色,但變形俠醫始終都沒有史達這麼吸睛。

MV5BZTA2OTViMWUtZmRlNC00ZTJjLTg0N2EtYTdl
Photo Credit:台灣華納,來源:IMDb
東尼・史達的死亡

除非世界將要和平,否則東尼絕對不能死。史傳奇(Doctor Strange)在《無限之戰》電影中告訴鐵甲奇俠:「你必須明白⋯⋯如果在拯救你或這孩子(蜘蛛俠)、時間聖石上做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讓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死。我不能讓出聖石,因為宇宙的命運取決於它。」

然而在《無限之戰》電影末段,史傳奇博士讓出了時間聖石以保全東尼的命,因為他知道東尼是唯一勝利的關鍵,也就是一千四百萬又六百零五分之一 (1/14,000,605)的可能性。或許在他計算1400萬次之後,會發現鐵甲奇俠與勝負息息相關,不只具備足夠的知識將裝備以及工具、科技升級,也足夠有一定的心志去承擔這份責任。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回來解救我們取得勝利。」

史傳奇博士可能心底這麼想著。

從《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開始,小辣椒(Pepper Potts)就扮演著完全能體諒史達的好老婆角色,從過往復仇者聯盟、鐵甲奇俠系列電影中,觀看電影的我們以及小辣椒老早就可以感受到史達那種憂國憂民的態度。所以當史達在哄睡孩子之後與小辣椒細聊,小辣椒一反過去會質疑他的態度,隱晦的支持他(什麼時候你做決定會問我了)。最後一幕戲,史達啟動無限手套克敵制勝,卻也導致自己瀕臨死亡之際,小辣椒催淚地告訴史達:「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鐵甲奇俠的英雄旅程之路

神話學大師喬瑟夫.坎伯(Joseph John Campbell)在1949年出版了《千面英雄》(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 )一書,後來又由克里斯多夫.佛格勒(Christopher Vogler)以此為架構出版了《作家之路:從英雄的旅程學習說一個好故事》(The Writer's Journey: Mythic Structure For Writers)。英雄旅程的概念幾乎成為荷里活英雄電影的套路:一開始的英雄要有些俗不可耐,歷經波折感受自身使命感,面對命運的招喚而拒絕,遇到好友或啟發者,最後歷經苦難終於成就英雄。幾乎所有英雄電影都會隨著這個套路去走。

幾個復仇者聯盟的老將,雷神托爾從年輕時意氣風發到變成承擔不住失敗的肥宅、美國隊長穩穩地維持他的日常,而一開始自戀又傲嬌的史達則是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知識詛咒與使命感,才能一次又一次在戲劇上承接關鍵,也是因為有這些昇華,才會讓史達更顯得有層次、具有生命力。

如果仔細想想,《美國隊長》系列三集多半是在預備之後的故事而演繹情節,《雷神奇俠》三集也是為了後面的《復仇者聯盟》鋪路,而《鐵甲奇俠》三集則幾乎都在講史達的個人故事,就算漫威最後沒預算拍《復三》、《復四》,鐵甲奇俠系列還是可以獨立成一系統,而不像《雷神奇俠》或《美國隊長》留下許多懸念與線索。打造史達的個人故事與特色,立體化鮮明他的人物,就為這次的《終局之戰》埋下伏筆。

那麼,有沒有可以讓鐵甲奇俠不死而勝利的戲碼呢?事實上如果硬要抝,還是可以寫出讓所有人滿意、圓滿的劇本,但如果不留一些讓人難過的缺憾,戲劇的回味就似乎不那麼強烈。喜劇總讓人開心,但悲劇才能讓人抱憾留念。

去年看完《復仇者聯盟3》,我心底就很明白,《終局之戰》肯定會讓美國隊長或鐵甲奇俠至少要死一個。戲碼越重(或是薪資越高)的主角必須死,而具備著強烈使命感的人,就屬美國隊長與鐵甲奇俠。

美國隊長_captain america
Photo Credit: 台灣華納
我們喜歡鐵甲奇俠,卻不想成為他

假使我們擁有同樣的智慧與能力,你願意成為一個受到使命感驅使導致失眠、筋疲力盡的鐵甲奇俠嗎?退一步去看,你是否會覺得史達的生命儘管豐富、卻也非常地辛苦 (尤其是中年之後)。

擁有強大使命感的人,多半都會走上領導之路,包含美國隊長或是鐵甲奇俠(多半會想選總統的人也有這份理念),因為有使命感才能驅使人們不擇避嫌走上這段路。但有這分使命感,卻不代表同樣有著廣大的知識足以幫助所有人,也不代表其人在道德上有一定的水平: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大夥輪流要嘗試把雷神的槌子舉起來,史達說出了:「如果我統治聖域界,我會恢復國王的初夜權。」哪怕只是開玩笑也完全不恰當。但會把這種歧視語言掛在嘴上,卻願意犧牲生命去救人,這也是鐵甲奇俠所呈現的反差讓人感動的地方。

如果我們不是側看電影的人,而是史達就活在現實生活中,或許就會如他自己所說的:花花公子跟富豪。我們對他的側寫評價可能就是愛把妹的土豪、未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科學家,以及有錢就是任性的評價。因為有電影演繹那些細節,我們才感受到史達的深度與內心世界,才能理解他怎麼一步步走上成就英雄的道路。

附錄:擁有知識詛咒的人的特性
  1. 擁有一定基礎的知識能稍微一窺未來的發展
  2. 行事手段會超越善與惡的抉擇
  3. 對理想的偏執,結果論勝於過程論。常被認為是不擇手段、無情的人。
  4. 擁有自焚殉道,玉石俱焚的意念
  5. 超脫世俗的評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