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後軍公教日子照過?整批裁撤、福利削減與思想控制接踵而來

統一後軍公教日子照過?整批裁撤、福利削減與思想控制接踵而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有些關於軍公教的傳言是:中共統一台灣後,搞不好會比現在更優待軍公教。但自身難保的中國,真的有辦法負擔台灣軍公教的未來嗎?

最近幾天,有好些從事軍公教的蕪菁讀者來訊告訴我們說,軍公教的社群網路裡面瀰漫著一些詭異的促統輿論。

消極一點的會講:

  • 「即使兩岸統一,軍公教日子照過。」
  • 「統獨都是假議題,不會影響到我們奉公守法的軍公教,XX黨不要拿這個來恐嚇我們。」

積極一點的會講:

  • 「中共統治台灣,搞不好會比XX黨更優待軍公教。」
  • 「月退俸數字不變,只是單位變人民幣。」

我只能說,在群組裡面散發這種言論的人,縱使不是惡意誤導,恐怕也太過天真。

1949年中共政權成立後,原國民黨軍公教被血腥整肅的內幕,蕪菁雜誌在之前已經敘述過

今天不拿這種血腥的歷史案例來嚇人,讓我們平心靜氣、理性分析一下,假使兩岸真的統一,軍公教是否還能照舊過現在的日子?是否會像群組裡有心人士講的這麼好康?

國軍勢必受到最大的衝擊

國軍,顧名思義就是執干戈以衛社稷,「為國家生存發展而戰、為百姓安全福祉而戰」。因此,如果兩岸統一,中華民國沒了,中華民國國軍就無用武之地。俗話說「工作不養閒人」,無用武之地的國軍,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整批裁撤的命運。

就算解放軍吸收部份的國軍人力,也要面對忠誠與信任的問題。將近二十萬的現役兵力,在台灣就地改編為解放軍,人地相熟,中南海肯定不放心。這時候中南海最有可能採取的手段就是移防,把台灣的部隊丟到遙遠的、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以免尾大不掉。最好是新疆、西藏、北大荒,再用中南海能夠信任的部隊入駐台灣。

這可不是放個假、坐個火車就可以回家抱孩子的事。黃沙漫漫、間關萬里,家有八十老母,這樣的軍旅生活,台灣的部隊真的受得了嗎?

就算您能夠躲過裁撤,耐得住北大荒的軍旅生活,接下來要面對的,是升遷管道的問題。摸不熟解放軍的武器系統、戰鬥教範,部隊文化、潛規則、政治覺悟也不如人。台灣人要在解放軍裡面往上升遷,難度其實很高。

gr3twomm7r7j2a33m8a9jk3bn84br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公務員:福利削減、專業行政的空間將被壓縮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從香港的例子來看,若真的統一,公務員恐怕會愈來愈難做。

香港回歸二十多年來,中國中央政府對於香港的態度,有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刻意「搞窮香港」,消耗港府的財政儲備。港府非但要配合中央派下來的削減開支的政策目標,還得吐錢出來注資大白象工程,拿香港的財政資源去濟助整個粵港澳大灣區

在這大環境下,香港公務員的薪資福利肯定大受影響。雖然《基本法》第100條規定,香港公務員薪酬福利不得低於回歸前。但實際上2004、2005年兩度減薪,香港終審法院也不吭聲,只表示未違背《基本法》精神。

除了薪資,香港公務員的勞動條件也在下降。美其名為優化人力資源,實際上是現職者「一個人當兩個人用」;凍結正職員額,大量工作外判(外包)給聘雇工。

在港英時期,港督甚少直接干預香港的具體行政事務。英屬香港實際上是「公務員治港」。這時期香港公務員素質極高、效率卓著,有「世界最強公務員團隊」的美名。

但是,在回歸以後,公務員行政中立、專業做事的空間就被壓縮了。

在董建華特首時期,推動了香港政府的「高官問責制(accountability system)」。理論上,問責制是民主政治的常態,高級政府官員(相當於台灣的政務官)對民選政府與議會負責。

但是,在中共政權刻意架空港府與立法會等民主機制之下,官員變成不是「對民意負責」,而是在「對西環(中聯辦)負責」。在中央政府和有中共背景的政商雙重壓力夾擊之下,再怎麼優質的公務員,其行政中立、專業做事的空間也會被壓縮。

隨之而來的就是香港治理品質的每況愈下:鉛水事件、塌樓事件、沉船事件、高鐵工程預算嚴重超支⋯⋯等。最糟糕的是,腐敗事件頻出,政府高層往往還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還可以移民到英國呢!高層很多都有英國護照),基層卻往往要揹個大黑鍋!

過去譽滿天下的「世界最強公務員團隊」,現在,還能不能看到其它國家的車尾燈呢?

RTX3JTXA
photo credit: REUTERS/Bobby Yip/達志影像

教師:思想控制與人員門檻的雙重夾擊

公立學校教師作為公務員體系的一份子,上面所說的問題都會有。例如約聘教師的問題,香港比台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教師受到的壓力還多一層。中國作為一個極權國家,教師會被賦予「思想控制」的政治任務。教師這個職業,對於中國來說,與其說是百年樹人的教育者,更多像是個填鴨兼灌輸黨國思想的「政治教書匠」。

我們還是拿香港來做例子吧!時間進入2010年代,中央政府在香港加大推動「愛國主義教育」的力度。要求香港老師在教學的時候,必須融入愛黨愛國的意識型態。

接受港英時期公民教育陶冶的香港老師們,對於這種逆文明的愛黨愛國主義教育,自然是感到格格不入。因此每年「七一大遊行」,愛國主義教育都成了被抗議的焦點之一。

就算是擱下意識型態的衝突不談,「愛國主義教育」政策所帶來的冗餘業務──上頭派下來的教不完的教材、參加不完的培訓活動、寫不完的檢討報告、帶不完的愛國教育活動⋯⋯也讓香港教師們一個頭兩個大。國文、公民、歷史、地理等科的教師自然是首當其衝;就算是數理科學的老師,也不免要掃到颱風尾,有開不完的會。畢竟中共在搞政治活動的時候,是大家一起下水,沒有人能置身事外的。

就算您耐得住性子去應付政治活動的折騰,您的工作權也未必受到百分之百的保障。中央政府會一直設下一些門檻,讓教師們窮於應付。例如「普通話能力檢定」的硬門檻,就讓過去一直慣於用粵、英語授課的老師們,產生極大的不適應。

當然慣說國語(普通話)的台灣老師們不會對此感到困擾。但,中共的目的本就不只是在於推廣語言,而是透過許多門檻去「整」老師,促使地方上的老師們自我規訓,好符合中共政權的期待。門檻這種東西,要多少有多少,不是嗎?

RTS19FIW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年金問題:中國自己都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