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孝順的六種境界,重點在於「忘記」

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孝順的六種境界,重點在於「忘記」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莊子說:「相吁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忘記自己的社會角色,也是期待更親密地融合善與惡、是與非、物與我。在莊子看來,萬物之間沒有什麼嚴格的分別,這種齊物的智慧對於我們今天的生活有怎樣的啟迪呢?

文:傅佩榮

【2號相對論:善與惡】
為了行善,死了半村子的人

老子在《道德經》第六十七章講過 [1],他有三個法寶,其中第一個法寶叫作「慈」。在此,我們先有個基本觀念,「道」生出萬物,是萬物的母親,母親對於自己的子女一向都是包容的、接納的、不會挑剔的。一個人應有真正的慈愛,也就是佛教所說的慈悲心,對所有人都要包容。

假設你是個領導者,對部屬就要像母親一樣包容他們,不要苛責善惡。如果把惡的人全部開除,你又怎麼看得出誰是善的呢?要讓惡的人有改過的機會,知道他的困難何在並進一步幫助他,讓他可以重新回到正途。

為什麼不要嚴格區別善惡?因為刻意要求行善,有可能扭曲本性。《莊子》中有個故事:有一個人很孝順,父母過世後他每天痛哭,哭得形銷骨立,旁人看了都很感動,官方馬上封他一個官位。於是,同鄉的人開始效法他,父母過世都哭得形銷骨立,結果鄉裡一半的人都死了。

這個故事很有戲劇性,目的就在說明不要刻意,道家最反對刻意,因為會扭曲本性。老百姓追求利益,讀書人追求名聲,大夫追求自己家族的利益,聖人追求天下人的福利。這些其實都為了某些目的而傷害自己的本性,都是不理想的。

道家對人的本性十分重視,莊子曾提到有個小孩與僕人一起去放羊,但僕人在念書,小孩子在玩擲骸子的遊戲,結果羊不見了。在這個故事中,羊喻指人的本性,無論是為了念書或遊戲而讓羊走失,都是為了某些目的而傷害本性。[2]

老莊怎麼說?

平常我們會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然而莊子卻特別強調,善因未必就會生出善果,他還興致勃勃地舉了一連串的例子。如果行善不一定會有福報,那麼人們行善避惡的動力為何?從哪裡又可以看出儒、道截然不同的處世態度呢?

報德好?報怨好?

介之推在晉文公還是公子重耳的時候,曾經跟著他逃亡、幫助過他,甚至還割下自己大腿的肉讓晉文公吃。但是晉文公回國之後,幾乎把他忘了,後來經過別人提醒,晉文公開始找他,但介之推不肯下山,晉文公於是放火燒山,結果他就這樣抱著樹被燒死了。

另外還有個叫尾生的人,與女子約在橋下會面,時間到了,女子沒來。當時下著大雨,河水暴漲,他就在橋下抱著柱子被水淹死了。[3]

當我們在檢視善惡的報應時,要特別記住,善惡不能考慮外在的報應,行善應該是出於自己覺得快樂。別人有過失,要給他解釋的機會,讓他可以改過自新;別人做得好,就繼續鼓勵他,如此一來,整個社會將更容易走向善的一面。

《論語》有句話突顯出儒家與道家的差別:有人問孔子「以德報怨」怎麼樣,孔子說這不太好,如果別人對你不好,你對他好,那麼如果別人對你好,你怎麼辦呢?

孔子說的是儒家的立場,也就是「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相反的,道家的立場是從道來看,主張以德報怨——別人對我不好,我就對他更好,因為我相信他一定是有理由的,我要讓這個理由完全化解。所以老子說過:「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與他人有大的怨恨,就算和解了,還是可能會遺留小的怨恨,這怎麼算是好的辦法呢?有句話說「矯枉必須過正」,你對我不好,但我若是對你更好,便可能感動你。

老莊怎麼說?

百善孝為先。道家的處世哲學主張寬容善待傷害自己的人,就更不用說如何侍奉雙親了。如果說孝順可以分為六種境界,儒家的「尊親」、「愛親」只達到了前面兩種境界。那麼,接下來的四種境界又是什麼?道家孝道所講的「忘」, 究竟是讓人們忘掉什麼呢?

