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的自由人》:「為自己負責」這種近代概念,如何在日本生根?

《邊緣的自由人》:「為自己負責」這種近代概念,如何在日本生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帝已死的概念,指的是過去那種「上帝來替人決定安排一切」的神意慢慢消失,人必須自己負起責任。西方近代化發展的背景是如此,可是日本沒有這樣的神,那西方這種近代概念是否有在日本發展呢?

西方近代化就是要人們自我負責,不能有藉口,所以韋伯才說這是近代人的痛苦,以前只要把命運委託給上帝就好,苦,也是上帝給你的、替你安排的,你只好這樣苦下去,有了成就,那也是上帝的安排,但是到了近代就不是這回事了,在近代,人要為自己負責,成亦如此,敗亦如此。

相關書摘 ▶《邊緣的自由人》:一手資料才有價值?那馬克思和韋伯都不算合格的研究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邊緣的自由人:一個歷史學者的抉擇》,游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永熾、李衣雲

出生於八仙山的李永熾,從小過著彷彿與世隔絕的生活,沒有感受到二戰的總動員,也不知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插秧、除草、游泳、抓蝦、捕蟬,就是他童年的全部。那時他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會成為台大歷史系教授,更沒想過,他會參與社會運動與台灣獨立運動。

成長於客家小村庄的他,隨著求學,一步步邁向更大的城市:東勢初中、台中一中、台灣大學、東京大學。留日期間,他親眼目睹大規模的學生運動,深受感動,復為日本蓬勃的學術朝氣所震撼,開始研讀韋伯、丸山真男、大塚久雄的著作。

回國後,他積極透過翻譯與出版,將世界思潮引入台灣。1980年代,隨著台灣民主化運動的展開,他站到第一線,投身社會、政治與文化運動。參與《當代》雜誌的創辦、投入客家公共事務協會、台大教授自治運動、《中國論壇》編委、澄社、台灣教授協會、主編《首都早報》文化版、加入建國黨。

一路上,他遭逢了各種抉擇,有著被邊緣化的悲哀,也有著自我邊緣化的自由。

本書由傳主長女、政大台史所副教授李衣雲撰筆,涵蓋家庭生活史、學思歷程、學界故事、翻譯與文化工作、政治與社會運動等內容,是一部透過個人史,反映台灣從威權到民主的傳記,也是一本融合社會與庶民生活史的書。

getImage
Photo Credit: 游擊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