孝順的重點在於「忘記」

說到行善,大家都知道「百善孝為先」,儒家講孝順,道家也講,如果把孝順分為六個階段,儒家只談到兩個階段,莊子另外還提到四個階段。

在此,我們先簡單描述一下孝順的六種境界 [4]:

一、以敬孝:早晨起床向父母請安,回家時向父母問好。出於尊敬而孝順父母。

二、以愛孝:孔子曾回答子夏問孝,他說:「臉色保持和悅最難。」對父母要保持和悅的臉色,尤其父母年紀大了,生病時需要我們陪著看病,臉色保持和悅,才代表我們有真正的愛心。

儒家往往講到這裡就不再多說了,但莊子認為還有另外四種境界。

三、忘親:忘了父母是父母,等於把父母當作朋友。很多父母都很希望成為孩子無話不談的朋友,事實上卻很難。很多時候,孩子一上國中、高中,就不太與父母談心了。所以莊子說第三種孝是把父母當朋友。

四、使親忘我:父母有時候為各種問題煩惱,卻要小孩別操心,代表父母沒有把孩子當朋友。如果父母把孩子當朋友,無話不談,一家人不是如魚得水嗎?互相忘記對方是誰,所以無拘無束,自由自在。但這也只是第四種孝順。

五、兼忘天下:老萊子是古代二十四孝的代表之一,他的父母已經九十幾歲了,但他還是像小孩子一樣逗父母開心,回家穿著彩帶衣跳舞給父母看,摔跤時還發出嬰兒一樣的哭聲。我們很難想像七十幾歲的人還能這麼做,但在父母眼中,不管幾歲,孩子永遠是孩子。因此,孝順的時候要能忘記天下人,不理會天下人的指指點點。

父子騎驢的故事很適合說明這一點:父子兩人要趕一頭驢到城裡賣,走在路上,有人說:「這頭驢沒人騎不是浪費了嗎?」於是兒子騎了上去,但又有人說話了:「兒子騎驢,爸爸走路,太不孝順了。」兒子便下來讓爸爸騎驢,又有人說了:「爸爸騎驢,兒子走路,太不慈愛了。」兩人於是一起騎驢,又有人說話了:「兩個人騎一頭驢,虐待動物啊!」最後父子只好抬著驢進城。

親子關係何必在意別人指指點點?與父母有默契,天下人怎麼說,又何必在乎。

六、使天下兼忘我:孝順就像呼吸,是很自然的。除了要尊敬與愛心,還有一個關鍵叫「忘記」。但可不是忘了這個、忘了那個,真正的忘記,是忘記自己的特定身分與角色,與父母相處時,相互以道作為母親、作為最後的根源,讓生命可以展現更親密的交往與融合。

老莊怎麼說?

莊子說:「相吁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忘記自己的社會角色,也是期待更親密地融合善與惡、是與非、物與我。在莊子看來,萬物之間沒有什麼嚴格的分別,這種齊物的智慧對於我們今天的生活有怎樣的啟迪呢?

真性情才能行善避惡

《莊子》中的〈漁父篇〉有個故事特別有趣:孔子在杏壇講學,附近有個漁夫划船經過,問學生這是誰呀?知道是孔子之後,他就問:「這個人有官位嗎?有負責的領地嗎?如果都不是,為什麼要擔心百姓的事呢?」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孔子覺得很有道理,立刻向他請教許多問題,覺得受益很大。

這故事其中有段話說得很好:真實是一種內在精誠專注的態度,一個人若是勉強哭泣,雖然悲痛,卻不哀傷;一個人若是勉強發怒,雖然嚴厲,但不威猛;一個人若是勉強親切,雖然微笑,但不和善。真正的悲痛是沒有聲音而哀傷,真正的憤怒是沒有發作而威猛,真正的親切慈愛是沒有微笑而非常和善。[5] 這幾句話講得真好,有真實的內心,才能自然表現出來,道家對於這種真實也特別重視。

人的社會一定會分善惡,古今中外都要求人行善避惡,如此才能維持社會秩序、人群和諧。但善惡有些根本問題沒有辦法化解,因此我們就要思考道家的教訓,它不見得能對善與惡提出一套完整的理論,但至少要知道善惡只是一個社會不得不有的區別。

儒家用「由內而發」形容人真誠的情感,而道家也強調內在的真實才能感動別人,但兩者還是有些不同。

魏晉時代,新道家竹林七賢之首阮籍,他在母親過世時,照樣吃肉、照樣喝酒,別人都認為他真是不孝。但是,他在母親出殯的時候,一哭就吐血,因此很多人說他其實是故意與禮教做區隔,不受名教所困,但有真誠的情感——母親過世,外表看起來與別人並無兩樣,繼續日常的生活,但內心是悲傷的。

道家思想不會像阮籍這樣故意克制,其實平時難過痛哭,也都是自然的情感。道家強調自然、強調本性,如此自然而然就會行善避惡,這也是一種最高的理想。

附註

[1] 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老子》第六十七章)

[2] 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殉利,士則以身殉名,大夫則以身殉家,聖人則以身殉天下。故此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於傷性以身為殉,一也。臧與穀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筴讀書;問穀奚事,則博塞以游。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莊子・駢拇》)

[3] 世之所謂賢士,伯夷、叔齊。伯夷、叔齊辭孤竹之君,而餓死於首陽之山,骨肉不葬。鮑焦飾行非世,抱木而死。申徒狄諫而不聽,負石自投於河,為魚鱉所食。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後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此六子者,無異於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皆離名輕死,不念本養壽命者也。(《莊子・盜跖》)

[4] 故曰:『以敬孝易,以愛孝難;以愛孝易,而忘親難;忘親易,使親忘我難;使親忘我易,兼忘天下難;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難。』夫德遺堯、舜而不為也,利澤施於萬世,天下莫知也,豈直太息而言仁孝乎哉!(《莊子・天運》)

[5] 孔子愀然曰:「請問何謂真?」客曰:「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強哭者雖悲不哀,強怒者雖嚴不威,強親者雖笑不和。真悲無聲而哀,真怒未發而威,真親未笑而和。真在內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真也。其用於人理也,事親則慈孝,事君則忠貞,飲酒則歡樂,處喪則悲哀。(《莊子・漁父》)

相關書摘 ►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孔子是個有用的人,但老子覺得他書都白讀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無用的日子讀老莊:老莊相對論給人生的十則指引》,九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傅佩榮

當你苦惱於有用與無用、有錢或沒錢,你的生命該用什麼作為指引?
如果你不懂現實生活中痛苦與快樂的根源,你要怎麼面對自己的內心?

跟著國學大師傅佩榮教授走一趟思辯之旅,得知老子、莊子如何回應利害生死等大哉問,顛覆人生的相對論。在看似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就能找尋到自己的真價值!

如果力求表現卻無法獲得肯定,莊子說做人要「呆若木雞」。放下自我,沒有競爭的心態,也就沒有弱點可以被打擊,結果反而讓人不能與其爭,這樣就能所向無敵。

若你經常被負能量、焦慮和痛苦所困擾,老子教你「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眼界要開闊,看到長遠的未來,就能平靜地看待苦與樂。

傅佩榮教授探討美與醜、利與害、貧與富、生與死等與現代人切身相關的十大命題,一語道破人生面臨的各種困境,先以老子的立身閱世之道化解困惑,再用莊子的豁達思想來提點、回答。從幽默詼諧的寓言故事、精闢犀利的言詞,學習看透生命本質的獨特見解,也為厭世代帶來新穎、深刻的解讀,用老莊的眼光重新看待萬物,就能好好「做自己」,找回自在生活的步調,就算在無用的日子,也能過好有用的一生。

老莊這樣說

  • 當你覺得自己是個沒有用的魯蛇……

老子認為:「世界萬物都是有用的」,莊子則強調:「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 一般人都希望成為有用的人才,卻忽略了用對地方才有用,也不知道坦然去面對「無用」,反而能發揮生命真正的價值。

  • 當你發現人生遭遇挫折……

老子告誡:「見利要思害」,莊子進一步闡述:「享樂前先問酒肉來源」
——人不能什麼都要,要追求富貴,就要付出代價,想過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必須安於平凡、安貧樂道;利與害、貧與富,都是萬物的一部分,不順遂時比較有機會成長,活出自我!

本書特色

  • 傅佩榮教授經典哲學文集新版重出,將「老莊的智慧」講座整理成書後,增加許多提問,閱讀起來輕鬆有趣。
  • 老莊流傳千古的寓言與文字,提供人生問題最佳的解答。
getImage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